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逆天改命》免费阅读李北斗程星河小说全本目录

2020-05-28 18:03

第18章

他现在得罪了这么多人,理应大祸将至,可奇怪的是,他的面相竟然呈现出一种很古怪的红色,这种红色简直跟PS上的一样,是硬贴在了命宫上,把他本来被黑气笼罩的保寿宫,一下改了颜色。这说明他最近非但不会倒霉,反而鸿运当头,我今天根本没法把他怎么样。如果强行对付他,自己反而会踢到铁板。

这货应该是找过其他高手,改过自己的命!

我一寻思,就喊住了鼠须:“前辈,这是我自己跟他的恩怨,就不劳您费心了。”

安家勇一听,噌的一下抓着我的手,连声好哥们,够意思之类的胡喊,那股子尿骚味差点没把我熏倒了。

鼠须有些意外,说我们黑先生不欠人的因果,你刚才给我望了气,我不能让你白看。

我早想好了,顺水推舟的说要是有这个规矩,那能不能把汪晴晴给我?

安家勇不死也好,我还想拿那二十万呢。

鼠须顿时哈哈大笑,笑的一个劲儿咳嗽,接着一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说道:“小孩儿,你真是个小机灵鬼儿,我是真相中你了,你有没有兴趣学养鬼?”

我摇摇头,说美意心领了,我望气也是新入门的,怕贪多嚼不烂。

养鬼确实厉害,但三舅姥爷说得对,走歪门邪道的,终究见不到光,能不碰就别碰,不过......这养鬼的跟他是老相识,难道他以前也是这一行的?我没敢继续往下猜。

鼠须挺失望,但没勉强,说:“人各有志,我尊重你的意思。好吧,你伸手过来,见了小辈,没有不给见面礼的。”

他给了我个小盒子:“这还是当年我们魁首送的,现在我用不上了,我看你刚入门,给你吧。”

魁首是啥?他们的头儿吗?打开一看,小盒里跟凡士林似得,装了一盒半透明的油,难道是给我润肤美容的?糙老爷们也用不上啊。

而程星河一瞅,眼睛顿时就直了:“燃犀油?小哥,你把油给我,欠我的债不要了。”

妈耶,能让这掉进钱眼的货说出这话,想也知道是好东西,我立马把东西装进兜里:“滚。”

这时鼠须的黑伞“砰”的一下张开了。

“三个月之后,我要是还活着,咱们再见。”

黑伞再合上,鼠须已经不见了。

你咋走这么快,我还不知道这盒凡士林是干啥使的呢。

而现在站在了鼠须刚才那个位置上的,是汪晴晴。

汪晴晴死死的盯着安家勇,安家勇吓得一**撞在了一辆伊兰特上,裤子上尿渍瞩目。

我跟汪晴晴使了个眼色,汪晴晴对我很感激,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站在原地没动,我就跟安家勇说:“现在我把汪晴晴收拾好了,你也该给钱了吧?”

现在这个形式,别说让安家勇给二十万了,让他倾家荡产,他也乐意,果然,他哆哆嗦嗦的就把钱打我账户上来了,我一看二十万到账,心里瞬间就踏实了。

这个时候,门口来了几个人,说是约好了要看车,安家勇正好就坡下驴,说老同学今天你可帮我大忙了,我先忙一下,回头请你喝酒。

说着就要跑,我却叫住他:“你等一下。”

安家勇的背影一僵,这才小心翼翼的回过头,谄笑道:“还有事儿?”

我说之前咱们谈好了啊,你还欠我三个头呢。说着我把手机打开了:“我现在有空,你开始吧。”

安家勇的后槽牙一下就咬紧了,死死的盯着我,像是要吃我的肉,我笑眯眯的看回去,看了汪晴晴一眼。

汪晴晴立马往前跨了一步,安家勇一秒也没迟疑,一下就跪在了我面前,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咬牙切齿的说道:“谢谢李大师!”

那几个看车的倒是都吓了一跳,窃窃私语起来,也有好事儿的,把这一幕拍下来了。

我也拍完了,随手就发到了同学群里,同学群的消息顿时炸了,我锁了屏也没看,揣进兜里,深藏功与名,就带着汪晴晴和程星河离开了车行,就听见安家勇咬牙切齿的小声嘀咕:“李北斗,这事儿跟你没完!”

我一回头,安家勇吓的退了好几步,川剧变脸似得换了一个笑脸,这一下,我倒是看到高亚聪也在死死的盯着我。

那个眼神,阴沉沉的,但发现我看她,她立刻换成了人畜无害的样子,对我微微一笑,还是明眸善睐。

我见了死人都不怕,可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高亚聪让人害怕,起了一后背鸡皮疙瘩。

出了门,我从街上另一辆车的反光上,看到汪晴晴还是死死的盯着车行,我随口就问她:“不甘心?”

汪晴晴重重的点了点头:“是不甘心,但是......”

她在倒影里看着我,很诚恳的说道:“哥,我虽然干的职业不光彩,但我知道好歹,这次要是没你,早就没我了,所以你说什么是什么,不让我回来,我就再也不回来。”

别说,汪晴晴这性格还挺够意思,这种仇都能放下,我就告诉她,我不是不让你报仇,只是现在安家勇的运气正盛,咱们暂时没法把他怎么样,要是可以的话,你帮我一个忙。

汪晴晴顿时就激动了起来,在我身后猛点头:“哥你一句话的事儿,能报你的恩,让**什么都行!”

我说我也没为你做什么,谈不上恩,我是想托你这一阵在安家勇身边,别让他发现,看看他这段时间,有没有跟特殊的人见面。

改命就跟整容差不多,需要定期维护,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他一定是要跟给他改命的人见一面的,让汪晴晴监视他,我就能知道他身后的人到底是谁,测算出他这个强行改出来的鸿运什么时候能掉下去。

我跟他的事儿,没这么容易就算了。

汪晴晴听明白了之后就连连点头,答应了一声,就从倒影上消失了。

程星河摇摇头,说我算是发现了,你这人真挺能走狗屎运的。

我说还不是因为常有狗屎伴随身边。

程星河一咂摸,知道我这话什么意思,就要踹我,被我躲过去了,拦了个车就要去县医院——这二十万终于落听了,老头儿有救了。

程星河死皮赖脸的跟我上了车,问道:“你欠我的钱什么时候算?再不还该加利息了。”

“那你就加呗。”反正我先不还。

交完了钱,我给老头儿擦了擦脸,终于放下了一颗心,这三十万来的不容易,但我竟然真凑齐了,坐在了老头身边,我忽然觉得特别累,闭上眼睛就想来一觉——别说,一想到会梦见那个女人,心里会有点期待,可是再一想到怪珠子,鳞片和那些古玩店的蛇,我瞬间又不敢睡了。

老头儿的钱是凑够了,但我身上的事儿,还是没弄清楚——真的跟天师府有关?

程星河倒是在一边睡的呼噜连天,搞得人十分烦躁。我正想踹他两脚呢,古玩店老板忽然来了消息,说珠子的事儿调查清楚了,让我赶紧过去一趟。

我还想起来了,本来想用珠子筹钱给老头儿看病,现在老头儿这钱凑齐了,珠子也就没那么重要了——何况那珠子来的不清不楚的,保不齐有什么来历,我就过去了。

古玩店老板没跟我约在商店街,倒是约在了县城最大的珠宝行。对了,他说是拿去给朋友做鉴定了,估计就是这个地方。

我还是第一次来,珠宝行相当大,很空旷,我照着地址进了一个VIP室内,结果推门一开,却没看见古玩店老板,倒是看见个穿着唐装的老头儿,应该就是古玩店老板说的朋友。

因为那个老头儿手里拿着的,正是那个珠子。

老头儿看着我,微微一笑:“小哥,这珠子是你从哪里弄来的?”

我很会看人,知道他那个眼神满是怀疑和刺探,这让我十分不舒服。说是从鸟窝里掏出来的,他也未必相信,索性就反问了一句,这个珠子有什么问题吗?

老头儿避而不答,只是催促我快把珠子来历说出来。

我这人的性格是,你对我什么样,我对你就什么样,这老头儿审犯人似的,我凭啥要跟你交代清楚?于是我就说,你要不说就算了,把珠子还给我吧,我现在不想卖了。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来了一条消息,是个陌生号码,打开一看,我顿时一愣,上面就四个字:“危险,快跑!”

啥意思,发错了?

还没等我把手机放下,忽然屋里一拥而入很多人,好几双手同时把我死死的摁在了地上,跟抓犯人似得,我甚至还听见了对讲机的声音,说是抓住了。

我一下就蒙圈,这什么情况?这些人是谁,我犯了什么事儿了?

越过那些摁住我的胳膊,我看见了那个女人——天师府商务车上的女人!她那双漆黑的凤眼,正冷冷的盯着我。

我瞬间就发现,她的印堂上,跟鼠须老头儿一样,也有淡淡的紫气。

小说《逆天改命》 第18章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