第六十八章 拜尔德的苦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剩余的两个斗篷人在火焰中挣扎,爱格伯特的眼神充满了复杂。

  这些被他改造出来的怪物懂得了反抗,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看了一眼正在围墙上晃荡的活尸们,爱格伯特心中的芥蒂不见丝毫减少。

  这些活尸虽然没有脑子,只知道听从一些简单的指令,但是它们不知道什么叫反抗。

  想到自己亲手改造出来的那些怪物,爱格伯特的眉头越皱越紧。

  蒙特山脉中还有着三队共计十二名改造的怪物,要是它们也懂得了反抗,那么他的日子估计不会好过。

  尤其是在改造的怪物中还混进来了一个圣堂的杂碎。

  摸了摸自己的胸膛,那里面还惨留着些许的圣光,虽然是自己不小心弄进去的,但是这笔账被他记在了圣堂的头上。

  如今的圣堂不是白银之手年代的圣堂了,现在的圣堂是所有反叛或是自认为反派的公敌。

  拜雪曼帝国持续近一个纪元的的大力宣传,圣堂被塑造成了一个专门猎杀邪恶的组织。

  这让圣堂获得了声望,可惜却没有自己的武装,那些暗中支持的佣兵团也拿不上台面。

  也有些脑袋秀逗的狂热信徒,因为种种原因自愿为圣堂效死,这让圣堂如今的高层很是惊喜。

  于是这些狂热信徒都被派往了各个组织中潜伏着,等待被启用的那天。

  但是爱格伯特身边的那个用圣光匕首刺杀的家伙,圣堂表示不背这个锅,那个家伙谁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

  可惜爱格伯特不这么认为,现在他的心里已经开始了罗列报复的名单,包括各个圣堂分部所在的主教都在上面。

  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延续他的生命,这是个难题。

  也不知道是哪个杂碎杀死了伯顿那个蠢货,尸体为什么还要带走?

  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就因为一个有着奇怪爱好的家伙失败了。

  恋尸癖吗?杀完人带走尸体?

  爱格伯特将拳头握得紧紧的,深呼吸几次之后才平静下来。

  不平静不行,剧烈的咳嗽让他实在是没有生气的时间。

  周围的被俘虏的护卫们一个个乖巧的站在一边。

  他们已经被那些活尸给吓破了胆子,稍微带点血性的斗战死在了不久前的战斗之中。

  剩下的这些都是些见风使舵的家伙。

  不对,也有着几个敢于反抗的,不过他们的尸体就躺在一边,都是被眼前那个仿佛随时都要躺进棺材的老家伙击杀的。

  一拳一个,如同杀鸡一般轻松的弄死了那几个热血青年,于是剩下的护卫们更老实了。

  咳嗽了一阵之后,爱格伯特抬起头扫视了一圈,然后将目光定格在了护卫们中的一个大胡子身上。

  无他,看他不顺眼而已,朝着对方勾了勾手指,示意对方走过来。

  然后在其他护卫们惊恐的眼神中一把掐碎了大胡子的咽喉,然后将嘴凑到咽喉处大口的吮吸起来。

  喝饱之后他的脸色明显好看了不少,看来那些吸血鬼们的办法也不是一无是处。

  作为一个自认为站在这个世界巅峰的学者来说,吸血鬼们不过是他眼中的一种可研究素材。

  可是再被吸血鬼们殴打了一次之后,这个研究课题暂时搁置了。

  狼人的研究计划也是一样,被殴打过的男人总是会对眼前的困难采取些消极态度。

  还残留着鲜血的嘴角微微一挑,爱格伯特再次将目光投向了护卫们。

  被他目光扫过的护卫们一个个脸色苍白起来,生怕变成下一个倒霉蛋。

  他们的害怕完全是多此一举,爱格伯特完全没有继续饮血的念头,现在的他只是在考虑怎么折磨这些幸存者。

  胸口处的阵痛让他打消了一个个剥皮的想法,看了看自己的活尸们,于是意兴阑珊的一挥手。

  活尸们的进食时间到了,收到信号的活尸们争相恐后的扑向了幸存的护卫们。

  也许临阵逃脱抛弃战友的家伙就应该享受这种被一点点撕碎的待遇吧。

  呕~

  拜尔德狼狈的放下望远镜,扶在哨塔的边缘干呕了起来。

  这种极具视觉冲击力的一幕让这个也算是尸体堆里打滚的前佣兵也有些受不了。

  实在是太刺激、太恶心了。

  郝天撇撇嘴,不屑的看着这个狼狈的佣兵,喉咙一阵上下起伏,生生的将晚餐重新咽了下去。

  虽然前世也看过不少丧尸片,但是亲身经历和隔着屏幕看可不是一种感受。

  毕竟荧幕里不会过多的描述丧尸进食的过程,可是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恶心了。

  肠子和面条一样被‘秃噜秃噜’的吃下去的场景实在是不那么友好。

  不能继续了描述,404的目光时刻的盯着呢,伤害到小朋友的心里健康就不好了。

  “郝天…郝天大人,我们是不是该出手了,现在下去,应该能赶上它们撤离,我们还能伏击它们,到时候…”

  拜尔德艰难的站起身子,用期待的目光看向了郝天,在他心里郝天只要出手,那个恶心的老头子连同那些怪物都会被郝天按在地上摩擦。

  郝天黑着脸打断了他的话,这个二货,老子是神吗?一个打好几百?

  说话不过脑子,还伏击,特么这和找死有啥区别?

  唉,伏击!

  击杀了那个老头子然后就跑,那些怪物应该不会紧追不放吧,等到白天之后,这些怪物要是还留在庄园里那自己就去找治安队。

  反正这些和丧尸类似的家伙也没有咬完人队伍就扩大的buff。

  想到就做,郝天看了看拜尔德,估算了一下这个家伙的速度,然后一脸慈祥的开口说道:

  “拜尔德,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了,交给你个任务怎么样?”

  听到郝天的话,拜尔德一脸的悲愤,朋友?

  主人这是还没有接纳自己啊,要不然怎么会说出朋友这个侮辱人的称呼?

  “郝天大人,拜尔德不配成为您的朋友,我只想成为您最忠心的属下,我的后代也将是您最忠诚的属下!”

  拜尔德一脸的认真,再次的向郝天表示着自己的忠心。

  郝天有些头疼,他实在是想不透眼前这个傻大个的想法,当个自由人不好吗?

  非要赖上自己,他自己赖上还不够,还要带上他的子孙后代,实在是没有追求。

  郝天不了解这个世界,更加不了解这个世界人们的想法,在他看来不能理解的事情,例如拜尔德这种非要当仆人的事情在这个世界其实很正常。

  依附一个贵族或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强者是很常见的事情,因为这个该死的世界实在是没有普通人存活的空间。

  安居乐业是奢侈,发家致富是梦想,这个世界出身代表了一切。

  贵族永远都是贵族,平民永远都是平民,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向上爬的道路。

  除了依附之外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佣兵或是治安队亦或是猎魔人都一样。

  都不能保证自己死亡之后自己的后代也能过上他们的生活,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依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