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约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不凡脸色阴沉,看着同流合污的两人咬牙切齿的说道:“凭什么?”

肥硕长老哈哈大笑起来:“就凭你是一个废物啊!我儿子如今已经觉醒了血脉之力,可不是你这样的凡夫俗子可比的。”

李不凡愣住了,看向李远道的眼神中充满了震惊,血脉之力是一种上古流传下来的力量,在某些人的血液中或许会有一些奇珍异兽的血脉,等到他们觉醒之后,他们就会获得非常恐怖的血脉传承,他们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仅身体素质变态,修炼速度更是会暴增,实力强大的可怕。

在西北地区,这些觉醒了血脉之力的人,不管血脉之力的强弱,日后无一不是成为了众人仰望的妖孽天才,被各大势力争抢,可是李不凡也没有想到李远道居然觉醒了血脉之力。

  李不凡双手缓缓紧握,牙齿要得咯吱作响,他知道,李家这是要放弃他了,放弃他无所谓,他现在已经能够照顾好自己,可是自己的妹妹,要是没有了家族的支持,没有大量的丹药维持,很快就会出现生命危险。

  李不凡看着不远处虚弱的李舒,脸色非常的难堪,自己以前对李远道从来都是非常的照顾,给他大把展现自己的机会,家族派遣任务,危险的都是自己去,简单的才交给他去处理,就是觉得他的天赋不错,以后是家族之中的重要力量,自己还经常关注他的修炼进度,生怕这小子偷懒,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李远道居然如此的卑鄙,是一个白眼狼,如今觉醒了血脉之力对于自己以前的照顾非但没有感谢,反倒是反咬了自己一口,开始算计自己。

  李远道看着李不凡,心中只觉得万分的畅快,哈哈大笑起来:“李不凡,真不知道你是哪里不凡了,本来本少爷还想大发慈悲,饶你一命,可是你居然不知好歹,打了我的人,现在还敢袭击家族长老,我作为新任的家主继承人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理,你可就不要怪我了!”说完李远道面色一冷大喝道:“来人!把李不凡这厮拖下去宰了,然后把他的狗头拿来给本少爷当球踢!”

听到李远道的命令,很快,一群守卫走了过来,将李不凡了李舒包围起来,李不凡死死盯着李远道,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你们这样做可不合规矩,想要让李远道成为家主的继承人怎么也得让所有人信服吧!我这么多年为了李家想要这样把握一脚踢了恐怕没有这么容易,以往都是实力强者为王,李远道和我一战!你赢了我现在就离开再也不打扰你!可是你要是输了!就给我滚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以后都不要再想着什么家主之位,我的挑战你敢接吗?”

李远道双眼微眯,不把李不凡的挑战放在眼里笑道:“你要挑战我?就凭你?哈哈哈,一个血脉之力都没有的废物,这有什么不敢的,不过既然要打,我们就得玩点刺激的,直接赌生死!”

周围的人听这李远道的话都是被吓了一跳。

赌生死就跟他的字面意思一样,这一场比斗不存在什么点到为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活下来的那人就是优胜者,这样的比武每一次都是非常的惨烈。

  “赌就赌!”

李玄道看着李不凡十分高兴,说道:“好!既然你想死我现在就让你死个痛快!”

  李不凡看着李远道,回到了李舒的身边抱起怀中的李舒说道:“我现在身受重伤需要疗伤!你可敢给我一个月的时间?”

  “有何不敢?”李远道倒也不矫情直接答应了下来!

  “到时候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吧。”李不凡冷冷说道。

李远道倒也不在意,此时在李家就是自己的地盘,李不凡可翻不起什么风浪,再说了一个月的时间难不成就只有李不凡会修炼?不要忘了他可是已经觉醒了血脉之力,一个月的时间只会让他的修为突飞猛进,所以他随意的说道:“不过李不凡,你可不要中途跑了!那可就太丢脸了,我会派人盯着你,你就算想跑也跑不远的,你如今已经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说完李远道轻蔑的笑了起来,似乎李不凡在他的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李不凡没有说话,抱着李舒快速离去,李舒的伤势要是再得不到休养和恢复会变得很严重。

看着李不凡离去,肥硕长老看向李远道问道:“儿子,他的实力可不弱,你现在给他一个月的时间有很大的风险啊,这样的祸害就应该早日解决了,你真的把握吗?”

李远道看着李不凡模糊的背影,嘴角扬起了一抹奇异的笑容说道:“当然有把握,现在我只是刚刚觉醒血脉之力,对于血脉之力的运用还不熟悉,不然凭借着血脉之力李不凡在我的眼中只能是一只蝼蚁,我想要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现在他说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我甚至都有可能突破到炼体境七重天,到时候李不凡又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这个李不凡此时是炼体境五重天,你已经是炼体境六重天,而且还有血脉之力的加持,一个月的时间,还真的是我多虑了!”肥硕长老也是一脸笑意的说道。

  “放心吧父亲,等一会我就会杀了思行帮你报仇的,你的伤不会白白受的。”李远道看了看肥硕长老的手掌笑道。

闻言,肥硕长老微微点头,笑道:“这就行了。”

李不凡一路小跑将李舒送回到房间中,从怀里掏出仅剩的一颗丹药给小妮子喂下,李不凡看着自己妹妹的样子说不出的心疼,温柔的问道:“小舒,怎么样还疼吗?”

李舒抹了抹脸颊上的泪水,倔强的坐了起来,抱住满身鲜血的李不凡说道:“不疼,哥,他们这样对你真的太不公平了!你看看你这些伤,都是为了李家,他们现在却想将你赶出去,这一群白眼狼。”

  “哥哥,我们快跑吧,你现在已经深受重伤,又怎么会是那个李远道的对手!”

  “李远道已经觉醒了血脉之力,你去就是在送死啊!哥哥,我们快走吧!我们逃去另外的城市。”小姑娘拉着李不凡的衣襟,非常着急的说道。

李不凡却摇了摇头,安抚着自己妹妹睡下以后平静的说道:“放心吧,小舒,有哥哥在不会有事情的,我们也不用离开,你就在这里等着哥哥就好了!好吗?”

李舒摇了摇头,她眼中泪水再次流了出来,只觉得自己哥哥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可是自己却一直在拖李不凡的后腿,她哽咽着说道:“对不起哥哥,都是因为我!我对不起你,是我太没用了。”

李不凡轻轻为李舒擦干眼泪笑道:“小傻子,你在胡说什么呢,你要相信哥哥啊,到时候哥哥赢了给你买糖吃好不好?”

李舒拉着李不凡的衣袖,点了点头随后一脸认真的说道:“哥,你放心吧,等我以后长大了我就好好修炼,以后让我来保护你!”

李不凡心中一暖笑道:“好啊,哥哥等着你,但是现在你受伤了,得好好休息才行。”

  “可是我睡不着!”

“那哥哥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从前有武道大宗师实力很强大,一招闪电五连鞭打遍天下无敌手,可是一天却闹了一个笑话,被一个青年给偷袭了,说出了一句名言,年轻人出来骗,偷袭,是不对滴!这年轻人啊,我劝你耗子尾汁!......”

  听着李不凡的故事,李舒苦笑起来:“哥,你这个故事说了好多年了。”

  李不凡刮了一下李舒的鼻子笑道:“你也知道哥哥就只知道这一个故事啊!”随后李不凡陪在李舒的身边,直到小妮子进入了梦乡,他才站了起来,看着自己浑身的伤口,又回想起刚才的一切,李远道如今已经是炼体境六重天,再加上血脉之力,就算是炼体境七重天的高手他也可以与之一战,自己绝对不可能是李远道的对手,一个月的时间李远道对于血脉之力的掌控肯定越发的熟悉,到时候的实力只会更加恐怖,此时他想要在这段时间里提升实力,连跨两个境界又怎么可能。

  只能这样了吗?就这样出去?还是说要用那个办法了。

李不凡有些犹豫,看了一眼床上睡得十分安详的李舒,李舒出生之时因为意外造成体质虚弱无比,阳气不足,阴气极胜,阴阳不调的情况非常严重,因此需要很多补品,丹药来调理中和,维持阴阳平衡,如果他以前不是家主继承人而且战功显赫的话,他也没有办法拿出这些东西来帮助李舒,此时如果自己被赶出李家,这无疑就是要了李舒的命啊,而且,如今随着年龄的增长,李舒的身体非但没有一点好的迹象,反倒是越来越虚弱,再不接受治疗后果将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