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简然霍屿朗

2020-05-30 21:04

皱着眉回过头,始作俑者正一脸欠揍的朝着她笑的扎眼:“咳咳……周睿扬,你要死啊!”

见她憋得脸颊通红,周睿扬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道:“你电话里说的不清不楚的,我急急忙忙跑来,你却在吃面,你还好意思怪我吗?”

邢蕾白了他一眼,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我不那么说,就你,不定在哪个温柔乡里跟狐狸精厮混,你会这么快吗?”

被揭了短,周睿扬脸上挂不住,坐到对面,皱眉道:“俩月不见,你越发牙尖嘴利了,再这样你嫁不出去了,我跟你说。”

“管好你自己吧……”放下手里的饮料和纸巾,邢蕾不再跟他计较刚刚的事,冷哼道:“回国也不说一声,怪神秘的啊。”

周睿扬招手又要了一瓶水,对她说,“我给你发了十多封邮件,你都不带回的,有脸说我?”

顿了顿,他问道:“电话里那么急,出什么事了?”

“你猜。”

周睿扬最烦吊胃口的事,不耐的挑了挑眉,道:“你有话直说,学什么卖关子,你说完,我也有事跟你说呢。”

“你也有事?”邢蕾倒是有点好奇:“你能有什么事?”

周睿扬看了她一眼,倒了杯水,低声道:“那什么……我就是在机场碰到苏沫荨了,她也回国了。”

邢蕾怔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回了神,低头拿起饮料,轻声道:“那挺好的啊,她走了这么多年,回来看看也是应该的。”

“可……她似乎不是回来看看这么简单。”

苏沫荨和邢蕾那点过节,其实周睿扬也不是很清楚。

只知道当年好的恨不得穿一条裙子的两个人,突然就闹掰了。

后来苏沫荨出国后,他问过邢蕾,可是她死活不说。

再后来,他就不问了,反正在他心里苏沫荨从来不是他们这个圈的,无意中闯进来,离开都是早晚的事。

在机场见到苏沫荨,他也没有老朋友多年不见的喜悦,更多的还是疏离。

邢蕾还是不大愿意听到有关苏沫荨的事情,也懒得再强装无所谓,皱眉道:“她怎么样,跟我们又没什么关系。管她呢……”

周睿扬摸了摸下巴:“她要到非白的公司做市场管理部的总监,跟我们也算是有关系了吧。”

“啪……”手中的饮料瓶应声而落,邢蕾抬起头,看向周睿扬:“什么意思?”

周睿扬被她这反应吓到了,弯身捡起掉地上的饮料瓶,道:“你说你至于吗?你俩闹别扭的事情都过去多少年了,哪还有那么多过节,我觉得她在非白的公司也挺好的。你们也好找个机会和好……”

邢蕾挑了挑眉:“我和她从没闹翻,又哪里来和好一说。”

“那当初……”

周睿扬说了一句,看了看邢蕾的脸色,又停了下来,道:“算了别提她了,你说说你的事吧。”

邢蕾已经没了先前要逗他的兴致,咬了咬唇道:“叫你来是想你让帮我出主意和陆非白离婚的,但是既然苏沫荨回来了,我突然觉得我不想和陆非白离婚了。”

周睿扬有点没回过神来,良久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颤声道:“离婚?!你跟非白,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结婚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