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爹地,我好爱你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姜天新吐了吐小舌头,表情认真,“因为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我妈咪肯定是个又漂亮又会做饭的女人,就像南希阿姨一样!”

其实,他很想告诉男人,姜南希就是他最最亲爱的妈咪!

不过,现在还不是公开秘密的时候。

小白爹地是个小气鬼,万一知道真相不肯出钱给他治病,那就亏大了!

御敬寒不知道儿子心里的小九九。

不过,他又不是没见过翠花本人,姜南希的长相跟翠花可不是一个级别。

他见小家伙言之凿凿,薄唇微勾,“你妈咪要是能跟姜南希一样,我立刻娶她。”

姜天新顿时兴奋地瞪大了眼睛,“爹地,你说话算话吗?你确定要娶我妈咪?”

“前提是她跟姜南希一样。”御敬寒在脑海里仔细回忆了一下那晚酒会看到翠花的场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段时间太想找到翠花,用力过猛,他脑海里翠花的五官竟然模糊不清了。

反倒是他跟韩以伦画的翠花画像一张接一张在眼前打转。

“好!我们拉钩!”姜天新怕他反悔,兴冲冲地跑到轮椅跟前。

御敬寒垂眸,看着他举得高高的小拇指,低低笑了下,“嗯,拉钩。”

说着,他把自己的小拇指伸过去,勾住儿子的小拇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盖章!”

姜天新白生生的大拇指印上男人的大拇指,然后笑眯眯地问,“爹地,将来找到妈咪,你不会赖账吧?”

御敬寒淡淡应道,“不会。”

“太好啦!爹地,我好爱你呀!”姜天新激动得踮起小脚尖,搂上男人的脖颈,对着他的下巴,吧唧亲了一大口。

御敬寒懵了懵,感觉心窝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一股又甜又暖的情绪悄然从心底溢出。

他缓缓抬手,微凉的指尖轻轻碰上被儿子亲过的地方,唇角的笑弧轻轻漾开。

这个臭小子!

男人眼帘低垂,长长的睫毛在眼窝处打落一小片阴影。

此刻,他安静地抿着薄唇,俊美的侧颜有种非现实的美感,明明坐在轮椅上,魅力值却丝毫未减。

衬衣西装大长腿,轮椅厌食傲娇鬼。

这幅病娇静态图,不知道有多勾人。

可惜没人欣赏。

而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小奶音突然响起,亢奋又软萌,打破了病房里的温馨宁静。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在你面前撒个娇……”姜天新举着小拳头,放在脸颊旁边上下摆动,同时小屁股跟着节奏一扭一扭,像极了在撒娇的小猫咪。

因为太开心了,小家伙有点儿得意忘形。

“……”

御敬寒望着这一幕,眉骨跳了跳,越看越觉得儿子的言行举止反常得很。

不会是住院期间,医生给他用错药了吧?

虽然这样跳脱的儿子他也很喜欢,但是心里总感觉怪怪的。

不行!

回去得找韩以伦问个清楚!

另一边。

姜南希提着饭盒,推开许小苒办公室的门。

她一抬眼,便看到趴在茶几前安静写大字的御砚白。

小家伙身上穿着姜天新的衣服,奶黄色的大黄鸭连帽卫衣,黑色休闲裤,配白色运动款板鞋。

明明是同样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却有种说不出的矜贵,带着童话书里小王子专属的优雅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