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乐队的春天回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燕京,东二环外,工人体育场附近,东环国际大厦,大地国际娱乐有限公司。

  这是天后黄飞飞签约的所在,在国内算是位居前列的老牌娱乐公司了。

  旗下不仅有黄飞飞这个顶级天后,还有像王小明、朱天爱等演艺明星。

  大地娱乐以发掘培养新人著称,老板万向东一直以慧眼识珠、娱乐圈伯乐的称号闻名圈内外。

  大地娱乐,每年都会发掘出各种新人,有歌手,有演员,其中不少都已经成为了二三线明星了。

  因此,每年都有不少向往加入娱乐圈的少男少女们,纷纷向大地娱乐投了简历。

  这就是品牌和口碑效应,带来的红利,也是一个娱乐公司可以长盛不衰的源头。

  此刻,大地娱乐的老板万向东,正带着音乐总监宋朋义以及天后黄飞飞一起,准备试听一下奇点乐队的新专辑。

  别问为什么万向东就拿到了这张专辑的CD,作为国内喊得上名号的娱乐公司,要是从电台弄一张CD的拷贝出来都办不到,那就不用在娱乐圈混了。

  一个是老板,一个是音乐总监,指望他们两个干体力活是不可能了。

  在外界风光无限的天后黄飞飞,此刻却像个学生一样,乖乖的拿起CD放入播放机,开始试听。

  第一首,熟悉的《New Boy》缓缓传出,虽然这几天在电台已经听过多次了,可是三人都没有去快进切歌,还是安安静静把这首歌听完。

  也许对普通歌迷来说,只是简单的听哪首好听,哪首更喜欢,就完事了。

  但圈内人,尤其是音乐专业人士,听一张专辑,尤其是一张热销的专辑,却不是如此简单听一下就完事。

  歌曲,歌词,编曲,曲目的顺序,专辑的文案、封面设计,专辑传达的思想理念等等这些,都是必须研究的对象。

  词曲就不用说了,牛的词曲创作人,那上每个娱乐公司都会追捧的存在。

  如果有可能,能挖到自己公司,那就更好了。

  而研究曲目顺序,研究文案、封面设计等,就是把握这张专辑想表达的态度,所传达的精神。

  这是制作专辑的精神内核,也是吸引歌迷的一个很关键因素,作为专业人士,研究成功专辑的这些因素是日常工作之一。

  很快,第二首歌《夜空中最亮的星》也播放完了。这首歌,三人是太熟了,最近已经单曲循环了很多遍。

  这首歌随意拿个一个新人歌手去唱,都是可以让他立刻成名,是能吃一辈子的传世之作。

  播放机已经开始播放第三首,《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

  古筝前奏一传出,三人汗毛都立了起来,瞬间感觉换了个意境。

  他们在猜想,难道这是一首古风歌曲?

  直到鼓点一出,立刻回过了神来。

  真会玩啊,还是那个熟悉的嗓音,还是奇点乐队出道时的味道。

  只不过这首歌玩的更野了,开头那段古筝和鼓点的反差,简直了。

  三人内感慨了一声,真特么会玩。

  等听到中间片段的古筝solo,他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专业人士听一首歌的感觉,其实和普通歌迷是不一样的。

  一般歌迷,听完,也就是好听,喜欢,说不出个三五四六来。

  可是专业人士,无论上见识,还是专业性,都远不是普通人能比的。说句不好听的,人家一个月听得音乐,也许比你一年听的都多。

  所以专业人士,更能直观的把握住一首歌的厉害之处在哪里,更能很快发现创新之处在哪里。

  他们喜欢的音乐和歌曲,在普通人听来也许并不是那么好听。而普通歌迷喜欢的歌,也许人家听起来都要吐了,因为太普通了,这重雷同的编排,听的太多了。

  这首《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不管是创新,还是玩音乐的那个劲儿,都让在坐的三人眼前一亮,不得不在内心说了个服字。

  后面紧跟着的,就是《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这首也是音乐节上演唱的歌曲。

  当初宋朋义可是全程观看了这次音乐节,对于这首歌是真的记忆深刻。

  不得不说,和前一首一起,这两首歌,应该都是送给奇点乐队的老歌迷们的。

  这两首歌,风格特别强烈,是奇点乐队十几年前出道时的代表性风格,而且还加了不少创新,尤其是和其它乐器的混搭Solo,更是给人惊喜。

  这首播完,下一首突然画风一变,突然变成了蓝调布鲁斯风格。前面几声吉他弹出,突然换成了明亮的萨克斯声,婉转悠扬。

  瞬间好像给了人一种来到了美国西部的感觉,一个西部牛仔那种奔放、热情、直接的呐喊,充满了愤激和批判力,像是在呼唤人性的复活。

  这首歌直接让三人皱起了眉头,并不是这首歌不好,而是太好了。

  可是风格完全不一样,从来没有见过一张专辑中,风格这么变化如此之大的尝试。

  等听到下一首《幸福可望不可及》,他们已经开始见怪不怪了,这首居然是一首硬核摇滚。

  上一首乡村摇滚,直接过渡到硬核摇滚,但可以看出这两首歌的精神内核是一致的。

  一路高歌猛进,让三人都以为这张专辑将会是一张纯粹的摇滚专辑。

  直到《那些花儿》播放出来,黄飞飞听得都有些泪目了。

  身为圈内人,她对秦川的故事更为了解一些。之前听《夜空中最亮的星》时,她就明白,那是为去世的妻子所写。

  等听到《那些花儿》,更上感同身受,这是一个痴情的男人,妻子去世对他的打击是那么的沉重。

  《傻子才悲伤》出来后,直让她感到心疼,这个受伤的男人,应该是好不容易才走出来吧。

  不仅为乐坛庆幸,为歌迷庆幸。如果秦川没能从悲伤中走出来,乐坛岂不是就少了一位创作天才。

  他们不知道的是,此秦川已经不是彼秦川了,至少不只是以前的那个秦川了。

  《钟鼓楼》的三弦声一出,大家都觉得回到了小时候。那个年代的娱乐不多,城市不大,生活很简单。

  像三弦这样在传统曲艺中使用最广泛的民间乐器,也是广播中经常播放的旋律之一。

  这首歌,让宋朋义更加喜欢,作为纯文青的他,虽然已经年过不惑,可是怀旧情怀一直是他们这类人的最爱。

  就连歌中的念白,在他看来,都是文青对现代生活不满的呐喊。

  科技进步,虽然物质极大丰富了,可是生活节奏却越来越快,现在的人就一定比以前幸福吗,这需要打个问号,不同人有不同理解。

  《钟鼓楼》也许就是在表达这种情绪,在问自己,问大家这个问题。

  最后一首《无地自容》,三人也是反复听了很多,这次再听到,又有了不同的感觉。

  和音乐节听的不同,之前表演,也许只是当成一首优秀的硬核摇滚歌曲。

  可是整张专辑听下来,这首歌就像是一个总结,一个回答,一个宣告。

  整张专辑听完,三人都沉浸其中,各有思考,好几分钟没说话。

  万向东毕竟是老板,更有自控能力一些,率先说话了。

  “都说说看,什么感觉?”

  “这张专辑太棒了,与其说是奇点乐队的新专辑,不如说是秦川的心路历程和复出的陈诉宣言。”黄飞飞说道。

  “这张专辑有很多创新的地方,我最喜欢的还是各种乐器与摇滚的组合,尤其是歌曲中的solo,不得不说秦川很会玩音乐,是的,是真正的玩音乐。”音乐总监宋朋义更关注的还是音乐的专业方面。

  “这种风格会火?难道乐队的春天又要回来了?”万向东问道。

  “不会,这种玩法,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必须具备强大的创作能力才行。而且,不是什么乐队都能做到奇点乐队一样,一张专辑首首经典。如果做不到,拿什么火?”

  宋朋义并不看好这个推测,如果一个乐队这么容易火,那么国内何至于走到今天没落的程度。

  即使放大到全世界范围看,大火的乐队也是很少的,相对于商业化运作的流行乐来说,乐队占据的市场份额还是远远不能比的。

  只能说欧美那边的现代音乐文化,因为起步早,更多元化一些,对各种音乐和不同乐队更包容。

  “我也觉得,秦川和奇点乐队是个例,也许有带动效应,但是说到带火乐队这个圈子,还为时过早。”黄飞飞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行,那就再观察观察,咱们公司不急于推出新的乐队。这段时间,星探组那边也收了不少年轻乐队的资料过来,虽然有的不错,但我也确实没发现太惊艳的。”万向东一锤定音了,继续观望观望。

  “嗯,虽然从情怀和喜好上,我是希望你多签点乐队,但是回归商业本身,还是再看看吧。”宋朋义符合道,他是一名负责任的音乐总监,对商业理解特别专业。

  “这张专辑现在在各大广播电台打榜,我的专辑注定要和这个专辑撞车了。”黄飞飞透露出一丝担忧。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也不用担心,他秦川总不至于把排行榜全占了吧?你的主打歌也是非常优质的,保留个位置肯定没问题,热度不会影响太多。”万向东无奈地安慰道。

  “对的,该担心的不是我们,该担心的是排行榜上的其他人。这个九月,注定了是不可能如往年那样捡钱了,都得扑。”宋朋义作为音乐总监,对九月的销量已经不抱希望了。

  类似的试听会,在各大唱片公司,都一一发生。

  映煌娱乐粤东分公司,总经理李晨晖、音乐总监王天河,领着创作小天王徐立行、甜歌玉女小天后谢莹莹、和公司几个新人歌手以及他们的经纪人一起,也在做着试听会。

  映煌娱乐在香江那是大名鼎鼎,天王天后、影帝影后扎堆,可是在内地算是初创,刚刚打下一片市场。

  总经理李晨晖以能打硬仗著称,短短几年就在内地站稳脚跟,更是挖掘了创作小天王徐立行、甜歌玉女小天后谢莹莹这两位新晋人气王。

  前两周,徐立行的新专辑两首主打歌冲击排行榜,被奇点乐队的横空出世所阻,最终止步第十一名。

  不过,由于在音乐节之前两周,就已经上市发行,销量倒是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徐立行和经纪人此刻还是一阵后怕,庆幸当初听了李晨晖的建议,没有选择在九月上市,和天王天后硬碰。

  李晨晖也是独自暗喜,之前的决策现在看来是多么的英明。

  他之前就觉得徐立行根基还不稳,贸然定九月发片,可能会有很大冲击。

  毕竟金九银十啊,九月可是天王天后争夺的月份,虽然是销售旺季,可你也得有实力抢的过才行。

  当初虽然没有预料到奇点乐队复出,可是此时,反而更加衬托出他的英明决策,是多么地有远见了。

  众人听完《New Boy》这张专辑,对李晨晖都暗自钦佩,这种传世之作的专辑,谁遇谁死啊。

  “老王,琢磨出味儿了没?说说看,怎么个路数?咱们也签几支新乐队?”李晨晖问了问音乐总监王天河。

  “最近这股风不对,太诡异。不是以前那种情况,签乐队再观望观望,我感觉吃不准。”王天河回复道。

  徐立行作为创作小天王,对音乐理解肯定也专业,他发声了:“李总,我感觉乐队火不了。不是以前那个时代了,奇点乐队是特例,国内还没有哪个乐队能牛成他们这样。”

  “是啊,一般的乐队,根本没有这种号召力。我估计只有香江总公司那边的超越乐队,能和奇点乐队相抗衡了。”甜歌玉女谢莹莹跟腔说道。

  “行,那咱们就再观望观望。立行,这段时间你多辛苦一下,各地签售会多跑几个,争取在奇点乐队专辑上市前,咱们尽最大努力,多拉动点销量。”李晨晖安排道。

  “好的,李总,回头我就让虹姐去安排,接下来这几天,不休息了,多跑几个城市。”徐立行答应下来。

  李晨晖接着说道:“大家都别担心,奇点乐队也没有那么大的统治力。他们也只是一个乐队,单打独斗的,不足为虑。只不过最近刚复出,关注度很高。咱们有香江总公司做后盾,在国内来说,实力可以绝对排前三,大家都打起信心,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作为总经理,他不得不给大家加油打气。不过他说的话没有错,香江总公司的实力,国内排前三是毋庸置疑的。

  他们背靠大树,自然容易很多。不管是宣传资源,还是词曲创作来源,都不缺,香江总公司那边,甚至还要大师级的词曲创作家,在这方面完全不用操心。

  映煌公司是不担心,可是国内很多小唱片公司,却是感觉乌云压顶。本来音乐市场竞争就激烈,奇点乐队横空出世,必定要引起一阵腥风血雨。

  一些中小型唱片公司,在这一轮激烈的竞争中,也许就被淘汰出局了。

  不少唱片公司,此刻有一种深深的焦虑感。

  有激进一些的唱片公司,此刻都打算马上签两三支新的乐队下来,蹭一蹭奇点乐队带来风潮,博一条新的出路。

  所有业内人此刻都有个很大疑问,难道乐队的春天真的又要回来了?

  ----------------------------

  PS:新人作者,求收藏,求票。

  感谢老朋友的支持,感谢大佬的打赏,谢谢大家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