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暴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梨花和唐西玉两人正说着话呢,唐西玉二姐唐西银端着一大海碗鸡肉从屋子里转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她老公李铁牛,6岁大的宝贝儿子李小东,8岁大的女儿李小西,他们几个都有样学样端着一碗鸡肉跟在唐西银后面,个个吃得满嘴流油。

  唐西银的瓜子脸上长着一双丹凤眼,稍稍有点吊眉梢,看起来凶相且刻薄,鼻子下方嘴巴上面还有一颗很大的媒婆痣,让人看了很出戏。

  她老公李铁牛人如其名,个子魁梧,身体壮得像头牛,他本来是个勤劳踏实的庄稼汉,整日里汗珠子掉八瓣在田地里刨食,日子过得倒也踏实。

  自从娶了唐西银进门,就整天被他媳妇带着回娘家扫荡、打秋风,现在他们家除了种点必要的口粮,家里的旱地、菜地都荒了。

  你想啊,如果轻轻松松就能吃好、喝好,谁他妈愿意晒成黑炭呆在地里种庄稼啊?

  大热天摸牌九、喝茶、唠嗑、睡大觉它不香吗?

  李铁牛在唐西银潜移默化地影响下,慢慢地变成了一个懒汉。

  林老姑现在中了风,四弟唐西钧本身是个软和性子,加上又起早摸黑在砖瓦厂忙着上班,

  三弟唐西雷除了吃饭的时候在唐家出现,其余时候都是神出鬼没,和他的一堆狐朋狗友混在一起。

  唐西银和她姐唐西金在唐家基本上属于是横着走的,三天两头掐着点到娘家吃饭,吃完嘴一抹开溜,顺带再撸只鸡、鸭、鹅回去,家里有块完整的布片也不会放过。

  唐西玉还是个孩子,大哥唐大宝痴痴呆呆,她娘林老姑根本管不住那两个刁蛮的姐姐,她又能咋办?

  她那两个姐姐疯起来会把唐大宝按在地下狂抽他耳光,和继母林老姑干架能把她的头发都揪下来一缕,到现在林老姑的后脑勺那块还秃着呢,看着都疼,家暴女真的很恐怖。

  唐西玉上午刚炖好的母鸡汤估计已经被二姐他们给舀光了,情况乐观的话可能还会剩下点鸡头、鸡屁股、鸡杂碎。

  她家大姐今天有事没来,不然那一只肥硕的母鸡还不够她们两家分的,小孩子为了多吃一口能打起来。

  唐西玉有的时候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唐家如今的日子会过成这样,一家人相处得跟仇人似的,唐家的日常生活简直令人窒息。

  唐西银一边托着大碗吃鸡肉,一边“噗噗噗”利索地往地上吐着鸡骨头,院子里溜达着的猫狗立即聚拢过来啃骨头。

  唐西银嫌在她脚边啃骨头的土狗脏,抬脚就踢了过去,狗子呜咽一声,在地上打个滚,叼着鸡骨头跑了。

  李铁牛、李小西、李小东见状哈哈大笑,女儿李小西更是兴奋地大叫着:“娘,你好厉害,连狗子都怕你耶。你踢它它都不敢反抗,哈哈哈,跑了!”

  唐梨花都不想理这个疯婆子唐西银,他们一家人都被唐西银给带歪了,暴力的种子已经被悄悄地埋下,不知道哪一天就会反噬到她自己身上,希望她不要后悔,因为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

  唐西银可不想放过唐梨花,唐梨花小辣椒的名声她是听到过的,不过两人年纪相差有十多岁,以往也没打过交道。

  唐西银认为唐梨花徒有虚名,一个姑娘家能厉害到哪里去?

  不过三人成虎罢了。

  眼看唐梨花转身要走,唐西银端着碗拦住她:“梨花妹子,你别急着走啊,我还有事要找你呢。”

  “你跟我有啥事可说啊?我认识你吗?”唐梨花反问她。

  唐梨花早在心里画了个圈圈诅咒她,小丫头片子这张嘴还挺利害啊,真想一把撕烂它,看她还敢嘴硬不?

  不过她暂时还有事情要办,这口恶气暂且忍下。

  “梨花妹子啊,等下你送鸡、鸭、鹅各三只过来,我家里明天请客等着要用呢。总共九只,你数数清楚,别抓少了啊。

  你要是耽误了我的正事,我可跟你没完。”

  唐西银夫家明天要请人吃饭,看到唐梨花她就想起了这茬来了,叫唐梨花送家禽过来既方便还能省下一笔钱呢,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