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默曦同归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九章 爱情边缘,她被刮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百零九章

  秦悦悦陡然瞪大的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你的意思是说,你本来喜欢的人是蔺少主的大哥!接近蔺少也是为了害他?没想到你却不知不觉的爱上了他?而蔺少主现在却是恨你入骨?”

  方楚楚咬了咬唇,神情沮丧:“我以前一直以为阿晨对我旧情难忘,可是现在他对我极为冷漠,连话都懒得跟我说!表姐,你不知道,他以前不是这样对我的,他恨不得把他的心都捧出来给我!”

  秦悦悦没有说话,越是豪门家族内斗越是凶险,看来闻名世界的蔺家也同样摆脱不了这样的噩运!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秦悦悦问!

  “我还没想好,但是在我没想好之前,我就是不许阿晨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方楚楚的眸底迸射出一抹狠戾!

  秦悦悦嗤笑:“你还真是霸道,自己不吃也不许别人吃!好了好了,不说你了,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方楚楚漫不经心的撇了一眼搁置在桌角的优盘:“在那,你自己看吧!”

  电脑屏幕里,酒店的大床上,赤身裸体的男人正骑在女人身上,疯狂又沉迷的发泄着兽欲!

  画面跳转,又是一个酒店的大床上,画面更为刺眼,这次是几个不着寸缕的男人,正在变态般的蹂躏着身下的女人……

  秦悦悦蹙眉:“这女人是司言?这是怎么回事?”

  方楚楚倒是无所谓的摊摊手:“还能怎么回事?手底下的人喜欢,就玩玩呗!怎么样表姐?算是买一送一,顺便给那个司语拉个仇恨!”

  秦悦悦感觉有些头痛,这个表妹做事还真是没有底线,任性妄为全凭心情,若不是家族背景强大,真不知要惹出多少祸端!

  她合上电脑问了一句:“都处理干净了?”

  “表姐,你就放心吧,有了这个视频,司家就任你拿捏,就算他猜的到,也没有证据!”方楚楚眨动着一双大眼睛,仿佛再说:快夸我!快夸我!

  秦悦悦笑的无奈,她再怎么辣手无情,也还是个刚满20岁的孩子,童心未泯!

  “行了,我也得回去了,你表姐夫还在等我!”

  第二日,司语刻意错开了子墨接她上班的时间,提前自己驱车送安安去了幼儿园。

  经过了昨晚的突然现身晚宴,媒体应该不会再打安安的主意了,送完安安,一如往常,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去了医院!

  却在刘子敬的病房门口,看到了始料未及又暧昧火辣的一幕。

  病房里,叶琳正在给刘子敬换输液的药瓶,而输液的吊杆似乎是太滑了。

  叶琳往前走一步,吊杆就往后滑一些,叶琳再往前走,吊杆就再往后滑一些。

  叶琳气恼,干脆不追了,身体倾斜着够着吊杆上的药瓶。

  没料到身体一个失衡,一声惊呼,叶琳倾倒。

  不偏不倚砸到了正在看手机的刘子敬!

  而又不偏不倚胸前那一团砸到了刘子敬的脸上!

  而今天的她,更是不偏不倚的穿了v字领的低胸衣!

  门口的司语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病房里的两个人还保持着最辣眼睛的姿势僵在原处。

  叶琳最先反应过来,尴尬的起身,红着脸跑出了病房。

  瞧见门口憋着笑的司语,脚步微顿,小脸儿顿时红的发紫,直接落荒而逃。

  而病房里的刘子敬,脸色更是如同调色盘,瞬间变换了好几个颜色,煞是好看!

  他这是上辈子欠了这个女人的吗?她究竟是来照顾他的?还是来折磨他的?

  见缓缓走进来的司语,刘子敬尽量收起眼底的尴尬,可情绪一旦倾泻出来,又怎么能那么容易就被掩饰呢?

  目光依然稍有闪躲:“语儿,你什么时候来的?”其实这样问的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想知道刚才那尴尬的一幕,有没有被司语看了去!

  “额!来一会儿了!”司语憋着笑,一本正经的坦白道!

  “语儿!你……”刘子敬的脸瞬间黑的如锅底,一个叶琳已经够了,她还来凑什么热闹?

  司语先是轻咳了两声,本意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无奈实在绷不住,还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语儿!你够了!”刘子敬语气里有了几许愠怒!

  司语再次轻咳了两声,稳定情绪:“咳咳!子敬哥,其实琳琳真的很适合你,而且你也喜欢琳琳,你为什么不承认?”

  “谁说我喜欢她了?”刘子敬撇了司语一眼!

  “子敬哥,凭你的性子,如果不喜欢,是绝对不可能让琳琳留下来的!无论什么原因!”她语气尤为肯定,人的一生中最可悲的,就是错过了最想要的,得到了最荒唐的!亦如她自己,所以她真的不希望这两个人因为不愿承认而错过,终生遗憾!

  “你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瞒着我去参加姜氏订婚晚宴?”这话是言归正传,也是转移话题!

  司语却不以为意,笑容有些调皮,试图越过这个话题!

  “瞒着你,是我不对,可我不能总活在你的羽翼之下,该面对的,只有我自己能面对!”

  “哼!你倒是有理了,不要以为你现在是完好无损,这事就过去了!那秦悦悦是什么人?她的父母在商界属于一黑一白,她母亲宋风雅,什么样的刀口舔血没见过?手段很辣到你根本想象不到!”

  他确实很生气,这丫头胆子也太大了,但更多的是担忧与后怕!

  司语抿唇一笑,他这样子还真像个邻家大哥,放缓语气安慰道:“我这不是没事吗?”

  “现在是没事,以后呢?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儿,必须先跟我商量!记住了没有?”微顿又补充道,不过语气却是低沉了很多,带着小小的情绪:“或者跟胡子墨商量!”

  听到子墨的名字,司语的心中一紧,狠狠地痛了一下,没有说话,眼底依旧无波!

  “子敬哥,那我先回公司了,晚上再来看你!”很显然,她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别总往医院跑,多陪陪安安,已经够忙的了,还来回折腾什么?”

  刘子敬的语气中虽然捎带着几分严厉,可听在司语耳中,却是暖到了心窝里!

  她想,爱情这种可有可无又若有似无的东西,她原本就不需要,一时的意乱情迷算不得什么,至于她心中那点无意间游走在爱情边缘被刮伤的痛,时间会将其治愈,她有这些亲人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