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心理阴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到对方离去后刘年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就这样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刚才他说的那些理由都是狗屁,是他瞎编乱造的,实则是因为什么他心里非常清楚龙释涯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现在龙释涯的影子都还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的徘徊,久久不能散去,特别是他手中的那柄金色长枪实在是令人感到恐惧,让人想要臣服,虽然说他现在对李不凡已经是恨之入骨,也非常想亲自前去斩杀李不凡,但是,最后他还是选择屈服了,他没有那个胆量,也不想因为一个李不凡害死自己。

要知道,龙释涯是什么实力,当初就这样轻易的斩杀了他们的这么多强者,而他们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甚至自己都差点就歇菜了,要知道龙释涯可不是和他们战斗啊,而是简简单单的秒杀啊!这种实力的震撼和恐惧深深的烙印在刘年的心中,此时的他也不敢动。

虽然他有预感,龙释涯已经离开了这里,可是他还不敢肯定,也不敢用自己的命去尝试,那么这一次就是一个最好的验证机会,这么多强者前去已经足够斩杀李不凡,要是龙释涯还在李不凡的身边,最后出现了对于他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毕竟这一件事情自己不在场,龙释涯也不可能来寻找自己。

  至于老人他们会不会死,他刘年可真的一点不在乎,死了一个替罪羊至少自己就能知道龙释涯到底还有没有守护在李不凡身边,老人他们死了下面立刻就会有新的强者崛起,顶替他们的位置,想要加入他们守护者的人数不胜数,根本就不会存在力量缺失的情况。

很快刘景瑞带着一大群人敲锣打鼓的向着极寒宗进发,很快他们一大群人就进入了极寒宗的地界,很多民众看着刘景瑞这一行人都是没有什么好脸色,毕竟他们也知道守护者之前想要和自己们的冰女亲,而极寒宗却没有给出答复,他们现在却这样前来,不管如何他们都看不惯。

刘峰的消息他们也听到过很多次,从来就没有好消息,刘峰的身份在他们的眼中已经是典型的纨绔子弟,而冰女在他们的心中那可是冰清玉洁的女神,多少人的梦中情人,却到最后都是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的角色,此时居然就要被守护者,就要被刘峰这样的下三滥这样连蒙带骗的娶走?他们有怎么可能同意呢。

  而此时极寒宗的各长老也是收到了这个消息,守护者已经来到了他们的地界,之前却没有丝毫要告诉他们极寒宗的意思,完全就是看他们的心情来,一个个顿时是怒不可遏,他们之前就没有同意过这门亲事,至于之前守护者的所作所为,那一切只不过是守护者的自导自演罢了,对于那些事情也是在守护者自己的地界上,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理会,可是没有想到,如今这些守护者居然如此的猖狂,得寸进尺,现在这样的行为真的打算逼婚不成。

  这是不是太不把他们极寒宗放在眼中了,这已经不是轻视了,这是看不起,这是藐视,这是打他们的脸啊。

此时所有的极寒宗强者都聚集在了一起,准备商讨接下来的情况,此时李舒就这样面无表情的坐在不远处,听着这一群长老各种商讨着,却依旧保持着平静,对于自己眼前就要发生的情况没有丝毫的担心,反倒是她还有些小小的期待,这样的事情自己哥哥一定会出现的吧,自己又能见到哥哥了。

  寒宫月天站在李舒不远处,一脸冰霜的看着周围的极寒宗强者,淡淡说道:“不管你们是怎么想到,将李舒送出去这件事情我是不会同意的,要想娶走李舒,就要从我的身上踏过去,就是与我寒宫月天为敌。”

极寒宗宗主寒宫蓝无奈的看了一样寒宫月天,本来交出李舒就是最简单的手段,可是对于这个老妪如此古怪的脾气他作为宗主也是没有办法,重要意见也是得听寒宫月天的,毕竟说到底李舒就是寒宫月天带回来的,也是寒宫月天的弟子,在加上寒宫月天在极寒宗中的地位本来就比较高大。

  他只能劝说道:“月天长老,你不要太激动了,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好好处理的,这守护者实在是太过于过分了,真的是仗着自己的实力想要欺压我们极寒宗,还真的以为我们极寒宗是软柿子不成?对于月天刚才所说的处理方法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

下方,很多人都是看向了寒宫月天,不敢随意说话,似乎非常的惧怕寒宫月天,寒宫蓝看着这样的情况一脸无奈的看向寒宫月天,寒宫月天就这样双手抱于胸前,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寒宫蓝无奈摇头,随后看向众人说道:“没事的,大家都说一说自己的想法,我们才能想出最完美的解决手段不是吗?”

这时一名女子低头犹豫了很长时间才沉声问道:“宗主,我们和守护者的事情就真的没有任何缓和余地了吗?真的只能开战吗?”

  “是呀,宗主,我觉得开战不是最好的选择,虽然守护者这一系列的事情确实做得非常过分,但是他们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了,此时和他们为敌不一定就是好事啊!”这时有了人开头,一个老人也终于敢说话了。

  只是当老人才说完之后就感受到寒宫月天恐怖凶神恶煞的眼神,老人顿时一个激灵,不敢在继续乱说话了。

寒宫蓝也是说道:“缓和这样的事情还是要考虑的,可是此时我们也没有了更好的打算,他们守护者依仗着自己有些实力已经开始对我们蹬鼻子上脸了,这件事情中原的势力大多都已经听到了消息,这样的情况我们如何能退让?如果今天的事情我们都能退让,那以后我们的民众会如何看待我们?周边的那些势力会如何看我们,肯定会觉得我们好欺负,这一次我们必须要对这件事情给与回应,才能保住我们的颜面。”

下方刚才说话的女子和老人都低头沉默了,虽然他们一直不想与守护者为敌,但是守护者此时都已经欺负到脸上了,他们要是还是以为的以和为贵,那也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就按我说的,和他们好好干一场!我们的实力根本就不用惧怕他守护者,我还就不信了,难不成守护者真的愿意和我们死拼不成?”寒宫月天气势爆发说道。

寒宫蓝苦笑起来道:“月天你还是不要太激动了,一定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的。”

“宗主我觉得月天长老说的对,这一次守护者真的是将我们当成待宰的羊羔了,就因为他们一句话就想要娶走我们的冰女,是不是太没诚意了,实在是太过分了,我极寒宗的实力虽不如他守护者,我们主张和平发展,可是并不代表我们就没有脾气,绝对不是他们能这样羞辱,这样的欺辱,我们必须还击,不然我们极寒宗以后如何立威。”

  “对呀,宗主,该战的时候我们绝对不能犹豫,这样的事情我们都还能忍,这以后不管是守护者还是其他的势力肯定都会小看我们,只会对我们越发的蹬鼻子上脸。”

  在寒宫月天再一次说话后,不知道是觉得她说的有理,还是这些人都惧怕她,周围的极寒宗长老纷纷附和,刚才反对的两人则是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就在众人以为意见已经达成了一滞,准备向极寒宗开战的时候,有人突然喊道:“宗主,等一下!”

  寒宫蓝和寒宫月天的眉头都是向上一挑,向着那名长老看去,而当寒宫月天看到说话的长老时,脸色却有些不好看了,只见寒宫蓝淡淡一笑问道:“什么事?”

“宗主,我知道这一次守护者做的事情很过分,但是我们开战之前是不是应该估计一下双方的实力,我们不应该如此冲动行事,固然重要,但更加重要的还是我们宗门的存亡,要知道守护者可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空间壁垒守护者,他们所拥有的资源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相比的,不仅仅只有这里的组织,他们在上面还有很多的强者,要是我们和他们真的撕破了脸皮,彻彻底底的开战,双方的实力还是有着非常巨大的差距的,我们极寒宗是没有任何胜算的,甚至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将我们极寒宗这么多年的底蕴全部消耗掉。”

  “实力有差距又怎么样,别人都已经这样欺负到脸上了,难不成还能忍?”

“就是啊,不管是什么情况,我们都应该反击。”

  “我觉得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应该理解,权衡一下,找出一个比较完美的解决方法。”

“确实,我们应该好好思考一下这样的情况。”

其实在场的众人都有这样的顾虑,只是他们刚才没有说出口而已,极寒宗的实力他们太清楚了,要是双方开始战,他们根本打不过守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