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给你来个爆捅菊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不凡看着地上的废墟,很是无奈,只能是重新去寻找一间屋子。

  可是当李不凡刚好找到一个勉强过得去的屋子时,又是轰隆一声,屋子在自己的面前又塌了,剩下的只有在不远处摆出一个出脚姿势的张胜。

  李不凡的神色瞬间狰狞了起来:“张胜!你特么的欺人太甚了!”这一次李不凡忍不了,这一次又一次的,这要是说张胜不是故意的李不凡都不相信,这么多屋子就这么准?

  李不凡直接从怀中掏出赤炎长枪,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威压伴随着一股霸道无比的力量冲向张胜。

  而张胜则是一脸懵逼,他也想不通着李不凡怎么每天就追着自己,自己还不容易找到一处风水宝地继续修炼,怎么这李不凡又来了,还直接动手?

  张胜满脸的懵逼,他正要说话,李不凡已经一枪刺出,朝着他冲了过来,感受到李不凡那霸道的力量,张胜被吓了一跳,根本不敢硬接,空手他都打不过更不要说用武器了。

  他连忙纵身一跃,翻墙逃走,这新来的小师弟力量有些强大啊,这脾气也是比较火爆啊。

然而他刚翻过墙,那片墙便是直接化为了齑粉!

“卧槽!师弟,你这可就过分了啊!下杀手啊。”张胜这时候不敢停留,连忙加快速度朝着远处跑去。

而在他身后,李不凡疯狂地追着他,一枪又一枪的轰出,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两人就这样你追我跑,谁都没有停下,不是不想停,而是张胜不敢停啊,这小师弟属实有些太变态了,特别是他那武器强大的不可匹敌,这尼玛的要是被打到,比起千年杀也好不到哪里去。

  “师弟你这是干什么啊!我只是在修炼,我又没有打你,你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我信你?修炼能有这么巧,早上把我埋了,现在又差点把我埋了,你就是可以找茬!”

  “哪有,师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些房子都是宗门的财产,师傅修允许我用他们修炼,你怎么还不行了!”

  “行你妹啊,每次我看上的房子都被一脚废了,我住哪里?我看你就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就这样,一人逃,一人追,从晚上追到天亮。

  两人都是躺在地上气喘吁吁,没有了力气,而李不凡似乎还想动手,张胜也是怕了,连忙说道:“师弟啊,这真的是误会啊,你师兄我在练隔山打牛,也不知道新来了人,早上才会出现那一幕,等你以后选好住处了告诉我,我就不会去你院子那边了!这真的是个误会啊!”

  李不凡此时不想理会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恨了,这宗门看上去比较完好的就那么一两栋,现在却被这家伙毁了,自己以后只能小破房子了。

就在这时,在两人视线尽头,一名短发男子朝着他们这边走来,男子大约十九岁,身材极为魁梧,一块块肌肉就跟假的一样,夸张的很,一脸的凶神恶煞,就像一头凶兽。

张胜看着男子对李不凡提醒道:“这可是我们的二师兄,是个大变态,力量可怕的很!”

  “啧啧,这就是我们师兄啊,这身材多少有些奇怪啊!”

  “那是,我们宗门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你看这师兄,个子虽然不高,但是发际线挺高的,这就说明他特别的聪明!”张胜笑道。

  李不凡一脸无语,这个形容词还真是形象啊。

  而在这时李不凡突然笑了起来。

  张胜看着李不凡的笑容只觉得心里发凉,连忙说道:“你要干嘛?我都已经道歉了!”

  “我不打你了,我们去打师兄怎么样?”

“你确定?这家伙的脾气可不怎么好!下手黑的很。”张胜有些纠结的说道。

  “打不打?不打的话我就打你!”李不凡威胁道。

  张胜先是脸色一变然后大笑起来:“哈哈哈!师弟,你这话说的就见外了!打!必须打!”

  “你先上?”说着李不凡手中的长枪已经准备完毕,估计要是张胜不同意李不凡就会一个千年杀。

  张胜一脸的憋屈,他这个师兄当得也太惨了,被一个师弟给欺负成这样。

  “上就上!”

说完,他右脚轻轻一点,整个人直接冲了出去,极为潇洒,速度也是极其的快,很快,张胜出现在了那男子面前,直接说道:“看看我最近有没有长进!”说完张胜倒也干脆,直接一脚踢出。

男子眉毛一挑:“你小子几天不见胆子不小啊!”

  对于张胜的攻击他不闪不避。

随后李不凡就看到张胜倒飞而出,抱着自己脚躺在地上哀嚎:“师兄你不能这样啊!怎么一上来就下狠手!”

  “不是你说要比划比划!还没有结束呢!”说着男子冲向张胜就要继续动手。

张胜脸色大变他看向不远处的李不凡,求救道:“你还等什么。”

可是李不凡却没有出手,早就已经收起了长枪,整理好衣装,慢慢走到男子面前一个躬身说道:“师兄好!”

  男子先是一愣,随后笑道:“师弟好,你先休息,等我教训一下张胜这个家伙!”说完,他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张胜,双拳紧握,直接噼啪作响,张胜的脸都绿了,没想到李不凡居然如此阴险狡诈。

  “师兄啊这是误会,师兄你要知道我一直都非常的尊敬你的!”

  “师兄,我们都是同门有话好说吗,是不是!何必要动手呢。”

  “敖,我错了!错了!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多出了三人,一人是鼻青脸肿一脸怨恨的张胜,一个是壮硕男子和一个女生,女生看上去年纪特别小,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姑娘一样。

  但李不凡不敢轻视,他在这女孩的身上感受到了恐怖的压力。

看着人都来齐了,乔杉笑道:“李不凡我给你介绍一下你的师兄师姐,这是你们的大师姐,龙卷,擅长剑术,一手剑术出神入化,这是你的二师兄,张宇和张胜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有着强大的血脉之力,至于张胜的话你们也认识了,也是拥有血脉之力只是还没有觉醒,我收的弟子那都是一等一的天才。”

  听着乔杉的介绍,李不凡也是有些惊讶,没有想到这地方居然藏龙卧虎,四个弟子有两个都是血脉之力的天才,还有一个剑道天才,这些人就算是三叶武府之中也是难得一见吧。

  随后乔杉看向了李不凡笑道:“这是李不凡,你们的师弟!至于特点嘛,就是快要死了!”

  李不凡:“???”

  张胜:“???”

  龙卷:“???”

  张宇:“???”

  这个介绍多少有点直接啊!

  李不凡则是万分的蛋疼,他知道自己寿元稀薄,但是也没有必要这样说吧,太让人伤心了。

  而张胜则是一脸悲哀的走到李不凡的身边,拍了拍李不凡的肩膀说道:“师弟我终于知道你为何如此暴怒了,没事,对你之前的行为师兄也不计较了,剩下的日子活得开心就好!”

  李不凡从牙缝之中挤出一个字:“滚!”

乔杉吃完东西站了起来:“好了,你们也都互相认识了,接下来的日子就好好修炼吧!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一年半的时间就是我们宗门和三叶武府的比武大赛,而我们的赌注可是非常有意思的,你们一定要努力啊!”说完,他转身离去。

张胜突然哀嚎起来,吓得李不凡一个哆嗦,只见张胜脑袋趴在桌子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李不凡有些不解问道:“不就是一场比武吗?至于这样吗?”

  “只是一场比武?师弟啊,师傅说的赌可是赌命啊,输的那边可是要死人的!我们乔峰门这么多年了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看来这下师兄是要去帮你陪葬了!呜呜呜。”说着张胜抱住了李不凡。

  “滚蛋!”

  李不凡一把推开张胜,只觉得一身的鸡皮疙瘩,恶心无比。

  不过李不凡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两个势力之间还有这样的约定,三叶武府是吧,自己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

吃过饭李不凡回到了自己的院落,拿出了黄雅给自己的钥匙,看来这个遗迹,自己要去搏一搏了。

而就在这时李不凡突然听到了门外有声音,以为是张胜这个家伙又来了,于是他连忙帮钥匙收起响起,一脸凶神恶煞的走了出去。

不过来人不是张胜而是一个身穿银色战甲的女将军,头顶红樱,英气非凡,李不凡连忙干咳两声问道:“你好,有事吗?”

女子没有说话将一个令牌仍给了李不凡。

李不凡看着刺史令牌有些不解,这是一个什么情况???

“今天起,你就是刺史了!”

李不凡愣住了,有些懵逼。

“为什么?”

  “不为什么!陛下既然封你了,你就接着就可以。”

  “无事献殷勤必有蹊跷,我可不是傻子!”李不凡十分警惕的看着女子。

  “不错,给你这身份是抬举你了,至于其他你知道的越少对你来说越好,皇帝陛下的旨意你也不能违抗。”女将军说完也不管李不凡接不接受,翻身上了后面的黑色大马,就离开了,只留下李不凡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