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离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西金、唐西银和她们的丈夫锒铛入狱后,唐家严重的家暴问题得到了暂时的解决。

  林老姑大腿骨折好转后又转去县里的医院排查肺部阴影,经医生检查是虚惊一场,林老姑的肺没啥大问题。

  林老姑病好了又回到了唐家湾,但唐家湾的人因为唐家大女儿、二女儿的事开始集体抵制林老姑、唐西钧、唐西玉、钱大宝和周春花。

  唐家大儿子唐西铜在他大姐、二姐的事情上是很坚决地站在唐家宗族这边的,所以他在村里的待遇一如从前。

  但唐西铜其实也只是表面上做做样子,口头支持一下,对那两个整日里作天作地、胡作非为的姐姐终于被政府管教了这件事他心里是喜闻乐见的,没了这两个祸害,他终于可以找媳妇了。

  唐西铜的婚事一直也是很难解决,一来他本人整天吊儿郎当,不像他弟唐西钧天天到工厂上班,就没个正当的活计;二来唐家原先的家庭矛盾过于严重,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一般人还真吃不消。

  唐家的大女儿、二女儿锒铛入狱后,唐西铜突然像变了个人,开始伺弄家里的田地了。

  唐家族长看了不禁老泪纵横,感叹浪子终于回头了。

  同时唐家湾传出风声,大意是唐家马上就要分家了,唐西铜将继承唐家大部分的财产,田地、房屋、菜地,还有唐老爹留下来的2000赔偿金的一半就是1000元都将归唐西铜所有。

  这样一来唐西铜顿时身价就上升了,唐家三天两头就有媒婆过来说媒,唐西铜顿时成了香饽饽。

  林老姑已经被唐家族人剥夺了在唐家的一切权力,唐西铜的婚事完全由唐家族长唐风林作主。

  唐西钧和周春花也无所谓,唐家先头的三姐弟都不是啥好鸟,给他们办事那真的是吃力不讨好,反惹一身骚,有唐老族长管着兴许还能消停点。

  周春花也听到了关于唐家即将要分家的传言,所谓无风不起浪,估计唐家族人要借分家变相赶走林老姑他们一家人了。

  周春花想了想,也做了相应的安排。

  唐老爹出煤矿事故过世后,林老姑在唐家湾就一直生活得很抑郁,话语间经常提到娘家所在地林家村,很想念她出嫁前在村里的平静生活。

  林家村距离唐家湾大概有20里地远,但离唐西钧上班的工厂反倒近了。

  周春花转念之间就有了他们一家到林家村去生活的打算。

  户口迁移比较麻烦,就暂时不动,看以后的情况再说。

  周春花心里冷笑,唐家族人就捧着唐家那三个不成器的子孙吧,以后千万别后悔。

  现在赶走他们一家人,以后再想求他们回来,她也不会那么好说话了,呵呵,真当她是个泥人,任他们搓圆捏扁啊,真的是打错了算盘。

  过了几天,周春花的跟班张二沟打听到林家村有户好人家要卖地、卖房子。

  林家村的这户人家因为他家独生子大学毕业后一直在F省工作,后来又找城里姑娘结了婚。为了让儿子、媳妇回来住得舒服些,不差钱的老两口还特地起了新房子,他们自己仍然住在老宅。

  不过他家儿子、媳妇始终也没回来住过,前一阵儿子捎信回来让老两口到F省去养老定居,顺带看孩子。

  老两口合计了一下,虽然故土难离,但毕竟他们年龄越来越大了,地也快种不动了,最主要是很想念儿子和孙子、孙女,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总归能互相照应,不然家里实在太孤单了。

  所以老两口决定卖掉新房子和田地,投奔儿子去了。

  老房子暂时不卖,这样他们以后回来探亲访友、踏青扫墓也能有个落脚处。

  周春花看了房子和田地后感觉很满意,老林家新起的房子离林老姑她大哥林老爹家很近,其间就隔了两户人家,林老姑以后走动起来很方便。

  周春花和唐西钧商量了一下,也带林老姑和唐西玉去看了房子,林老姑和唐西玉一看就喜欢上了,新房子就是她们一直梦想能拥有的家,加上林老姑看新房子离她大哥家很近,就更满意了。

  唐西钧背着林老姑和唐西玉悄悄握住了周春花的手,满心感激地对他媳妇周春花说道:

  “谢谢你,春花,找到这么好的房子给咱们一家人住,你太费心了。”

  周春花嘻嘻一笑,乐道:“咳,我们是夫妻啊,你这么客气干嘛?再说这房子我也要住的,买好一点住得也舒坦些。

  这房子既宽敞又明亮,我看着也喜欢。

  嘻嘻,西钧啊,我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林家村有闲置的养猪场和肉食加工厂要出售,我已经买下来了。”

  唐西钧大吃了一惊:“啊,养猪场和肉食加工厂?你都买下来了?那得花多少钱啊?”

  周春花办养猪场唐西钧倒不意外,毕竟那是人家的老本行了,但肉食加工厂是个什么概念?真的搞大了。

  只要带“工厂”字样,唐西钧心里莫名就会觉得很高级,周春花竟然随随便便就买了一个加工厂回来,所以唐西钧觉得很惊讶。

  周春花神秘兮兮地凑到唐西钧耳朵边,小声说道:“这是我爹娘偷偷给我置办的嫁妆,不算在明面上的,公中账上也没这笔钱的。

  我老爹说了,老闺女,就是我,这些年在家里帮忙做事辛苦了,女孩子本来就要优待些才好。

  再说家里财产的大头都给三个哥哥了,虽然给我的嫁妆丰厚,但和哥哥们比就差太远了,

  爹娘心疼我,特地给笔私房钱做补偿,虽然在很多人观念中,女儿嫁人了就是泼出去的水,家里的财产就没有份了。

  但在我爹娘心里,闺女和儿子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可不能让老闺女吃亏了。”

  唐西钧听了挺感动的,说道:“唉,岳父、岳母待咱们可真好,咱们好好干,别辜负他们。等以后咱们赚到钱了,再好好孝敬他们。”

  周春花点点头,很有信心道:“西钧你放心,养猪场是我的老本行,熟门熟路,没什么大问题。

  肉食加工厂呢,我这方面是新手,需要慢慢摸索,但没关系,我可以到市场上找专业技术人员过来任职,尽快走上正轨。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西钧啊,只要咱们夫妻同心,定能其利断金。

  西钧,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唐西钧激动地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心里豪气顿生,跟着周春花他现在胆子也大了不少,比以前有魄力多了,虽然现在他们两人之间的差距不小,但唐西钧决心要好好努力,尽力跟上媳妇周春花的前进步伐,至少不能拖她的后腿不是。

  以前很多在唐西钧看来很困难的事情,到了周春花这里就不算啥大事了,她总能迎刃而解,唐西钧也很想拥有她这样的能力。

  比如以前如果被唐家族人赶出唐家湾,他会觉得那是一件天都要塌了般的大事,但现在他都有种想要主动逃离泥潭,尽快开始新生活的冲动,有一种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的感觉,他明白那是周春花给他带来的底气和信心。

  等周春花买好林家村的房子,新置办的养猪场和肉食加工厂也正式开张的时候,唐家老三唐西铜也把新媳妇柳翠儿娶进了门。

  尽管唐西钧、周春花他们已经做好离开唐家的准备,但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迅速和突然。

  那天中午林老姑午休还没起床呢,唐西铜的新媳妇柳翠儿就哭哭啼啼地跑来找林老姑,说是傻大哥钱大宝想要调戏她,把她的衣服都给扯烂了。

  柳翠儿一边哭诉钱大宝,一边把身上的破衣服展示给林老姑和唐西玉看,她的衣服从领口开始撕裂了。

  林老姑又惊又怕,钱大宝是她的亲生儿子,虽然年纪靠近三十岁了,但个性懦弱,只是个善良的傻孩子罢了。

  钱大宝每天只要吃饱穿暖就好,他根本不懂男女之情,完全没有那个概念好吗?

  现在柳翠儿把脏水泼到钱大宝身上,唐西铜听信老婆一面之词,将钱大宝打得哇哇大叫,胖揍一顿后钱大宝嘴角流血被唐西铜用麻绳捆住丢到了猪圈里,之后唐西铜就跑出去说是要叫唐家族长来处理。

  林老姑急得差点昏死过去,她让唐西玉赶紧把唐西钧和周春花给叫回来,唐西铜的心狠手辣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安全救出钱大宝。

  唐西钧和周春花得信很快就回来了,第一时间解救了在猪圈里快奄奄一息的钱大宝,钱大宝身上的伤势让两人触目心惊,想不到平时沉默寡言的唐西铜竟然是这种狠角色,正应了“咬人的狗不叫”这句老话。

  等他们救出钱大宝,唐西铜也神出鬼没地出现了,他打钱大宝的目的不是为了要他的命,那个傻子的命有屁用啊?他是拿傻子来投石问路,给林老姑一个威吓罢了,想要杀鸡骇猴。

  周春花直接向唐西铜摊牌了:“唐西铜,因为你是西钧的大哥,我也不想拐弯抹角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了,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现在的诉求是什么?”

  唐西铜嘿嘿怪笑了两声,一边拍手一边道:“好,周春花,你说话好直接,好爽快,我唐老三就喜欢你这样做事痛快的人。

  好了,明人不说暗话,我就直接说了,你们全家除了西玉全部给我净身出户,麻溜滚蛋,西玉是我亲妹子,我会好好照顾她,等她年纪到了,我和她翠儿嫂子会给她置办嫁妆找个好人家出嫁的。”

  唐西玉心里大骇,看唐西铜对待钱大宝的残忍手段就知道他是个变态,柳翠儿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捏造谎言随意诬陷无辜的人,自己要是和这两人生活在一起,那还不是羊入虎口,凶多吉少?

  唐西玉急得尖叫:“不要啊啊啊啊,春花姐和西钧哥,你们不要丢下我,我死都不要留在这里和他们一起生活,我愿意净身出户,我什么都不要,呜呜呜!”

  唐西铜瞪了唐西玉一眼,本来想留着唐西玉以后可以卖个好价钱,那他也不介意再多养她几天,但现在唐西玉看见他跟见了鬼似的鬼哭狼嚎的,这丫头真是丧气,没用的东西,赶紧滚蛋倒也落个清静。

  周春花赶紧安抚受到惊吓的唐西玉,最后一次问唐西铜:“唐西铜,如果我们不同意你的安排,要求族里公平、公正分家的话,你又当如何反应?你会同意吗?”

  唐西铜一双狭长的眼睛像毒蛇吐信般死死盯住周春花,声音异常凉薄、冰冷:“是吗?

  那我接下来就会去政府部门反映钱大宝那个傻子意图调戏良家妇女,犯了流氓罪,让政府派人把他抓起来,如果政府认为他是傻子不用坐牢的话,我也会和族里提议把钱大宝这个破坏社会安定的不良分子送到精神病院一直关到他老死吧。”

  林老姑听了唐西铜的话直接用头去撞墙,发出了及其痛苦的叫喊声:“不要这样啊啊啊啊啊,大宝只是个傻子,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地对待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宝他没有错啊,做错事的人是我啊啊啊啊啊啊啊,他跟着我嫁到唐家,根本就没过上几天好日子,西金和西银看到他不是打就是骂,他很可怜的,你们放过他吧。

  你们尽管冲我来,我现在就去死,死了你们就安心了,放过大宝吧,求求你们。呜呜呜呜呜!”

  林老姑痛苦得像垂死挣扎的困兽,唐西钧和唐西玉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拦下她,兄妹俩看见她额前渗出的斑斑血迹都忍不住落泪了。

  周春花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她主要是为唐西钧难过,她的西钧生在这样一个混乱的家庭,从小到大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啊,真的心痛。

  周春花和唐西钧、唐西玉商量了一下,将最后的决定告诉唐西铜,林老姑、唐西钧、唐西玉同意净身出户,但唐西铜必须写下断亲书,断绝继母子关系,断绝兄弟、兄妹关系,断亲书要由唐家族长作为见证人一起按手印签字,在县级报纸上登报申明。

  “可以,我同意!”唐西铜皮笑肉不笑,那什么劳什子断亲书就是写一百份又怎样?

  这种形式上的东西就是拿来骗骗人的,以后如果需要他们,他周西铜难道会被一张纸头困住?简直笑死个人!

  既然双方达成了协议,在唐西铜完成他的承诺后,唐西钧一家带着按了当事人鲜红大拇指印的断亲书搬离了唐家,前往林家村居住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