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离开极寒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不凡!”寒宫月天看到李不凡的时候有些惊讶的喊道,而寒宫月天这一喊也是让在场的众人都知道了来人的身份,这个家伙就是最近在各地方都闹得不可开交的李不凡。

  但接下来他们脸上更多的是凝重,要知道这里可是他们极寒宗的大殿,可谓是整个极寒宗的核心地段,平时都是有很多的弟子来回把手,就算是他们的弟子想要来到这里都不容易,根本不可能让人如此轻易的进来,而此时李不凡这个外人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来到了这里,而且他们之前也没有听到任何打斗的声音,这就意味着在此之前居然没有任何一个弟子,任何一个人,发现了他的到来,能做到这样悄无声息的隐藏自己的气息来到这里的,起码也得是元府境五重天之上实力的武者,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那李不凡如今已经成为元府境五重天的高手了吗?在她们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一个人的进步速度要是真的能如此变态,就不是他们世界的人了。

  其实这一次李不凡的气息内敛也是要归功于自己胸口之中此时已经死气沉沉的神龙之气,在神龙之气进化了自己的身体之后自己的气息变得越发的纯粹,越发的凝练,让他能对自己的气势收放自如,只要不是境界高过他太多了的就不要想察觉到李不凡的气息了。

而李不凡看着大殿之中的众人,对于这一切李不凡却根本不不在乎,一来到这里,他就看见自己妹妹居然被寒宫蓝这样欺压,而寒宫雪居然还在旁边添油加醋,而周围的这些长老居然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帮李舒说话,这样的场面让李不凡顿时只觉得一阵气血翻涌,十分的愤怒,现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上前,面对寒宫蓝向着自己冲来的气势威压,直接一枪刺出,枪出如龙!

  轰的一声巨响,寒宫蓝后退几步,而他刚才的威压也是被李不凡的这一枪直接刺破,甚至还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向着自己冲来,寒宫蓝右手向前一挡将这一股力量化解后,面色有些凝重的看着李不凡。

  周边的那些极寒宗长老见到这样的一幕,同样是惊叹无比,甚至觉得有些不敢相信,要知道,寒宫蓝可是元府境六重天的强者啊,而且还不是简单的元府境六重天,多年以前就是元府境六重天,实力强大坚实,随时都有突破的可能,越阶战斗也有机会,他的实力放在中原地区绝对都是一顶一的强者,而此时李不凡居然如此轻松的击退了寒宫蓝,要知道李不凡最多就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子啊。

这是什么概念,虽然刚才那股威压他只是想要教训教训李舒,并没有用出全力,但是也是实打实的力量,李不凡能够如此轻易的将其化解,已经非常的令人震惊了,至少此时在中原和李不凡同年龄段的人就没有人能够做到。

此时一个个极寒宗的长老就这样看着李不凡,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动手,不知道这个局面要怎么办,而李不凡就这样旁若无人的走到了李舒的面前,将李舒扶了起来,看着李舒的样子,淡淡一笑,整理了一下小妮子有些凌乱的头发,随后柔声说道:“没事的,哥哥来了,谁都不能欺负你。”

“哥!”李舒本来一直强忍着,就算心中再委屈也倔强的没有流出眼泪,此时见到的李不凡就寻找到了宣泄点,鼻子一酸,一把抱住李不凡,没有忍住嚎啕大哭起来。

本来这样团圆是美好的,是快乐的,但是寒宫蓝和寒宫雪看着这一切却脸色阴沉的可怕,寒宫蓝觉得李不凡打了自己的脸,砸了他们极寒宗的招牌,是在挑战自己,挑战他们极寒宗,是不把他们极寒宗放在眼中。

  而寒宫雪则是不爽李不凡进来打断了他们对李舒的惩罚,看着李舒夺走自己女儿的位置这么久,自己第一次有了机会看她如此狼狈,没有想到还被打断了。

可是不管寒宫蓝的内心多么的气愤,不爽,但是此时让他直接对李不凡出手,他也是不可能出手的,他也不是傻子,这样长时间从武府,到现在的守护者为什么都没有成功杀死李不凡,守护者为什么会花费这样巨大的代价,想要杀了李不凡,而且一直都不愿意自己出手,这其中肯定有他们的理由,有他们的担忧。

  可是就算是这样,这么多人接受了任务,前往西北区斩杀李不凡,这么多的强者能活着回来的就没有几人,李不凡还是好端端的活到现在,而且实力变得越来越强大,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但是已经足够他警惕起来了。

  守护者在忌惮李不凡,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守护者忌惮李不凡身后的势力,或者是他身后的人,是什么样的势力,什么样的人居然连守护者这样顶级的势力都会有些忌惮,只敢借他人之手向着李不凡发起攻击,寒宫蓝想不到。

而就在寒宫蓝思索的这一时间里,李不凡已经牵着李舒慢慢的向外走去,一点都没有在意极寒宗的众人,只是一路走一路关心的询问着李舒这段时间的情况,生怕自己妹妹受到一点委屈。

  “李不凡是吧,还真的以为自己无法无天了?就这样闯入我们极寒宗的大殿,带着我们的冰女就想走?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李舒是我们宗门的弟子,她做错我们自然要管理,你这样做又是什么意思。”看着李不凡的背影,寒宫雪冷冷说道,说着他身上的气势全力爆发向着李不凡压来,刚才李不凡的实力已经得到了展现,此时的寒宫雪也不敢有丝毫的留手,李不凡回头,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寒宫雪,不知道为什么,寒宫雪感受到李不凡的眼神之后莫名的有些恐惧。

  好在这时寒宫蓝说道:“李不凡,这里是极寒宗,不是武府,也不是你的西北,你在西北或许是狼,但是这里是中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可不是你西北可以相比的,这里可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

  然而他们说完之后,收到的并不是李不凡的害怕,也不是李不凡的道歉,只见李不凡平静的转过身看着寒宫蓝冷冷说道:“我就嚣张了怎么样?你中原又怎么了?还地头蛇呢,要不是看在你们治好了李舒的份上,单单你刚才的行为老子就想把你们这里砸了!”

寒宫蓝被李不凡的话说的脸色难堪,而听着李不凡如此放肆的话语,极寒宗的长老同样是一个个都怒不可遏,卷起袖子就想要向动手,一个后生而已,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

  但是他们看向寒宫蓝,寒宫蓝都强忍了下去,没有发话,他们也就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是看着寒宫蓝,要是按照往日的情况寒宫蓝早就已经动手,他们自然也明白寒宫蓝的顾虑,毕竟李不凡和李舒的身份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于神秘了,要说是一个小小的西北边境的南云帝国的一个小城能出现这两个天才才真的是见鬼了。

  特别是寒宫月天,最清楚这里面的变化,李舒的天赋已经算是百年难得一遇,算是他们极寒宗有史以来收到过天赋最为强大的弟子了,修为超过他们只是时间问题,而李不凡的天赋更是超出他们的想象,这样的修炼速度就跟坐着火箭一样,短短几年时间就已经和自己持平了,甚至已经超过了自己,能生出这样一对兄妹的人,绝对是至强者,甚至可能是上面的人,非龙如何能有龙子?

  而且守护者此时拿李不凡都没有然后办法,只能从李舒下手,对他们极寒宗出手,也就是说此时他们极寒宗的地位在守护者的我心中甚至还不如李不凡!这是一种打击,也算是一种警告,守护者会把李不凡的位置放这么高自然有他的道理。

  寒宫蓝就这样眯着眼睛面色凝重的看着李不凡。

李不凡没有理会寒宫雪与极寒宗等人,他拉着李舒转身就向外走去,准备离开这里,眼看着李不凡就要带着李舒走出极寒宗的大殿了,还是没有人阻拦他们,而这时,在李不凡即将踏出门槛的时候,寒宫蓝突然出现在他与李舒面前。

寒宫蓝双眼微眯,眼中已经充满了杀意,对于李不凡这样轻视自己的行为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要不是自己还有清醒的意识,控制着自己,他可能一经出手了,他站在李不凡和李舒的面前大吼道:“李不凡,我知道你背后有人,我也知道你的实力强大,但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不要太过分了!”

  “哦,我怎么过分了?”

  “李舒是我们极寒宗的冰女,你想就这样带走她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本来我只是来看看她的,没想到你们极寒宗就是这样对她的,不要说什么你们平日对他都很好,是个傻子都能想到,你们中的有些人肯定会针对她,我不允许她受委屈,所以我要带她走,你也拦不住。”说完李不凡继续向前走去,寒宫蓝一把拦住李不凡,双方的气势一瞬间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李不凡眉头一挑:“怎么地?要打架?我可是憋了一肚子火正愁没有人找上门来呢!”

对于李不凡这样的话语,寒宫蓝的脸色越发难看,这一下他真的怒了,再也忍不了了,这个李不凡简直就是欺人太甚,要是他今天不动手他都觉得他对不起自己,寒宫蓝大喝一声:“打就打!极寒宗可不是你能猖狂的地方!今天我就要好好的教训你这个小子。”

  随着寒宫蓝的话刚说完,李不凡就已经动了,手中的弑血枪,凉气红色光芒,整个人一闪而过,在他的身后甚至都出现了一些红色的光点,这是他的速度太快了,弑血枪散发出来的红色光芒能量被他所冲散了形成了,在他行径的路径上留下,看上去十分好看,随后李不凡一枪刺出,枪出如龙!

  面对李不凡的攻击,寒宫蓝冷笑,自己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是李不凡这样的小家伙能够相比的,但是出于警惕,他还是拿出了自己的灵器长剑,这是一柄冰蓝色的长剑,整柄长剑都好像如寒冰组成的一样,散发出白色的寒气。

  寒宫蓝的长剑一出,便迎上了李不凡的攻击,眼看着两柄强大无比的灵气就要碰撞在一起,李不凡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气扑面而来,而寒宫蓝则是感觉到一股蚀骨的杀气将自己包围起来。

  他看向李不凡的眼神变得越发的惊叹,李不凡再一次刷新了自己对他的认知,这样强大的杀意,绝对不是轻易能形成的。

而下一刻,真正让寒宫蓝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他手中的长剑和李不凡的弑血枪碰撞在一起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枪意从他体内冲入这弑血枪之中,地阶灵器一下子就被全面激活,爆发出来的力量直接将他的一击击碎,手中的长剑差点脱手,随后继续向着他杀来,寒宫蓝脸色大变,赶快又是向下一剑劈下,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两股力量再一次相撞,寒宫蓝再一次后退了五六步才终于稳住自己的身体,这才勉强挡住了李不凡的这一击。

  要知道这还不是李不凡的全力,寒宫蓝不敢置信的看着李不凡:“这,这怎么可能?不,这一定不可能。”

此刻的寒宫蓝内心翻腾无比,完全就不愿意相信自己面前发生的这一切,自己居然被李不凡的一击击退了还差点手上。

  然而相比起寒宫蓝的惊讶,周围那些极寒宗长老的眼珠子早就已经掉了一地,没有丝毫的夸张,就连寒宫月天都在怀疑自己了,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将这两兄妹都收入极寒宗,要是这样的话他们也不会面临这样的情况了。

  与他们的惊讶不同李不凡则是一脸的淡定,对于此事眼前的情况他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自己的实力就是这样的强大,就是这样的出乎意料。

李不凡慢悠悠的走回李舒面前,牵着李舒的小手向外走去,而这时后方再一次传来一道声音:“唉,你,你们等一下!”

  李不凡骤然回头,身上的杀气已经快要压制不住的蔓延出来,李不凡看向了不远处的寒宫月天,李不凡知道这个老妪,当年要不是她出现了,李舒此时会是一个什么情况都不清楚,自己这一路可能走得也不会这样洒脱,随后李不凡便收回了自己的杀气,反倒是非常有礼貌的对着寒宫月天行了一礼,让极寒宗的众人都一脸懵逼。

  为什么这个李不凡对于他们宗主都是大打出手,此时面对寒宫月天却彬彬有礼了,完全就是两种极端。

  而李不凡就是这样的人,只要你对他好,对他身边的人好他就会记住这个情谊,并且一会定报答,当年要不是寒宫月天带走了李舒,帮助李舒缓解了她体内的寒气,后面的这段时间李舒会有多难受不说,她当时那弱小的身体能不能承受住也难说,肯定是没有办法修炼了,而如今自己妹妹能有今天完全就是因为寒宫月天,李不凡自然是非常的感谢,至于寒宫蓝,自己别的没看见,就看他将自己妹妹压在地上,这就不可能给他好脸色看。

  寒宫月天对着李不凡点了点头随后来到李不凡和李舒的面前说道:“李不凡,你不能带走李舒!他是我们的冰女,未来的极寒宗宗主。”

  李不凡有些疑惑的问道:"为什么?难不成让她留在极寒宗继续被他们欺负吗?而且我看你们这里也没有多少人希望她成为宗主吧!"

  “诺,特别是那个老太婆!”说着李不凡指向了不远处的寒宫雪,寒宫雪听着自己被李不凡称之为老太婆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寒宫月天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我保证这样的事情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了,你应该相信我一次!这么长时间了,你也知道我对李舒绝对没有坏心思的,而且此时你带走李舒不一定就是为了她好!你现在就是守护者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无时无刻不想要杀你,要是李舒在你身边还有可能被你连累,倒反她留在极寒宗要比跟在你身边安全,你现在带着她不仅帮不到你自己,帮不到她,甚至最后你们互相会成为累赘。”

  听着寒宫月天的话李不凡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自己此时和守护者作对,其中的凶险,本来他这一次前来就是想要看看这小妮子最近过得怎么样,打一声招呼就走的,谁知道自己来到以后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一时间气不过才出手的,此时有了寒宫月天的保证李不凡的脸色终于是缓和了一些,再一次问道:“前辈你真的能保证?我可不希望我妹妹再受委屈了,而且下一次我可能真的会拆了你们极寒宗。”

  面对李不凡如此话语,寒宫月天无奈一笑,她知道李不凡这不是气话,要是还有这样的情况他可能真的做得出来,她点了点头,给而李不凡一个肯定的答复,李不凡这才看向李舒问道:“小舒,你怎么选择呢?”

  李舒看了看李不凡又看了看寒宫月天随后说道:“哥,师父对我非常好,而且我也不想成为你的累赘,我想跟着师父继续修炼,我想赶快变强!我还要保护你呢。”

  李不凡看着自己妹妹这可爱的样子,刚才的怒气顿时就消失了大半淡淡一笑道:“可以呀,那小舒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哦!”

  李舒乖巧的点了点头,眼看着场面逐渐变得和谐起来,然后就在这时,一道非常不和谐,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说话的人正是寒宫雪:“寒宫月天,什么时候我们极寒宗都由你一个人说了算了!”

  听到寒宫雪的话,寒宫月天冷冷看向寒宫雪,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厌恶,而寒宫雪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边,继续叫嚣道:“寒宫月天,就是因为你带回来的这个小杂种才会让我们极寒宗变成现在的样子,李舒身在曹营心在汉,用着我们极寒宗的资源却丝毫不为我们极寒宗着想,而李不凡更是私自闯入我们极寒宗重地,这些罪名一样一样的算,都够让他们死了,就算是不杀了李舒,我一定会将李舒交给守护者的,我们极寒宗没有理由为了这样的一个人与守护者开战。”

  周围的那些长老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是对寒宫雪的话表示认同,他们不想因为一个李舒就要和守护者那样的庞然大物开战。

  而他们其余人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赞同就看见一道红光斩过,下一刻李不凡已经来到了寒宫雪的面前,直接一枪砸下,寒宫雪看着李不凡的一枪,被吓了一大跳,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此时的李不凡还会对自己出手,不过她可不怕,自己的实力也是数一数二的,只见她的手中出现一朵冰晶雪莲,随后整个人的衣袍飘起,在雪莲的帮助下她整个人的气势都是再一次增强,一掌轰出,一道雪白带有丝丝寒气的掌印冲向李不凡的攻击,然后下一刻,她的攻击在李不凡爆发出来的力量面前,直接消散开来,而下一刻,李不凡的长枪已经落下,李不凡就这样冷冷的看着寒宫雪:“你骂谁是小杂种?”随后李不凡一枪落下。

  而这是寒宫月天突然喊道:“手下留情!”

  听到寒宫月天的话,李不凡在最后时刻收力,并没有下死手,但是这样沉重的一击却依旧让寒宫雪难以承受,直接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啪嗒一声,寒宫雪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长老一个个都呆若木鸡,李不凡居然一枪,就只用了一枪就砸晕了寒宫雪!而且还是收力的情况下,那要是李不凡全力一击杀死寒宫雪岂不是也轻轻松松。

李不凡其实也是被吓了一跳,有些惊讶的,本来他以为这个叫做寒宫雪的家伙这么多叫,这么喜欢逼逼,加上身上怎么也是一个长老,肯定实力不差,结果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弱,要不是自己收力,岂不是要给她直接打死了,他怎么记得以前这些家伙在自己的眼中挺强大的,挺高不可攀的,怎么现在一个个的都这样的垃圾,难不成是退步了?还是自己太强了?

  李不凡冷冷看着昏倒过去,额头肿起一个大包的寒宫雪说道:“靠,吓老子一跳,差点给你宰了,这么垃圾你还要逼逼,你真的不怕死,还是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要不是我不想给我妹妹看这样血腥的场景我给你头打爆,守护者都拿我没办法,你又是哪根葱?”

众人:“......”极寒宗的长老一个个的都是一脸无语的看着李不凡,李不凡说的这些话简直就是杀人诛心啊,要不是寒宫雪已经昏了过去,估计这一下都已经要被李不凡的话给气死了。

随后李不凡看都没有看地上的寒宫雪一眼,直接走到了寒宫蓝的面前淡淡说道:“月天前辈想要让李舒留在你们这里也不是不可以,那你这个作为宗主的就给我表个态吧,你们真的愿意好好保护李舒吗?就算是与守护者为敌。”

听到李不凡的话,寒宫蓝一瞬间也是犹豫起来,看了看寒宫月天的表情,又看了看周围的那些长老的表情。

  如今李不凡已经将这个问题搬到了明面上,他们就必须要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而寒宫蓝此时做出这个决定也是前有狼后有虎,非常的难以抉择。

  第一种是让李不凡带走李舒,那么之后的一切事情都不关他们的事,到是无事一身轻,到时候不管是李不凡死了,还是守护者败了,他们都能继续自己的发展,也不会因为李舒而继续牵扯道他们,但是这其中他们对于李舒非常的难以割舍,毕竟李舒所展现出来的天赋,是他们目前为止见到过最为惊叹的,要是有了李舒的存在,以后才有可能将他们极寒宗带领到更加强大的地步,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在李舒的身上花费了太多的资源,此时让李舒就这样离开了,他们之前的付出可就全部打水漂了。

  可是让李舒留下呢?他们就要全体警戒随时都有可能要和守护者开战,他们之前也讨论过开战的情况,对他们只会有害处,到时候就算是胜了,弟子也是死伤无数,他们领地内的居民一个个妻离子散,他们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至于其他的选择,其他的想法,寒宫蓝也不是没有过,可是当他这一次真正的见识到了李不凡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之后他明白了,他不能动李不凡,也不敢动。

  要是真的因为这件事情得罪了李不凡身后的势力,他们要弄死极寒宗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有手就行,传承这么多年的宗门最后就这样毁在了自己的身上,他想都不敢想,实在是太恐怖了。

片刻后,经过左右抉择,他无奈的低下了头,双拳紧握,十分的不甘,随后又松开了拳头,抬起头看向李不凡无奈说道:“我不能让我们的弟子为了一个人去送死,你带李舒走吧!”

听到寒宫蓝的决定,后方的很多长老都松了一口气,他们可不想去守护者的手上送死,可是寒宫月天却有些舍不得了:“宗主李舒可是我们的冰女啊,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了我们极寒宗的颜面会受到很严重的打击的。”

“就算是没有打击,我们在李舒身上使用了这么多的资源,你们就舍得这样放弃吗?”

寒宫蓝看着寒宫月天苦笑道:“我自然知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可是我们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而两个选择之中也只有这个选择对我们稍微有利一些,李舒走了,到时候冰女的·位置就让寒宫雪长老的女儿来接替吧,至于李舒,我们真的管不了了,我们不能为了李舒一个人就让我们极寒宗这上万的弟子全部去和守护者硬碰硬吧。”

  看着寒宫蓝如此决绝的样子,寒宫月天也就没有在继续说下去,他知道寒宫蓝已经是下定决心了,而一旦是寒宫蓝下定决心的事情他们根本改变不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寒宫月天显得非常的伤感,对此李不凡笑道:“老前辈不必伤心,这件事情结束以后只要你不介意,我会经常带着李舒回来看你!”

  听到李不凡的话寒宫月天顿时笑了起来,她早就已经将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当做自己的孩子了。

说完李不凡从自己的手上取下了一个空间戒指,里面也拥有一笔不小的财富,李不凡将空间戒指递给了寒宫月天之后笑道:“前辈,我李不凡不怎么喜欢欠人情,这里面是一个灵石资源,也算是对你们培养李舒的报酬,虽然不多,但是我相信决定能将李舒在极寒宗中使用的修炼资源补充回来了。”

说完,李不凡不再啰嗦,带着李舒离开了极寒宗,一路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敢阻拦,他们就这样畅通无阻的离开了。

而当他们离开了极寒宗,还没有走多远,就已经和刘景瑜刘峰所在的接亲队伍遇上了,而此时在他们接亲队伍之中还有着一群强者,元府境五重天的强者就有四个,剩下的加起来更是有十来个,这样的阵容甚至对付一些中原的中等势力都已经绰绰有余了。

刘峰本来坐在马车之中,看到了前方的李不凡,顿时一脸愤怒,甚至表情已经有些扭曲的冲了下来,看着李不凡骂道:“小杂种!你敢对本少爷这样,我今天一定要让你死!”

  李不凡捂嘴轻笑了两声,随后双手将李舒的耳朵捂了起来,看着刘峰笑道:“你以后还是不要自称什么少爷什么的,实在是太好笑了,你下面已经小的看不见了,你以后干脆叫自己姑娘吧!哈哈哈,刘姑娘好久不见。”

再一次被讽刺,加上又被李不凡提到了自己的伤心事,十分愤怒,大吼道:“小杂种,老子要你死!你给我死!啊啊啊啊啊!”说着刘峰大吼着向着李不凡冲了过去,张牙舞爪的,看上去很是搞笑。

然后下一刻刚才还张牙舞爪的刘峰再一次重现了在他房间之中的场面,李不凡的长枪就这样顶在了他的脑门上,淡淡笑道:“你这个家伙是真的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看着这样的一幕,也是吓了刘景瑜一跳,他脸色大变看着李不凡:“李不凡,你现在已经死定了!放我儿子,我或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哦!我是死是活还是看我自己!”说着李不凡长枪向下一压,随后向前一刺,李不凡的长枪直接捅穿了刘峰的大腿,一瞬间鲜血直流,而他却只能强行站立着,不敢有多余的动作,否则会更疼。

  刘景瑜上前一步,随后似乎是害怕李不凡真的动手又收了回来,大吼道:“李不凡你不要太过分了!小心一会我让你和你妹妹都死无全尸!”

  “还敢威胁我?”说完李不凡直接一枪捅穿了刘峰的脑袋,那杀猪般的惨叫声彻底消失,场面逐渐安静下来。

看着李不凡就这样当着自己的面杀了自己的儿子,刘景瑜双眼一红就向着李不凡杀去,噗的一声,直接来到李不凡的身前,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

要是之前的李不凡面对这种级别的强者,他肯定没有还手之力的,甚至很有可能会被直接秒杀,但是此时他的境界有了新的突破,在加上神龙之气的进化和帮助,此时他的实力又有了非一般的进步,身体强度更是强大数倍。

  就算是和刘景瑜也有着一战之力。

面对向着自己杀来的刘景瑜,李不凡全力爆发,所有的力量宣泄而出,轰的一声巨响,周围的众人都能感觉到有些耳鸣,眼前一阵烟尘飞扬,随后烟尘之中两道身影倒退而出,双双都后退了,这一次应该算是两人平手。

李不凡嘴角的微笑越发明显:“这一次神龙之气对于自己的提升实在是难以想象。”

而经过刚才的一次碰撞,刘景瑜看向自己的手心,居然留下了一个圆形的伤口,明显就是李不凡的弑血枪留下了的,此时他血红充满愤怒的双眼之中也是多出了一丝凝重。

而李不凡则是战意爆发,再一次向着刘景瑜杀去,刘景瑜同样是一击轰出,两道恐怖的攻击在空中交锋,这一次双方再一次后退,李不凡也是虎口炸裂,一阵刺疼传来。

远处,刘景瑜看着李不凡脸色阴冷无比,他没有想到李不凡这样的小子居然能在自己手上撑到现在,而且还能和自己打的有来有回,这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极大的侮辱,一种打击,没有想到自己修炼了这么多年,此时居然被一个二十岁的小子给打成了平手,他实在是难以接受。

不过难受归难受,与他们只见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只见刘景瑜手中出现了一柄双节棍,双节棍通体是橘黄色,颜色鲜亮有些亮眼,刘景瑜看着不远处的李不凡笑道:“小子,你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实力能逼我拿出灵器已经足够你吹一辈子了,可惜今天你就要死,只能去地府里面吹嘘了!”

  然后等到刘景瑜的话音刚落,李不凡就已经来到了刘景瑜的面前,没有丝毫的废话,直接一枪狠狠向下砸下。

这一枪虽然不是刺,但是比之前李不凡的几击都要更加的恐怖,面对李不凡如此强大的力量,刘景瑜却神色平静,丝毫没有因为李不凡的力量而惊讶,在他看来,在他拿出了灵器之后,他的实力已经足够摔开李不凡几条街了。

  两件灵气相撞,看上去刘景瑜是挡住了李不凡的攻击,可是随后李不凡的身上传出一道巨大的龙吟,一瞬间刚才落下的长枪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再一次施加了力量一样,向下压去,本来还有些得意的刘景瑜一瞬间脸色大变,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李不凡还会有这样的手段,可惜他现在想要做出反应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不凡的长枪向着自己压来,而自己则是全力地上,最后两股力量轰然炸开。

轰的一声巨响,天空之中飘起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看上去威慑骇人,而刘景瑜则是倒飞出去,在空中连忙调整身体才勉强稳住身形,反观李不凡只是后退了几步,居然在这一次的碰撞之中占了上风。

刘景瑜擦了擦嘴角的血液冷冷看着李不凡。

  而李不凡则是笑道:“不要装了,周围还有这么多的守护者,你真的以为我是傻子吗?让他们都出来吧,现在还装作什么没有发生,躲在周围蠢不蠢?”

听到李不凡的话,躲在周边的那些守护者终于是走了出来,只不过他们此时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他们也没有想到他们这样强大的修为隐藏起来,居然会被李不凡给发现了,而李不凡看着走出来的那些人笑道:“怎么,刘年不打算亲自来吗?就让你们来送死?”

  领头的守护者老人冷冷道:“就凭你的实力我们是你轻轻松松,何来的送死,猖狂也要有点度,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是吗?那为什么刘年自己不敢来,让你们来呢?你们的命就这样不值钱吗?”

“来吧,动手吧,刘年不就是想让你们来看看我师父到底还有没有守护在我身边吗?来你们现在动手一切都知道了!”说着李不凡收起了自己手中的弑血枪,来到李舒的面前,一脸淡然,甚至还有些悠闲的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