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领主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闵恩露在外面的眼睛淡淡:“不用焦心,这些弟子中毒尚浅,放血流毒便可。”

  “仙子可知毒物出处。”阎海皱眉,他年岁也不大。自百年前仙门与魔界大战,仙门得胜以来,魔修便规矩许多,他从未与魔修接触过。

——————

  此城临近大荒,却也相隔大荒百里,魔域与仙门之间向来边界明晰。那大荒便是界线,大荒不属于仙门也不归魔域。

  那终年黄沙蔽日,灵气稀薄,只有一些无门无派的散修,或者被流放的弟子在那处生存。魔域那头同样是不上台面的小鬼在那一带修行。魔修并不和仙门弟子那样讲究,仙门弟子的卓越之辈是不会去大荒的,魔修不然,他们偶尔也在大荒游荡,常常以捉弄那些流放弟子为乐。

  “应当是魔域的毒,大荒经常有修为尚浅的散修中这毒的道。”

  阎海脸色微变,他与师兄带师弟师妹下山历练,本来也不过带众人去猎杀一些中介的魔兽,却没想出了这样的大事。

  阎海向闵恩一鞠:“这里有劳仙子了,情况紧急,在下需得告知师门。”

  闵恩点头,叫招摇仙府的金丹弟子将倒下的人抬到他们到此地的客栈房内。调好药剂让祁燃分发给那些金丹修士要他们将药剂给中毒的修士喂下。

  祁燃将药递给那些修士,久久注视闵恩忙碌的背影,小脸神情莫测。她自出了山门,便没有再关注过他了。现在正是午时,往常都是她提醒他,要吃饭的。

  祁燃往往有不悦便会开口,这次却只字未说,他感觉心口闷闷的,看闵恩把这人的脉,又给那人扎针……

  她好像关心每一个人,自己于她而言好似没什么不同。

  后者茫然无觉,闵恩抽出一把小刀,在每个修士虎口处划开一个小口,黑色的毒血一滴滴流出来。

  等到所有修士的毒血清除干净已经是日落西山了,闵恩看着小小的跟着她身后的祁燃,向他招手,祁燃放下药罐,走向闵恩。

  “怎么了,仙子?”

  “小烧,抱歉,我忘了你还未辟谷,需要用午膳,这些是凡间的琐碎银两,你自己去买一些喜欢的吃食,我这还有些琐事未了,你不必等我。”闵恩掏出一个浅绿的钱袋,放在祁燃手上,顺手摸了摸祁燃的脑袋,那双常常淡然的眼睛弯起来,带着笑意,如同秋波泛起的涟漪:“小烧一个人能行的吧?这是一个传音符,到时小烧遇上事情可叫我。”

  祁燃盯着那双眼睛,还有头顶被抚摸的触感,呆呆眨了眨眼,垂下头应了一声。拿着钱袋子便走出去了,心头压了一天的烦闷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