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交易进行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郝天一脸古怪的听完费奇.加文的诉说,上下打量了一阵这个可怜的家伙。

  鬼知道他的亲生父亲是那个因为猎魔人而倒霉的贵族,还是现在这座庄园里的管家。

  看到郝天的目光,费奇.加文的脸涨得通红,大声的嚷嚷起来。

  “我身体里流淌着加文家族的高贵血脉,不是现在堂而皇之住进加文庄园里的那个低贱而又卑微的小偷!我们加文家族…”

  还没等费奇.加文嚷嚷完,就被他身边因为郝天的问话而停下殴打动作的马修给一脚打断。

  “闭嘴,你这个狗屎,你想害死我们所有人吗?”

  那就说的没错,他们现在的位置距离庄园实在是有些近,藏在小山坡上的几人确实很容易会被发现。

  这座山坡原本是一座哨岗,不过显然庄园的现任主人不太重视这里,所以这里只安排了一个倒霉的家伙站岗。

  现在这家伙正躺在哨岗的角落里,嘴里塞着团破布被拜尔德踩着。

  郝天挥手制止了还要继续殴打费奇.加文的马修,对着正抱着脑袋一脸沮丧的费奇.加文说道。

  “还是那个问题,这处庄园你准备卖多少钱?别和我说还是两千金币,现在的情况你也看见了,我们买下来之后还得先清理掉这些占据属于我庄园的垃圾”

  郝天对这处庄园很是满意,距离市中心的广场不远,顺便说一句,亚瓦约德不是传统上的那种被城墙完全围起来的城市。

  身处蒙特山脉附近的这座城市属于走私商人的天堂,要是一座完全被城墙围起来的城市的话。

  走私商人们不会进城卖掉那些违禁品的,因为很容易就会被堵在城里消灭掉。

  所以只在靠近蒙特山脉的方向有着一道城墙,唯一的作用就是抵挡偶尔会出现的盗贼。

  有时候也会抵挡一下来自山脉中的野兽,那些不长脑子的野兽常常会尾随走私商人们走进亚瓦约德的附近,所以一道城墙还是很有必要的。

  至于其它三面是由天然的地形隔开,比如说宽达百多米的布莱兹河,这条河只是尼尔运河的一个分支,尼尔运河是斯尔特伯国开凿的一条重要航道。

  因为斯尔特伯国是一个商业国家,陆路运输费时费力,蒸汽列车的轨道造价不菲,并且还要时时清理轨道附近的野兽,工程量巨大。

  所以水路运输线路就成了最好的选择,尼尔运河因此出现,长达四十年的不断挖掘才形成了如今贯穿整个斯尔特伯国的庞大规模。

  坐落在布莱兹河附近的这座加文庄园甚至还有着属于自己的一个小码头,用来乘船钓鱼或是游玩。

  这座庄园郝天势在必得,虽然不知道加文家族为什么要在亚瓦约德置办了这座庄园,但是从今往后,这座庄园姓郝了!

  “一千…不,八百金币,八百金币这座庄园就属于你了,要知道这座庄园修建起来花了加文家族两代人,足足用掉四千多枚金币才形成如今的规模。”

  费奇.加文此时的表情狰狞异常,咬着牙将价格压到了一个足以让加文家族祖先气到掀开棺材板的价格。

  没办法,不卖给郝天,这座庄园也没有他的份,这座庄园属于他的那个小他八岁的野种弟弟。

  直到这次阿尔卡省的变故,他才知道,他的弟弟竟然是管家和他母亲的孩子,而他那个可怜的父亲白白养了那个野种十三年!

  “八百枚金币?你是要抢劫吗?三百枚金币,三百枚金币这座庄园我要了,你要想清楚,除了我没人会接下这个麻烦。”

  郝天眼都不眨一下就砍掉一半还带拐弯的价,可谓是心黑到极点了。

  穷惯了的郝天对这方面抱着能省则省的态度,这个价格能买下来最好,买不下来的话就适当的提点价,前世老祖宗就说过,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吗。

  听到郝天三百枚金币的报价,费奇.加文脸上的狰狞一下子消失不见,浮起的笑容让人看了忍不住想给他两拳。

  “哈哈,好!三百枚金币就三百枚金币,成交!这是地契,这是家族印章,您只要将金币给我这些就将都属于你。”

  费奇.加文一脸喜色的从破旧长袍内取出一个精美的木匣,上面刻着一个盾牌与锤子的家族徽章。

  双手捧着送到了郝天的眼前,看他那脸上的表情,显然是赚大了的样子。

  他确实是赚大了,要知道他的母亲也不是他那贵族父亲的正牌夫人,从小被当成仆从被养在城堡里。

  直到前段时间的变故发生,加文家族一夜之间覆灭,家族财产被分瓜一空。

  只有他带着这份在亚瓦约德置办的庄园地契与一枚家族徽章逃了出来。

  一个私生子的逃跑并没有引起那些借机瓜分加文家族的其他贵族的注意。

  本以为能借着这份地契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的费奇.加文,来到亚瓦约德后才知道庄园已经有了主人。

  而他在亚瓦约德瞎混了一个多月之后终于被马修发现,带到了郝天的面前,所以三百枚金币对于他来说是一笔无法拒绝的财富。

  至于对方会不会直接抢走地契而不给钱?

  从小就学会看人脸色的费奇.加文能肯定,眼前这个想要购买庄园的家伙不是那种毫无底线的人。

  要是想抢的话早就抢走了,不会等到现在,说实话费奇.加文也是在赌,赌他的眼光和郝天的人品,不过他运气不错,赌对了。

  郝天就算在没节操也是一个在文明世界生活了二十几年的人,不像这个世界的土著一样的无所不用其极。

  郝天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现象,但是他不会动摇自己的底线。

  对于敌人他可以面不改色的除掉,但是对于一个与自己没什么冲突的普通人,他不会随便用别的手段。

  这是郝天的的底线!

  看到这家伙的表情,郝天也有点懵,这么痛快吗?不在讲讲价了?

  我这一肚子的砍价手段还一个都没用上呢,这让郝天的表情无比纠结。

  伸手从怀里取出一个钱袋,脸色难看的递给了费奇.加文,里面的金币正好三百枚,戒指内的金币郝天只要一个念头,就能准确的取出指定的数量。

  费奇.加文看着郝天把这么大一袋子金币藏在怀里,并且从外表上还看不出来,很是稀奇。

  但是也只是联想到了某些空间装备,这东西虽然少见但还是存在的。

  各种遗迹或是废墟中总能出现一些类似的物品,虽然他从没见到过,但是多少也听说过一些这种传言,帝国报纸上多多少少会有些这方面的报道。

  交易完成之后,郝天的目光就看向了从现在开始就属于自己的庄园,心里盘算着重新规划的事宜。

  这么大的庄园竟然连块菜地都没有,真是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