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光头领队(明天试水推,兄弟们求个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吼~”

  又是一声咆哮从天边传来,声音越来越近,一片巨大的黑影遮住了阳光,带着呼呼的破空声,从马车上空略过。

  车队中的所有马匹此刻都停止了移动,颤抖着卧在地面,任凭车夫怎么抽打死活不在前进一步。

  护卫们已经下马散开,同时,各个车队的领队们都在撕心裂肺的大声呼喝着。

  “所有人都下车,快,这是双头奇美拉,别愣着了,把马车上的盖板打开,都特么想死吗?动作快点!”

  郝天还沉浸在刚才那只怪物的震撼之中,那遮住阳光的的巨大双翅,每一次煽动都会带起一阵飓风。

  闪着金属光泽的羽毛,普通的箭矢怕是不会对它造成任何伤害,粗壮有力的两个足肢,反射着寒光的巨大爪子,每一个都能轻易地抓起拉车的南部矮马,然后将它们撕扯开。

  长长的尾巴拖在身后,灵活的甩来甩去,在空气中抽出呜呜的风声。

  若不是领队喊着什么双头奇美拉,郝天估计会脱口而出一句“卧槽,是恐龙!”

  乘坐马车的客人们一个个都跳出了车厢,郝天也跟着马戏团三人组顿在马车边上。

  看着护卫们将马车上的盖板打开放平,挡在客人们的头顶,钢制的盖板给了人们一点安全感。

  郝天很是怀疑这几厘米厚的盖板能不能承受住刚才那怪物的一击,小腿到现在还有点哆嗦的他,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学着旁边马戏团三人组的样子,靠在马车上,尽量将身子蜷成一团。

  “马尔斯,马尔斯,滚去将床弩推出来,摇上弦,快点,一会儿那该死的大家伙要是敢来,给我狠狠的戳他屁股!”

  领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声音中没有一丝的惊慌,中气十足的叫骂声与镇定自若的安排,让郝天松了口气。

  看来这个世界对于这种怪物已经司空见惯了,可能只是相当于前世的人们看到一只野狗的程度。

  安下心来的郝天,伸出头看了眼那个正叼着烟,在车队中来回指挥的领队,和郝天一样,都是光头。

  领队的左脸眼角位置有着三道巨大的疤痕,看样子是被什么野兽的爪子给划了一下。

  这家伙手中正拎着一个折叠盾牌,背上挂着一柄长剑,看样子就是个猛人,凶悍的气息铺面而来。

  此时这个壮汉正用脚踢在一个胖子的屁股上,将胖子露在盖板外面的半个身子给提进盖板下。

  那胖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抱着脑袋趴在地上,活像个鸵鸟。

  郝天见过那个胖子,他包下了一辆独立马车,身上的丝绸衣服一看就价值不菲,圆顶的礼帽也不知道滚到了什么地方,露出了没有几根头发的脑袋。

  身边原本跟着的三名护卫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倒是身边的那个管家还算尽职,伸出手死命的拉着胖子,防止他再次不小心将身子暴露在外。

  一阵惊慌过后,乘客们也渐渐安静了下来,幸好那怪物只是路过,没有攻击这些马车,否则能活下来多少人可不好说。

  郝天可没有逞英雄的意思,没有其他穿越者前辈的那种舍身救人的觉悟。

  就刚才那怪物,他可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挨一爪子而不死,况且也没有什么好看的某国公主,或是什么异族美女之类的等着他救。

  就算有,郝天的第一反应还是保全自己,如果有能力他也不介意帮帮其他人。

  收回视线,轻松下来的郝天对着旁边紧急时刻还不忘捏着水晶球的老头打趣了一句。

  “嘿,快占卜一下那怪物会不会回来吃了我们。”

  被打断祈祷的老头,狠狠地瞪了眼郝天,然后再次祈祷起来,倒是旁边的魔术师从帽子里摸出一个怀表。

  啪的一声按开盖子,放在嘴边轻轻的吻了一口,然后合起盖子放在了怀中,看到郝天望了过来,点了点头,就算是打招呼了。

  小丑扮演者在旁边嘿嘿的笑了几声,然后对着郝天说道:

  “嘿嘿,老西瑞尔的占卜常常与事实相反,换成我,会让他帮着占卜一下天黑之前我们一定不能到达中转站。”

  说着,小丑还用手捅了捅身边的老西瑞尔,彻底的将对方的祈祷打断。

  “嘿,别求神灵了,第一纪元时神灵们就陨落了,现在祈祷有什么用?还不如抽颗烟来的实在。”

  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木盒子,小心的拉开盒盖,从里面取出三支手指长的香烟,递给老西瑞尔一支,自己放嘴里一支,剩下的一支丢给了郝天。

  “来一支伙计,别学哈里森,那家伙不吸烟也不喝酒,未婚妻还不是跟人家跑了?”

  “要我说,就是太老实了,这几年表演魔术攒的银币,还不是便宜了那个biao子?”

  小丑也看到了魔术师先生刚才打开怀表的动作,他知道,那怀表里有着一张他未婚妻的照片。

  那个biao子在魔术师先生落魄的时候,卷了所有的钱财跟着一个商人跑去了南方,啧啧,活脱脱的一出人间悲剧啊!

  郝天听完,诧异的看了眼前世传说中的老实人,确认了下被他抱在怀里的帽子是什么颜色,却看到帽子中一个毛茸茸的兔子头伸了出来。

  看到这个可爱的小家伙,郝天咽了咽口水,这这么肥,红烧的话一定很好吃。

  凑到老西瑞尔身边,借着对方的火柴点燃了烟,深吸一口之后就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一边留着眼泪,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

  “咳咳,这里面卷着什么?树叶吗,这么呛人?”

  这哪是香烟啊,完全是一张纸卷着树叶。

  没等小丑回答,远处的铁轨开始了微微的颤动起来,紧跟着地面也开始了颤动。

  伴随着一阵‘呜呜’声,刚才火车离去的方向,出现了一个黑影,由远及近,速度极快,车头上的蒸汽就像不要钱似的呲呲的向外冒着。

  看到火车,领队的脸色大变,嘴里的香烟也顾不上了,又开始了大喊起来。

  “该死的,刚才那只奇美拉一定是奔着火车去的,现在它开回来了,一定是遭到了攻击,都躲好,那怪物肯定跟着追来了。”

  说完自己一头也钻到了盖板底下,藏好后还不忘向着护卫们下令。

  “别管马了,都躲好,奇美拉视线极差,要是藏着不动,它看不见我们,看住床弩,它要是对我们不感兴趣就别找麻烦!”

  郝天听的直撇嘴,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要给那怪物好看,这么一会儿就怂了。

  虽然鄙视光头领队的胆小,他的身子还是听话的向着盖板的里面挤了挤,这不是害怕,完全是给领队面子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