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默曦同归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九十四章 渴望那一瞬间成为永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九十四章

  这么说来,这刘子敬还真是飞来横祸!”秦悦悦皱了皱眉,若有所思的美眸中夹杂着一丝担忧:“只是,这Z.J集团虽比不上我们秦家,可在东市也是不可忽视的存在!做事的人都打点好了吗?别漏了线索,徒增是非!”

  宋风雅满意的点点头:“都打点好了!”她对女儿的谨慎细致很是欣慰:“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闻言,秦悦悦眸光骤然变得阴狠可怖:“不管是那个孩子,还是那个女人,都留不得,只要有这两个人在,阿哲的心就不在我这里!”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微微勾唇,一双美眸划过一丝狡黠:“不过,订婚之前,我不会再动手,因为,有人比我更容不得那个孩子!”

  宋风雅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她的女儿果真没让她失望,这借刀杀人,静观其变倒是做的滴水不漏!

  她侃侃而道:“悦悦,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注定就不是你的,只要有手段,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你父亲娶我之前也是心有所属,现在对我还不是百般温柔,男人的心,只要你抓牢了,他就是你的!姜哲这小子,是个有野心的男人,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陪你一起站在人生的顶端居高临下!”

  “妈,不过这件事千万不能让爸爸知道,以爸爸的性格,很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放弃我这个继承人!”秦悦悦有些担忧,她的这个父亲哪里都好,就是为人太过正直,嫉恶如仇起来只怕连她这个女儿也不会手下留情!

  宋风雅冷哼一声:“哼!你爸这人就是太正直,哪个豪门敢说自己没有点阴诡手段?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我暗地里运作,替你爸排除后顾之忧,我看他拿什么嚣张?”

  秦嗤笑:“妈,都知道你为爸爸付出了太多心血,劳苦功高,也不用整天念叨,我的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

  容风雅笑得纵容:“你这丫头,就是给你惯坏了,没大没小!”

  母女俩谈笑风生,丝毫没有把生死不明的刘子敬放入眼中,仿佛一条人命在见过她们的手中,并无恐怖,也无关紧要!

  与此同时,下班后,司语和子墨马不停蹄的来到医院,把手里的餐盒递给叶琳:“琳琳,子敬哥一定会醒过来的!”

  叶琳咬着唇摇了摇头,眼眶里又蓄满了泪水!

  “琳琳,你要吃点东西,子敬哥没有家人,我们要帮他撑着,他醒来的时候才不会觉得冷!”司语苦口婆心的劝慰!

  “嗯!语儿,我会照顾好子敬哥的!”叶琳点点头,随意的擦了擦红肿的眼睛:“语儿,今天下午来了一批记者,被韩总打发了!你把韩总安排在医院,会不会明珠暗投了?”

  司语想了想,回答:“既然我们都坚信子敬哥会醒过来,那就等他醒了自己决定吧!”

  经历了太多事,她现在已经无法再凭感觉去判定一个人了!

  叶琳本就是律师,心思细腻机敏,瞬间明白了司语的意思:“对了语儿,医生说杨涛明天就能醒过来!”

  “琳琳,你盯着,杨涛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必须是我!”只有杨涛一直跟刘子敬在一起,她要亲自去问杨涛!

  叶琳点头:“好!”

  “语儿,我们该回去了!”子墨看着司语的黑眼圈,不得不去中断两个女人的对话,她已经一天一夜没休息了!

  司语简单跟叶琳告别,才随着子墨离开医院!

  上车之后,司语只说了一句话:“子墨,这两天辛苦你了,你好好休息两天,明天不用来接我了!”

  闻言子墨的脸阴沉了几分,这是又要拒绝他,良久,冰冷的开口:“语儿,究竟我要如何做,你才能不再抗拒?”

  “……”没有回应!

  子墨狐疑侧头看她,只见司语已经悄然睡去!

  他回头,继续专注开车,冷峻的脸上笑容苦涩!

  到了世纪小区楼下,司语睡得正香,子墨脱下外衣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

  狭长深邃的眸子,就这样静静地凝视着她的睡颜,静静地,默默地,总有那么一刻的安宁,被渴望到永远……

  不知过了多久,司语睁开眼,惺忪中浮现的竟是子墨那双深邃而又忧伤的眼眸,她一时间有些恍惚,分不清是梦是醒。

  就那么专注又安静对望着,仿佛所有心中暗潮汹涌的情感,都在彼此对视的目光中互相传递着。

  纤细的手指不由然的伸像子墨的脸颊,指尖距离子墨的脸颊只有一张纸的距离时,司语的手指忽然顿住,回过神来,一阵茫然失措!

  收回手,有些尴尬的道:“那个,子墨,到家了?我睡了多久?”

  司语觉得她一定是被子墨这张颠倒众生的脸迷惑了,就连是梦是醒都分不清楚了!

  子墨若无其事:“半个小时,快上楼吧!”

  “好!”司语感觉脸上心上都在着火。

  刚要推门下车,子墨却攥住了她的手腕!

  司语回头看他,本就窘迫的脸上又多了一丝茫然!

  子墨目光灼灼:“语儿,明天我来接你!”

  司语蹙眉,忽然想到临睡前她说的那句话,解释道:“子墨,你已经陪了我一天一夜了,我怕你累!”

  幽深的眸中瞬间溢满神采:“我不累!”微顿,他再次重复:“明天我来接你!”

  司语点头:“好!”

  子墨看着司语一路小跑到单元门口,笑的苦涩,他竟不知,他那么可怕!

  本打算回到家里继续闷头大睡,可是却辗转难眠,再也睡不着了!

  “妈妈,你睡了吗?”安安悄手捏脚的走到司语床边,轻声问道!

  司语温笑着起身:“还没有,安安,找妈妈有事吗?”

  “外祖母说,妈妈如果没睡,就起来喝点粥再睡!”安安煽动着浓密的睫羽认真的转达外祖母的话!

  司语还真的是很饿,都忘了一天没吃什么东西,起身抱起安安:“好,妈妈和安安一起去喝粥!”

  餐厅里,老太太坐在司语对面,关切的问:“语儿!刘总怎么样了?”

  司语心情有些沉重,不敢去想如果刘子敬醒不过来该如何,淡淡的道:“外婆,子敬哥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