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救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见五分钟的时间过去,

  这是最方便的处理方式。

  车厢里,看着监控的叶探云有些疲倦地揉了揉左眼角诱人的泪痣。

  这个世界上很多的人,拥有着金手指,而他们都被称之为神的宠儿。

  有的人金手指是拥有着能够给与他们特殊能力以及丰富奖励的系统。

  有人拥有住着老爷爷的戒指,能给他们提供帮助。

  有的人能够透视。

  有的人能够时间暂停。

  有的人能够飞天遁地。

  有人可以像是蜘蛛一样发出蛛丝。

  各种强大的能力,层出不穷。

  而他顾南城的金手指,则是换皮之术。

  游戏封号:蛇蜕者。

  叶探云对他的魔术不感到惊讶,是因为他很清楚,顾南城之所以能够表演“纵身火海”,便是因为每一次他的肌肤血肉都会被火焰焚烧成灰烬,又能够依赖自己的金手指,在熔炉中等待火焰消失,血肉和皮肤再重新生长出来。

  那火焰看起来恐怖,但实际上温度并不高,只是烧坏他表面的肌肤肌肉而已。

  这本就不是魔术,而是他拥有着被神明所眷顾的力量,是普通人仰慕的金手指拥有者。

  而他也依赖着自己的金手指,让自己从一个被996剥削的计算机公司的程序员,成为了今天的大明星,为自己赢来了无数的财富,打下千万身家。

  今天的表演里,应该是时间计算出现了误差,导致他没有足够时间完完整整地实现蜕皮,留下了伤口,这到后台来才重新蜕皮。

  现在重新蜕皮之后,他看着镜子中自己完好无损的俊俏脸庞,以及水润弹嫩的新鲜皮肤,露出了一丝疲倦的微笑。

  叶探云紧跟着看见,监控画面里,普通至极的梳妆镜正在迅速地变得模糊,好像是湖面一样,出现了波纹。

  然后镜面仿佛是电视机一样地放映起来粗糙的画面,而一张冷酷而美丽的女人的脸,在镜子中成形。

  女人双眼冰寒如剑,透过镜面,注视着顾南城。

  顾南城的后背顿时一片冰凉。

  盯着监控的叶探云眉头也不禁挑了挑。

  因为这位镜子里的冰山大美人,乃是盐城最负盛名的“元客七人组”中唯一的女性,拥有着能在镜面中穿梭能力的“镜跃者”——周灵镜。

  她的广告和代言充斥在东林行省的大街小巷,能力独特且英姿飒爽的她,是人们狂热崇拜的偶像。

  然而她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这里,显然,对顾南城来说不是惊喜。

  对叶探云来说,也显然不是。

  因为她显然也是前来执行猎杀蛇蜕者任务的,而且,她还是能力为序列6的强者!

  面对这样的强者,监控里能直观地看到,顾南城脸上的笑容骤然被恐惧所取代。

  “周灵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监视器把声音也传递到了叶探云的笔记本上。

  镜中的女人没有回答,而是双目平静地凝视着镜子外这位模样成熟且带着几分俊俏的男子,然后缓缓地探出了她白皙修长的手。

  恐怖的杀意让顾南城整个身体都僵硬得仿佛雕像。

  她的手没有任何阻隔地便从镜面中钻出,然后猛然抓住了他的脖颈。

  她的力量之大,令身材高大的顾南城双眼顿时挤出血丝,痛苦地挣扎起来,脸部发青,快要窒息!

  周灵镜冰冷的视线注视着他惊恐而瞪大的双眼,仿佛是在注视一个死人。

  顾南城奋力地挣扎,护肤品和化妆品滚落一地。

  他这么壮硕的成年男人,却根本无法挣脱这个女人所爆发的力量!

  十万火急之时,他双眼骤然散发出来一道微微明亮的蓝色光芒,身体表面的这层人皮又变得十分松弛,后背上猛然裂开了一道从头到脚的“人”字形裂缝。

  蜕变本身也能给他产生强横的爆发力量,他血淋淋的身躯,便从好像子弹一样从这张刚刚换好的人皮当中挣脱了出来。

  这仿佛是尸体般的恐怖身影借着残余的力量,豁然间冲出了门外。

  镜中这位留着一头干练短发,身材火辣,被行省里不知道多少男人作为幻想伴侣的女人,面无表情地凝望着男人逃离的方向,松开了手中的人皮。

  她缓缓后退,又消失在了镜面之中。

  镜子重新反射出化妆间的模样。

  叶探云吃掉最后一口面包,看着监控画面里顾南城的逃跑方向,再翻出笔记本里的地图,神色冷峻地发动了汽车。

  ……

  逃跑!

  这是顾南城脑子里唯一的声音!

  顾南城仓皇逃跑出化妆间之后,立马从椅子上随手抄起一套表演用的长袍,死死地裹在自己血淋淋的身躯上,然后惊恐地朝着朝着外面跑去。

  场馆后台的路径并不复杂,通过一条笔直的长廊就能来到场馆外。

  此时场馆里基本上已经只剩下工作人员了,大家在前台忙碌着清扫工作,所以没人看见他这狼狈不堪的模样。

  他撞开了安全通道的大门,闯入了黑夜之中!

  百年城大舞台本来就地处四环荒郊,而所有的车辆都安排停在了会场西边的停车场,他出来的区域恰好是相反的东边。

  为了今夜演出的安全考虑,东边区域这条本来就荒凉的公路被警方封了下来。

  放眼望去,只有公路和其对面待开发的一片荒郊。

  他的旁边就是一根浑圆的灯柱,灯柱的侧面也有几面精致的椭圆镜面作为装饰。

  而这镜面之中,紧跟着又浮现出了周灵镜杀神一样的面孔!

  顾南城惊慌地惨叫了一声,埋下头急急忙忙沿着这里空旷公路飞奔起来。

  他疯了一样地奔跑!感觉自己每一根神经都快要炸裂!

  惊恐之余,忽然看到前面停着的一辆冷库车突然亮起了尾灯。

  “师傅师傅!带我走!”

  他如同看到了神兵天降,大喜过望,在舞台上风光满面的大明星狼狈如狗地跑到了车门旁。

  刚刚准备上车,身后忽然就响起来一道脆生生的女声:

  “顾南城——”

  声音冰冷如寒风,直刺脊梁。

  他回过头看去,双瞳骤缩!

  只见数百位一模一样,穿着白色长裙,黑色长发遮挡着脸庞的女人,正在公路上缓慢地飘荡着,而她们的口中,都在以来自深渊般的声音,呢喃着他的名字。

  幽灵?!

  而再转过头,道路的前方,同样凭空出现了几百道一模一样的幽灵,在逼拢而来。

  且每一道身影,都因黑色的长发遮挡,看不清面庞,双脚悬空漂浮,地面也都没有影子。

  近千道白色影子,仿佛两支包夹而来的军队!

  “幽魂三姐妹?!”

  顾南城头皮轰然一麻。

  他知道这不是幽灵,而同样是来杀自己的金手指拥有者,或者说,能力者——幽魂三姐妹。

  来杀自己的,居然不只是镜跃者?!

  “上车。”冷库车驾驶座上的司机冰冷的声音恰是时候的响起来,将顾南城从惊愕之中唤过神来。

  顾南城疯了一样地来到副驾驶座旁,却发现自己根本拉不开车门。

  “开门开门!”顾南城嘶吼起来。

  司机嘴里嚼着泡泡糖,云淡风轻地点了点后方,道:“去后面坐。”

  “去后面?!你他妈开门啊?!”顾南城愤怒地咆哮起来。

  司机冷静沉着的神色和他形成鲜明对比,大拇指朝了后方点了点,缓声道:“原则问题。”

  顾南城又急又怒,人命关天!他居然这时候这么平淡地说什么原则问题?!

  司机的异常让心急如焚的顾南城仍然下意识地开始判断。

  但,他没有感受到这年轻司机身上有半点金手指的气息。

  一般的金手指拥有者,身上都存有独特的气息,其余金手指拥有者仔细去感受,几乎能感受到。

  这司机显然不是金手指拥有者,除非是金手指的能力超过了他所能感知到的序列等级,但是这个可能极低。

  因为如果面前这人这么强大,出现在这里必定有动机,而有了动机,又强大如此,根本没必要用现在这种令人不明就里且愚蠢的方式。

  貌似复杂的推断实际上只用了瞬息,对方身份的普通,让顾南城放下了戒心,这才狠狠地跺了跺脚,迎着已经逼拢而来的密集幽灵,朝着车尾的车厢门跑去。

  他慌慌张张地跑到了车厢后方时,一道道雪白的诡影已经近在咫尺!

  他惊恐地一把拉开车门泥鳅般钻进了冷库,身上披着的这身长袍都被一道扑上来的幽灵撕扯下去一大块。

  他疯了一样地关上了车厢门,同时拍着车底板嘶吼道:“开车!开车!”

  司机叶探云抚了抚自己的鸭舌帽,露出了自己年轻而有几分帅气的面孔,以及左眼角那颗有几分玩世不恭的泪痣,嘴巴朝着左侧挑起一个略显邪魅的笑容,一脚踏在了油门上。

  呜——

  汽车骤然启动。

  冷库车像是保龄球一样冷酷地轰然撞上前方的一道道鬼般的白色身影,将她们纷纷撞飞了出去!

  一道道身影噗噗噗地若雨点一样飞溅向公路各端。而这辆横冲直撞的疯牛则没有半点减速地飚射向黑暗的前房!

  场面残暴至极。

  而在车厢的一丝丝冰凉与摇晃中,感受到汽车的高速行驶,以及周围杀气的逐渐稀薄远去,顾南城能感觉到自己已经脱离了危险。

  顾南城疲倦至极地瘫在了冰冷的车厢里,望着黑洞洞的车厢顶,气喘吁吁。

  ……

  ……

  冷库车原本停车的位置上,聚集了一摊车里滴答下来的废水,荡漾着天空的星河。

  星河忽然破碎,周灵镜漂亮而干练的人脸缓缓从中映出,紧跟着身材妖娆的她,从这摊水中爬了出来,亭亭而立于这条黑暗的公路。

  同时,被汽车撞飞出去的一道道白色诡影也纷纷一颤,悠悠飘立起来,而后化为一道道白色的光芒,向其中三道身躯汇聚而拢。

  几百道诡影都消失不见,眨眼,只剩下其中三个,黑色长发垂在脸前,遮挡了她们的模样。

  而这三道三胞胎姐妹,便是刚才所有幽灵的本体。

  周灵镜回头凝视着这三道一模一样的身影,微微眯起了眼睛,一双冷酷的丹凤眼,尽是冰寒。

  “来自北方燕城的玩家,幽魂三姐妹?”

  三位女子没有回答,目光穿过脸前的黑色长发,同样在警惕地凝视着她。

  三胞胎姐妹凝视了一眼周灵镜,没有和她交手和纠缠的打算,只是警告性地露出了一抹凶光,三道视线便紧跟着凝望向汽车驶远的方向。

  他们仿佛是三只气球一样朝着后方又让飘去,逐渐淡化融入在了黑夜之中,消失不见。

  周灵镜则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转过头凝视着已经消失在了公路尽头的车辆,锁紧了秀丽的眉头,双拳死死攥紧。

  “什么人?竟然从我手中抢走了猎物?!”

  她愤怒中身躯一跃,再度跳入了地面这摊积水,消失不见。

  ……

  ……

  雪白色的冷库汽车长驱了八公里,停靠在盐城城南的城郊荒原上,方圆五公里内,荒无人烟。

  齐臀高的无名黄草随风招摇。

  嚼着口香糖的司机摘掉了鸭舌帽,露出了自己一头漂亮黑发和潇洒的面庞,这才更加清楚地显示出他的年纪,约莫二十出头,很是年轻,加上左眼角的泪痣,显得分外迷人。

  叶探云随手丢掉帽子,捋了捋乌黑的刘海之后,嚼着口香糖,露出他标志性的笑容,走到车厢后,拉开了车门。

  白色冷气翻卷着从内里汹涌而出。

  大魔术师顾南城,已经被冻得蜷缩在车厢底板上瑟瑟发抖,身上尽是寒霜。

  叶探云一跃而上,跳到了车厢里。

  在顾南城判断中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司机,接下来说出来的话,却让他本来已经放下戒备的心,被死死攥紧。

  “哈喽,蛇蜕者。”

  叶探云挑起半边嘴角,拍了拍大魔术师冻得僵硬的脸颊。

  “那些人,都是来杀你的,只来了两组人,算你运气可以了,‘镜跃者’和‘幽魂三姐妹’都出手了,估摸着要是再来两组,你一定就死翘翘了。”

  顾南城冻得牙齿都在发抖,艰难地坐起身来,不可置信地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叶探云又露出了这会让多少女孩子着迷的邪魅笑容,道:“废话,不知道我怎么会单独停车在那里等你?”

  “你,顾南城,‘蛇蜕者’,执行神之游戏异界任务‘夺取惠阳果’中,违禁将神要的惠阳果吃掉,妄图提升自身能力,违反了禁忌条令,因此被神划入了清除名单,今夜正是清除计划展开的时候。

  也因为你是必须被清除的对象,已经被剥夺了玩家资格,所以你没有收到任务提醒。”

  叶探云拍了拍顾南城冰冷的脸颊,道:“大魔术师,胆够肥呀,神明的东西都敢抢?”

  “神要抹杀我?!”

  顾南城恐惧地朝后退缩着道,为自己惊恐之余,也惊愕地盯着面前的青年,求生的本能,让找到理由不去相信叶探云说的话:

  “你怎么知道这些?你没有能力波动,就只是一个普通人么!”

  神之游戏的玩家全都是金手指的拥有者,这是门槛,普通人成为玩家,怎么可能完成那些可怕的游戏任务?

  普通人怎么能对抗那些金手指拥有者以及比起金手指的人类还要可怕的存在?

  而所谓游戏,实际上每一关都有可能要人命!不能完成一定数量的任务获得生存天数也会丧命,普通人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我现在是没有能力,但谁跟你说我是普通人了?”叶探云耸耸肩膀。

  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顾南城被冻得僵硬的拳头死死地攥紧下来,这个男人果然来路不简单,他也是来杀自己的!

  顾南城眼中杀意开始奔腾。

  “就凭你?!”

  顾南城一声怒吼,启动自己的金手指。

  作为能力者,他的身体力量根本远超凡人,想要制服面前的男人也是轻而易举!

  然而他此刻却惊愕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来力量,更别提施展蜕变之类的力量。

  同时一直海啸一样不断地冲上自己颅顶的沉沉睡意,也在不断地膨胀,漫过了临界点,让自己处在快要昏睡过去的边缘。

  仿佛,有一座冰山正在封冻自己!

  叶探云偏起嘴角嘴笑了起来,摇头道:“蛇蜕者,看来你自己都不了解你的能力。你的能力类似于蛇,而你的弱点也类似于蛇,虽然你的适应能力足以抵抗自然寻常季节的低温,但这里这么冷……你,该冬眠了。”

  顾南城双瞳紧缩。

  原来一切都是算计好的?

  所以他故意停了一辆冷库车,故意等待自己先被其他玩家追杀,然后守株待兔,请君入瓮?!甚至都是故意让自己坐到车厢来?

  自己以为自己逃出了生天,实际上,却是他不费吹之力,便让自己落入圈套?

  顾南城浑身都颤抖起来。

  “瞧把你吓的,放心,我不是来杀你的,不然干嘛和你啰嗦这么多?要知道,反派死于话多。”叶探云忽然拍了拍顾南城的脑袋,微笑着道。

  顾南城惊喜地盯着男人,“真……真的?”

  一道寒光闪过,一把匕首极其灵巧而迅猛地刺在了顾南城的喉咙上。

  叶探云偏起嘴角微微一笑,眼角的泪痣在笑容中分外可爱。

  “当然……是骗你的呀,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