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猪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燕妮做完早饭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林家村笼罩在一片白白的晨雾中,空气非常清新。

  林燕妮趁着空闲就着山泉水洗漱,刷牙的时候看见褐色的土陶杯子里放着三把不同颜色的塑料牙刷,就是那种看起来很廉价的塑料制品,牙刷毛因为用的时间太长都卷起来了。

  林燕妮依稀记得大姐没出嫁前,她们姐妹三个一直共用一把牙刷,那时候的人真的很单纯,根本不知道像牙刷、刮胡刀这种个人用品是不能公用的,不卫生的话会得传染病,大家想得都很简单,脑子里根本没有要讲个人卫生的概念。

  不过好在林家三姐妹都是健健康康的,没啥毛病,所以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尽管如此,林燕妮也不打算再拿公用牙刷刷牙了,就算是穷讲究吧,她也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即使想想就感觉腻味,呃,有点恶心。

  牙刷没有,但牙齿的清洁工作还是不能少的,林燕妮折了院子里桃树上的嫩枝,又跑到厨房寻了些烧菜用的白色粗盐,用枝条蘸着盐粒仔细地清洁牙齿。

  用完,她用力呼了口气,感觉自己的口气很清新,嗯,不错,虽然工具简单粗暴,但效果完美。

  林燕妮打算今天到大队的供销社去看看,有没有便宜一点的牙刷卖,顺带买条毛巾,没有自己的个人用品,真的很不方便。

  睡了一夜,林燕妮的头发有点乱了,刚才她忙着做早饭,头发都没来及梳,为了卫生就在自己的头上蒙了一块头巾,紧紧地缠住脑袋,这样就不会有头发之类的异物掉到食物里去。

  这些卫生习惯林燕妮在前世就养成了,到这里她也很自然地就会去做。

  林燕妮解开头巾,摸摸头发感觉有点油腻,要洗头了。

  林家的山泉水全年都一个温度,温温的,并不太凉,但林燕妮还是在水盆里兑了点热水,冷水洗了会头疼,女孩子注意一点还是有必要的。

  林燕妮洗头用了一点老肥皂,洗完后她散着头发坐在院子里吹了一会儿风,她这会儿的头发还不长,刚刚披肩。

  去年潘玲子剪了她的两条乌黑油亮的长辫子去换钱,因为平时也没什么营养,头发长得很慢,留到现在终于可以扎头发了。

  林燕妮不习惯梳短发,风一吹,头发乱飞,容易遮眼睛,干活很不方便。

  林燕妮等头发稍干,就利索地给自己编了两个短短的麻花辫,彩色的发带也一同编了进去,看起来非常别致。

  这个发带是潘玲子剪了她的辫子给她的补偿,两根很结实的彩色缎带。

  燕妮这盘发的手艺是前世在一家盘发化妆店学到的,晚上她会住在那里过夜看店,有些客人白天没空,晚上才有空过来盘头发,她看着看着就学会了,后来也能上手给客人编头发了,

  老板娘按人头数给她算工钱,无意中她又多打了一份工,多赚了一点钱。

  林燕妮把自己收拾好了,就着水坑的水面看了看自己的倒影,看到一个利利索索,蛮精神的小姑娘。

  不管日子好或坏,林燕妮都决定要以最好的面貌去迎接生活中的每一天。

  “嘎吱、嘎吱”,隔壁院子里传来了开门声,陈年的木门经久失修,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有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接着就是一阵连续的响动,扁担碰到木桶的撞击声等等,好一会儿隔壁才恢复安静,估计出去担水去了。

  林燕妮家隔壁住的就是她三叔林秋生,前几年六叔结婚的时候,继奶奶张阿妹怕智障的林秋生丢她宝贝儿子的脸,急吼吼地到村委会买了林荣生家隔壁的一间泥房子给他住,把林秋生从林家分了出去。

  那间泥房子原来是村里用来养猪的地方,本来不止一间,有一排,但后来猪场搬迁后风吹雨打都陆续倒塌了,只剩母猪繁殖小猪的这一间起的比较结实,经年不倒,修补一下居然还可以住人。

  林燕妮总觉得她林三叔家到现在还有股猪屎味,散也散不去,估计只有推倒猪舍重建新房子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