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镇魂棺

2020-05-28 18:04

第16章:狐妖作恶

看到柳小岩,爷爷被吓得**尿流,跟我样看到第一眼,同样当成是清袍女鬼了。

撞脸大严重,人鬼难分,人吓人真能吓死人啊。

我反应过来,正要开口解释,就见柳瞎子吹胡子瞪眼道:“龟爷你大呼小叫做啥,这是我徒儿。”

柳瞎子真的挺有本事,跟柳小岩有好些年没见,而且双目失明看不到,但是柳小岩还没出声,我带来的姑娘,就知道是他的徒儿柳小岩。

难怪眼瞎也能开车到处溜,不得不说,他这本事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

“你徒儿?”

爷爷愣了愣,误会更深,倒吸口冷气道:“你收盘龙山里的东西为徒?”

“爷爷想啥呢。”

我连忙解释,“小岩姐是个活人,并非盘龙山里的清袍女鬼,只是长得像而已。”

柳小岩也苦笑开口道:“龟爷您忘记了啊,我是丫头小岩啊。”

“小岩?”

爷爷嘀咕句,圆瞪双眼看着柳小岩,一时间懵逼住。

我爷爷跟柳瞎子是世交好友,柳瞎子曾经有个女徒弟,这件事他是知道的。

但是没想到,长大后竟然跟清袍女鬼长得很相像。

“丫头你吓死我了。”

爷爷摇头苦笑,拍了拍胸膛。

他没想到闹了半天,是惊虚一场,额头的冷汗,都被吓得冒出来好几层。

“龟爷对不起。”

柳小岩愧疚道:“想不到你们要对付的厉鬼,竟然会长得跟我那么相像,把您老人家都给吓到了。”

“有啥对不起的,就是场误会。”

我爷爷笑眯眯道:“几年不见,你都长成大姑娘了,真的快要认不出来,长得水灵灵的,贼好看啊。”

说到这里,爷爷目露精光,着实被柳小岩的美貌惊艳住。

别看我爷爷是个六十多岁,老胳膊老腿的老人,其实人老心不老。

那心思猥琐着。

以往扒窗户偷看女人洗澡的事没少干,甚至村里女人上茅厕,他都要低头瞅几眼。

行为不正,这方面很猥琐下流的。

但是我们村的女人,可没有像柳小岩,长得这般亭亭玉立的。

我爷爷看着,双眼都要瞪直。

“爷爷。”

看着爷爷瞅着柳小岩,双眼泛着绿光,到现在还没缓过神,让我感到很无语。

这老东西真不是个好东西啊。

看到美女,就魂不守舍迈不动腿了,要不要这么丢人?

特么的,比我还不淡定啊。

喊他一声,爷爷才终于反应过来,但他脸皮比猪还厚,呵呵而笑道:“好久没看到小岩这丫头,爷爷我这是想多看两眼,要是日后撞见认不出来咋办。”

这老东西,我要彻底无语。

唉…

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就是被龟爷这样带歪的。

柳小岩笑了笑,目光落在柳瞎子身上,连忙拱手行礼,“徒儿见过师傅?”

她师傅还活着,终于相见,让她很是高兴。

“你咋知道我在这里?”

柳瞎子板起脸来,没好气说道:“楚南你还认得我徒儿,是你带来的吧?”

“意外结识的。”我说道。

“小岩你不该来添麻烦。”

柳瞎子道:“你应该已经知道,为师正忙着在对付盘龙山的东西,再说我们师徒缘分已尽,你该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师傅我知道。”

柳小岩道:“好多年没见师傅您了,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她抱着柳瞎子的胳膊,还撒起娇来。

来到屋里,我端茶倒水招待着,但是柳小岩,对柳瞎子的事半口没提。

倒是柳瞎子,好像知晓我的心思样。

抬头朝我这边看了眼,便咧嘴笑道:“楚家娃儿,你去了趟白水镇,连我徒儿都结识了,我的事,你恐怕也知道了吧?”

“嗯?”

我点头,看了看我爷爷。

“你爷爷早就知晓了。”

柳瞎子苦笑道:“你爷爷说我的命,比蟑螂还硬,就是因为我这条老命,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

“得了肺癌都死翘翘了,却莫明其妙活了过来,这是阎王不愿意收啊。”

“你这老不死的就别炫耀了。”爷爷没好气道。

而我在旁边听着,顿时感到很意外。

原本以为,爷爷不知道这件事,没想到早就一清二楚,只是没有告诉我而已。

“小岩。”

看着自己的徒儿,柳瞎子就认真道:“师傅我还活着,这么久却没联系你,你心里埋怨,为师是知晓的,但是师傅是为你好,像我们这种人,你能不接触就别接触。”

因为他是个阴阳先生,吃的就是这碗饭,每天跟牛鬼蛇神打交道,对于身边的人,自然要保持距离,勉得被连累。

“师傅你说啥呢?”

柳小岩道:“师傅的良苦用心,徒儿知道,怎么会埋怨你。”

久别重逢,相聚片刻,爷爷和柳瞎子又忙碌了起来。

昨晚我躲过了一劫。

但是清袍女鬼不除,我这条小命就在生死边缘,随时会被她夺走。

“柳爷爷,今晚我要去你家躲躲嘛?”我问道。

柳瞎子摆手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今晚我要让清袍女鬼,知道我瞎子的厉害,她要是敢来,我就有把握灭掉她。

“还有一天的时间,足够我准备。”

他把握十足,说得很自信,让我听着,心里很是感动。

为了我,真让他操碎了心。

但我知道,柳瞎子能这般帮忙,是因为跟我爷爷是世交,祖辈也是如此。

若没有深厚交情,是不可能冒着性命危险来帮忙。

我们也帮不上啥忙,柳瞎子要我带柳小岩,在村里四处转转,爷爷边叮嘱我道:“这个时期别乱跑。”

清袍女鬼很凶,白天都敢出来,确实不能乱跑。

而我带着柳小岩,也没有走远,就在村里周围走动,柳小岩张望眼四周,指了指村尾道:“我们去那边走走吧。”

“村尾没啥好看的,都是没人住的老房。”

“老房子才好看。”

看着村尾的方向,柳小岩一脸亢奋。

这姑奶奶的爱好有问题,农村的老房子破破旧旧,都是老古董,有啥看头啊?

“姑奶奶不安全啊。”我苦笑道。

村尾荒无人烟,要是清袍女鬼蹦出来,我们想逃都逃不掉。

“有我保护你,不会出问题。”

柳小岩握了握拳头,傲然说道:“我师傅可是柳瞎子,我的本事,不是你能想象的,再说这大白天的,清袍女鬼出来的可能性很小。”

她说得倒好听,要是真撞见鬼了,估量就会吓得大喊大叫。

这世上还没有不怕鬼的女人。

但柳小岩坚持要去,我只好松口同意,不过我说了,去村尾随便看两眼就回来,然而我们刚来到村尾,就见其中一栋老房子,传来声凄厉的惨叫。

听到这声音,我就脸色大变。

“快跑。”

拉着柳小岩,我调头就跑。

“救…救命啊。”

在那栋老房子内,此刻断断续续传来呼救的声音。

“有人喊救命。”柳小岩顿住脚步。

“别管。”

我认真说道:“这很有可能,就是清袍女鬼的陷阱。”

“救我…谁来救救我,妖怪要吃我。”凄厉而恐惧的惨叫声,仍旧传了过来。

“有妖怪要吃人,你听到没?”

柳小岩焦急道:“楚南我们快过去看看。”

“你别冲动啊。”

我黑着张脸,仍旧无动于衷道:“这肯定是陷阱,我们别中了清袍女鬼的圈套。”

还妖怪呢。

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妖怪?

而且我们刚来到村尾,就有人喊救命,可以说巧合得很不符合常理。

我非常确定,这肯定是清袍女鬼的陷阱。

其目的就是想吸引我过去。

“自己村民的死活,你都不管嘛?”

柳小岩气得跺脚,转身就往那栋老房子跑去,这让我肺都要气炸,连忙大喊,要柳小岩回来,可是她理都不理我。

我靠。

这该死的女人,简直蠢得无药可救,特么的想害死我啊。

但是她都去了,我不可能不去。

连忙追上柳小岩,她回头没好气说道:“这才像个男人,以为你要做缩头乌龟。”

骤然还损我?

我被气得满肚子火,但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都已经来到老房子前,而就在此刻,我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还是从老房子传来的。

这让我直皱眉头,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难道真有妖怪作乱?

看眼柳小岩,她小声问我道:“你也闻到血腥味了?”

“嗯?”

我点头,心里愈发紧张。

到了老房子墙脚下,上面有扇窗户,早就破破旧旧,还结满了蜘蛛网。

我抬起头,就往破烂的窗户上啾去。

里面阴暗,但是我们抬眼,就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孺,躺在地面正朝门口爬去。

妇孺披头散发,脸色惨白,衣衫破烂,浑身都是鲜血。

身上的伤势触目惊心,像是被什么动物所伤,尤其爬过的地面,都被鲜血染红了。

而我看到这幕,顿时瞳孔紧缩,倒吸口冷气。

妇孺我认得,正是我们村的杨寡妇。

杨寡妇在我们胡家村,年轻时候还是出了名的村花,但是她男人去挖媒,煤矿崩塌下来被砸死,从此让她成了寡妇。

也没有再改嫁,跟她女儿相依为命,现在孩子都十岁大了。

在年幼时,我跟发小还偷看过她洗澡,被她拿着菜刀,从村头追到了村尾。

但是万万没想到,杨寡妇会发生这等意外。

是谁把她伤成这样的?

这念头刚闪过,就看到一只皮毛雪白的动物,纵身跳跃几步,就站在杨寡妇面前。

是只狐狸。

浑身皮毛雪白,没有半点杂质,长得很是可爱动人。

但是哪怕化成灰,我也认得这只狐狸。

就是镇压在盘龙山的女娲庙,无意间被我放出来的那只狐狸。

当初我被清袍女鬼追杀,这只狐狸精为了报恩,还救过我一命,惊走了清袍女鬼。

但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它。

难道杨寡妇,就是被这只狐狸精伤成这样的?

除了它还能有谁?

杨寡妇身上,露出来的一道道伤口,分明都是被动物的爪牙抓的啊。

霎那间,就让我满腔怒火。

这该死的狐狸精,竟然跑到我们村来害人?

而在屋里的狐狸精,此刻目露凶狠神色瞪着杨寡妇,扬起带血的锋利爪牙,就要朝杨寡妇刺去。

“住手!”

我顿时怒喝,不顾自身安危,翻身就从窗户上爬进去,柳小岩紧跟其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