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看到了,还是没看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姜南希有点生气,衣服明明是何嫂烘干的,他不过是个跑腿的,还想让她怎么道谢?三拜九叩吗?

她没理他,伸手继续够洗衣袋,够不着,干脆跳起来,“还我!快还我啦!”

一蹦,两蹦,三蹦。

御敬寒觉得她生气的表情很可爱,手臂又往上抬了抬,欣赏她着急跳脚的模样。

她穿着他的黑衬衣,与奶白色的肌肤形成鲜明的色彩对比,整个人像是白到发光。

此时,姜南希白皙的脸蛋透着两抹绯色,像是被男人气得血气上涌,又仿佛是少女的娇羞,头发还湿答答的,周身氤氲着几分撩人心弦的色气。

御敬寒看得眸色一黯,眼眸微转,在她起跳的时候,他视线不经意瞥到了她的衬衣下摆……

男人目光狠狠一滞,漆黑的瞳仁急剧地收缩着,整个人瞬间僵在当场。

姜南希手都举酸了,还是没够到洗衣袋。

她决定服个软,五官一皱,可怜巴巴地开口,“御先生,拜托您……”

话刚起头,当看出男人俊脸上异样的神色,姜南希不由愣住了。

她疑惑地眨了眨眼睛,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向自己。

下一刻,她突然反应过来,像被踩了尾巴的毛,从头皮到尾巴骨都狠狠一毛,脸颊更是火烧般烫了起来,红得像是熟透的番茄。

姜南希呆了好几秒钟,一咬牙,气急败坏地怒骂,“御敬寒!你、你个色胚!混蛋!”

她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洗衣袋,冲进浴室,嘭地一声把门重重合上。

卧室门口。

御敬寒维持着僵硬的站姿,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他呼吸急促紊乱,大手无意识地攥成拳头,指关节阵阵泛白。

刚才,他纯粹只是想逗逗她,完全没有想占她便宜的意思。

可是,脑海里无法控制地浮起刚才她够洗衣袋的场景。

他看到了她衣摆下……

御敬寒关了卧室的门,大手顺势抵着门板,阖了阖眼眸,想把脑海里的画面赶走。

偏偏,他越是想忘记,那一幕便越是清晰。

洗手间。

姜南希一手抓着洗衣袋,一手握着手机,视频通话早就因为无人接听而自动挂断。

她回想起刚才自己跟傻子一样穿着真空衬衣上窜下跳的场景,真想原地去世!

所以,他刚才那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到底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

应该看到了吧?

他肯定看到了!

姜南希以头磕墙,生无可恋。

不对啊!

之前她不止看过他,还亲过摸过呢!

所以,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会少一块肉!

再说了,她还立志要跟他睡觉呢,这种程度算什么?

姜南希在洗手间里努力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等情绪稳定下来,穿好衣服,给天新发了条语音消息,让他好好睡觉。

然后,她把衬衫往下扯了扯,深呼吸几口气,拉开洗手间的门,走出去。

虽然她身上还是穿着男人的衬衫,但是里面多穿了两件,感觉整个人都比刚才有底气不少。

单人沙发上,男人随意地坐在那里,修长的指点着手机屏幕,似乎在专注地看着什么。

不过如果走近就会发现,他压根没有打开任何APP,就是不停地把主页面划过来,又划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