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阎厉珩洛宁夕目录 阎厉珩洛宁夕小说全文

2020-05-29 21:01

甜妻归来:老婆复婚吧

推荐指数:10分

阎厉珩洛宁夕是著名作者佚名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佚名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下面看精彩试读!结婚两年,阎厉珩从未将洛宁夕放在心上。洛宁夕天真的以为等待可以换来真心。直到他心尖尖回国的那天,她终于心死,彻底放弃。两年之后再见——曾经那个让阎厉珩厌恶的前妻,却似乎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仅不记得他、面对他的警告,更是直接出手教训:“先生,脑子有病趁早去治!!”

《甜妻归来:老婆复婚吧》 第24章 鹿宝的威胁 免费试读

“唔!”

黑人闷哼一声,提着小家伙背带裤的手下意识松开。

阎鹿宝不紧不慢地一个翻身落地,小手撩了撩自己头顶的几根毛:“妈咪小姐姐,鹿宝帅不帅?”

“……”

帅!

许安宁虽然无法说话,还是被鹿宝的一连串动作给震惊到了。

天,也不知道姓阎的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居然会拥有这么可爱天才聪敏又漂亮的宝宝。

阎鹿宝得意地笑了笑,看到车子里目瞪口呆盯着自己的Bei,他可爱地笑了笑。

“叔叔,你不要急哦。”

“什么?”

“抓你的警察叔叔马上就要到了哦。”

Bei还没回过神,一阵阵的警笛声远远传了过来。自从在餐厅看到Bei的脸,小家伙就已经在国际罪犯论坛上查找到了他的真实身份,当然,顺便也帮了帮警察叔叔。

听到警笛声,Bei脸色大变,再想逃已经来不及了。

他被警察拖下去,向来是以智力犯罪的他,隐姓埋名,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落到一个小娃娃手里。

也怪他没有正视这次的任务,以为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女人,没想到……

阎厉珩丢下心虚的宋冉,几步过去,将堵在许安宁喉咙里的布条扯了出来。

许安宁的脸在车厢里东一块西一块蹭的很脏,身上还站着血,刚才用来堵嘴的布条不知是什么东西,又脏又臭还带着股子油腥味,此时布条一被扯走,她伏在车沿上一边咳嗽一边忍不住干呕起来。

“阎厉珩,”等她终于回过劲来,第一句话就是:“见到你就没好事!”

“……?”阎厉珩愣住。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宋冉身子拼命缩了缩。

看到他的反应,阎厉珩眸子微眯,扯着他的衣领将他从副驾驶座拖了出来,“宋冉,怎么回事?!”

“你大爷。”许安宁爆出一句粗话,“阎厉珩,你能不能先把我从这里面拖出去。”

阎厉珩顿时回神,将她从车座下面拽了出来。

阎鹿宝抢先一步冲到许安宁身边帮她去解绑着的绳子。

“爸比,你先问宋叔叔,他为什么要绑架妈咪小姐姐。”

小家伙一句话,就将宋冉的罪行揭示了出来,就算阎厉珩想模糊过去都不行。

他冷着脸扯住瘫在地上的宋冉:“你这是想干什么?绑架?你小子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

“我,珩哥,我没想绑架她,我就是、就是想给她一个教训。”

“你给的教训就是下药,找人强、女、干、拍照?”许安宁冷冷地开口。

阎厉珩周身的冷气一下子窜了上去。

宋冉打了个冷颤:“没,珩哥,我真的就只是想吓唬吓唬她,没想真干那事。”

阎厉珩一脚踹在他头上。

“哐!”宋冉身子重重跌在地上,这一下,也把他给踢懵了。

他眼眶子一下子红了起来:“草,珩哥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弄这小***为谁!还不是因为你,你现在因为这小***踹我!”

“砰!”阎厉珩又是一脚。

这一下把宋冉的脸朝着地上踢得,鼻血哗哗流了出来。

“宋冉,给许小姐道歉。”

“妈的!”宋冉脾气也上来了:“什么******,让小爷我给她道歉,不可能!”

“道不道歉?”阎厉珩又一脚踹在他身上。

“妈的阎厉珩你够了!”宋冉眼珠子都红了。

阎鹿宝也终于给许安宁松开了反绑着手腕的绳子,许安宁一两只手互相搓着手腕,她皮肤白这么一绑,手腕的红痕尤其明显。

阎厉珩身周的气温又降低几分。

还要抬起脚,就听到许安宁的声音:“行了,先别打他,先送我去医院。”

“妈咪小姐姐你伤到哪了?”小鹿宝一下子紧张起来。

抬起头,这才发现妈咪的脸色煞白,额头上满是细细密密的冷汗。

“怎么回事?”阎厉珩也走过来。

许安宁指了指自己的侧腰:“这里。”

阎厉珩的眸子顺着她微微掀起来的衣服看过去,顿时,眸子一缩。

微微掀起的衣衫下露出长长的一截刀柄。

三棱刀深深刺了进去,许安宁这时候有些庆幸没有让哥哥将这把刀弄得更长更有杀伤性,不然,现在躺在地上成死鱼的人就是自己。

阎厉珩一手把宋冉提溜到副驾驶座上,砰地将车门关上。

绕到另一边,将肌肉保镖踹下车,自己坐了上去。

“扶好她。”这一句,是对着阎鹿宝说的,下一刻,将油门踩到底,越野车蹭地冲了出去。

“珩哥!珩哥!***,你、你慢点!!”宋冉死死抓住安全带,大声喊着。

阎厉珩却连看都不看他,越野车呼啸着向最近的医院驶去。

不过十几分钟,便在一家急诊门前。

宋冉满脸菜色地瘫在座椅上,双手死死扣住身后的座椅。

阎厉珩直接跳下车,去将后座上已经有些意识不清的许安宁抱了起来。

阎鹿宝从另一边下车。

宋冉双腿还打着石膏,虽然,现在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用,但是自己下车是万万做不到的。

他在身后大呼小叫地,阎鹿宝阴沉着小脸朝他走了过来。

“鹿宝,去里面给叔叔找个人,让他用轮椅来推叔叔。”宋冉说着。

阎鹿宝却小脸阴沉地看着他。

宋冉吞了吞口水。

“你、你……”这个阴沉有病的小子,这是要干什么?!

阎鹿宝阴森森地朝他笑了笑:

“宋叔叔不是经常说我有病吗?我年龄这么小,还有病,你说我要是拿着刀子把宋叔叔捅死了,会怎么样?”

“爸比肯定不会让我去坐牢的,我给宋叔叔的爸比妈咪道歉,但是就算我去坐牢,宋叔叔你也活不过来了,就像,被你撞死的阿黄一样,你给我道歉了,可是阿黄,也活不过来了。”

宋冉整个人僵硬在原地。

阿黄是曾经阎鹿宝养的一只老猫,他捡到它的时候,它已经老得不会动了。整天趴在别苑门口晒太阳。

直到,它被宋冉的车碾过。

宋冉那时候道了歉,毕竟一个是猫,一个是人,爸比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让他怎么样。

于是阿黄就这么死了,后来,鹿宝再也没养过宠物。

宋冉一向不喜欢阎鹿宝,他觉得这小孩子整天阴沉沉的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说不定脑子也有问题,毕竟,他是洛宁夕用下药那样不光彩的手段怀上的。

今天,是他第一次见到这孩子说那么多话,可是看着他的眼睛,宋冉身后却不由自主冒出一层细细密密的白毛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