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应该尽快处理的麻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站短已来,兄弟们抓紧投资吧,明天邮合同了,这几天先忍忍,合同邮回来之后每天至少两更!)

  郝天慢悠悠的回到酒吧内,依旧坐在吧台前,在女调酒师的异样目光下喝着手里软磨硬泡才要来的‘萨克’酒,当然,这杯是不给钱的。

  一边抿着手中的酒,一边感受着刀疤脸一伙毫不避讳的恶意,看来,有些事情得尽快解决了。

  放下酒杯取出一枚金币,在手中不断的弹起又接住,郝天对着女调酒师招了招手。

  看到郝天手中的金币,女调酒师很识相的靠了过来,双手撑在吧台上,身子前倾,一副有问必答的样子。

  艰难的在对方胸前收回目光,咽了咽口水,郝天开口问道:

  “在镇上出了人命,没人会管吗?我是说执法队之类的。”

  听见这句近乎于笑话的问题,女调酒师再次打量了下郝天的穿着,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微微一笑。

  “这里可是西斯米尔,帝国最南边的边陲小镇,你认为这里的的贵族们能完全掌管由强盗、骗子、以及一无所有的矿工们组成的镇民吗?”

  听到女调酒师的回答,郝天了然的点点头,面上虽然风轻云淡,可是心中却不太平静。

  听完升起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兴奋,并且不自觉的舔了舔自己嘴里不知何时长出来的一对尖牙。

  随后这种兴奋就被郝天压了下去,深呼吸几次后,郝天的眼中透露出了一丝担忧。

  这具身体的暴虐与嗜血让郝天原本的性格发生了变化,在圣堂中还没有察觉,但是在远离圣堂的酒馆中却是十分明显。

  要命啊,这具身体以前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杀戮欲望?

  感到自己的胳膊被人轻轻碰了碰,郝天才回过神,看着若无其事收回手的女调酒师,随即冲她笑了笑。

  在对方杀人的目光中将手中的金币放进腰间的钱袋内,坦然的在钱袋中取出十几枚铜便士放在女调酒师的手里。

  这小妞好像脑袋有病,谁见过问个问题就随手给相当于一万块软妹币的金币当小费的?

  家里有矿啊?十几枚铜便士不少了,一枚也相当于一块钱呢,拿去买糖不香吗?要啥自行车?

  整了整自己燕尾服,手掌微微半握,将刚刚长出来的尖锐指甲隐藏起来。

  这具身体从圣堂出来就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改变,那种好似力量回升的感觉就和抽事后烟一样让人着迷,且回味无穷。

  “我的东西放在吧台就行,我一会儿回来取!”

  说完郝天便站起身,向着酒馆门口走去,路过刀疤脸一桌的时候,还肆无忌惮的拍了拍刚才跟着自己去黑市的那名小弟的脸。

  看着对方的脸色由红转白,在由白转红,郝天对这家伙的变脸绝技佩服不易,是个唱京剧的好苗子啊!

  刀疤脸连忙出声制止呼啦啦站起身将郝天围起来的手下,眼角余光看了看不知何时围过来的服务员,又瞟了眼门口附近这两桌坐满大汉的位置。

  看到他们也将目光看了过来,微微的打了个冷颤,这个死秃瓢特么真阴险。

  要是在酒馆里动手,不说能不能安全脱离,就算暂时跑出了酒馆,以后还得面临酒馆背后势力的惩罚。

  手下这帮蠢货不明白,作为外围小头领的他还能不清楚这些吗?

  就算他主人罗伯特也不敢得罪这酒馆背后的势力啊!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没有管额头上渗出的冷汗,对着站在吧台内的女调酒师微微躬身,看到对方点头后才领着手下追了出去。

  “愣着干什么?不工作了吗?看不见有客人要酒吗?还不快滚过去送酒!”

  这帮蠢货,差点就给人当了免费打手,还有那个光头,看着一副土包子样,没想到去了一趟地下交易所,回来竟然像变了个人。

  果然小白脸没一个好东西!

  呵斥完服务员后,女调酒师嫌弃的将郝天打赏的十几枚铜便士丢入收银盒里,看了眼跟出去的刀疤脸一伙,摇了摇头,暗骂一声蠢货!

  郝天对于没有在酒吧动起手来感到有些惋惜,没想到这帮小喽啰还有点脑子。

  刚才郝天都想好了,只要对方敢动手,自己就抱头蹲好,反正在酒馆里肯定有人制止,顶多挨上几下就能让这帮蠢货完蛋。

  事后在以一个受害人的身份要回自己的酒钱,在你们酒馆挨了顿打,给我免个单不过分吧?

  要知道自己刚才可是付了一枚金币的酒钱啊!一万块软妹币在前世酒吧里,最少也能泡个漂亮妹子啊!

  随便选了个小巷走了进去,一直走到蒸汽灯照不到的位置站好,默默等待着刀疤脸一伙的到来,有些人啊,不打到他身上永远不知道疼。

  这场类似于‘你瞅啥?瞅你咋地?’这种引战开头的麻烦,尽快解决才是好的,一会儿拿到自己的东西还得连夜跑路呢!

  鬼知道那个蹩脚圣堂主教会不会引来一堆圣骑士找自己麻烦?

  还是小心些为妙!

  西斯米尔只是个人口7、8万的小镇,放在前世的西方国家,能算一座城市的人口了,在这个世界真的只是个小镇而已。

  因为是小镇,并且地处帝国边境这个偏僻角落,所以经济实力可想而知。

  虽然靠着走私使一些人的腰包鼓了起来,但是腰包鼓起来的除了贵族就是一些手下有着一帮亡命徒的大人物。

  罗伯特就是这样一位大人物,身为治安队首领的罗伯特,聚集着包括混混在内的几百名手下,在西斯米尔也算得上是顶层。

  作为罗伯特手下的小头目,刀疤脸觉得自己也应该算得上是一号人物,平时外地来的商人那个不是恭敬地送上礼物?

  当然,商队是不会搭理他这种混混的,但是对没有资格加入各个商会的小商人来说,刀疤脸真的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

  凭着一点头脑,刀疤脸在西斯米尔过的很滋润,可惜今天却有只肥羊挑衅了他的威严。

  只有鲜血才能抹去这份溅到自己名声上的污点,所以他跟在郝天身后追进了小巷中。

  蒸汽灯的造价高昂,所以只在镇子的主路上安装了蒸汽路灯,小巷中因为房屋的遮挡所以蒸汽灯能照亮的区域有限。

  在小巷中追了一段距离,刀疤脸看到前方刚才还慌不择路的身影停了下来。

  顾不上欣喜,刀疤脸连忙招呼手下围上去,这可是一只大肥羊啊!

  听盯梢的手下说对方一出手就在黑市上用掉了十几枚金币,看样子对方钱袋里还有更多。

  最主要的是对方只有一个人,在风声还没有传出去之前,这只肥羊独属于他刀疤脸安东尼的!

  借着月光,郝天在刀疤脸一伙的面前缓缓的转过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