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准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一早起来,和猴子一起吃的早饭。吃完,把家里钥匙给猴子,让他请人帮忙打扫一下,晚上就能回家住了。

  和猴子分开后,秦川跑去岳父岳母家一趟,看望了一下二老,岳父苏哲文也正好在家。

  对于妻子一一因病逝去,二人也非常悲伤遗憾。但可能因为都是读书人吧,对人生、对生命有不一样的感悟,所以二老反而更有一丝淡定从容,不时的还宽慰着秦川。

  和二老聊了一下打算,也说了一些妻子约定好未完成的事情想去完成,他们都表示很欣慰,毕竟看到秦川振作起来了。

  陪岳父母吃完午饭,秦川就告辞了。回到酒吧和大东他们碰头,商量接下来的具体操作。

  前脚刚到酒吧门口,就看见和尚和水怪开着车到门口了。和二人打声招呼,一起走了进去。到里面大东和猴子已经先到了,众人找了个角落,围坐了下来。

  大东作为老大哥,先开口说道:“三儿,好了,大家都到齐了,接下来怎么个章法,你先说说看吧。”

  “好,我先说说看,后面有什么不周到的,你们再补充补充,”秦川回答道,

  “首先呢,是这次音乐节,咱们得好好排练一下,我这些年,也写了一些新歌,正好可以挑两三首出来练练。到时候上台咱们不唱老歌了,毕竟第一次复出,肯定要有点花头,免得被人说我们吃老本。

  其次呢,咱们的工作室还得整起来,以前是挂靠在老程那边,但这么些年过去了,挂靠协议已经过期了。

  咱们现在算独立音乐工作室了。音乐节结束后,咱们就要忙活第一张专辑的事情了,到时候,肯定也需要人手,另外,经纪人这边,也需要再物色起来,毕竟不能什么事都我们亲自去谈。

  暂时就这么多了,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猴子一听秦川有新歌,马上召集抢道:“还是三哥厉害,新专辑的歌都准备好了,快拿来我瞧瞧。”

  “猴子你别打岔,先把正事说完。”水怪忙劝住了猴子的好奇心。

  大东说道:“工作室这块暂时不用担心,财务我们一直都是外包给专业的会计师事务所的。如果要制作专辑,配乐编曲咱们自己都是熟门熟路,也不用操心,到时候去老程那边借录音棚就完事了。

  经纪人这个我觉得是最紧要的,毕竟后面的宣发、合作推广、上节目以及演出活动,都得经纪人来处理,这个咱们都不擅长。

  以前,咱们挂靠在老程那边,经纪人都是他那边指定单独给我们服务的。现在工作室独立了,肯定也不好再去问老程要人了。”

  “经纪人这边,我倒是有个人选。算是我一师妹,也是行业的老经验了,这些年也帮我接过点私活儿。

  她之前带的歌手被公司雪藏了好些年,后面尽给她安排一些杂活儿,她受了这么多年的气,也没有跳槽,最近才离职出来单干了。”水怪接话说道。

  秦川一听,觉得不错,对水怪说:“行,既然是明远的熟人,有空约出来聊聊看。如果可以,那就把经纪约和她签了,再给她陪俩助手,咱们摊子就算支棱起来了。”

  水怪回复道:“没问题,回头我就给她打电话,约到酒吧来聊聊看。”

  “那差不多就这么定了吧。大家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说的?”大东总结道。

  “呃,我这边还没说完。之前呢,为了给一一治病,加上这么多年也没工作,所以手头的钱花的差不多了。所以工作室重新弄起来,还得哥几个也垫一些运作资金了。等新专辑销售了,回头再给大家还回来。”秦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害,你担心这个啊?甭操心,之前工作室就有些钱剩余,哥几个又添了点,就开了这个酒吧,这里面也有你一份。

  酒吧虽然是平民消费档次,但因为圈里面朋友捧场,这些年生意一直不错,积累下来也有小一千来万了,都给会计师事务所帮忙做着理财呢,随时可以支用。

  所以,梦回酒吧是属于咱兄弟们一起的,这里就是我们的家。”猴子忙解释道,他虽然性子跳脱,但却最适合管钱,其它人压根对这个就不上心。

  大东接道:“是的,三儿,知道你对钱也不在乎的,也一直陪着一一,怕你乱想,所以一直都以前都没告诉你这些。”

  秦川感动的有些嫉妒前身了,妥妥的主角命运啊,不仅事业成功,还能有这么好的兄弟一起。多少人在金钱面前都丑陋的不行,而这帮兄弟这么多年还是一如既往,活成这样,这辈子值了。

  其实也不奇怪大东、猴子他们这么仗义,毕竟当年秦川是更加仗义。

  之前组乐队的时候,大部分歌曲都是秦川原创的,除了水怪参与了部分编曲,其它人都算是配合。

  可是秦川把所有的作品的词曲都署名成工作室了,相应的版税分成收入相当于大家共同所有,也就是说除了艺人演唱的收入外,乐队其他人还有制作人这块的收入。

  这些年,兄弟间的感情一直没变过,连秦川退出也一点不影响,恰恰就是因为大家都不是把钱看的很重的人,他们更看重的,反而是情义。

  越是大格局的人,反而更在乎那些用钱买不来的东西,比如爱情、亲情、友谊、为人处世等等。

  秦川回答道:“好吧,咱们兄弟那就不见外了,接下来就撸起袖子加油干吧。”

  “那就行了,别的就慢慢来,先把你写的新歌给我看看。”猴子又按捺不住地说道。

  秦川于是把之前打印好的三首歌的词曲和乐器编曲稿子,给几人手头都发了一份。众人都迫不及待的看起来了。

  “牛啊,三儿,这三首歌,风格还都不一样。看来你这些年,是真的一直没放下音乐啊。”看了片刻,和尚先赞起来。

  其他人一听,也从作品的沉醉中反应过来,纷纷表达了赞赏之意。尤其是猴子,那是叫好不停。大家熟悉了词曲稿子后,接下来安排了各自负责的部分,并安排好了接下来的单独和集体的排练时间,就各自散去了。

  这次是猴子送秦川到家的,秦川的家就在二环边上。因为买的早,那会儿房价也不算什么。上午猴子已经请保洁把秦川的屋子打扫并整理了一下,这会儿秦川正好入住。

  接下来几天,秦川和众人除了单独练习各自的部分外,就是集中在一起配合练习那三首准备在音乐节上的歌曲。

  当然了,练习是不可能在酒吧练习的,而是回到了工作室。工作室也就在二环边上,离秦川家不远的一个艺术园区里面。

  原来这里是一个老厂区,后面改建成了创意文化艺术园区,很多画家、艺术家的工作室,以及一些文化传播公司都在这边入驻。

  秦川他们的工作室,就是一个小的两层独栋老办公楼改造的,当时因为手里有钱,乐队又确实需要一个稳定的排练场所,就把产权也买了下来。重新装修并做了隔音处理,就变成了他们固定的排练基地了。

  在排练了两个多礼拜后,几个人已经磨合的非常有默契了,演出肯定是没大问题了,为了达到录制专辑的标准,众人并没有休息,而是继续磨练着。

  这天,水怪把他的师妹约了出来,大家到梦回酒吧碰面,聊了聊看经纪约的事情。见面约在了下午,秦川和大东到的时候,人家两人都已经先来了。

  看见秦川走进来,二人站了起来,笑着介绍道:“三儿,这是我师妹陈秋桦。秋桦,大东和三儿你肯定认识了。”

  “您好,杨小姐。请坐,请坐。”秦川客气的打着招呼,说着这边已经上好了茶,众人就座了。

  陈秋桦眉眼清秀,不是那种特别漂亮的脸庞,但却显出一股英气,带着细黑框眼镜,一副职业女强人的气质流露而出。

  她也打招呼说道:“三哥,大东哥,你们好,叫我秋桦就可以了。明远师兄前面和我打电话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还打算复出。”

  秦川回复说:“是的,当年因为我个人原因解散了乐队,也有点对不住兄弟们,这次回来,就是想把乐队再做起来,所以想找一位合适的经纪人,所以才让明远约的您。

  当然了,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完全独立的经纪人,要求能全心全意投入到我们工作室来,这样我们才能放心把工作都安排出去。”

  陈秋桦回复道:“嗯,这点你放心,之前明远也和我提过一些。我从大华娱乐出来后,之前带的艺人都交接出去了,目前手底下就一位过气的自由歌手,除了偶尔帮她接点演出走穴活动外,也没有很多其它工作需要安排。

  之前所在的大华娱乐,也算是业内一线的娱乐公司。这么些年工作下来,行业资源和人脉都不缺了。如果能把你们乐队的经纪工作交给我,我肯定能全身心投入进来,经纪工作我肯定是没问题的。”

  秦川和大东对看了一眼,明白了对方都算满意,于是秦川说道:“秋桦,你的情况确实很符合我们对经纪人的要求。

  这样,我们可以试着合作一段时间看看,先签一年的经纪约,如果合作愉快,我们再继续签长期约。不过话要说在前面,我们不是新人了,也不可能是和你签那种普通分成的经纪约。

  我们虽然过气了,但我们有信心,在不长的时间内,肯定就能重回一线。所以在这块,我们能给你的经纪人分成,也得按照一线的标准了,不知道您是否介意?”

  没想到陈秋桦完全没有半点不满意地说道:“怎么会介意,你们奇点乐队复出,多少经纪人争着抢着想给你们当经纪人。我知道要不是有明远师兄这层信任关系在,你们也不会找我。

  放心吧,反正我现在也是自由人,跟着你们我也水涨船高了,之后也算一流经纪人了。”

  “好,秋桦,那咱们就说定了,以后的对外工作,就全部拜托你了,希望以后多费心了。你也放心,只要工作做得好,我们哥几个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祝我们合作愉快!”秦川伸出右手,准备握个手地满意答复道。

  陈秋桦伸手握了一下,开心的说道:“合作愉快!”

  敲定了经纪人,秦川他们心头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把招聘助理的工作都交给了陈秋桦自己处理,毕竟本来就是配合她工作的。

  之后,秦川几人就又全身心的投入排练之中了,眼瞅着音乐节开幕这一天就快来了。

  ----------------------------------

  PS:走过路过,收藏点一点,推荐送一送,新人跪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