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谁敢说我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所有人说话的,而说话的这人是一个中年妇女她叫做寒宫雪,是极寒宗中实力比较强大的长老,属于和寒宫月天一样的核心人物,只不过这个长老和李舒,寒宫月天的关系可不怎么好,甚至可以说双方经常不对付。

  所以在看到寒宫雪说话的时候,寒宫月天的脸色变得越发的冷冽,一瞬间整个极寒宗的大殿之中的温度都是下降了很多,甚至空气之中都凝结出了一道道的小冰晶,周围的那些长老就这样胆战心惊的看向寒宫月天,又看了看同样不弱于寒宫月天的寒宫雪。  

一个个都不敢说话,只敢是静观其变。

  而寒宫雪面对寒宫月天的气势没有任何的在意,看向不远处头发冰蓝,一脸平静坐着的李舒,眼神闪过一丝凶狠,她对于李舒的到来本来就非常的不满,非常的嫌弃,甚至因为这件事情她和南宫月天经常大打出手,因为在这之前他的女儿就是极寒宗的冰女,是未来的极寒宗宗主,可谓是一人之下的存在,她对于自己女儿所取得的一切满意至极,她的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

  可就是因为李舒的到来,她之前所拥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李舒来到极寒宗之后,将她那变态的天赋发挥到了极致,在加上极寒宗的资源倾斜,让李舒的实力飞速增长,看着李舒的进步速度他们也是越发的肯定李舒就是极寒宗的冰女的地位。  

  而那本来是属于她女儿的位置也是被李舒给永远的抢夺了过去,让她的女儿从一个天之娇女,一时间堕入了地狱,而且永远没有翻身的余地,要不是这一次的事情很有可能李舒就要顺顺利利的发展下去,成为极寒宗的宗主了,这一次有了这样好的机会对付李舒,她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宗主,我觉得之前他们说的很对,我们虽然可以狠下心对付守护者,但是那对于我门来说是百害而无一利的,我们应该将李舒送过去,和守护者达成合作,这才会更加的有利于我们的发展,要是我们就这样跟着月天长老的方法下去,我们很有可能会被守护者及其他周边的那些宗门合力围攻,我们可能会被毁灭的。”

“毁灭,我们自然知道有这样的风险,可是难不成就因为这样我们就要委曲求全,我们就要让冰女去守护者之中受罪?我们极寒宗什么时候都要靠送出自己的弟子来保全自己了,寒宫雪你这样说话是不是有些太明显了。”寒宫月天冷笑道。

  寒宫雪眉头一扬,冷冷笑道:“明显?你可不要扣这样的帽子在我头上,我可不敢当,我所说的这一切都是实话,冰女,不就是我们整个极寒宗最重要的人物吗,冰女不就是我们极寒宗之中以后继承宗主的第一人选吗,也就可以说是我们的未来宗主,是吧!”寒宫雪看着周围,知道周围的长老都轻轻点了点头,她才继续说道:“既然李舒是我们未来的宗主,是不是不能只为自己考虑,应该为我们整个宗门的发展,整个宗门的未来考虑。”

李舒看着寒宫雪针对自己的话,也是毫不客气的站了起来说道:“我知道,我让你女儿丢了冰女的身份,你一直耿耿于怀,你一直想要对付我,我没有什么意见,当然最后怎么做也只是以你们的选择,我也不会怪你们,我非常感谢这些时间我师父对我的教导,也感谢极寒宗对我的栽培。”

  “你们可以选择就这样将我交出去,我没有什么想法,也不会在意,因为我知道我哥哥他一定不会让守护者的计谋得逞的,也不会让我至于危险之中,但是我还是想要说两句,不管是不是为了我自己,这件事情如果按照寒宫雪长老所说,对于极寒宗的打击就不言而喻了,这才是这么多长老都如此激动的原因吧!”李舒的话很简单,很直接,让在场的众人都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要是他们为了保护自己宗门连弟子都能随意送出,那以后谁还敢来他们极寒宗。

  听着李舒的话,寒宫雪的脸色则是有些难看了。

李舒这话看上去非常平静,但是却非常犀利,将其中的很多缘由一语道破,不过寒宫雪又怎么可能甘心呢,他看向寒宫蓝笑道:“宗主,我们此时开战可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这一切的缘由和我们极寒宗可没有任何关系,完全都是因为李舒,因为李舒的哥哥得罪了守护者,他们才会想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李不凡,与其开战伤及本身,我们还不如直接将李不凡交给守护者,之后的事情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而且李舒是我们的弟子,我相信只要让李不凡过来,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到时候我们直接将李不凡抓起来,交给守护者,一切的一切都轻松解决了,而且这一次我们就算是绑了守护者大忙,和守护者的关系也会好上很多。”

“寒宫雪,你敢!”就在此时,听完了寒宫雪的话,李舒脸色大变,整个人突然暴怒起来,一脸狰狞的向着南宫雪杀来,哪里还有平日里怪怪女的形象。

周围的那些长老,看着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都是被吓了一跳,随后都是愣住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李舒会突然动手,而且居然是全力而为,他们之前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情况的李舒,实在是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可惜李舒的实力对于南宫雪来说还是弱了不少,只见寒宫雪轻轻一挥手,身上气势爆发,就这样化解了李舒的攻击,随后一掌轰出,将李舒打飞回去,冷冷道:“怎么?冰女就能如此行事?没大没小的。”

李舒被寒宫月天接住,寒宫月天本想拉住李舒,却没有想到这小妮子此时爆发出来的力量如此恐怖,只见她继续向前冲去,对着寒宫雪大骂道:“寒宫雪,你就是个老斑鸠,你平日里怎么对付我,我都忍了,可是你要敢对付我哥,我李舒发誓定要你生不如死。”

“放肆!”一旁的寒宫蓝看着这一切脸色难堪至极,然后李舒他们没有理会,只见李舒继续说道:“寒宫雪,我警告你!”

寒宫雪则是冷笑道:“你如何警告我?还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你给我记住了,你现在拥有的这一切都是我们给的,而不是你哥!”

“够了!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说着,寒宫蓝的身上一股恐怖的气势爆发而出,寒宫雪脸色一滞,随后闭上了嘴巴,阴沉的看着李舒,而寒宫雪则是看向了李舒冷冷道:“李舒,不管如何你都是一个小辈,何时能这样说话了,给长老道歉!”

李舒却出乎众人预料的说道:“不可能,谁都不能对付我哥!就算是你也不行!”

  寒宫蓝的脸色越发冰冷,他没有想到李舒居然会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反驳自己,身上的气势向着李舒冲去再一次说道:“我让你道歉!”

  “不可能!不管是谁都不能对付我哥!”李舒依旧是非常倔强的说道,不愿意就此认输。

而此时寒宫月天也是赶快过来劝说道:“小舒,你这是干什么啊,快,听宗主的,道个歉,这件事情没什么的!”

  李舒摇了摇头道:“师父对不起!”

  寒宫蓝气得快要七窍生烟了,看着李舒,大骂道:“放肆!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小杂种!”寒宫蓝话音刚落,一股强大的威压直接笼罩住了李舒,将李舒压了下去,李舒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双腿一弯,直接跪了下去,膝盖与地面碰撞,发出了一声闷响,巨大的力量压在李舒身上想要让李舒低头道歉。

  “我让你道歉!”说着寒宫蓝的身上也是爆发出了一股杀气,这一次他彻底动怒了。

  可是李舒就这样抵住寒宫蓝的压力,继续倔强的摇头说道:“不可能!”

  “李舒,没想到我们培养你这么久,最后你居然如此,真是一个不知感恩的白眼狼。”

  “就是啊,这样的家伙,宗主我们就把她直接交给守护者吧!如此心境我们有什么理由还要保护她!”

  “呸,垃圾!”

  “就是呀,宗主,我们用她做诱饵,将李不凡引来,抓住以后一起交给守护者!”

  “你们!”李舒恶狠狠的看着周围的长老,可惜李舒才说了两个字,寒宫蓝身上的气势骤然爆发,比刚才更加强大的力量向着李舒继续压去,李舒脸撑得涨红,没有办法再继续说话。

就在此时,一名男子突然出现在了极寒宗的大殿门口,一声大喝道:“妈的,谁敢说我妹妹!”

极寒宗的长老纷纷回头,来人,正是李不凡。

当见到李不凡时,众人一愣,而寒宫蓝也是脸色一变看向李不凡:“你是谁?”

“我是你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