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傅少追妻路蔓蔓_倪筱蔓傅爻川_卿念

2020-05-29 12:02

《傅少追妻路蔓蔓》,这是“卿念”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倪筱蔓、傅爻川是这本书的主角,讲述的是他们二人之间的故事,情节内容生动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为大家介绍本书的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免费阅读

转而又一想,哥哥锒铛入狱,境遇恐怕比她有过之无不及,此时更需要安慰更需要倾诉的是哥哥才对。医院那边妈妈一时半会脱不开身,如果自己都不去,就真的没有人管哥哥了。

倪筱蔓心里酸涩得厉害,眼睛又红了一圈。她把筷子放下,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简单地收拾了饭桌,两人驱车前往郊外的监狱。路上两人一言不发,傅爻川却一反常态地勾着温和的笑。

就好像,此时他们开往的根本不是阴冷僻静的监狱,而是满地铺就着芬芳鲜花的世外桃源。

倪筱茗,这个挥之不去的名字又一次在耳畔响起时,傅爻川察觉到自己沉寂的血液也跟着沸腾起来。

他曾借由一张笑容满面的照片见过倪筱茗一回。照片里的男生露出一排雪白的大白牙,笑容阳光又透着慵懒,他的身后是蔚蓝无边的大海,衬得他越发帅气迷人。

不过正式见面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以申请会面的形式。

倪筱蔓来的路上就一直在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哥哥心里恐怕也不好受,她不能再哭哭啼啼地讨人嫌了。

可是一见到人,却恍如隔世。眼前的男人一身落败的囚服,眼眸黯淡,嘴唇卷着死皮,胡子拉碴,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走路也变得有些虚浮。和平日里光鲜亮丽的男人简直判若两人!

倪筱蔓捂着嘴唇,呜咽着出声,“哥哥,我,我来看看你。你还好吗?”

“哎,筱蔓你怎么来了?”见是自己的宝贝妹妹,倪筱茗精神一振,看着总算是有了点精气神。其他人怎么看他无所谓,但是他绝对不能让妹妹为自己掉眼泪伤心。

倪筱蔓咬着嘴唇,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哥哥,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什么酒驾什么撞人,根本不可能的,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对不对?”

一见着哥哥,倪筱蔓近乎迫切地想要获知真相。她太清楚哥哥的为人,他绝对不是知法犯法之人。

再联系公司破产,倪筱蔓更是认定其中有什么蹊跷。

倪筱茗长叹一声,“筱蔓,说实话,有很多事我根本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当天我从酒吧里出来,因为是开车来,所以只喝了一点果酒,我和一个在酒吧里偶遇的女人一起上的车,可是之后开去了哪里,又发生了什么,我却什么都记不清了。”

说到这,仿佛情景重现一样,倪筱茗头痛欲裂,他颇为痛苦地揉着太阳穴。那天的记忆碎成一片,怎么都拼凑不全。

而一旁的傅爻川在捕捉到“女人”两个字时,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眉头微微蹙起。

倪筱蔓跟着把思路捋了一遍,倪筱茗记得的内容十分有限,可是总比没有线索要强。她笃定哥哥是遭人陷害,说什么也要把他救出来。

“哥哥你想,当时的果酒几乎没有酒精浓度,而你酒量向来不错,不至于这么不胜酒力。酒吧本来就鱼龙混杂,会不会是有人下了药?”倪筱蔓对此做出了大胆的猜测。

倪筱茗陷入沉思,“有可能,我当时觉得头很晕,或许那果酒真有什么问题。”

如果这就是导火索所在的话……倪筱蔓想到这倒吸一口凉气,哥哥到底的罪了谁,至于让人大费周章地这样陷害他?她不敢想象,却又不得不问。

“哥哥,你好好想想,最近自己有没有的罪什么人?我想这应该很关键。”

倪筱茗思索片刻后神情显得有些为难,“这个,还真不好说。”

“哥哥!你该不会真的罪了什么人吧!”倪筱蔓一听心顿时凉了半截。

倪筱茗微抿着嘴唇,难得透出点尴尬来,“筱蔓,你是知道我的。我职场上做人干净,但是情场上……”

好了,他不说她也明白了。身为倪筱明的妹妹,倪筱蔓当然清楚自己的哥哥是个什么德行。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说的就是她的好哥哥。撩人一把好手,风流倜傥,处处留情却从不留恋。

他这样的性子,但凡碰上几个痴心专情的,迟早得出事儿。而眼下,指不定就是哥哥曾经交过的某一任女朋友心有不甘设下的局。

想到这,倪筱蔓哭都无处哭,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哥哥,我早就劝你收收心,好好对待女孩子。”

倪筱茗也没想到会因此酿成大错,他轻叹一声,“筱蔓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们。”

“哥哥你放心,不论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我们都必须面对。不管对方出于何种目的,我们也必须将幕后之人揪出来。”无论如何,酒驾这件事上哥哥应该是无辜的,倪筱蔓不会坐以待毙。

倪筱茗怎么都想不到,向来被自己保护得很好的妹妹有朝一日也要张开羽翼为他遮风避雨,他如鲠在喉,觉得妹妹在自己不知情的时候忽然长大了。

她早就不是那个摔一跤就会哭鼻子蹬脚的小姑娘了。可是他倒更宁愿她能够继续这样无忧无虑下去。而不是为自己这个入狱之人东奔西跑,劳心劳力。

“筱蔓,哥哥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也多去看看爸爸妈妈,他们一直都挂念着你呢,知道嘛?”倪筱茗语气是一如既往的轻柔。

“嗯,我知道的。我会学着懂事,不会再让你们为我操心了。”一时间,倪筱蔓又想起了江铭恩那个负心汉。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跟哥哥告状,让他去把狗男人骂一顿也好,揍一顿也好,怎么样都好,只要痛快就行。

可是眼下,她太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还不够让哥哥为自己担心吗?实在不必再雪上加霜了。

“哥哥,以后我会常来看你,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爸爸妈妈那边还有我呢,你不用担心。”

两个人又彼此安慰了一番,会面时间有限,倪筱蔓抹了抹通红的眼角,依依不舍地跟傅爻川离开了。

不过总归是见了哥哥一面,兄妹血浓于水,哪怕只是简单地见一面说上几句话也能暖暖心,让人觉得舒坦些。倪筱蔓又有了重新振作的动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