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默曦同归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七章 去东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十七章

  “啪!”的一声脆响!

  整个房间霎时沉寂了下来,司语捂着一侧的脸,冰冷的眸子对上司政业的目光,森寒至极!

  姜哲眼睁睁看着司语挨了一个耳光,一双通红的桃花眼,更是怒不可遏的瞪着司政业,抬手就要打回去。

  司语却抓住了姜哲的手腕,示意姜哲不要动怒。

  此刻的司语没有了眼泪,反倒是彻底释然了,有些痛,本就是她自作多情导致的!

  “爸,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爸,您这一巴掌,我受着,因为您给了我生命,但是,也只受这一次!从我出生到现在,您没有养育过我一天,外婆的那十五万手术费,我也不是白拿的,也都还给您了!只是我没想到,送我去地狱的幕后黑手却是您,我的亲生父亲!”

  听到这里,司政业身体僵硬了片刻,随后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她是怎么知道的?隐隐担忧鼎盛和Z.J的合作!

  司语自是知道司政业此刻的心思,她语气冰冷:“我不会去干涉鼎盛和Z.J的合作,全当是你给了我生命,我还给你的,我也不想再追究你对我的嫌恶从何而来。从现在起,我不再是你的女儿,你也不再是我的父亲,我会离开丰城,从此我与司家恩怨两讫!还有,我不会跟阿哲离婚,你也不配染指我的婚姻,此后,不管是谁想破坏我的家庭,我都会倾尽所有去加倍还击!”说完拉着姜哲走出司家!

  刚购物回来的司言,正看着家门口的黑色宾利咂舌,她家这是来了什么贵客,这么豪?正羡慕着,只见司语和姜哲走了出来,直接上车,绝尘而去……

  司言蹙眉疑惑,悠悠的走进别墅,语气讥讽的道:“爸,姜哲是改行当司机了吗?既然开着一台宾利尚幕来咱们家嘚瑟,还穿的人模人样的,真拿自己当霸道总裁了?”司言轻蔑一笑!

  司政业现在也没心情听司言这些无关痛痒的牢骚,他满脑子都是合作的事,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刘子敬知道!

  车上,等红灯之际,姜哲心疼的擦了擦司语嘴角的血痕,想起司政业毫不留情的甩了司语一个耳光,他犀利的眸光中透着骇人的森寒,这笔账,他先记下了!

  “真的准备去东市工作?”姜哲透过后视镜看着司语。

  司语点了点头!

  不由联想到刚才司语和司政业的对话,原来那晚真正给司语下药的人竟然是司政业,面对一个冷血无情的父亲,深受其害,又不能还施彼身,她除了选择逃离,还当真是别无选择!

  姜哲的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蹙,大掌握住了司语冰凉的小手!

  “语儿,这两年委屈你了!”

  司语漠然开口:“只要不委屈我的安安就好!”

  她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姜哲的野心,并非是她能驾驭住的,也做好了离婚的准备,她能做到的最后让步,就是即便不能给安安一个完整的家,也要让安安同时拥有父爱和母爱!

  “语儿,你怪我吗?”姜哲语带歉然!

  司语只觉得胸口沉闷至极,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怪你什么?”

  姜哲低沉的语气没有任何底气:“怪我这两年没有照顾好你吗?”

  “我不怪你,也许当初,我就不该因为安安硬生生的将我们捆绑在一起,你有你的理想,有自己的选择,我无法掌控,也不会去阻碍!”

  清清冷冷的声音绕浮在逼仄的车厢内,异常淡漠,仿佛在诉说说别人的故事,没有丝毫情绪浮动!

  “语儿,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

  姜哲急切的说着违心的话,更像是在提醒自己,他并非是一个摇摆不定之人,也不想跟她离婚,可现状却是,越是急于修正,越是苍白无力!

  他心里清楚,他已经在司语和姜氏之间做了选择,本就是有愧于她,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为了追名逐利而不择手段的人罢了!

  也许多数人性大抵如此,越是面对想要的东西,越是容易不择手段,而不择手段的同时又急于找出一份理所应当,来粉饰自身的不够磊落!

  “好!只要你不提离婚,我就不会跟你离婚!”司语攒出了一抹惨淡的笑!

  至于那个阻隔在他们之间的女人,或许才是最为无辜的存在,可是跟她的安安比起来,她无暇顾及!

  转眼到了家门口,司语平静的询问:“要进去看看安安吗?”

  想到秦悦悦温柔的警告,姜哲尴尬的垂下了眼眸:“不了,昨天晚上陪儿子玩儿了一会儿,我先走了!”

  司语望着绝尘而去的轿车暗自苦笑,虽然姜哲一再重复他不会与她离婚,可不愿和不会之间虽只有一字之差,却相差甚远。

  然而他飘忽不定的行为已经说明了一切,离婚就离婚吧,就算不离婚,他们现在的状况,也不像夫妻!

  司语转身,就撞上了一双幽沉漆黑的眸子,只见子墨身着一件灰色夹克,黑色休闲裤包裹着他修长笔直的双腿,几缕刘海遮挡了一侧幽深的眸子,随着寒风袭面,若隐若现,比平日里多了几分慵懒随性,却更显清冷俊逸。

  “子墨!”司语没有诧异他因何而来,只是浅淡的笑了笑,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子墨随时随地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我在等你!”子墨语气淡淡!

  “你找我有事吗?”司语挑眉!

  “语儿,你跟我来!”说话间,拉住了司语的手腕,将她拉到一辆路虎车里,二话不说,开车驶离……

  “子墨,你要带我去哪?我还有事!”司语简直无语,这个男人总是这么莫名其妙!

  “去东市!”……

  另一边的姜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姜总,我秦家虽比不上你姜家的家业,可小女也是东市有名的名门千金,又是我秦家的独女兼继承人,我秦若风可以不介意你儿子离过婚,但还没沦落到给人做小三儿的地步,依我看,这门婚事不如就此作罢!”

  秦若风恼怒的冷着一张脸,秦姜两家本就是世交,悦悦又钟情于姜哲这小子,但他姜北川隐瞒了姜哲已经结婚生子的事,这未免也太不厚道了!

  姜北川叱咤商界大半辈子,处理起事情更是沉着冷静,游刃有余。

  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秦若风,语调温淡又不失礼貌:“这件事,三天之内我会给秦家一个交代!”眼球混浊,眼神却是精明,随和的语气又带着身居上位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