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神王圣主(结局) 莫山陈雷全文

2020-05-29 21:02

神王圣主

推荐指数:10分

主角是莫山陈雷的名称为《神王圣主》,是作者佚名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山峦之间,少年负棺而行,身怀奇宝,在爷爷帮助下感悟星辰之力,从此踏山河,斩妖兽,成为神王圣主。

《神王圣主》 第7章 刀斩赵瑜 免费试读

“铛!”一声刺耳的金属交击声震得周围空气都似乎泛起了涟漪。

“咚咚咚!”赵瑜握刀的右手剧烈颤抖,几乎拿不稳手中的精钢战刀,连连退后三步方才站稳身形。他在莫山挥刀砍至的瞬间,被其威势震惊,周身三万六千根寒毛炸起,拼命运转丹田内的元力,方才狼狈不堪地挡下这一刀。

“这不可能!小子,你究竟用了什么宝物,掩盖了自身元力气息!”赵瑜一脸惊恐的怒斥道。

要知道赵瑜已经正式突破至武者后期,力量达到三万斤有余。再看这莫山,十五岁左右的少年,长得好似一个小白脸一般,一身元力气息无不说明他那武者初期的修为,如何能一刀砍退赵瑜?

在赵瑜看来,莫山必然早已是武者后期的境界,只不过用了宝物遮掩元力气息,如今他身旁同伴都去追陈雷等人了,哪还有人能救得了他?

“哼!你不是要杀我吗?怎么这会儿连刀都拿不稳了?受死!”

莫山冷哼一声,便再挥一刀,向那赵瑜攻去。为防赵瑜的同伴回来围攻,这一刀,他已用上了全力,右手之上筋肉鼓起,乍看之下竟似大了一圈,同时雷霆殿的制式战刀上也注入了滚滚元力。

此刀一出,快若一道白色闪电,直逼赵瑜心口!赵瑜自然不是善茬,他这些年拉着几个狐朋狗友,在三山城附近的武者小队中混得小有名气,除了心狠手辣之外,靠的更是一手好刀法。

“铛!铛!铛!”

莫山原以为此刀一出,赵瑜必定命丧当场!谁料刀锋砍至赵瑜身前,这厮强忍右手虎口撕裂的痛楚,手腕猛地一抖,就连莫山也没怎么看明白,只见三道刀影击中他的制式战刀,硬生生地挡下了这必杀的一刀。

然而最初的时候,赵瑜小看了莫山的实力,那第一刀仓促之下只好硬接,导致右手受了不轻的伤。如今这第二刀虽然赵瑜使出了看家本领,却也使得右手虎口的伤口猛然撕裂,精钢宝刀也脱手而出!

好机会!莫山自小在荒野丛林中与猛兽搏杀,对于战机的把握十分敏锐果断,虽然刚才赵瑜施展的奇妙刀法令他凝聚在刀上的元力溃散,一时之间提不起元力来,但是他能以武者初期的元力修为力压武者后期的赵瑜,靠的可不是元力,而是万古不灭身给予他的恐怖肉身力量!

莫山修炼的天地元力诀只能达到武者初期的境界,增加了他一万斤的力量,而除去元力加持,他的肉力量也足有三万余斤!是以先前赵瑜见他的气息不过是武者初期变小瞧了他,而这后果嘛,往往就得付出生命的代价!

扑哧!赵瑜再无力抵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莫山的制式战刀刺入自己的心脏,很快他便失去了意识。

这是莫山来到三山城后杀的第一个人,但他内心毫无波动,若是今日不杀赵瑜,以后者的阴险狠辣的作风,也许他甚至不能活着走出血墨山。

“此人在三山城附近的武者小队中小有名气,身上必定有不少好东西,还有那刀法……”

莫山熟练地搜索着赵瑜的尸体,很快便发现了数百金币和十几枚灵石,最重要的是一本古朴陈旧的刀法书籍。

“绝影刀法?只看封面这几个字便放佛看见了无数奇快无比的刀影,看来这赵瑜果然是有一番奇遇,难怪陈雷等人那么怕他!”莫山将这刀法贴身藏好,他出身草芥,并无任何资源供他修炼,如今这本一看就不是凡物的刀法,正好解他燃眉之急。

那赵瑜力量远不及他,还失了先机被他所伤,尽管如此却凭借一式奇妙的刀法险些反败为胜。莫山扪心自问,如果他是普通的武者后期,那一刀之下被赵瑜击溃元力,若赵瑜借此机会拾起精钢战刀向他杀来,那胜负之数还真不好说。

正当莫山准备离去之时,远处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原来是去追杀陈雷小队的无人回来了。

“什么!你这小子,竟然杀了赵瑜?”一个手持长剑,面色苍白的青年武者不可置信的指着莫山道。

他们原本是想追杀陈雷等人,不料还没追出多远,众人便听闻一声刺耳的兵器碰撞的声音,以及他们队长赵瑜的厉吼。眼看陈雷等人是拼命逃跑,追上怕是要花不少时间,担心赵瑜有难的五个人便回来了,没想到却还是晚来一步!

“老白,这小子居然能杀了赵哥,绝不可小看啊!”

“怕什么!赵哥那么厉害,这人就算杀了赵哥,也必定元力消耗极大,我们干脆就趁他病要他命”

五个人纷纷议论起来,看向莫山的眼神均是不善。奈何莫山身上的元力气息只有武者初期,他们自然是不信的,也因此拿捏不住莫山的底牌,毕竟他看上去也没受伤。

赵瑜已死,剩余五人都是武者中期的元力修为,虽然他们联手莫山对付起来颇为困难,但是也巍然不惧,打不过还跑不了吗?

一念及此莫山的腰板挺得更直了些,竟然抢先一刀朝那持剑的青年砍去,那白面青年也不是好惹的主,同样一剑迎上他的刀锋,想要试试莫山的深浅。

“哐!”这白面青年力量在两万斤出头,远不及他,连人带剑被斩退数丈远,好在身旁有同伴搀扶才没有跌倒。

这人手骨很粗,手上剑茧厚若蚕衣,武者中期的实力居然能勉强接我一剑,看来也是有点本事的。莫山收刀暗自分析着双方的实力对比,愈发不愿与这几人死战,只要对方不惹他,他也不是什么杀人狂魔,自然没有见人就砍的道理,刚刚那一刀不过只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

许是白面青年也打得同样的主意,只是他一个人也说了不算,再说就这么被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刀击败,颜面上如何说得过去?

“白举,血墨花就要开花了,我们且饶了这小子,等我们办完正事,再找这厮算账也不迟!”

此时五人中一位五短身材的中年刀客劝说白举和众人离开此地,众人早有退意,如今中年刀客给了个台阶,五人连忙给莫山放下狠话,纷纷离去。

嗯?血墨花?那是个什么玩意,莫非赵瑜等人来此地大量斩杀凶兽,与此物有关?

莫山自小在蛮荒之中长大,见识自然不多,正好奇那血墨花究竟为何物之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一旁的小路中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哦?陈雷?他怎么回来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