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黑猫与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里远离主路,也不是蒸汽管道架设的关键节点,所以显得有些安静,只有刀疤脸几人的脚步声回荡在小巷中。

  天空中的双月依然高悬,万幸的是没有云朵的遮挡。

  小巷内的阴影处,郝天的身子缓缓的转了过来,并且慢慢的迎着刀疤脸一行人走了过去,在月光的照耀下,他此时的样子慢慢的出现在刀疤脸等人的眼前。

  首先是一张白的有些吓人的脸,不知何时露出嘴外的两颗獠牙,显得狰狞而又可怕,眼中的红芒在黑暗中清晰可见,让人不自觉心生恐惧。

  身上的燕尾服明显是经过精心裁剪而成,郝天此时突然不在干瘪的身子刚好将它微微撑起,非常合身。

  双手上的指甲偶尔会在月光下泛起点点反光,一股若有似无的恐怖威压从郝天身上散发出来,那是一种猎食者面对猎物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危险气息。

  刀疤脸几人感到一丝不妙,逐渐的停下了脚步,走在前面的两名喽啰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看着前方慢慢走来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感到自己的腿在轻轻颤抖。

  不光是他们,就连他们身后的刀疤脸也感觉到了异常,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前面那个家伙明显异于常人的变化。

  深呼了口气,刀疤脸勉强压下了心中的恐惧,将脑海中小时候听过的无数恐怖故事暂时遗忘。

  握着短刀的手心中已经满是汗水,打湿了短刀握柄处缠着的布条,黏黏的显得有些滑腻。

  …

  半刻钟不到,随着几声凄厉的惨叫,这场战斗已经落下了帷幕,普通人在面对超凡生物的时候显得非常脆弱。

  郝天踉跄的走出小巷,扶住了街边一个路灯的灯杆,双眼中的红芒早已经消失不见,可是那鼓涨的肌肉依旧没有消失。

  原本干瘪的身体此时和吹气球般健壮了起来,嘴角的獠牙也已经消失在嘴角,除非张开嘴,否则没人会发现。

  喉结动了动,郝天忍不住打了声饱嗝,一股血腥味从喉咙深处窜了出来,让郝天恐惧的是,这股味道竟然让他有些回味。

  “呕~咳咳…”

  又是一声干呕,伴随着咳嗽,郝天的身体不住地颤抖,一小会儿之后,郝天压下了心中的暴虐情绪,并且那种嗜血的念头终于消散。

  握了握拳,郝天感受着身体中涌动的力量,舔了舔嘴边残留的一点血迹,只感到了恶心。

  很好,看来刚才只是单纯的身体需要补充养分,虽然失控了一次,但是现在郝天能感觉到自己终于是完全掌控了身体。

  原本那种仿佛从骨子里散发的腐朽气息也消失不见,操控身体时的那种生涩也没有了,就像一台重新上完润滑油的齿轮,转动时没有了顿挫感。

  直起身子,郝天向着酒馆走去,经历了这么刺激的一次体验,除了喝点酒压压惊,他想不到别的办法来让自己平静下来。

  在路灯照不到的地方,一只黑猫将身体死命的缩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的看着走远的郝天。

  黑猫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个铃铛,铃铛上面还吊着一本巴掌大小的书,和丹尼尔的圣经类似,都是厚厚的一本,仔细看你会发现书的封皮上画着一张人脸。

  正随着黑猫身体的颤抖而左右摇晃,此时这本书左右翻开,正死死的夹住黑猫脖子上挂着的铃铛,不让它发出哪怕一丝轻响。

  “蒂莫西…是…是…他吗?”

  带着颤音的轻微说话声从那本小小的书上传出,同时夹着铃铛的书页更加的用力。

  “闭嘴帕特里克…你要是不想被抓回去的话最好小声点…”

  黑猫在牙缝中挤出一句话,说完后甩了甩头,将名叫帕特里克的微型书甩到了地上,可是由于力气过大,脖子上的铃铛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这声音刚刚发出,名叫蒂莫西的黑猫身子顿时僵在原地,身上的毛本能的炸起,由于静电的原因,在黑暗中带出一溜的闪光。

  帕特里克刚刚将自己的身子从躺在地上变成直立,愤怒的它将自己的书页在一章写满了恶毒诅咒的书页处停下,想要将这页写满了诅咒文字的那面正对着黑猫蒂莫西。

  可是因为铃铛的响声,让它的动作只做到一半,随后整个身子‘啪嗒’一声砸在了地上,宛如死物一般,一动不动。

  隔了一会儿后发现郝天没有注意到它们后,黑猫蒂莫西一跃而起,向着远离酒馆的方向跑去,矫健的身影在房屋间快速穿行。

  在它的身后还有着一本巴掌大小的书,正左右翻开死死的夹住它的尾巴,跟着它极速远离原地。

  黑猫一路飞奔,在一颗高大的歪脖子树上一个借力,轻巧的越过圣堂的围墙,然后顺着围墙一路小跑,穿过一处围墙的残缺处后跑进了一座紧邻圣堂的木屋中。

  木屋中一个小女孩正苦恼的看着属于父亲的卧室,绑着金色马尾的精致小脸上写满了不开心,父亲看来又跑出去喝酒了,真是让人不省心。

  黑猫灵活的穿过房门上特意留出来的方形缺口,缺口上覆盖的棉布还没有全部落下时,它的身影已经窜进了小女孩的卧室。

  任凭小女孩怎么呼唤也没有理会,跳上卧室中小女孩的床上,将脑袋伸进被子中,身体还在瑟瑟发抖,尾巴也蜷在身体一侧跟着颤抖。

  夹在它尾巴上的帕特里克早已经放开了它的尾巴,正横在床上,整本书一翻一合的行动着,目标是床头放着的粉色枕头,废了些功夫后终于将自己藏在了枕头下方,再无一丝动静。

  小女孩追进卧室,双手费力的抓着肥猫,将它拖出了被子,可是刚一离开被子,黑猫就‘喵呜’的惨叫一声。

  挣脱开小女孩的手,重新将脑袋塞进被子里,任凭小女孩如何诱惑都不出来。

  看着黑猫的样子,小女孩无奈的从床下取出了一块用布包起来的白色面包,对着黑猫说道:

  “蒂莫西,看,这是什么?白面包哦,是芭芭拉婶婶给的呢。”

  “快出来吃一点,可好吃了…”

  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面包靠近黑猫,可惜,平常百试百灵的招数这次却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黑猫还是将脑袋藏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看到这招不管用,凯莉只好将手中的白面包重新用布包好,放进床下的盒子里,此时盒子里正放着几枚铜币和几百枚铜便士,在这些钱币中唯一的一枚银币被单独放在了一边,这是凯莉全部的积蓄。

  里面有她平时帮忙做杂工攒下的钱,大部分却是父亲醒酒后给的零花钱。

  也幸好父亲虽然喜欢喝的醉醺醺的,但是从没有打骂过凯莉,家里的面包以及土豆蔬菜也都是他带回来的。

  可是却总指使凯莉做菜,不论凯莉做的多难吃,父亲总会皱着眉头全部吃光,然后从怀里小心的掏出点吃剩下的火腿或是熏肉递给凯莉,呵斥她全部吃光。

  虽然芭芭拉婶婶与布伦特叔叔不喜欢父亲,但是在凯莉心里明白,父亲是爱着自己的!

  …

  推开酒馆的大门,郝天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门口两桌正在聊天的客人将诧异的目光投了过来。

  没有理会他们,郝天径直走到吧台前,对着女调酒师微笑着开口:

  “来一瓶‘萨克’酒,谢谢!”

  女调酒师探寻的目光上下大量了一阵郝天,尤其是在郝天的脸上驻留了好一会儿。

  没有说话,女调酒师只是取出一瓶‘萨克’酒顺着吧台推了过来,递给了这个在她眼中神秘却又更加英俊的光头青年。

  没错,就是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