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究极辣眼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男子这一下被直接吓尿了,一股味传出,李不凡看着这样的一幅场景,满脸的嫌弃,直接捏住了自己的鼻子,只觉得万分究极的辣眼睛,差点就想直接背过身去呕吐了,这特么的伤害真的是太高了,刘峰此时什么都没有穿,就这样光秃秃的站在自己面前,双腿不断的颤抖着,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还尿了。

你说你小就小吧,你还随地大小便,这场景实在是太恶心了。

  男子看着李不凡,看着李不凡迟迟没有对自己动手,开始逐渐恢复了一些勇气,丝毫没有因为刚才自己的表现而害臊,开始装狠道:“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居然敢闯进我的屋子,你是找死吗?”

  “你知道我叔叔是谁吗?守护者的领者刘年,这个世界谁敢和我叔叔作对,他要是知道你这样做,肯定会将你杀了!然后把你的尸体扔到街上,挫骨扬灰的。”

  李不凡就这样冷漠的看着男子,淡淡道:“所以呢?”

  “我说我叔叔是刘年!你不害怕吗?”男子重复了一般刚才自己的话,生怕李不凡没有听清一样,他搞不懂自己面前的这个家伙听到自己叔叔的身份之后为什么一点都不害怕。

  然后李不凡还是一脸的平静,根本就没有因为刘峰的话有任何的情绪变化。

  “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杀了我女人,还想杀我?小子我劝你做好不要这样做,你就不怕我叔叔的报复吗?我叔叔的实力杀你绰绰有余!而且我叔叔不仅仅会杀了你,还会找到你的家人将他们全部杀死。”刘峰的脸色一脸狰狞的说道。

  李不凡一脚踢开刘峰,冷冷道:“要想威胁我先别被吓尿了才有资格,本来我不想杀你们的,但是你们说的话,实在是让我无法忍受。”

  “为什么?你是守护者的死对头?”说到这里刘峰又有些慌了。

  “虽然我确实是你们的死对头,但是还不至于这样弑杀,最多也就杀了你,至于你的那些女人哼哼,现在杀你们完全就是因为你们刚才所说的话!你们不该这样说!也没有人能这样说。”说着李不凡的面色变得越来越冷,甚至让刘峰都能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风吹向自己的皮肤。

  可是在此时刘峰却笑道:“你这个人好笑的很,我不就说了李舒吗?关你什么事情,李舒以后就是我的女人,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什么时候等到你这个外人来插嘴了,还真的以为自己是行侠仗义的侠客了?呸,狗屁,你算个什么东西,我说我要玩弄她,那她也只能给我好好的受着,她这辈子能被我玩弄,是她的荣幸!哈哈哈哈!”说着刘峰越发猖狂起来,似乎已经吃定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敢对自己出手,会惧怕自己的身份。

  可惜他想错了,他最后的这一句句话,令李不凡无比愤怒,更加坚决了这一次的决心,这个家伙真的非常的欠揍,但是自己还不能杀他,有比杀了他更加痛苦的事情等着他,李不凡长枪随后一挥,就刘峰打晕了过去,随后李不凡在刘峰的背上刻上了守护者垃圾五个字,随后满意的看着点了点头,随后李不凡便拖着昏倒了刘峰离开了这里,一路上所有的人都被李不凡进来的时候全部打晕了,这一切冤有头债有主,他不会随意杀人。

  很快在城主府的门口,无数人聚集,纷纷议论这自己眼前的这一幕。堪称辣眼睛第一景色,而且还有越来越多的人收到了这个消息,一脸兴奋的向着这边赶来,毕竟刘峰这样的身份从来都是趾高气昂的,以往他们见到都是需要点头哈腰,而此时他居然被人打晕了扒光了衣服,就这样挂在城主府顶上,最重要的是他背后还刻着守护者垃圾五个字,先不说事情的情况,淡淡刘峰这一点就足够他们津津乐道很长时间了。

“没想到啊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样的一幅场景。”

“哈哈哈是呀,要是我死了,估计棺材板都会被吓开。”

“没想到这刘峰平时看上去牛哄哄的,原来弟弟这个小啊!”

“是呀,我刚才第一眼还以为是一个女孩子呢,没想到居然是刘峰,笑死我了!”

“太小了太小了,我儿子才三岁都比他大!”

“哈哈哈哈!”

对于刘峰被如此对待,他们也是非常的好奇,是什么样的人所为,这样的行为不是公然打了守护者的脸,想要和守护者宣战啊。

  众人只所以会如此的激动一是想要看这百年难得一见的风景,二是猜测着这个敢对守护者示威的家伙到底是谁。

就在此时,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出现,看着城主府上高高悬挂着的刘峰,又看到了刘峰背后的五个字,脸色阴沉的可怕,听着周围的民众居然还在讨论,一时间他身上杀气十足,猛然爆发,他周围的民众都是被吓了一跳,与他拉开了一顿距离,甚至胆子小一些的人都已经开始纷纷散去,这热闹也看了,就不要再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了。

而他就是刘峰的父亲,刘年的弟弟,刘景瑞,虽然也算是守护者中的一员,但是主要还是靠着他哥哥,所以在守护者之中的地位也不是很高,刘景瑞看着周围的众人只觉得他颜面尽失,要不是刘峰此时还挂在城主府顶上,他就要找个地缝躲下去了。

  他大吼一声:城主府的人呢?还不赶快把你们城主放下来!

然后没有人回应他。

刘景瑞双拳捏得咯吱作响,再一次说道:“没有耳朵吗?都特么的找死是吧!”

  听着刘景瑞的话,周围的民众都是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脸色大变,纷纷散开来,刘景瑞这样的人物,他们可招惹不起,此时更是不想触了刘景瑞的霉头纷纷向后退去,准备离去,一时间刚才还拥挤不堪的街道开始空旷起来,安静下来。

  然而城主府里面安静的可怕,就好像没有任何人一样,不管刘景瑞是多么的生气,声音多大并没有人回答他,他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下一瞬间他就已经来到了刘峰的面前,将刘峰从城主府的顶上取下,带着刘峰就向着里面走去,而当他走进城主府后看到的则是一片狼藉,这里面的所有人都已经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他们城主府的这么多人居然都被打昏了,没有任何一个人给出消息,而他们未来的城主,更是被挂在城主府之上,扒光了衣服,刻上了对守护者侮辱性的句子,这一切不管是对于刘景瑞,还是刘峰,都是人生的奇耻大辱!

  而此时刘峰也是逐渐转醒过来,看着自己的父亲,他第一瞬间就注意到了自己身上没有穿衣服,脸色难堪的捂住自己的小鸟,刘景瑞看着刘峰的样子板着脸道:“你还知道捂着?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事!”

刘峰尴尬道:“爹,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不过这不好在只是死了几个女人吗,没什么事情的。”

“没什么事情?”说着刘景瑞眉头一挑:“你特么的刚才被挂在城主府顶上,都已经被看光了,你知不知道,你让我的脸往哪放。”

  刘峰脸色也是变得难看起来,看着自己父亲道:“父亲,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啊,我的女人都被那个杀手杀死了,我以后要怎么办啊!”

  刘景瑞看着刘峰在这样的时候了还在想着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一巴掌扇飞了刘峰,冷冷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只知道这些,我真的想打死你!”

  听着刘景瑞的语气,刘峰也是知道自己老爹真的生气了,旁敲侧击的询问了情况,当他知道自己居然被一丝不挂的挂在城主府上的时候他整个人的脸都绿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现在自己的名头,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已经传了出去,自己很快就会成为整个中原的笑柄,而且就因为这件事情他们守护者的威信也会受到很严重的打击。

  不仅如此,最重要的是他全部都被看光了啊,那自己那里很小的缺陷是不是都被人知道了,而自己对此却没有办法,只能任由他在民众中传开,那个杀手最好祈祷不要让自己猜到他们的身份,要是被自己知道了,定要让他生不如死,此时刘峰只要一想到之前的画面,整个人都要疯了。

“啊啊啊,不可以,给我死!”想到这里刘峰一瞬间就崩溃了,半跪在地上,像一头狂怒的野兽,不断的仰天大吼,可依然改变不了任何的结果,事情已经注定了。

“是谁!那个家伙是谁!我一定要杀了你!”

  看着自己儿子有些疯癫的模样,刘景瑞更是无奈,自己这个儿子已经完全被自己惯坏了,从小就不好好修炼自己可以理解,整天无所事事,欺负欺负城中的百姓就算了,还到处掠夺女子回来圈养,此时又给自己招了这么一个大麻烦,真的是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