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完整版)唐海刘昕小说

2020-05-29 06:02

而立之年

推荐指数:10分

唐海刘昕是作者烟自灰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下面看精彩试读!一觉醒来,唐海发现自己有了老婆和女儿,而女儿却等着救命……

《而立之年》 第3章 意外之财 免费试读

“够了,钱的事我会想办法,你只管照顾好孩子。”

刘昕的声音很低,但却被唐海用低沉的声音打断了,开什么玩笑,这女人立场一点都不坚定,这钱一开始就不能拿,否则后患无穷,除非她已经有其他心思……

唐海一阵烦躁,用手抚摸了一会女儿的脸庞,然后出了医院。

茫然地坐在医院大门口的台阶上,刘昕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下来。

“这是两百块钱,你先用着,医生和护士这会在给孩子做术前评估和检查,还有点时间,咱回去再收拾点东西,顺便买点奶粉给瑶瑶。”

唐海有些恍惚,他这是真的有了老婆孩子了,以后就要肩负这个家庭的责任了……

刘昕的电瓶车有些小,唐海坐着浑身不自在,火热的身体就在自己面前,他不敢抱,却又贴得有些近,以至于下车时刘昕看他的眼神很奇怪。

一栋老旧的房子,光线不太好,楼道里白天都亮着灯,还好楼层不高不矮,在三层,一个一室一厅的套房,这就是他们的家了?

屋子里面收拾得很干净、整洁,陈设简单,房间里面一张大床挨着一张小床,平时他们就是这样睡觉的吗?

唐海刚刚幻想过他们的家是什么样的,但没想到会这么拥挤,不过却很温馨的感觉。

“等明天瑶瑶手术完,我就去找工作,你只管专心照顾她,行吗?”

刘昕在忙着收拾东西,唐海只能在一边看着,鉴于之前她的反应,唐海只能试探性地问这么一句。

“行吧,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我没钱给你了,这个季度的房租和水电都拖了一个月了,房东大姐也是看瑶瑶生病了才同意缓交的,你看着办!”

果然没有好话,唐海从她的话里感受到了严重的不信任。

还有这个看起来很温馨的小家也是租的?这太扯淡了吧,昨天他在家还听父母说家里的房子要拆迁了……想起父母的电话现在都打不通了,难道自己来的地方真的和自己原来的世界没有关系了?

他没有再说什么话,只是帮刘昕提着大包,买了东西就回医院了,到病房门口时,正好碰着那个主治医师。

“孩子的术前评估良好,但你们还是要有最坏的打算,做好术后护理的准备,特别是不能在孩子面前争吵打闹……”

医生的话让他们两个有些尴尬,看来今天因为钱的事情闹得尽人皆知了。

“妈妈、爸爸,瑶瑶不怕,瑶瑶很乖,一定打败怪兽,瑶瑶还要去幼儿园读书呢……”

或许是看着唐海两口子愁眉苦脸,病床上的小人儿反而安慰起两个大人来了。

刘昕感动得一塌糊涂,唐海也是恋爱不已,这么乖巧的女儿,他是何德何能?

不过在听到小人儿说要去幼儿园读书,他又是一阵头大,他刚刚问了医生孩子的情况,马上就要三岁了,等病好了肯定就要去上幼儿园,这个费用……

第二天早上八点,小人儿就被推进了手术室,唐海在手术室外面绞尽脑汁想挣钱的办法,他不知道原主有什么能耐,他只知道自己就是一个高二学生,一无学历,二无技能,有的也就是自己身上这把子力气了吧。

他再次翻看手机上的通话记录,没有熟悉的人名,只有通话频率的高低,他试着打了两个,一个在埋怨他昨天没去付钱,一个问他什么时候出去聚聚搞点赚钱的门路。

这两个人的话,气得他想把手机给摔了。

到最后他干脆把手机格式化了,自己要完全从头开始,以前的人脉都没用了。

两个多小时后,手术室的红灯终于变成绿色。

没等抢救车完全推出来,刘昕已经扑了上去。

“医生,孩子怎么样了?”

孩子的手术很顺利,不过直接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听医生的意思,孩子接下来的一周非常关键,因为手术伤口很深,容易感染,一旦感染抢救起来很麻烦,所以必须留在监护室里观察治疗。

等到他们可以探视的时候,小人儿已经醒了,苍白小脸上还带着甜甜的笑容,只是眉间的痛楚却无法掩饰。

得知家属不能留在监护室里,他们两个恋恋不舍地走了出来,站在走廊里商量。

“那行,你在这里守着,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出去找点活干。”

刘昕皱着眉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唐海知道,刘昕不会相信自己会去挣钱。

等出了医院,唐海茫然地看看来去过往的人群,径直去了网吧,看看网上的招聘,几乎都要各种学历和专业,唯有销售或者保险公司没有要求,他也没多想,干脆就注册了简历,一股脑的都投了。

顺便再看看新闻,网页,感觉和前两天自己的世界没有什么大的区别,都是些八卦和国际新闻之类的,和他关系不大,再看看网费,八元一个小时,赶紧出来了。

他愁呀,出来买了一包三块钱的天下秀,来到一个公园门口长凳上坐着,点燃一根烟抽着,眼看就要到中午了,这半天过去了他没有一丝头绪。

不知道是原本的他不太会抽烟,还是这烟实在太差,抽的他连连呛咳。

“不会抽烟就别抽,抽烟不好,现在我想戒都戒不掉了。”

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也在吞云吐雾的,一边弹着手里的烟灰,一边对他劝戒。

“嗯,确实没怎么抽过,只是最近很烦,孩子生病了……”

此时的他非常想找个人倾诉,眼前的这个人西装革履,带着手表,手里还有个公文包,只是满面沧桑,还有些秃顶,但他手里夹着的烟却是中华。

唐海判断这应该是出来跑业务的销售员,面相看起来比较忠厚,应该可以聊聊。

听完唐海的唠叨,中年人感叹了起来。

“加油吧,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

中年人扔掉手里的烟头,站了起来,看看手表,说了声抱歉就走了。

唐海愣愣地看着他远去,过了一会想起该吃点东西去了,还有刘昕还在医院呢,得给她带点去。

他刚站起身,却听见啪嗒一声,一个公文包掉在了椅子底下。

这是那个中年人的?

他疑惑地拿起公文包,看看公园里,中年人已经走了一会了,现在大中午的也没啥人了。

拉开皮包,几捆红色的钞票映入他的眼睛,他愣住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