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诡异的排行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您好,是之江之声吗?我想点播《夜空中最亮的星》。什么?没有吗?只有无地自容那三首?人家网上都说有的。好吧,那就点无地自容吧。”

  “您好,是之江交通电台吗?我想点播《夜空中最亮的星》,没有?那点《无地自容》吧。什么?也没有?得3天后才能有?让我换台?去之江之声听去?”

  “您好,是湘潭音乐调频吗?我想点播《夜空中最亮的星》。没有?奇点乐队的歌都没有?您知道哪个台有吗?不知道?不知道你当什么主持人啊?喂,喂,怎么挂了?”

  “您好,是天府文艺广播电台吗?我要点播《夜空中最亮的星》。没有?网上不是说文艺广播电台有吗?只有燕京文艺广播电台有?同样是文艺广播电台,为什么你们就没有呢?你们咋混的?喂,喂...?”

  江城文艺广播电台,《天天音乐》节目正在直播中,主持人黄雅莉正在接通听众的点播电话。

  “您好,这位听众,您贵姓?”

  “主持人好,我姓南。”

  “南先生你好,请问你想把祝福送给谁呢?”

  “我想点一首歌送给前女友。”

  “那你有什么话想对她说吗?”

  “虽然分手两年了,我想告诉她,我还是一直喜欢着她。我想点一首《夜空中最亮的星》送给她,希望她能明白我的心意。”

  “抱歉啊,南先生,咱们台暂时点不了这首歌呢。要不给您换一首?”

  “怎么这首歌点不了吗?网上不是说这首歌在文艺广播电台可以点吗?我就想点这首歌,只有这首歌才能表达我的心意。”

  “真是抱歉了,我们正在争取这首歌的播放权,等过两天就可以点播了。这样吧,我给您换一首《爱不悔》好吗,下面请大家一起欣赏,南先生为她前女友点播的《爱不悔》,希望他的前女友能感受到他的心意。”

  说着,主持人黄雅莉就把这首歌推向了直播,听众的收音机开始播放起了《爱不悔这首歌》。

  “我不想要《爱不悔》,我就要《夜空中最亮的星》,喂,喂,主持人还在吗?”

  “您好,我是接线员小李,主持人已经为您播放了《爱不悔》,您说的那首歌暂时不能点播呢,您可以过几天再打来试试,谢谢您的配合,再见。”

  “喂,喂,不都是文艺广播电台吗?咋就没有这首歌呢?同样是广播电台,你们连首歌都弄不到,就不会好好反省一下吗?居然敢把我挂了,什么玩意儿。”

  黄雅莉把麦克风闭了,按了按太阳穴,深呼吸了一下,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这已经是她节目今天开播以来,第五个打进来后这样点歌的听众了。

  这个听众说话还算客气,上一个听众那个没礼貌的样子,差点让她气的抓狂。

  她朝着直播室外,隔着玻璃窗和外间的两位同事苦笑了一下,节目还要继续。

  外间,直播助理小周和技术支持小林,也是很无奈。

  “这是第几个了?”小周问道。

  “雅莉姐的节目,是第五个了。今天总共多少个,已经数不清了。那些一上来就说要点《夜空中最亮的星》这首歌的,接线员直接都屏蔽不知道多少了。”小林苦笑不得的回答道。

  “你说奇点乐队怎么回事啊,发新歌都不知道给所有电台推送一份音频拷贝过来,他们难道不想宣传吗?难道不准备发行新专辑了?”

  “不是,我听说是浪潮唱片作妖,先把播放权给了一线广播电台。咱们这边,估计就江城之声有那三首歌的播放权。不过他们也没有《夜空中最亮的星》,这首歌只有燕京文艺广播电台有独家授权。所以很多听众在网上被误导了,以为我们江城文艺广播电台也有。”

  “燕京文艺广播电台怎么就那么牛呢,居然拿到了这首歌的独家授权?啥时候咱们台能这么牛气就好了。”

  “害,想都不敢想,咱们这都属于三流广播电台了,哪有那个实力。”

  “唉,你说明天华夏音乐排行榜是不是要变天了?”

  “那可不是,奇点乐队在无界音乐节横空出世,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泄露。这一下,三首歌直接就火了,再加上《夜空中最亮的星》,明天排行榜必须得有他们的位置。”

  “我当然知道会有他们的位置,我是想说,会不会发生四首歌都上榜的事情。”

  “你别说,还真有可能。反正这一天下来,多少观众点播他们的歌,数据我可是都统计报上去了。这可不能作假,我猜其它电台也差不多。回头全国一统计,明天排行榜一更新,那可就搞笑了。”

  “怎么搞笑了?”

  “奇点乐队在音乐节唱的三首歌,大家都听了,就算我们电台没有播放权,可是全国总有那些一线电台可以播放和点播,这三首上榜还在情理之中。

  可是你看看现在的架势,《夜空中最亮的星》这首歌多少人打电话过来点播。如果不是燕京文艺广播电台拿到了独家播放权,这首歌压根就不能算对外公开过。

  这首歌明天妥妥的会上榜,你不觉得诡异吗?一首都没有大范围播放和发行的歌曲,霸占了排行榜的一席之地,还让不让别的歌手活了?”

  “那首歌之前不是在网上火了好一阵吗?我看过一次秦川在酒吧演唱的那个视频呢。”

  “那能叫公开发行吗?连公开演唱都不算。再说了,那个视频都被论坛限制了,看不到完整版了,只有一个十几秒的片段。”

  “你别说,还真是。那明天的音乐排行榜岂不是要出大幺蛾子?国家音乐协会那边难道不会出手干预一下,就坐视这种事情发生吗?”

  “要是燕京文艺广播电台不播放,音乐协会那边肯定不会让这首歌上榜的。可是人家友台现在公开播出了这首歌,即使范围不大,也算是公开发行了。这样就不能轻易撤榜,否则就是不公平了。”

  “那明天发生这种诡异的事情,岂不是会让很多歌手气的锤墙?”

  “气?轮的上吗?人家奇点乐队靠的是实力碾压,他们谁敢不服?”

  “哈哈哈哈,也是。我也非常喜欢奇点乐队呢,你说咱们台这几天能搞定他们歌曲的播放权吗?”

  “肯定没问题的,放心吧。不管是浪潮唱片,还是奇点乐队,都不敢犯众怒的。这么多电台被晾了三天,受了多大的委屈啊。之后,肯定会把播放权全面放开的,敢不答应,所有电台非联合起来封杀他们不可。”

  “嘿嘿,那就好,到时候我们节目也可以播放《夜空中最亮的星》了,我也好喜欢这首歌啊。”

  “你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这首歌听得懂吗你?”

  “咋了,单身狗就不配听歌吗?”

  “配,如果你能有个男朋友,听这首歌岂不是更好?要不便宜我试试?”

  “你想的美,想追我,你再继续努力吧。”

  “嘿,我还就不信了,哪天等我得手了,你看我把你......”

  “把我怎么了?你想干嘛?”

  “把你捧在手心宠着,嘿嘿。”

  “臭德行样儿的,能不能正经一点。”

  “你这么漂亮,对你正经,才是对你的侮辱。”

  “哎呀,上班时间,你要死了,回头雅莉姐看到了,非得教训我们不可。”

  “好,好,回头下班再说,一会儿我请你吃夜宵去。”

  “哼,我才不去呢。”

  两个人打情骂俏的,完全没注意主持人黄雅莉又接了一个听众打来的无理点播电话,她已经气的脑门青筋直冒了。

  看见隔间的两个年轻人还有说有笑,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当时就决定,节目结束后,拿他们两个出口恶气。

  类似的剧情,在江城其它广播电台纷纷上演,甚至在全国范围内的广播电台节目中,都在不断重复着。

  尤其是各地的文艺广播电台,更是成了重灾区,听众被误导拨打点播电话最多的,就是他们这些文艺台了。

  今天,全国的文艺广播电台的节目主持人,都对燕京文艺广播电台这个兄弟单位,充满了怨念。

  广播电台行业,今天注定了是个不开心的日子。不过对于其它行业来说,暂时并没有什么太大影响。

  映煌娱乐是华夏最大娱乐公司之一,总部设在香江,一直致力培育具天份的年轻艺人。

  旗下演员、歌手众多,不乏影帝影后、天王天后。

  映煌娱乐粤东分公司,八楼,录音室,此刻仍是灯火通明。

  映煌新签约的内天创作小天王徐立行正在为一个广告录制广告歌曲,这是个大牌快消品的广告。

  厂家的广告费给的诚意满满,特意要求徐立行拿新专辑中的一首新歌,为他们产品改编一首成轻快的广告歌曲。

  为此,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苦思冥想,总算是把广告语歌词给填好了,今晚正打算让徐立行录制一个demo,交给厂家审核。

  徐立行前段时间新专辑刚刚发布,最近深受歌迷喜欢,两首主打歌正在各大广播电台打榜。

  这会儿徐立行刚刚录好一版demo,打算休息一下试听看看,如果没问题了,今天的工作就可以结束了。

  经纪人郭虹面露喜色的走来进来:“立行,好消息啊,你新专辑的两首主打歌分别排到华夏音乐排行榜的第11位和第13位。估计明天就可以冲击前十了。到时候,肯定又可以带动一波专辑销量了。”

  徐立行苦笑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没有回话。

  “咋了这是?这么好的消息,你还不满意啊?”

  “虹姐,估计也这就是最终排名了。奇点乐队的三首新歌,今天已经被各大电台播出了呢,明天铁定是要上榜的。”旁边的录音师率先搭腔了。

  “我知道奇点乐队厉害,不过他们三首歌今天才小范围的播放了一下,怎么这么快就能冲击榜单前十吗?”经纪人郭虹有些不能相信。

  “虹姐,不止三首歌,尤其是那传说中的第四首歌《夜空中最亮的星》,现在圈子里都在传,明天榜单肯定要出幺蛾子了。”徐立行无奈的说道。

  “真的这么夸张吗?一天都坚持不了?怎么就这么巧呢?就差一天,你的主打歌就能进前十了啊?”

  “这就叫不可抗力事件。现在排行榜前十的又如何,谁不是瑟瑟发抖。被取代都是迟早的事情,无非是明天还是后天罢了。”

  “都是命啊,就差一个名次了,早知道多花点钱再宣传推广一下,说不定今天就进前十了呢。害,都怪公司不给力,才给那么点宣传经费,预算太不够了。”

  “算了,虹姐。进了前十又如何,待上一天就被挤出来?那岂不是更丢人?现在前十目标才大呢,指不定后面几天会被怎么调侃,我的歌排在十一位,目标小,反而没什么人注意,多好。”

  “好吧,只能这么自我安慰了。不过立行,我看好你,将来你肯定就是下一个秦川,绝对能成为和奇点乐队一样的存在。”

  “唉,虹姐,我哪有那么厉害,你夸的太过了。”

  “我说有就有。怎么样,广告歌录的怎么样了?录完早点回去休息,明后天还要跑两个新专辑签售会呢。接下来得多让公司安排点宣传活动,专辑要加大力度销售,别回头又和奇点乐队新专辑撞车冲突了,那就麻烦了。”

  “差不多了,听一下确认没问题,就可以回去了。”徐立行苦笑地回答道。

  当初定下新专辑的发行时间,是市场部严格评估过的,基本没有和大牌的天王天后发片撞车。

  当初定时间刻意都避开了歌坛大佬们的发新歌时间,为的就是让徐立行这个创作小天王,能冲击了一下排行榜前十。

  在排行榜前十,就会被更多的歌迷听到,这样专辑的销售就会更好了。

  可是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秦川居然选择这个时候复出,重组奇点乐队,而且一上来就出王炸。

  很多定在最近发片的歌手,已经不敢期望能在排行榜上与秦川一较高低了。

  现在他们想的是,秦川和奇点乐队新专辑录制和发行销售,最好动作慢一点,等我们先卖一波,回点本再说。

  和徐立行有同样担忧的,还有不少歌手,其中甚至有几位一线歌手。

  而今,几位排行榜前十中,靠后的那几位,他们只希望自己排行榜的位置,能晚一点被挤下去。

  这样,就能让自己的新歌,多维持一段时间的高热度,以便专辑的销售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每天早上9点,都是华夏音乐排行榜更新的时刻。

  榜单的数据统计截止时间,一般都是截止到前一天晚上十点钟的数据。

  今天,多少人都在等待这排行榜的更新数据。

  九点整,华夏音乐协会网站首页,准时更新了流行音乐排行榜的数据。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排名第九。

  《New Boy》,排名第七。

  《无地自容》,排名第五。

  《夜空中最亮的星》,排名第四。

  一切都在大家的意料之中,只不过,最大的幺蛾子还是发生了。

  那首从未发行,也没有被公开演出的《夜空中最亮的星》居然位列第四。

  这种诡异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了。

  音乐协会居然真的没有出手干预,直接让这首歌登上了排行榜。

  现在不是互联网的点击率时代,排行榜的评判数据排名,通常由3个方面组成。

  一是专家评判,二是电台音乐节目的专业DJ打分,最后就是用户的点播率。

  三个方面的评判数据各有不同的权重,不过用户点播是占比较大比重的。

  前三首歌,在音乐节演唱过,而且在一线的广播电台也被播放和点播过,上榜已经是意料之中。

  可是《夜空中最亮的星》,正是由于听众不管不顾的点播,才得以上榜。

  毕竟,这首歌只在燕京文艺广播电台播出了,奇点乐队之前连这首歌录没录过的风声,都没有透露过。

  于是,华夏流行音乐排行榜此刻就出现了有史以来最诡异的事情。

  一首在大多数广播电台,点都点播不了的歌,居然排在了排行榜第四位。

  只能说这首歌之前在网络上引起的反响太大了,流传的太广了。即使后来被论坛限制播放了,也没有打消乐迷们对这首歌的喜爱。

  加上很多乐迷没有完整的听过这首歌,更加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纷纷想在电台点播一下。

  直接导致了《夜空中最亮的星》这首歌的点播数据,比其它三首还要高。

  排名直接超过了那三首公开演唱过的歌曲,这也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本来按照大家预期,这首歌能进前十,就已经很不错了。

  今天公布的诡异排行榜,直接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所有圈内人明白,这绝不是最终排名。

  等到过两天,所有广播电台的播放授权到位,这四首歌,几乎已经锁定了前几位的排名。

  这点,已经没有任何人会去怀疑了。

  -----------------------------

  PS:新人作者,用心写作,几十万字存稿,用心修改中,

  已经签约,大家放心收藏,放心追读,放心投资,完本绝对有保证。

  求收藏,求票,求大家多多支持!

  祝大家看书的时候,永远像孩子一样,六一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