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默曦同归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 赴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十八章

  病房里医生交代着:“从现在开始,需要有人二十四小时陪护,所有医疗设备的正常显示数据,一会儿护士会交代!每隔二十分钟给病人量一次体温!”

  司语连连点头,她都记下了!

  送走了姜哲之后,司语坐在病床前,看着外婆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对着昏迷中的外婆轻声的呢喃:“外婆,你的手术很成功,我们的灾难已经过去了,你要快些醒过来!”

  她心里紧绷的弦终于舒展开了,只等着外婆醒来渐渐康复,她生活还能一如往常,贫穷但不卑微,希望还是有的!

  第二日一早,姜哲就提着早餐进了病房。

  司语声音有些疲惫:“阿哲!这两天辛苦你了!”

  “跟我还用这么客气吗?赶紧吃饭吧!”

  司语嗯了一声,她现在还真是没法再去客气,分身乏术!

  “刚才我在走廊遇见了临床的阿姨,说是回家了,下午才回来。吃完饭,你在那睡一会儿,我帮你照顾外婆!”

  姜哲知道她一夜没睡,原本莹白红润的脸,尽是疲倦之色,一双澄澈的眸子里也布满了红血丝,他心里不是滋味!

  “不用,我没事!”司语坚持自己照顾外婆。

  “语儿,你睡吧!外婆没事!”

  听到这个苍老又干哑的声音,司语激动的回过头,愣了几秒后跑出病房:“医生,医生,我外婆醒了!”

  然后又跟着医生回了病房,医生询问了几句情况道:“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简单的四个字,如一阵被人期盼的狂风,瞬间吹的她阴霾散尽!

  司语看着外婆,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可笑着笑着却留下了眼泪:“外婆,伤口疼吗?”

  老太太也凝着脸色苍白的丫头:“外婆不疼!”

  司语轻柔的拿起外婆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蹭了蹭,仿佛劫后余生的那个人是她!

  “外婆,谢谢你,谢谢你愿意陪着语儿!”滚烫的泪留在了老太太的掌心!

  “语儿不哭,如果语儿哭了,外婆会心疼!”

  抹了一把眼泪,司语用力点头:“嗯,不哭,我就是太开心了!”

  三天之后,老太太可以在司语的搀扶下在病房里活动了,司语很开心,生活都朝她预期中的平静一步一步靠近!

  这一天,司语在医院门口碰见了吴叔,也就是司家的管家!

  “大小姐,终于等到您了,先生说要您的联系方式!”

  司语没有说话,把自己的电话号写给了吴叔!如果说司家还有谁能以平常心对待她,那就只有吴叔了,她能从这个老人的眼中看到怜悯与无奈!

  当天下午,她接到了司政业的电话,这是她19年来,第一次接到‘父亲’的电话。

  “我是你爸!明天晚上五点,东市国际酒店206,别穿的太寒酸!”

  司政业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司语觉得在司政业眼里,她就像是一块粘在鞋底的口香糖,嫌弃、憎恶。

  但可笑的是,她根本不知道这厌恶是来源于何处!

  司语苦笑:“知道了!”

  次日下午,她安顿好了外婆,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去了国际酒店。

  沉思了良久,她还是敲响了酒店包间的房门。

  殷柔见是司语,白了她一眼。

  司语对司家人这种鄙夷不屑的眼神早已司空见惯,全然没在意!也不会与之对立,毕竟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过了今天,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司政业语气严肃,冷漠:“进来坐吧!”

  司语没有说话,静静地找个位置坐下,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她虽然不在意他们的态度,可也不愿意送上门去被羞辱!

  片刻,刘子敬也敲门进来!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笔挺精炼!

  司政业收起刚刚的冷漠,赶紧起身迎了过去:“刘总真是准时啊!”

  “刚开了个会,没迟到就好!”

  刘子敬不动声色的倪了一眼一旁的司语,这丫头怎么来了?

  唇角撩起弧度,声音温润轻缓:“司语,我们又见面了!”

  “你好,刘总!”司语淡笑着起身,礼貌、疏离。

  “你外婆的身体怎么样了?”他问的随意亲和!

  “手术很成功,可以下床走路了,应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出院了!”她答的客气坦诚!

  她对刘子敬并不熟悉,算上这次也才第三次见面,可刘子敬给她的感觉总是和煦儒雅,让她警惕不起来。

  有的人天生就有这样的魔力,刘子敬就是这样的人,比如他的声音,会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心情愉悦!

  “今天没有课?”刘子敬又问!

  “我请了长假!在医院护理外婆!”

  刘子敬点点头。他莫名的有些心疼这个丫头!脑海里不由然的又想起了她跪在地上恳求司政业的一幕,当时她说,她只有外婆,她不能没有外婆……

  一旁的司政业笑的趋承:“刘总啊!知道你跟司语早就认识!今天就带她一起过来了!”

  刘子敬闻言,眸色暗沉,语气却是无波:“司总有心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司政业既然会为了一个合同,把自己女儿送到他面前,想必这司语在司政业心中也真的是无足轻重!而司语这丫头恐怕都不知道司政业的心思吧!

  他承认,他对这丫头的感觉确实与众不同,但他还不至于用这种下作的手段趁人之危!不过既然司政业认定了他和司语的关系,他倒是不介意让他一直误会下去,这样一来,丫头的日子也许会好过一点……

  可刘子敬不知道的是,司政业的对司语的无情,可远远不止他眼睛所看到的这些,他可以为了利益,亲手摧毁了这个亲生女儿的后半生!

  “语儿,喝点什么?”刘子敬看向司语,温声细语!

  司语被刘子敬的一声‘语儿’叫的怔愣片刻。

  语儿?他们有那么熟吗?司语尴尬的轻咳两声:“咳咳……那个,我……”随便。

  随便二字没等司语说出口,殷柔就故作关切的打断:“我刚让服务员鲜榨的果汁,女孩子就不要喝酒了!”说着给司语倒小半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