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无界音乐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摇滚老炮儿徐天最见不得嘚瑟成这样的人,当即骂道:“给丫脸了,哥几个认识你是谁啊?舔着脸上来套近乎。”

  程嘉阳回答道:“他叫耿乐,之前也是燕京当地的胡同串子。

  后来也玩起了乐队,出国留学回来后,玩起来英伦范儿摇滚。

  现在不少音乐节都会邀请他们参加,这两年在一些年轻人那边也还算红。

  这个月底,我们办的那个无界音乐节,也邀请他压轴来着。”

  “丫那也算英伦摇滚?算个锤子,就一照虎画猫的玩意儿,有形无神。整天一副鸟样,装给谁看啊。要不是他们乐队的鼓手小梁,还算可以,谁特么搭理他们啊。”猴子对他完全看不上眼。

  大东忙打断道:“猴子,算了,别说了,和这种人计较犯不上啊,回头说我们倚老卖老,以大欺小就好看不好听了。”

  “大东,你就老好人,和这孙子客气啥?以前他刚开始玩乐队的时候,求着来梦回酒吧演出,东哥长、猴哥短的喊着。没想到出国混两年回来,就拽上了,来酒吧就大东、猴子的喊上了,人和咱们客气过吗?”水怪也向着猴子的态度说道。

  “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一群老帮菜,整天拿腔拿调,也怨不得人家年轻人瞧不起。要是手底下再没点活,都能把咱们拍在沙滩上。现在的年轻人啊,都恨不得马上踩在咱们身上上位啊。”

  骆斯年大教授不由的感慨起来,因为还活跃在音乐工作一线上,所以接触年轻人更多,感受也是最直观的。

  秦川大致听明白了后,说道:“害,那就不用给他脸了。这人啊,能不能往来,和年龄没关系。想踩着我们上位,也得看有没有那个本事啊,就算有本事,也得看哥几个答不答应啊。非要有那种拿脸上来凑的,就大嘴巴抽他丫的。人活着不就图一舒坦么,一起处的舒坦的人,才值得咱们上点心不是?”

  “哈哈哈哈,还是三儿看的明白,大东啊,你就是老好人当惯了。”猴子不由得赞了一个。

  “行了,不说这些破事了。说点正事啊,三儿,大东,月底音乐节,给哥哥助个场吧。现在音乐节不如以前了,没点腕儿镇场子,想卖点版权给电视台,让电视台来直播,人都不愿意来啊。是吧,胡大台长?”程嘉阳不由得还朝着胡胜调侃了一句。

  演出活动或晚会,一般和电视台合作有多种方式。

  有的是购买转播权,有的是购买独家播放权,也有电视台出境费赞助制作节目,共同享有节目内容版权的,主要根据演出活动质量和内容形式来决定。

  不过对于音乐节来说,规模和明星的演唱会比不了,票价也卖不了那么高。

  本来就越来越小众了,纯靠买票是肯定很难收回成本的。

  如果没有电视台转播,广告赞助的费用也要不上价格,妥妥的亏本生意。

  可音乐节要是内容质量不高,没几个腕儿镇场子,电视台也不太愿意花高价来转播。

  可是要请大腕儿,就得花大价钱,前期成本投入压力又很大。

  所以办音乐节是个全盘资源整合,精打细算的事情,搞不好就赔本赚吆喝,因此有些不知名的音乐节就恶性循环、越办越差。

  程嘉阳之前和燕京台的转播权,谈的七七八八了,就是价格上还没敲定,一直在协商中。

  虽然有胡胜这个内应帮忙,但是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

  电视台也不是胡胜一人就能说了算的,也要集体开会讨论的,所以这个事情一直拖到离音乐节就差个把月要开了,价格还在软磨硬泡。

  “嘿,你要是能把三儿喊去助场,我亲自去和台长卖面子,给你把这个事情敲定了。有三儿复出这个噱头,肯定给你定的最高行情价。不过啊,回头三儿也得答应我一个事情才行,哈哈。”胡胜觉得事有可能,笑着帮忙说了一句。

  “三儿,就看你们了,哥哥这无界音乐节的老牌子,可不能砸手里啊。”程嘉阳忙扭头朝着秦川看来。

  秦川思考着自己来之前的一些设想和规划,也觉得是个不错的机会。

  自己在这段时间,不光积累了很多经典作品,而且凭着前世多出来十几年的见识经验,对接下来怎么发展,做了一些思考和计划,这次音乐节运作的好,也算是个不错的开局。

  他看了看大东、猴子、和尚、水怪他们,说道:“大东,猴子,和尚,水怪,感谢哥几个这么些年一直理解我、支持我,多的都不说了,都在心里。这次回来,我想玩票大的,闲了这么多年了,哥几个老胳膊老腿儿的,还玩的动吗?”

  “德性样儿,你老了我们都不会老。”猴子马上接茬儿道。

  “行,那接下来咱们就好好练练,上音乐节去给他们全炸翻了,哈哈哈哈。”秦川说完得意的笑了起来。

  程嘉阳一听有戏,马上谢道:“三儿局气,哥哥这次就靠你们了,你可得帮哥哥把摊子支棱起来啊。老胡,胡台,看三儿他们没问题了,接下来就瞧你的了。”

  “没问题啊,三儿都出场了,我指定是不能拉胯啊。回头我安排节目组宣传起来,回头大东、三儿哥几个,去电视台配合拍点视频和照片,做宣传素材。老程你自己这边市场部门,可不要舍不得花钱宣传哈,这次,广告商赞助这边,价格应该翻个倍不成问题吧。”胡胜轻松地安排道。

  事情到这个份上,程嘉阳肯定不会掉链子,连忙说道:“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这我还能不懂?宣发费用加倍上啊,该有的配置,全部上顶级的,这我还指望着卖二次转播权呢,还有后面的DVD发行,哈哈哈哈,三儿真是我的福星啊。”

  这次秦川复出,选在他办的音乐节上进行第一次亮相,自然很多配套环节都要一起水涨船高了,毕竟得对得起秦川的咖位啊。不过想着后面的收入利润也能多出来很多,不由得乐的哈哈大笑了。

  确实,早些年也是因为发掘了秦川乐队,再到后面一起合作,程嘉阳才在音乐唱片行业站稳了脚跟,并有了一席之地。

  在音乐唱片行业,一个歌手或乐队养活一家公司的事情,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甚至在早些年,靠一个歌手一首歌,就让一个唱片公司,吃的盆满钵满的例子都不是一两个了。

  胡胜听后,放心地说道:“妥了。不过,三儿,也得答应哥哥我一件事啊。音乐节结束后,得安排个时间,给我们进行一次专访啊。哥哥刚刚做个谈话节目,刚准备录第一期,还没开播呢,这要是你上来,把你这次专访放第一期,节目肯定爆了。”

  秦川一听,访谈的事情胡胜前面也提起过一嘴,没想到这话赶话的,直接就把事情给确定下来了,只能同意道:“没问题,哥哥你安排,我们全力配合。”

  “阳哥,你唱片公司那边的录音棚,回头音乐节结束了,得借弟弟用一下了。复出第一张专辑,咱们又要合作一次了,不过这次,你抽成可得少一些啊,这次兄弟我肯定带你飞。”紧跟着又朝着程嘉阳说道。

  “这还叫事儿吗?肯定随时恭候大驾啊,这么快就打算出唱片了吗?要不要稳一点?摸摸行情,看看市场风向,把专辑好好归置一下再发片会好一些啊,毕竟现在市场的口味和十年前可不一样了。”程嘉阳有些担心的问道。

  说道这个,秦川就完全不担心了,两个时空没什么太大差异,有那么多经典在,还能适应不了观众的耳朵吗

  秦川回道:“瞧好了吧,音乐节过后,你要是不来跪舔我,我就找其它唱片公司合作。”

  “你敢?我看谁敢来扒活儿,我非灭了他不可。三儿你放心,还是老样子,哥哥肯定拿顶级合同给你,绝对让你吃肉,哥哥就跟着喝汤就行。”程嘉阳着急了,马上立军令状了。

  秦川:“好吧,看你这么上路,就先这么走着。这次如果顺利,回头还有大好事等着你,”

  程嘉阳一听更开心了,说道:“三儿仁义啊,哥哥我都记在心里,回头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别舔了,我都要吐了。不行啊,老程,三儿要去音乐节玩儿,那我也得去啊,这次音乐节整的,规格上去了啊。”徐天听了这么多,马上抢着说道。

  “嘿,现在知道来了,早干嘛去了?先前邀请你来,还跟我这耍大牌。行啊,你来啊,三儿他们肯定上压轴出场的,我就安排你在三儿他们前一个上台,给三儿垫场子,哈哈哈哈好”程嘉阳现在算是扬眉吐气了,之前受过的气,这次完全找回来场子来了。

  音乐节规格和档次都上去了,徐天也不愿意错过这次露脸的机会。

  再说,参加这种音乐节,对自己的人设和音乐影响也是很有帮助的。

  所以他才出言争取,一点也不顾及是不是要脸这种事情,毕竟都是老兄弟们在场,谁还能比谁有脸不是?

  “滚犊子,跟谁俩呢,三儿他们压轴没毛病,我凭啥要去给三儿垫场子啊?他们压轴,我就来开场演出,肯定一开始就帮你把场子热起来,怎么样,够意思吧?”徐天怼了回去,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程嘉阳巴不得呢,心里乐开了花,嘴上还得硬气两句,说道:“行,谁让你大牌呢,你说了算还不行吗,不过开场只能唱一首歌啊。毕竟你这次算插队的,”

  “一首就一首,多了我还怕你出不起钱呢。”徐天答应道。

  就在这些插科打诨的节奏中,把事情定了下来。

  大家越聊越开心,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那些,摇滚演出后大家聚一起的喝酒聊天的日子。

  不知不觉就半夜了,随着来宾们三三两两的离开,秦川他们也散了。

  等他们散场的时候,酒吧兼职的学生们,早就已经下班走了。

  当然了,秦川在他们走之前,都配合的该合影合影,该签名签名,绝对是平易近人好大哥的做派。

  他们各自都有家,大东把秦川送到了提前订好的酒店,也回家了。

  秦川从记忆中也知道,自己在燕京也有一套房子,只不过很久没住过了,过两天请人打扫一下,才能重新入住。

  秦川在简单的冲洗后,躺在了酒店的大床上,不由地为这次燕京之行开心起来,今晚收获很多,和自己的一些打算不谋而合。

  接下来就是好好排练,在音乐节上只要发挥稳定,肯定就没大问题了。

  想到这些,秦川不禁对即将到来的音乐节,多了几分期待。

  ---------------------

  PS:新人作者,求收藏,求推荐票,求多多支持,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