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总裁的绝色未婚妻

2020-05-30 06:03

露台正对着山庄花园,往下眺望,清辉下繁华璀璨的各色玫瑰印入眼帘,美不胜收。薛乔靠着透明玻璃围栏,在围拢状的长条素色沙发坐下,藕臂搁在围栏大理石冰凉扶手上,扭头观赏着夜中花园。

露台摆放的迷迭香浓郁的芬芳普明迎来,薛乔仰头深吸,让自然的味道消退屋内散出的混合香水味道。沙发上完美的妖娆身段,是月光下最诱人的弧度。

“薛乔,如果你想出席伯爵夫人的寿辰晚宴,只要你告诉我,哪怕我们还在冷战,我也会带你出席。现在,你借着大哥女伴名义出席,你有顾及我的感想和面子吗?”顾行风暴怒下直呼女人全名,厉声指责。

顿时,薛乔愉悦的心情被击得粉碎。

她扭头,杏眸望向身后的男人。他这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似她做了十恶不赦的丑事。

薛乔眼角滑过后面走来的林菀,女人一身夺人眼球的艳丽红色,华丽雅致,却有喧宾夺主的意味。她散漫的收回目光,莫名的有些反胃。

“乔乔,我们白天在礼服店遇见,我分明告诉你我们今晚要出席宴会,你还……你是不是嫉妒我有行风给的副卡,故意报复我们啊。”林菀站在顾行风身边,酥手当着薛乔的面,亲昵抚着男人背部顺气。

她得瑟的看眼薛乔,紧接着声色温柔劝道,”行风别生气了,她真实的为人,我不是早就同你坦白了吗?在学校,她背地里不知道和多少学弟师哥勾搭一起呢。“

顾行风本来仅认为薛乔任性,现在林菀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令他正视林菀以前吹的枕头风,开始质疑薛乔。

“薛乔,她说的是真的吗?”顾行风双眼血色缠绕,目光沉痛看着一声不吭的薛乔,似想起什么,悲愤再问,“所以你是勾引上大哥,觉得他比我更有本事,才坚决与我分手?”

薛乔淡漠地望着顾行风,当下她与那晚提出分手的心境迥然不同。她难以置信男人会不分青红皂白,乱听信林菀的话就给她定罪。

她和顾之辰是有那么一夜的纠缠不清,但她何时表示出他们分手的缘由,是她傍上更具能力的潜力股了?

“顾行风,我们认识了十八年,你和林菀相处多长时间?”薛乔气极反笑,清冷的笑声透着嘲讽,“你要推翻你十八年来的认知,我也无力辩驳。但是我们已经分手,就差公告解除婚约一步,于道德于法律,我愿意与谁出行,那是我的自由,你管不到!”

薛乔向来不是唯唯诺诺,胆小如鼠的女流,只是碰上顾之辰这个手段雷厉风行,又强势霸道的恐怖男人,加上他强迫夺走欺辱她,她对他才有所畏惧。

顾之辰是最特殊的存在,可其他人不一样。她可以凛然地为自己伸张正义,也能顾虑大局而忍气吞声,两种不同的选择仅看对象。

薛乔今天彻底对顾行风绝望,所以他不值,当了四年知心闺蜜的林菀更加不配。

“行风,你看她都不打自招了,你以后千万要警惕她,别再被她欺骗。”林菀急于抢占薛乔原来的未婚妻位置,一听到薛乔的话,便焦迫地顺势加重力道抹黑薛乔。

薛乔实在听够林菀的诬蔑,她霍然站起,杏眸厌恶地瞪着林菀。

“林菀,一边与我称姐道妹,暗地又恶意诋毁我,表里不一的做法,你不觉缺德吗?”

闻言,顾行风抽出被林菀紧挽的手,往旁边站开几步,与林菀隔开距离。

他冷漠地看着林菀,眉眼间的怀疑显而易见。他确实有几分眷恋林菀的滋味,但情欲不至于令他丢失智商。

经过薛乔冷决的反问,顾行风当下迅速冷静,满腔怒火缓缓消散。只是,他还不能确定谁在说谎?

“林菀,你没资格插手我和薛乔的事,现在你给我马上回到宴会,不然立刻离开山庄。”顾行风不满林菀刚才自作主张的回答伯爵夫人的询问,此刻语气火冲,俨然不悦。

林菀浑身一僵,妩媚大眼染上几缕哀怨。她把最珍贵的东西奉献他,他竟然站到贱人那边,还命令她走?

薛乔清冷地视线在他们两人之间扫过,突感他们简直天生一对。拎不清楚状况,只管随心所欲。

“你们谈吧,我走。”薛乔好心情被打破,抬手撩起被风吹乱的长发,踩着水晶高跟款款走回室内。

薛乔调整糟糕的心情,杏眸掠过长桌上的没事,肚子发出空响。

她脸颊微羞赧,想起自己中午忙着采访,下午蹲在家中害怕被人发现与顾之辰的关系,一直关在房间,待顾之辰派策划接她,她才胆战心惊地从后门出去。这番折腾后,她三餐缺两。

薛乔琼白鼻尖轻嗅,食物喷香味道扑面迎来,粉唇愉悦咧开。接着她迅速朝不显眼的角落走去,开始一人的美食之旅。

“薛家虐待你了?”顾之辰优雅切着菲力牛排,骨节分明大手将金玫瑰花纹骨碟往旁侧一推。

薛乔怔愣,警惕地瞪着不知何时靠近的男人。娇唇吞下奶油蛋糕,眼睑低垂,杏眸盯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牛排两秒,不客气地拿着银叉,小口地品尝着,没心情理睬男人。

顾之辰不恼,饶有兴味地看着女人用餐,孤冷墨眸隐现出几分探究。

方才露台的小剧场,三位主演的话,一字不漏地传入他耳中,女人的反应令他惊喜。不过,三方对峙结果不如他所愿。

“二弟忠诚父亲,极度遵守父亲的安排,他不会同意解除婚约。不出半个月,他会捧着鲜花求你复合。”顾之辰眼底滑过一抹轻蔑,低声发表自己的预测。

但笃定的口吻,更像陈述。

薛乔黛眉轻皱,眉间显露不喜。下一瞬,她察觉到男人专注地盯着自己,不想被他看透心事,捕抓到他话中的不屑。

“你这般口没遮拦地诋毁弟弟,不怕有心人听到,又大做文章吗?顾伯伯那么在乎家族名誉,小心你又被流放到国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