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248881

2020-05-29 09:03

“HCG值很高。”微胖的中年女医生瞥了眼看上去很年轻的女孩,“做无痛的吗?”

“什么……无痛?”骆远远听不懂。

医生将手里的化验报告单扔在骆远远面前,冷漠地问:“你怀孕了,我问你要不要做无痛人流?”

出了医院,骆远远坐上已等候多时的黑色豪车。

“没事吧?”霍家司机金师傅看了眼后视镜里女孩苍白的脸色。

骆远远手里紧紧捏着化验单,“没……没事。”

“没事就好,一定是最近搬新家累着了。”

前不久霍庭深从市中心的千坪豪宅搬到了市郊景色宜人的独栋别墅,骆远远最近一直在忙搬家的事。今天早上在整理卧室时突然晕倒,才由司机送来医院检查。

在车上考虑了许久,骆远远终于鼓起勇气打了个电话。

“喂,庭深,有件事我想和你……”

电话刚接通,她才说了几个字,被对方直接挂断,骆远远的心里顿时涌上一丝艰涩的疼痛。

嘴角溢出苦涩的笑,她不过是霍庭深的暖床工具,连***都算不上,就算怀了他的孩子,又能改变什么呢。

在别墅门口下了车,骆远远看到佣人们出出进进在搬东西。

一走进门,骆远远惊讶地发现家里大变样。

客厅玄关处自己亲自挑的落地大花瓶不见了,客厅墙上几幅自己最喜欢的写意画也不知去了哪儿,连家具都换了新的。

佣人们看到骆远远回来,全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余姨从二楼搬了个破旧的行李箱下来后,随意摆在骆远远面前,口气不善,“你的东西都在里面。”

“余姨,出什么事了吗?”骆远远不明白,自己去医院前还好好的,怎么一回来这个家就变得如此陌生呢。

余姨的眼里闪过一丝痛快,“惜惜要回来了。”

对方的话令骆远远心头一痛,莫名的情绪哽在喉间,难受得她说不出话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