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再来一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突然坐起来的伯顿.亚伦,包括拜尔德在内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瘸腿服务员更是吓得连滚带爬的窜出去好远,郝天目测他这速度在前世百米赛跑怕是能进入九秒以内。

  不知道参赛的黑叔叔们看到一个瘸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奔跑会是什么心情。

  伊芙琳、伊芙娜两姐妹更是被吓得紧紧抱住郝天的手臂。

  这时郝天的表情就有些奇怪了,平时看似平平无奇的两姐妹,没想到还拥有着如此的弹性。

  郝天现在的心情非常美丽,看着胖子伯顿的眼神都和善了不少,这个在旅馆内凹造型的胖子也不是那么可恶。

  拜尔德原本拿着烤肉的手被吓得一抖,烤肉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不偏不倚的落在胖子伯顿的手里。

  这下胖子伯顿也是愣了一下,看着手里布满着咬痕的烤肉,他甚至能看到烤肉表面那黑乎乎的碳状物里面甚至还带着血丝。

  这块烤肉估计也就三分熟,充分的展示了做出这块烤肉的大厨的功力,非常的…

  “好吃!”

  伯顿.亚伦咬了一口烤肉之后,艰难的咀嚼了几下,脸上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发自肺腑的说着谎话。

  没办法,之前淡定是因为自己还有底牌,现在的他就像一个输了一宿,这一把自信满满将手里两王带四个二都拍到牌桌上的地主。

  手里剩下的一张梅花三已经举了起来,只要一松手就能赢得牌局。

  可谁知道两个农民竟然掀桌子不玩了,你说憋屈不憋屈?

  你说惊喜不惊喜?

  你说意外不意外?

  胖子伯顿表示如今的他已经快要吓尿。

  “是亡灵吗?我记得在骑士小说中,人类只有变成亡灵才能够复活,没想到今天看到活的亡灵了。”

  拜尔德在最初被吓了一跳之后,迅速反应了过来,抓起放在身边的长剑,一个翻身站起,挡在了郝天身前。

  拜尔德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表现自己衷心护主的机会,眼角的余光在郝天脸上打着转。

  那样子仿佛再说,看,前面不论是刀山火海,还是狂风巨浪,想要伤到我的主人,就要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拜尔德已经被自己的高尚人品给感动到就要哭出来,不过看到郝天的脸色之后,只好讪讪的放下长剑闪到了一边。

  他们这些人中,拜尔德感觉他的武力值起码排在前三,第一明显是郝天这个武力担当。

  第二的位置已经被他赐予了瘸腿服务员,至于伊芙琳伊芙娜两姐妹,拜尔德觉得自己应该能够她俩…吧。

  郝天缓步向着胖子伯顿走了过去,心中也是庆幸不已,要不是自己料事如神、天性谨慎、聪明绝顶…(省略五百字)

  要不是自己足够优秀,那这次真有可能被这胖子逃过一劫。

  嘿嘿笑了几下后,郝天已经将胖子伯顿给从地上给揪了起来。

  这家伙敢在自己眼前秀智商,简直就是茅坑里打灯笼,找屎…

  毫不在意对方的求饶,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再次扭断了他的脖子。

  这次旋转的角度比上一次多转了九十度。

  郝天不相信都这样了这家伙还能复活,要真是还能复活他就绕着亚瓦约德倒立跑上三圈

  为了不倒立跑上三圈,郝天将胖子的尸体暂时封存在戒指里,就算这家伙再次醒过来,在戒指里也翻不出多大的浪。

  胖子伯顿再次被郝天击杀之后,亚伦家族城堡内,正忙着配置药剂的爱格伯特.亚伦动作一顿。

  冥冥中好像有什么被他错过了一般。

  摇了摇头,将这个不靠谱的想法甩出脑袋,唐唐一个炼金术师,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于是他继续手里的配置动作,手法熟练的将紫金花的汁液用水晶棒快速的搅拌了一下,然后在里面滴入三毫升地行龙的血液。

  可是仿佛是终于想起了什么,手中的动作一顿,原本三毫升的地行龙血液一下子倒进去了半瓶。

  看着紫金花汁液不断的沸腾起来,爱格伯特.亚伦果断的打开窗户,将不断沸腾的药剂半成品丢了出去。

  半成品药剂在半空中炸响,引得附近的城堡守卫快速跑了过来,看到城堡三楼的窗户中伸出一张熟悉的脸后,护卫们松了口气,不是出了什么变故就行。

  挥手将护卫们赶走之后,爱格伯特.亚伦准备继续配置药剂,他如今的身体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还有那三个叛徒也要尽快处理一下,否则他们一旦落入有心人的手里,那自己的身份就将彻底曝光。

  时间就像个biao子,你越在意,她走的越快。

  双月再次高悬星空,郝天带着拜尔德再次来到了如今已经属于他的那处庄园外围。

  虽然按照斯尔特伯国的法律,这处庄园已经属于郝天,但是庄园里面到底住着什么人,没有谁会在意。

  白天没有直接重进庄园中的原因,就是那两门安装在庄园城堡上的蒸汽炮。

  郝天可不确定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接下蒸汽炮的一击。

  处理事情不能一味的莽,有时候动动脑子也挺好。

  比如这次,拜尔德就提出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提议,那就是趁着黑夜进入庄园。

  然后破坏掉对郝天具备威胁的蒸汽炮,剩下的就简单了。

  和他们讲道理摆事实,让庄园里的现任住户乖乖的搬出去,顺便将房租缴纳一下就好。

  两人趴在那个建在山坡上的哨岗旁边,仔细的观看着庄园里面的情况。

  而那个倒霉的庄园护卫依然被绑在哨岗里,看来从郝天他们走了之后,这个家伙果然如郝天预料的那样,没有向庄园汇报有人闯进哨岗的事。

  因为一旦汇报上去,那么本来就备受排挤的他,肯定会被那个脑满肠肥的管家借机开除,然后换上他表姐家的那个白痴。

  他当然不能让那个胖子如愿了,所以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依然孤独的守在哨塔中。

  可谁知道那两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会再来一次,睡得和死猪一样的护卫再次的被绑好丢在角落。

  这次他非常配合,甚至还在角落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双眼开始了休息。

  不得不说人类的适应能力非常强,只是两次,这护卫就认了命。

  既然反抗不了那就不反抗了,顺其自然其实也挺好。

  郝天对这个护卫的端正态度很满意,不过这不耽误他考虑等住进庄园之后,一定要找些靠谱的人来当护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