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你跟爹地是离婚了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御砚白紧张地捏着小手,脑袋瓜转得飞快,“我开玩笑啦,我已经是男子汉了,我自己会洗澡!”

姜南希没有看出他的异常,笑着道,“好,小男子汉,我去给你放水。”

在御家,御敬寒对儿子的教育方式很严格,一直强调他自己的事自己做。

从三岁起,御砚白便不需要佣人帮忙,自己就能独立穿衣洗漱。

他很快就洗完澡,从浴室里探出湿漉漉的小脑袋,小脸蛋被热气蒸得粉扑扑的,“妈咪,我今天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澡不能一起洗,觉总可以一起睡吧?

姜南希听到动静,转过头。

只见小家伙身上裹着浴巾,软软白白,像只香软的小奶包。

她想着儿子刚来华城肯定还不适应,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好啊,妈咪也想跟你睡!”

姜南希冲完澡,跟儿子一起躺在大床上。

御砚白觉得她怀里又香又软,紧紧抱着她,舍不得放手。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跟妈咪睡过觉,原来被妈咪抱着睡觉这么舒服!

想到他跟姜天新长得一模一样,他忍不住在心里幻想,也许他们真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如果姜南希也是他妈咪,那他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妈咪。”御砚白越想越心动,仰头看向抱着自己的人,“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爹地,我却没有?”

姜南希微怔,“因为我跟你爹地分开了。”

御砚白想了想,继续追问,“妈咪,你跟爹地为什么分开?是离婚了吗?”

离婚?

姜南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儿子的问题,不过望着小家伙期盼的眼神,她柔声道,“天新,其实妈咪这次回国就是来找你爹地的。”

虽然今天在医院做完检查,医生说儿子身体很健康,可是姜南希依然觉得不放心。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保险起见,她决定先调查一下当年那个叫‘韩少’的男人。

御砚白眼睛一亮,透着激动的光芒,“妈咪,你要找我爹地?”

“嗯。”

见她点头,御砚白脱口就道,“我知道爹地在哪儿,我带你去找他!”

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眼神闪了闪,懊恼不已。

完了完了!

他的身份是不是要暴露了?

他冒充姜天新,妈咪会不会报警,让警察叔叔把他抓走?

不过姜南希压根没往那方面想,捏了捏他的小脸蛋,“好呀,我们赶紧睡觉,去你梦里一起找。”

御砚白见她没有怀疑自己,不由松了口气。

“妈咪晚安!”说完,他飞快地闭上眼睛。

这个小东西,平常一到睡觉就来精神,今天这么乖估计是坐飞机累着了。

姜南希看着小家伙粉雕玉琢般精致的小脸,轻拍他的后背,哄他入睡。

回想起儿子说的话,她眉头轻蹙,陷入沉思。

说来也奇怪,她五年前签的协议上明明写着,只有顺利生下孩子才能得到八千万的支票。

可是,为什么那位‘韩少’没有把她的儿子带走?

是对她生的孩子不满意,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当年她还太小,也没有往深处想,现在仔细回忆起来,发现疑点很多。

姜南希想着五年前的事,就这么迷迷糊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