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新专辑制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网上对消息真假吵的沸沸扬扬的时候,秦川带着乐队众人,开始进入新专辑的制作节奏。

  不是他们不想多歇两天,实在是程嘉阳天天都在电话催促。

  现在音乐节带来的关注效应,已经达到了最高峰,乘着这个热度,顺势推出新专辑,才是最好的时刻。

  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秦川几人也就不好意思再休息了。

  对于新专辑,秦川早有准备,自从打算参加音乐节那天起,他就在思考这件事情了。

  而新专辑的歌曲,其中就有音乐节上演唱过的那三首,在网上已经流传很久的《夜空中最亮的星》,肯定也是候选之一。

  这天,秦川召集了众人,把剩余歌曲的谱子,都分发给大东、猴子他们各自去熟悉和练习。

  这次,除了排行榜上的四首歌,秦川又准备了六首歌。

  做为乐队复出的第一张专辑,秦川一共准备了十首新歌,首首经典。

  这些歌,都是他精心选择出来的,不仅有态度,更有展示自己的心路历程,不让这次复出显得太突兀。

  毕竟退出又复出,如果不好好交代一下,会有些说不过去。

  这些歌,就是秦川用来堵一些人的嘴的。

  一切尴尬问题,都可以用歌曲来回答。有问题,答案都在歌里,请自行脑补吧。

  专辑的十首歌,分别是:《NEW BOY》、《夜空中最亮的星》、《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赤裸裸》、《幸福可望不可及》、《那些花儿》、《傻子才悲伤》、《钟鼓楼》和《无地自容》。

  选择用《NEW BOY》作为主打歌,这是一种态度,表达了奇点乐队不忘初心,永远都不会改变喜爱音乐的热情。

  即使众人已经是摇滚老炮儿了,但不管过去多久,年纪多大,仍然是原来那个热爱音乐、喜欢玩乐队的少年。

  而《夜空中最亮的星》作为第二主打歌,更是众望所归,这首歌在排行榜排名一度靠前,甚至超过了《无地自容》。

  如果单看歌曲的适应性,可能《夜空中最亮的星》的歌迷基数更大,毕竟还是有不少歌迷对硬核摇滚不感冒。

  《夜空中最亮的星》作为第二主打歌,能让更多歌迷很快就爱上这张专辑。

  《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以及后面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都是前世摇滚教父崔健的经典作品。

  借用当时官方报纸的话讲,“当你听到那略带苍凉、忧郁的曲调时,当你吟咏那惆怅、凄迷的歌词时,总感到是在一吐自己的衷肠。

  尽管直白、袒露,但却真挚、诚恳,毫不掩饰,是前世摇滚史上无可或缺的之作。

  一般人都以为摇滚就是叛逆的,这只是比较肤浅的理解。

  摇滚其实就是不想受到束缚,更尊重自我的情感释放,不在意世俗眼光和看法。

  在守旧的思想面前,你觉得可能觉得那些行为就是叛逆性格,想要规劝,想要制止,想要他们听话,不然就觉得是怪人。

  可是在热爱摇滚的人心里,你们的看法都不重要,我就想只要一时兴起,立刻能在雪地上撒点野。

  《赤裸裸》,蓝调布鲁斯风格的慢摇滚,迷人性感的理想主义歌词,带着节奏布鲁斯风格的摇滚旋律,让人沉迷其中。

  《幸福可望不可及》,一首快节奏的硬摇滚,即是对当前生活不满的嘶吼,也是对自己内心不能满意的呐喊。

  这两首是来自前世郑钧的作品,充满了洒脱、不羁,对世俗的无所谓的态度。

  《那些花儿》和《傻子才悲伤》,和主打歌《New Boy》一样,都是前世朴树的经典之作忧伤而又温暖的作品,虽然并不是经典摇滚风格的歌曲,更像是民谣。

  这是秦川精心选出来,代表对前身过去的追忆、追问,怀念、不舍。听上去非常的温暖而积极,表达了一种迎接新生活的态度。

  倒数第二首的《钟鼓楼》,就很有意思了。

  是前世魔岩三杰之一,何勇的作品。

  这首歌表面上是怀念儿时的钟鼓楼,其实是在诉说对新城市建设,改变了旧有环境的一种不习惯。

  更是对吵杂的现代快节奏生活的一种发泄,更有一种对未来新时代新生活的不安和兴奋。

  秦川来自长安,长安的钟鼓楼更有名,乃是知名历史建筑,也算是可以借这首歌,来诉说一下,如何从一个钟鼓楼下玩耍的普通少年,成长为一个赤子之心的摇滚青年。

  最后一首,《无地自容》,在音乐节的收官演唱,前世窦仙儿最知名的代表作。

  每个人听这首歌后的理解都不一样。

  有人觉得是讲男女之情,有人觉得是讲人与人相处,有人觉得是人和社会之间的关系。

  秦川选这首歌,既是因为这首非常经典,也是因为可以借这首歌诉说他的过去。

  因为此次复出,不想让人来纠结他的选择。

  过去的退出,面对队友,他无地自容;

  妻子去世,他苟活于世,他无地自容;

  复出重新演出,面对世人的各种言语,他无地自容;

  面对质疑,面对不确定,他都可能无地自容。

  但他秦川就是他,不管外界如何看待,他仍将继续前行,哪怕最后无地自容。

  这是他对前身也好,对过去、对未来也好,最真诚的呐喊,也算一种无声地交待了。

  在回来燕京之前,秦川就做了种种设想。

  哪怕不参加音乐节,这些歌曲也是他提前准备好,作为第一张专辑所用的。

  只不过由于突然间决定参加音乐节,所以从中选了三首,在音乐节上演唱出来。

  在秦川拿出这些作品后,大东、猴子、和尚、水怪他们,看他的眼神,变得有点怪怪的了。

  排练的时候,不时的拿余光瞟他,搞得他浑身不自在。

  也难怪他们诧异,虽然秦川前身也是天才,创作水平不用说。

  可是以前做专辑,也没有和现在一样,首首都是经典啊?

  甚至,其中的一些歌曲,可以说是传世经典,几十年都不会过时的那种。

  这让大东、猴子他们,纷纷好奇,过去十年,秦川都干了什么,怎么创作能力提高了这么多?

  这些经典,可谓是前世天王们的毕生心血,来自另一个时空集大成者,对大东他们的冲击力,肯定非比寻常。

  秦川不得不对他们解释一番,说是十年积累下来,创作的成果。

  也就把最好的几首都拿出来了,那些创作不好的,都没敢拿出来现眼。

  这个解释,还算能接受。

  毕竟如果是十年时间,创作出这几首经典歌曲,也不算太夸张。

  这样解释,好赖算是对付过去了。

  经过几天的排练,众人都熟悉后,秦川带着他们来到浪潮唱片的录音棚,开始专辑的录制。

  他们到达的时候,程嘉阳已经早就恭候多时了。

  秦川他们刚来,助理就通知他了,他连忙跑到录音棚和他们碰头。

  一见秦川几个人,开心的说道:“哟,盼星星盼月亮,哥儿几个总算是来了。”

  秦川回复道:“老程,你至于么,早一天晚一天的,迟早不都得来。”

  程嘉阳回答道:“至于啊,现在你们几个都是我的财神爷,我恨不得把你们供起来。”

  猴子急了:“滚犊子,还供起来,我们还喘气呢,不至于上供桌哈。”

  “哈哈哈哈哈,玩笑玩笑,就是那么形容一下。既然都到齐了,咱们就抓点紧,赶紧录起来。”程嘉阳笑着说道。

  秦川按住他,道:“不急,还有人没到,等他来了,就开始录了。”

  “你们几个不都在这儿呢吗,还等谁啊?”程嘉阳问到。

  秦川回答道:“等人来了,你就知道了。”

  几人在录音棚大概就等了七八分钟,只见骆斯年大教授带着两个年轻人走了进来,手上还都拿着不小的乐器盒。

  程嘉阳一见,乐道:“骆教授,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你才老,我年轻着呢。这不是应三儿的邀请,来帮忙录专辑嘛。”骆斯年回复道。

  秦川欢迎道:“谢了,老骆,还麻烦你带学生来,就等你们了。”

  骆斯年说道:“咱们客气啥,王宇,李南,把乐器都拿进去吧。”

  说着吩咐两个学生,把乐器都拿进录音棚。

  人到齐了,秦川开始安排众人各就各位,准备开始专辑录制了。

  首先,选择的是《一无所有》、《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赤裸裸》这四首歌的录制。

  因为这首歌的前奏或中间,都有一些其它乐器的演奏。

  比如《一无所有》里面,笛子和唢呐的配乐,为这首歌增加了很多中国风的原生态乐感。

  可以说有了这两个乐器,瞬间整首歌逼格都上了好几个档次。

  而在《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中,古筝那种安静深幽的古风,缓缓展开,到后面的古筝solo,配上鼓点,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非要评价,那就是一个字,绝。如果是现场演出,能让人听得汗毛都竖起来。

  之前音乐节的时候,骆斯年就给《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做了小号的间奏。

  而最后一首《赤裸裸》,悠扬婉转的葫芦丝声,夹杂着电吉他和鼓点节奏,直接能让人跟着摇摆起来。

  骆大教授非常给力,把自己民乐系的最好的学生都喊来了,加上自己,这几种乐器可谓说完全不在话下了。

  乐谱,秦川在音乐节结束后,就马上给骆斯年了,在民乐器solo这一段,就简单的给了点提示,希望他们也可以有些自己的发挥。

  进到录音棚内,秦川客气的和两位学生谢道:“王宇老师,李南老师,这两天拜托你们了,感谢!”

  二人虽然是骆斯年的学生,但在外面也是非常拿的出手的专业演奏人士了,一声老师完全当得起,不过二人还是谦虚了一阵。

  即使有之前的排练,即使骆斯年三人都非常专业,摇滚乐器和民乐乐器的磨合,还是花了不少时间。

  前后共花了三四天时间,才把四首歌录制完美。

  众人都表示非常满意,也对秦川的才华更加的钦佩不已。

  尤其是骆斯年,对于把民乐乐器的发扬光大一直非常执着。

  他叮嘱秦川,多创作一些类似的歌曲,让民乐器能更多的和各种风格的音乐类型合作,更多的出现在更大舞台上。

  毕竟传统民乐乐器需要继承,更需要创新,不然老是吃老本,就会被时代所淘汰。

  如何让民乐乐器,产生更新更旺盛的生命力,也是骆斯年一直以来最专注的研究课题。

  录制完成后,秦川几人带着程嘉阳,对骆斯年三人一阵感谢。

  尤其是程嘉阳,给骆斯年三人都包了个大红包。

  这个红包并不是人家的劳动收入,纯粹就是谢礼。

  秦川一如既往地大气,把骆斯年三人一起署名到这几首歌的制作者团队中,一起享有相应版税的收入。

  这点骆斯年习以为常了,毕竟这么多年老江湖了,什么没见过。

  可是王宇,李南两个学生,高兴坏了。

  作为民乐演奏家,平常除了演出收入外,难得有这种额外收入。

  尤其是通俗流行乐的销售数据夸张,版税更是不小的数字。

  他们俩内心暗喜之余,更加对老师骆斯年感恩戴德了。

  录完了最难得四首歌,接下来的几首就很顺利了,花了一周多时间,差不多一整张专辑的录制就全部完成了。

  程嘉阳在这期间,真的是全程陪同,后勤工作做得扎扎实实,很多服务都亲自上阵,完全没有一个CEO的架子。

  本来也是,秦川他们对程嘉阳来说,那都是伺候财神爷啊,新专辑一出,摆明了是要带他大赚一笔的啊。

  程嘉阳拿着专辑母盘,和秦川商量后,二人一致决定了,专辑定在9月3日上市。

  前期还需要安排工厂,加班加点的赶工生产出CD。

  预计首批投放100万张,后续再根据销售情况,让工厂预留50万张的生产能力,以便随时补货。

  在上市之前,所有的宣发工作,都交给浪潮唱片负责,程嘉阳这边会亲力亲为的跟进。

  尤其是电台打榜,更是需要把第一批试听盘,投放到各地的广播电台和电视台音乐频道去。

  不过,程嘉阳是老狐狸,营销这块他一直喜欢出奇制胜。

  之前的四首歌,在这段时间已经牢牢的占据了华夏流行音乐排行榜前十位的四席。

  尤其是《夜空中最亮的星》、《无地自容》、《New Boy》这三首,已经连续多天霸占了排行榜前三的位置。

  只不过这三首歌,前三的排名经常会轮换,毕竟风格不一样,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只有《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这首歌,一会儿第四名,一会儿第五名。

  只有天后黄飞飞新发布的专辑同名主打歌《未了情》,一直在和它竞争。

  鉴于四首歌在排行榜上的控制级的实力,程嘉阳不打算让剩下的六首歌曲同时在电台播出打榜。

  而是想了个新招儿,他打算和电台提前沟通好,剩下的6首歌,每天发布一首。

  这样,容易给听众和乐迷一种新鲜感,也容易造热议话题。

  作为老营销狗,程嘉阳深深明白,热门话题带来的传播效应,有时候比广告还管用。

  程嘉阳作为这张专辑的首批听众,他非常有信心。

  汇集了整整十首经典,这张专辑,注定是会载入华夏流行音乐历史的,将被无数乐迷和音乐专业人士传颂。

  带着这样的期待,程嘉阳把所有的试听盘,分发到了近千家广播电台,同时做了播出要求,必须保证一天一首。

  这个在专辑播放授权书上,是明确列出条款的,估计也没有哪家电台敢违背,不然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经过半个多月的等待,各大广播台拿到第一手的试听盘后,都欣喜万分。

  各节目组连夜加班,试听、开会、撰写文案和直播稿件,准备第二天就首发播出奇点乐队这张全新专辑。

  奇点乐队复出的第一张全新专辑——《New Boy》,他终于来了。

  ---------------------

  PS:新人作者,求收藏,求票,谢谢支持!

  书中音乐只为剧情需要,音乐风格不分高低,排名不分先后。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有不同意见可以保留,不需要喷出来。

  书里写的自认为还算是相对客观的,

  有时候书友喜欢以自己的认知来评价哪首歌好,哪首不好。

  这其实反而比较主观,有空多去抖音看看,

  一些音乐科班出身的专业视频博主,看看他们对音乐的常识科普吧。

  你会对音乐有不一样的认知的。

  为了防止被狭隘之人乱喷,本书开启了100粉丝值的评论门槛,感谢大家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