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谁来主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琴芳知道是林家人送豆腐来了,豆腐是她定的,她和潘玲子关系很好,对林家人都蛮熟悉的。

  她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林家二闺女林玉妮来了。

  她捂住烫伤的手就出来了,看见林玉妮和林燕妮两个,寒暄了几句,就指挥她俩把豆腐放到她指定的地方。

  “啊,是玉妮和燕妮你们俩个来了?你妈咋没来啊?哦,去赶集抓小猪去了?嗯,那倒是好打算。嗯,你们两个把豆腐放在那边那个案板上就行了。

  豆腐送完了早点回家吧,天热,看你们俩的脸都晒红了,真可怜见的!

  早点回家,不许在外面玩水,乡村野河最容易淹死小孩子了,不要贪玩。”

  李琴芳一连生了三个儿子,她一向把闺蜜潘玲子的三个女儿当自家闺女来疼的,平时也老羡慕她了,老是和潘玲子开玩笑说是要把林家的闺女抱一个回去养。

  林玉妮和林燕妮很快就按李琴芳的指令把豆腐给放好了。

  李琴芳从兜里掏钱给林玉妮:“玉妮,这是豆腐钱,你数数!”

  林玉妮兴高采烈地接过钱,很开心,她最喜欢到李琴芳这里来送豆腐了,李婶子人非常和气,付钱又爽快,从不拖欠和克扣钱款,和她做生意真的很舒心。

  “谢谢李婶的关照,李婶有空到我家来喝豆腐汤还有米酒,我娘刚刚做了好几罐糯米甜酒酿,马上就要出酒曲了,赶紧来我家喝呀!”

  林玉妮兴高采烈地邀请李琴芳到她家去品尝她娘新酿的米酒,潘玲子做甜酒酿还是有一手的,味道超级好。

  “新酒酿快好了?那敢情好,我有空就去尝尝,谢谢你娘啦,还一直记着我好这一口。”

  李琴芳说得高兴,不小心把烫得红通通的那一只手给露了出来。

  “啊,李婶,你这手是咋的啦?怎么这么红啊?是烫伤了吗?看起来好严重啊!”林玉妮看了忍不住尖叫起来,惊慌失措。

  林燕妮看了也暗暗心惊,李琴芳婶子手上的烫伤看起来还蛮严重的,手上都鼓出大大小小一堆水泡来了,看着就很疼的样子。

  “玉妮,你别吵吵,说话声太大了,吵得我脑壳疼,嘘,小声一点。”

  李琴芳用手捂住伤口,有点一筹莫展,手上的烫伤火辣辣地疼得厉害。

  她已经用凉水冲了好一会儿了,但伤势比她想象的严重,这不,一会儿功夫她手上就冒出这么多水泡出来,密密麻麻,她自己看了都头皮发麻,吓了一跳。

  她想出去处理一下烫伤,但食堂里的事又放心不下,心里很犹豫,不知该如何是好。

  “李婶子,你得赶紧去处理一下烫伤,现在天气炎热,要是伤口感染了就不好办了,这伤可不能拖,要是晚上人烧起来就危险了。”

  林燕妮觉得李琴芳还是得赶紧去她们大队设的卫生院看烫伤去,伤口得好好消毒处理,稳妥一点可能还要挂水消炎,如果治疗不及时,人要是发起烧来可就严重了,遭罪!

  李琴芳是个挺好的大婶,林燕妮觉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观,心里着急,话就忍不住就说出口了。

  李琴芳觉得林燕妮说得很有道理,她不由得多看了这个漂漂亮亮的小妮子几眼,心里也有些许的纳闷,这小丫头平时都不咋爱说话的,特别文静的一个小姑娘,老爱垂着个头。

  没想到她正经说起话来中气十足,条理清楚,说得也在理,李琴芳不由得被她说心动了。

  这个时代卫生条件还不太成熟,农村人听到发高烧就会相当警觉,人连着高烧几天,脑子都烧坏了的事经常有听说,搁谁身上受得了呢?后果太严重承担不起哇。

  李琴芳看了自己堂妹李丽芳一眼,交待她:“丽芳,中午饭就由你来主厨吧,我得赶紧看病去了,嗯,要是伤势不严重,不用挂水消炎的话,我会立马赶回来帮忙的。

  要是大夫认为我伤势严重,一时半会回不来,那你就认认真真地烧菜,按你平时的水平发挥就好,有啥问题我跟场长去说,你不用太担心。”

  李丽芳听她堂姐李琴芳这样安排,心里不禁乐开了花。

  这个安排好啊,这样一来,她的菜要是烧得好,就在场长面前露了脸,菜要是烧不好,也没关系,全由她姐担着,她是临时凑数帮忙,横竖怪不到她头上去。

  李丽芳其实心里是有底的,她最近正偷偷跟着隔壁村专做红白喜事的乡村大厨张胖子学烧菜呢,张胖子是她老公的二妹夫,烧得一手好菜,四邻八村的乡亲们宴请办酒席总爱请他操办,好吃还不贵,划算得很。

  她心里百转千回,但脸上一点也不显露出来,仍然做出一副担忧的样子:“啊,琴芳姐,

  我没有正经主厨过呢?我,我担心做不好啊,巴拉巴拉。。。。。。”

  李丽芳一边说话,一边用身上的围裙擦拭手上的油污,灰蒙蒙的围裙上顿时又乌黑了一块。

  林燕妮看了不禁叹气,在厨房做菜,在她看来干净卫生是很重要的,不讲卫生,脏兮兮的人做出来的菜即使美味也打折了。

  李琴芳打断了自家堂妹李丽芳的话,这个妹子一向是比较滑头的,做事只想捞好处,风险啥的是不愿承担的:“行了,行了,你要说啥我都明白了,场长那里我去解释,你只管放心大胆去做就行,别再婆婆妈妈了,不就是一顿中午饭吗?

  搞砸了我来顶着!弄出彩了,让客人吃着满意,场长可让人捎话来了,月底发额外的奖金,你作为主厨可以拿大头,论功劳拿奖金。”

  李丽芳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听了李琴芳说这菜烧好了还有另外的奖金可拿,顿时喜笑颜开,一拍大腿,乐道:“那感情好,堂姐你放心,我这就拿出看家本事来,好好烧几个咱们这里的特色农家菜出来,原汁原味,食材新鲜,保证客人们吃得满意。”

  李琴芳心里略微咯噔一下,这个李丽芳还是有备而来?

  想不到一个养猪场的食堂竟然也暗流涌动,今天她的烫伤虽然是她自己不小心碰翻了炉子上的开水壶烫到的,但为什么炉灶前的地上会有油,害她滑一跤呢?

  李琴芳越想越不得劲,满心疑惑,但任何事情都是要讲究证据的,地上的油到底是谁泼的?她也不能肯定。

  她也不能无端指责别人啊,况且厨房里除了李琴芳还有金敏英呢,得一个一个排除嫌疑。

  其实李琴芳和金敏英之间,她内心是更信任金敏英这个人的。

  金敏英是嫁到她们村里的外来媳妇,到村里已经七八年了,为人端正得很,只做事从不说人闲话,在厨房帮工打下手切菜,刀工好得很,切起菜品来又快又好,手脚那是相当的勤快。

  她人也干净得很,衣服穿得干干净净,身上的围裙洗得雪白,头发盘成一个发髻用发卡固定住,还戴上了她自制的工作帽,连根头发丝都不露出来。

  整个人看上去特别妥帖,怎么说呢?反正她这个人,这副打扮出现在厨房就很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