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刺杀大魔术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距离刺杀游戏结束,只剩下最后两个小时。

  看着脑海里的任务倒计时,叶探云知道,自己该干活了。

  “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拥有金手指的人,但是神给了他们这些礼物的时候,又要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小可爱,是你你会怎么办?”

  “我会……”

  副驾驶座上,留着黑长齐刘海,好像是个瓷娃娃一样的十九岁女孩有些羞涩地低下头,“我不知道。”

  羞涩不是因为这个问题,而是因为近在咫尺的这张令她小鹿乱撞的脸。

  路边一辆冷库车的驾驶室内,叶探云轻轻揉了揉自己生着一颗美人痣的眼角,露出让副驾驶座上的女孩更加面红耳赤的笑容,在对方满脸滚烫的等待下,轻轻吻了一口后者弹嫩的嘴唇。

  “知道我的答案吗?”

  “那就是,干就完了。”

  扑面而来的荷尔蒙以及触感,让女孩心里登时小鹿狂撞。

  ……女孩捏着叶探云留下的电话号码,脚步漂浮地下了车。

  刚刚被这个陌生帅哥在车里一番狂轰乱炸的亲热之后,此刻都还头晕目眩,感觉满地棉花糖。

  谁能想到,跨年夜的一次出游,居然还能在路边收获“艳遇”?

  这是她今年最大的幸运日。

  驾驶室里,也穿着有些宽大驾驶员服装的叶探云用湿巾纸擦掉满脸的口红印,看着城市前方一座外形为长方体的建筑物,嘴角又挑起了有几分痞态的笑容。

  今晚街道上载歌载舞,人声鼎沸。

  驾驶室里则多少有些安静。

  他拧开冰可乐喝了一口,神清气爽。

  而距离叶探云还有几公里外,处于城郊的长方体建筑物,乃是省内最大的舞台——百年城大舞台。

  那里面,正在上演的便是万众瞩目的跨年晚会,而一场将惊动全省的刺杀,也即将爆发在那里。

  “玩家盗窃者,干活了。”

  叶探云微笑着发动了汽车,眉眼间两丝一闪即过的杀气。

  汽车发动。他要把他送给跨年夜的烟火,送向城市的那一端。

  他的意识里再度弹出了那个神秘的窗口和声音。

  “神之游戏。

  游戏任务:猎杀违规玩家‘蛇蜕者’

  游戏难度:序列九

  奖励存活天数:三十天。

  距离任务结束只剩下:1小时58分19秒。”

  脑海中的游戏声,将他送向跨年夜真正的大戏。

  ……

  ……

  跨年夜,东林行省盐城,光鲜亮丽的“百年城”大舞台上正在进行跨年表演,节目在东林行省各大电视台同步直播。

  场馆内,人声鼎沸。

  叶探云嚼着口香糖,穿着工作人员的服装,走进了会场。

  至于工作人员本人,此刻正昏迷在场馆后面两条街区的垃圾桶里。

  点头和一位自己根本不认识的同事招呼之后,对方没认出来他的身份,于是默默收下了动手的念头,来到会场最后方,观看这场表演。

  前来参加跨年晚会的明星极其之多,出道几十年的歌手到今年才选秀出来的女团,各自奉献了一场场精彩的节目,台下也时不时地报以热烈的掌声。

  根据后台的实时数据,今晚这场直播收视率已经打破了东林行省电视台五年来的记录。

  接近凌晨,无论是现场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视线都没有转移,因为他们都在等待着这场跨年演出最后的压轴嘉宾——顾南城。

  早在六年前就依靠一场可怕而神奇的魔术——“纵身火海”,而火爆了全国的顾南城,最终在接近零点的时刻,穿着华贵的黑色燕尾服,于万众欢呼声中风度翩翩地登上了舞台。

  叶探云手环在胸前,眯起了桃花眼,看着这位这些年成名的大魔术师。

  猎物现身了。

  这位相当狡猾的男人,能力强劲,但是因为违反了神之游戏的规则,而被“神”定位了猎杀目标,看他在舞台上优越的样子,他显然还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个将死之人。

  他今天要表演的,仍然是让他成名,并且至今也没有魔术师能够解密的超级魔术——“纵身火海”。

  一个直径五米,高度两米,由著名的发明奇才艾先生制作的透明熔炉通过升降机呈现在舞台上。

  其内里喷射着温度达数万度的恐怖焰火,视觉上甚至让人感觉似乎这透明熔炉都要融化下来。

  即便已经有观众在很久之前就见过这样的表演,但是此刻仍然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

  接着熔炉在四根钢索的拉升下缓缓悬空了两米左右,底部也是透明,能够看到熔炉内里。

  这证明了下面没有暗道,进入熔炉之后没有暗地逃离的可能。

  随着顾南城一个响指,触目惊心的火焰轰然充斥了熔炉。

  火焰的威势,让很多观众捂住了嘴巴。

  站在会场最后方的叶探云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表演倒是没什么意思,但看到这些观众一个个期待不已的神色,倒是挺有意思。

  吐掉口香糖,从口袋里摸出根香烟点燃。

  香烟烟雾袅袅而起,舞台上表演继续。

  顾南城没有多余的废话,等到熔炉下降之后,他顺着活动梯爬上熔炉,纵身一跃进入其中。

  观众们还能看到他在熔炉内里对着大家挥手,下个瞬间,在人们的惊呼声中,熊熊燃烧的火焰陡然充斥了熔炉,将他的肉身吞没。

  观众纷纷屏住了呼吸。

  火焰维持了足足数秒钟之后才消散,对于肉身而言,这数秒钟代表着绝对的死亡。

  而透明的熔炉内里,人们也能够看到,这具肉身已经只剩下一层黑乎乎的血肉,和烧焦的黑炭没有区别。

  所有人都惊呼出声,尤其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魔术表演的人,更是惊恐地捂住了嘴巴。

  一旁的美女助手有条不紊地挥手示意导播降下了帘布,同时扔了一套干净的衣物进了熔炉。

  内里的画面被鲜红色的帘布完全遮蔽,在人们屏气凝神的等待了十秒之后,帷幔升起,毫发无损的顾南城,穿着这身刚刚丢进去的衣服,从熔炉中爬了出来。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新年快乐。”

  顾南城春风满面地朝着台下鞠了一躬。

  在片刻的愕然之后,人们纷纷轰然间起身,场间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被人潮淹没的叶探云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些。

  因为他知道台上这个倒霉蛋,很快就要笑不出来了。

  叶探云转头间,看到了会场侧面高大的墙壁上,有三道仿佛影子般的女魂魄,从上面一闪而过,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能力者。

  叶探云眼角冷厉了几分,瞬间做出了判断。

  没有轻举妄动,只是默默掐灭了烟,压低了脑袋上的鸭舌帽,转身走出了场馆。

  干活了。

  ……

  ……

  叶探云回到了冷库车的驾驶座,打开了车里的笔记本,上面显示着整个会场后台的监控。

  弄到这个监控的方法也不复杂,出卖色相勾引下女导演,加上裸照威胁,很轻松地就搞到了监控,并且自己还顺利在化妆间也都提前偷偷安置了监控。还能拿到整个场馆和周边的安排图。

  零点已过,后台已经寥寥无人,只见监控画面的化妆间里,顾南城让助理和自己的一众工作人员下班回家,宽敞的化妆间中只留下他。

  像他这样万众瞩目的大明星这等待遇早已经司空见惯。

  有钱真好。叶探云啃着一片全麦面包,不禁想道。

  监控里,一排排的镜灯照亮着房间,顾南城对着镜子拉开领口,揭开了衬衣的扣子,只见胸膛处有一大片模糊的血肉,虽然没有鲜血浸透,但是伤势很是严重。

  他缓缓脱下了自己的衣物,然后整个人熟练地蜷缩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紧接着,他的眼睛里冒出幽幽蓝光。

  而后,他……

  开始蜕皮!

  外表的这身人皮慢慢地变得松弛、褶皱,然后从口腔的地方被撕裂,他失去了肌肤的血淋淋的脑袋从其中探了出来,紧跟着整个血肉模糊的身躯都朝着外面挣扎出来。

  仿佛蝴蝶在破茧,金蝉在脱壳!

  画面有点恶心,隔着屏幕的叶探云却是忍俊不禁,掸了掸身上的面包渣。

  “老铁,你这个能力,看着真的有点……扯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