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饭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川几人在录制完专辑后,难得的休息了几天。

  将近半个月的录制,全天候的待在录音棚,确实非常辛苦。

  录制完成后,具体销售成绩,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尽人事,听天命,已经做到了最大努力,相信结果不会太差。

  不过乐队其他人,都非常有信心。

  他们一致都认为这张新专辑的质量极高,问鼎白金唱片肯定不在话下。

  毕竟十年前,奇点乐队就曾经达到过这个高度。

  白金唱片标准,是销售量超过100万张。

  而在十年前,奇点乐队退出前的最后一张唱片销量,就已经达到400多万张了。

  要知道那可是十年前啊,经济和日常消费都远不如现在。

  按照这张专辑首首经典的质量,他们预估,钻石级唱片,也是有很大可能达成。

  至少这次复出,打破之前的记录肯定没问题了。

  这几天,不时的有人打电话给乐队几人,都是恭喜新歌纷纷上榜,预祝专辑大卖。

  尤其是在梦回酒吧演出过的很多乐队,纷纷来电祝贺。

  不少在燕京本地的乐队,甚至特意跑到酒吧来当面祝贺。

  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以前,大东、猴子他们在圈内就是资源多、人脉广,不少年轻乐队来酒吧演出,也是希望有一天能被他们推荐一下,提携一把。

  现在,眼看着奇点乐队就要一飞冲天了,因此来往地更加殷勤了。

  娱乐圈,名利场,人与人之间就是这么现实。

  没红以前,身边什么样的人都有。但凡有一天你出名了,就会发现,身边全是好人。

  玩乐队圈子也没好到哪里去,人前装帅耍酷,人后也得吃饭。

  虽然大部分玩音乐的,相对都比较单纯,但不表示他们不通世事,不懂的把握机会。

  现成的例子就摆在眼前。前些天和奇点乐队一起参加音乐节的那些乐队,出场费暴涨就是最能说明问题的。

  真正能看破红尘,淡泊名利的又有几人?

  秦川前身为何逼格这么高?无非也就是真正做到了这点。

  最近这些天,乐队几人实在是不堪其扰,连酒吧都没敢去。

  偶尔就是到工作室聚一聚,喝喝茶,聊聊天,玩玩音乐。

  猴子,水怪他们是对秦川信心十足,所以对销量预期非常乐观。

  秦川自己,那就更不用说了,前世那么多大神的经典拿出来,销量再不行,他都对不起时空管理局的领导。

  所以他更是完全不担心销量,坐等好消息上门就行了。

  要说对销量最关心的,还得属程嘉阳程总了。

  虽然他也坚信,奇点乐队这张专辑卖个大几百万是板上钉钉的。

  可是要达到钻石唱片,他内心还是有点没底。

  毕竟乐队已经离开十年了,当年的歌迷还能留下多少?

  而年轻的歌迷,很多都还是音乐节才认识的奇点乐队。

  尽管那么多首歌,天天霸占排行榜,但最终会有多少乐迷付费买单,谁也说不准。

  程嘉阳怀着一些期待,想着是不是给秦川他们多安排上点综艺节目,增加曝光量,勉强达到钻石唱片,应该问题不大了。

  也不怪程嘉阳预期这么保守,毕竟乐坛好几年才能出一张钻石唱片,还都是天王或天后多年积累的结果。

  秦川要是知道程嘉阳的小心思,肯定直接一巴掌呼过去。

  跟谁俩儿呢?钻石唱片也就一千万张而已,你这是没拿文抄公当人啊?

  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哥前世的那首“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的,人家的盗版盘都卖几个亿了。

  就这个时空的严厉版权保护,加上我给这专辑挑的神级经典,钻石级别还勉强达到?看不起谁呢?

  要秦川自己估计的话,起码三钻起步。还别嫌贵,不还价的。

  这要是加上整个亚太地区,最终是什么销量,那就不好说了。

  秦川叮嘱程嘉阳,好好把工厂和生产线搞定,他都担心,到时候生产供应跟不上。

  浪潮唱片,程嘉阳此刻忙的焦头烂额。

  音乐节结束后,就一直被各方联系,可以说自打浪潮唱片成立,他程总就从来没有被娱乐圈这么地待见过。

  等到奇点乐队把专辑录完,程嘉阳就更忙了。

  注册歌曲版权,申请专辑出版号,拿到销售许可。

  联系工厂,安排CD产线尽快生产。

  联系各地渠道分销商、连锁音像店、各新华书店。

  进行市场调研、分析、评估,确定最后的上市日期。

  等这一套流程忙活下来,程嘉阳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累的瘦了一圈。

  这天下午,程嘉阳正在办公室听取助理的市场评估的汇报。

  整个九月,有不少歌手发行新专辑,什么时间发,那就非常有讲究了。

  一般潜规则就是大家尽量避开彼此,不会选择在同一天发行新专辑。

  除非是两家公司过去有矛盾或者存在极大的竞争,否则没有谁会故意去选择和另一个公司同时发片的。

  听着,听着,程嘉阳眉头有点皱起来了。

  九月,不仅香江刘天王新专辑上市,天后黄飞飞也是定在九月发行。

  除了这两人,九月居然有三十多位歌手发片。

  虽然很多是新人歌手,但也不乏几个名气大的,新专辑也选在了九月上市。

  而新人歌手,基本就属于蹭人气了。

  历来,就一直有这种操作,一些小唱片公司,签约的新人歌手,名气不够,宣传费用也不足,就也会选在九月上市。

  如果乐迷奔着自己偶像去音像店买专辑的时候,看见店内张贴的海报,也许就会顺带着买一些新人歌手的专辑,尝试听听看。

  这种行为,就类似于挖宝藏一样,一些新歌手如果特别优秀,而被歌迷偶然发现了,就会被冠以宝藏歌手的称号。

  于是,九月就也变成了一些新人歌手蹭人气的时段。

  今年九月,可是比往年多了十几位新人歌手啊。

  程嘉阳心里直骂街,你们特么还要不要点脸,哪有这么蹭人气的?

  这是要把歌迷口袋里的钱,都榨干啊。

  程嘉阳这下着急了,赶早不赶晚,尽早发行上市才是王道。

  就在程总苦思冥想,打算定个黄道吉日的时候,他电话响了。

  “喂,老万,今天是吹了什么风,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打来的是大地娱乐的万向东。

  “我说老程,没事就不能请你吃个饭吗?”

  “请我吃饭?肯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有什么事直接说。”

  “老程啊,九月不太平啊,要不哥几个约一下,一起吃个饭,坐下来合计合计?”

  “有啥好合计的?九月不太平,我慌什么?”

  “老程啊,你膨胀成这样了?几个菜啊,就开始说醉话了?我也就是攒个局,燕京这片的,大家一起通个气。就算你不给我面子,其它人的面子,你就都不放在眼里?你能保证奇点乐队下张专辑还带你玩?”

  万向东这话,瞬间让程嘉阳反应过来。

  确实他最近是有点飘了,奇点乐队这张专辑的美好预期,让他已经忘记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浪潮唱片和奇点乐队不是上下级关系,而是自由的挂靠合作关系。

  天知道下次出专辑是什么时候,就算再出专辑,就一定还会交给浪潮唱片发行?

  程嘉阳内心已经隐隐有些预感,这次过后,奇点乐队就要一飞冲天了,不是他这个小唱片公司可以留的住了。

  不管是签约前几位的大唱片公司,还是自己成立公司自己发行,只要奇点乐队的金字招牌在这里,一切都有可能。

  想到这,他之前那专辑即将大卖的欣喜,不由得都少了几分。

  于是程嘉阳没敢再膨胀,答应了万向东的邀请。

  “行吧,老万,你说的是。那咱们在哪里碰头?”

  “今晚7点,东莱大酒楼,不见不散。”

  “好,到时候见。”

  程嘉阳作为一个合格的商人,开始琢磨起来晚上这个鸿门宴了。

  如何利用手上的砝码,在晚上的饭局上,赢得最大的好处。

  晚上六点半不到,万向东就早早的到了东莱大酒楼。

  他是发起人,特意提早一些到达迎接诸位大佬。

  第二位到达的是,燕京光线传媒的老总厉以飞。

  “老万,还是你境界高啊,想着攒这个饭局,哈哈哈。”

  “我这不是没办法嘛,一大帮人跟着吃饭,不得不小心翼翼一些。”

  “你家大业大,都这么说,我们这小打小闹的,还怎么活啊?”

  “害,都是当老板的,都一样是劳碌命,谁也不比谁强,哈哈哈哈。”

  “这话在理,怎么的,今天还有谁来。”

  “老程,老吴,老杨,还有就是浦江天弘娱乐的张赫。”

  “他怎么从浦江大老远的来了?”

  “这个饭局,还就是张赫提议的,我只是尽地主之谊,发起一下。”

  “这真是稀奇了,咱们一帮土著,居然让个外人攒局,哈哈哈哈。”

  “谁说不是呢?不过啊,还得谢谢人家张总,这个局啊来的正是时候。”

  两人聊着聊着,没一会儿,大家就都到齐了。

  天诚娱乐的老总吴志兴,飞扬唱片的老板杨东恒,以及浦江天弘娱乐的老总张赫都来了。

  万向东让服务员安排酒菜上桌,边吃边聊。

  “老程,我们得敬你一杯,今天你是主角啊。”

  万向东端起酒杯,朝着程嘉阳敬起了酒。

  “唉,这我可担当不起啊。你们都是大老板,我这个支个小摊的,哪有资格当主角啊?”

  “这不是现在你手上有王炸吗?现在圈里的诸位,谁不对你另眼相看啊?”

  “还王炸,哪有那么夸张?”

  “夸张不夸张的,喝了这杯,咱们再接着说。来,大家一起敬老程一杯,干了。”

  说着,众人都举杯,敬了程嘉阳一杯酒。

  喝完,浦江天弘娱乐的张赫,率先说话了。

  “在座的几位,都算是我老大哥了。今天感谢向东老哥,组了这个局。其实也是我提议的,早晚咱们这些人,都得碰一次面。不然回头莫名其妙搞坏了关系,就得不偿失了。”

  “今天大家过来,想必已经有所猜测,那就是以后在市场上有什么动作,咱们相互之间,最好还是能通个气,避免误伤友军嘛。你说对不对啊,程总?”

  程嘉阳愣了一下,笑着说道:“问我干嘛,我小打小闹的,从来都上不了台面。”

  “实话实说,自从十年前奇点乐队退出后,大家确实没把你当回事。可如今秦川复出,奇点乐队王者归来,你这下手上直接捏着个核弹头啊,大家不得不谨慎对带不是?”张赫回应道。

  “害,说道这个,我还担心呢,奇点乐队估计也就这张唱片放我这了,以后啊,什么事都说不好了。”程嘉阳很无奈。

  “以后的事,就以后再说。咱们先说现在。这次大家都看出来了,音乐市场门槛越来越低了,小的唱片公司越来越多了,以后市场更不好做了。”张赫接着道。

  “没错,所以咱们这些老家伙,互相之间做好抱个团,相互之间能经常通个气,以后工作也好做一些不是。”万向东附和说道。

  “老万,来之前其实大家多少也猜到点你这顿饭的意思。咱们呢,私下是朋友,公事上还是竞争对手,怎么个抱团法啊?”飞扬唱片的老板杨东恒问道。

  张赫抢道:“这个我来回答吧,抱团,并不是说让大家绑在一起,而是大家以后能组成个松散的联盟。各自公司的一哥一姐发片的时候,能互相通个气,避免撞车。如果遇上九月十月这种旺季,咱们可以商量一下档期,尽量错开点时间。”

  “那如果今年九月,我们公司正好没有发片呢?”天诚娱乐的老总吴志兴又问道。

  “那就顺移,下一年九月,你可以先挑个日子,其它人尽量配合。”张赫回道。

  光线传媒的老总厉以飞笑道:“我看行,也不用约束那么多,就这一条能做到,大家的工作都好做多了。”

  “可不是,咱们先有个章程,互相之间不撞车,大家才都有肉吃。我们得先吃饱了,才能剩点汤给他们喝嘛,哈哈哈哈。”万向东狂妄了一把。

  确实,在座的几位,都是国内音乐行业执牛耳的存在,除了粤东那家香江巨头的分舵,几乎找不到抗衡的。

  因为他们旗下,不是有天王,就是有歌后。至于二三线歌手,更是不胜枚举。

  几位大佬也是嗅到了一丝危机。

  小唱片公司越来越多,一方面是象征了音乐市场越来越繁荣,二也说明竞争将越来越激烈。

  在商业领域,蚂蚁咬死大象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如果几大巨头相互之间内耗太厉害,那岂不是便宜了那些新兴的小唱片公司了?

  所以,张赫从浦江特意赶来,就是为了在金九银十这个旺季之前,大家达成共识。

  以后音乐市场,还是他们定规矩,他们说了算。

  至于相互之间的竞争,那就各凭本事。

  只要他们之间,尽量不干鹬蚌相争之事,就不惧怕任何人。

  张赫接着说道:“所以这顿饭,很有必要。咱们不仅得抱团,还得一致对外。这几年,宝岛和香江的公司,对内地市场也是越来越虎视眈眈了,都盯着咱们这边这块大肥肉呢。”

  “可不是,粤东那边的分舵已经好几个了,闽西那边今年也已经有宝岛巨头的分支了。”厉以飞说道这些,都有些咬牙切齿了。

  这些都是来抢饭碗的,怨不得他恨得牙痒痒。

  张赫笑了:“所以说嘛,咱们必须抱团了,起码不能让那边就这么轻易的过来抢肉吃嘛。”

  “好,既然大家都达成共识了,那就从这次金九银十开始。都说说看,这两个月,你们都什么打算?”万向东开始直奔主题了。

  张赫先回答了:“金九银十,现在奇点乐队势头太猛,九月我让开,十月初我要了。”

  浦江天弘娱乐旗下有老牌甜歌皇后慕青青,这次正好发行新专辑。

  “今年九月十月,我手底下没有一线发专辑。明年九月下旬,我预订。”光线传媒的老总厉以飞说道。

  万向东有些尴尬的问道:“老程,这也就是你没提前和我通个气,我被你坑了一把啊。你直接说,奇点乐队新专辑,什么时候上市?”

  “定在了9月3日,我也不想啊,这音乐节事赶事的,就到这了。”程嘉阳委屈的说道。

  万向东苦笑了一下:“行吧,这次算我认栽,我把黄飞飞的专辑提前一周,尽量错开一点,多回点本。老杨,老吴,你们呢”

  “飞扬唱片九十月没有计划,我预订明年十月。”杨东恒回答道。

  “我旗下的新人王,那就只能定在9月下旬上市了,反正左右都是被你们夹击。”天诚娱乐的老总吴志兴也是很无奈了。

  前有奇点乐队和黄飞飞,后有慕青青,他怎么都可能完全避开,能错过点时间,已经很好了。

  不过他也没有太担心,他旗下的今年最强新人王王宇,是青年歌唱大赛出来的流行组冠军。

  这年头可没有前世那种浮夸的偶像练习生选秀节目,青年歌唱大赛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选秀节目。

  王宇唱作俱佳,有很好的粉丝基础,尤其是校园女生,更是对他非常追捧。

  所以吴志兴也没有特别担心被天王天后夹在中间。要是没两把刷子,谁敢选在九十月发行上市啊。

  “我说老程,回头你那边要是出了什么异常状况,你可要及时通知我们啊,可不能一个人闷声发财啊。”张赫又盯着程嘉阳逼问。

  “能出什么幺蛾子,日期都告诉你们了,我还能怎么办?”程嘉阳无语道。

  万向东也急了:“话可不能这么说,大家都明白,市场中钱就这么多。歌迷买了你的,就会少买点我们的。回头你工厂日夜开工卖个爆,如果我们也准备了很多货,岂不是要砸手里?”

  “不会吧,市场那么大,哪里是一家吃得完的。你说的情况,不太会发生吧?”

  “怎么不可能发生,你是不是没搞清楚奇点乐队新专辑的情况啊?十首歌全部进排行榜前十,其中5-6首一直霸榜。这是钻石唱片起步啊。万一来个双钻石,三钻石,我们可不就得减少产量了吗?”张赫也严肃的说道。

  “这...”程嘉阳不知该如何回应了。

  他是幻想过奇点乐队这次新专辑,能达到钻石唱片。

  他的浪潮唱片打创立以来,就从来没有发行过一张钻石级的唱片,他也没有经验。

  可他再怎么幻想,也没想过能到双钻石,三钻石级别啊。

  钻石唱片,那可是销售过千万张,才能冠以的称号啊。

  双钻,三钻?我程嘉阳岂不是也要名留华夏流行音乐史了?

  想到这里,他一边暗喜,一边又有些心虚起来。

  毕竟这种被人带飞的感觉,总是那么地不踏实。

  “那你们说咋办?”程嘉阳开始装傻了,他可不是三两句话就能对付过去的。

  万向东老狐狸,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老程,别装糊涂。这次算你厉害,大家这次都承你的情。你这边每天销量多少,数据给我们也报一份过来,我们好及时调整应对。下次,有事你先开口,我们绝无二话。”

  “我同意,老万说的,就是我想说的。大家都同意吧?”张赫附和了一声。

  众人纷纷答应,就连不发片的两位老总,也应了下来。

  既然大家选择抱团,那规矩都得维护好,轻易不能破坏。也不能明着让人吃亏,损人利己不好,这样才不容易散伙。

  就像这次,奇点乐队新专辑如果真的双钻或三钻,那必然会导致其它歌手的销量受到影响。

  哪怕是影响一两百万张的销量,那也是一大笔钱不是。

  如果提前能预知这个情况,那就可以避免损失,少生产一些,避免到时候被音像店退回,积压太多库存。

  虽然这些钱亏了,对他们公司来说,也伤不了什么。

  可能不亏,岂不是更好,大佬其实就是借这个机会,互相之间达成联盟,顺势就借着浪潮唱片的事情,把规矩先用起来。

  奇点乐队再厉害,也只是单打独斗,浪潮唱片就更不够看的。

  现在他们更担心的,是越来越多的小唱片公司崛起,以及宝岛和香江的巨头涉足内地市场。

  尤其还要担心高丽国,霓虹国那边的娱乐势力入侵,毕竟现在已经有了来势汹汹的苗头,不得不防啊。

  攘外必先安内,内部团结,才能多积累实力,为以后更激烈的竞争做好准备不是。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已经是大佬们在给面子了。

  程嘉阳见状,才答应了下来:“行,那我就豁出去了,回头每天的销售数据,我都给你们报一次。老万啊,老万,要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呢,还是你厉害。”

  “厉害啥啊,我们都老了,以后是年轻人的天下。这国内了,以后得是张赫老弟扛大旗了。”万向东谦虚的笑答道。

  “是啊,张赫老弟年轻有为,我们都该退休了。”厉以飞也附和一下。

  张赫确实厉害,三十出头的年纪,接手家族公司。

  在天弘娱乐青黄不接之际,一手发掘并打造了甜歌天后慕青青,同时大力培养新人,短短几年,就把天弘娱乐重新带回第一梯队。

  虽然说天弘娱乐本身的底子仍然很好,可是张赫的一系列经典操作,在业内是被传的神乎其神。

  他现在就是国内娱乐圈最年轻的大佬,被多少圈内其他大佬用来教育自己那不争气的纨绔子弟们。

  听到两位大佬吹捧,张赫也是内心有一丝骄傲,不过嘴上还得谦虚一下。

  “哪里,哪里,都是各位老哥抬举,给小弟留了一碗饭吃。”

  “行了,大家就不用互相吹捧了,来,为了咱们这个来之不易的联盟,干一杯。”老杨的提议,得到了众人愉快地回应。

  就这样,几位大佬一顿饭的功夫,就结成了一个话语权极强的联盟。

  虽然这个联盟看似松散,但生意场就是这样。很多东西并不需要说的太死,更不需要签协议,只要遵守一些底线,大家共同维护规矩,就比什么合同协议都好使。

  一个组织,一个团队,如果做到了什么事都动不动拿合同协议说事的地步,那离解散也不远了。

  反而是这种道德约束,更让人容易遵守和维护规矩,不然就会被群起而攻之。

  今天程嘉阳也是不虚此行,即使之后奇点乐队的唱片不给他发行了,他身在这个联盟,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他一个小唱片公司,旗下都是些三流歌手和不红的乐队,深处联盟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保护和扶持。

  今天得到几位大佬的承诺,可以说,后面几年的日子,他会好过很多。

  程嘉阳高兴的频频给大佬敬酒,喝到后面他自己先醉了。

  --------------------------

  PS:特别要感谢【彩炼舞当空】、【十里春风不如你】、【PTH】、【误入歧途的牛】等几位书友,天天投票支持,感激不尽。

  白天有事,回家晚了,耽误更新了。

  6000多字大章,彩炼书友,够多吧。

  别担心哈,我几十万字存稿打底。

  不过之前写的太烂了,被编辑要求修改才能发,速度慢了点。

  我尽量努力多更新,谢谢支持。

  新人求支持,求收藏,求票,感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