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惊龙战神(叶天帝)全文抢先阅读

2020-05-23 09:03

《惊龙战神》精选

“靠,你特娘谁啊?管什么闲事!”

黑哥被吓了一跳,顿了一下,张嘴就骂娘。

梁笑灵看着眼前出现的男人,恍然失神。

叶天帝面无表情,冷眼看着几人,最终目光落在了黑哥握着梁笑灵的那只爪子上面。

“看什么?再看老子连你一起!”

这黑哥的话说到一半,叶天帝大手伸出,抓着他那只爪子,用力一扭,顿时一声惨叫传来,黑哥痛的跪倒在地,叶天帝一脚踢在他的脸上,当场这大老黑满脸是血,整张脸都凹了进去,好不渗人。

刚才还满嘴喷粪的家伙,现在已经翻着白眼没了意识。

剩下的几个人楞在原地,一个个的都还摸不清情况。

“这......这怎么回事?”

拿着梁笑灵照片的那个小弟,哆哆嗦嗦的将包放在地上。

“东西留下。”叶天帝语气冰冷。

那小弟看了看手里拿着的黑白照片,动作慢了一步,胡彰瞬间就走了过来,一巴掌将其抽倒在地,更是一脚踩在他的脏手上。

“手贱,嘴臭就算了,神君的话都敢不听。”

见这人一只手被踩成了肉泥,嚎哭不已,胡彰索性一脚将其踢晕,省的心烦。

剩下的几人,很有眼色的一步三鞠躬,满脸抱歉的拖着两人离开了现场,屁都没敢再放一个。

估计以后的日子,他们见着Q7都得发憷。

叶天帝接过胡彰手里的照片,并未细看,而是直接还给了梁笑灵。

“谢谢,太感谢了。”梁笑灵鞠躬道谢。

“......”

叶天帝抬起手,下意识的要摸摸梁笑灵的头,可随即便清醒过来,干咳了两声,转身便要离开。

“先生慢走,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梁笑灵追上前,挡在叶天帝面前,一脸的期许。

“前不久......叶家祖宅,你送野菊花的时候,见过一面。”叶天帝回应道。

“不是那会,是......是更早以前,比如十年前......叶家......”

梁笑灵小心翼翼的问着,语气中满是期待。

“......不好意思,想必你认错人了。”叶天帝犹豫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就在他从梁笑灵身旁走过的时候,只听到女孩咽了咽口水。

她沮丧道:“那你能告诉我你住哪吗?我有时间,把你的衣服还给你。”

“不用,你留着......”叶天帝话没说完。

“十九栋楼,二区的那幢别墅,一进来就能看到。”胡彰热心的说道。

叶天帝看了一眼胡彰,眉头皱起。

胡彰立时噤声,低下了头。

“好,我会去拜访的。”梁笑灵说完,便转身离去。

叶天帝看着她的背影,很久以后才向着十九栋那边走去。

“神君,刚才那照片上的人,好像你啊。”胡彰一边带路,一边随口说道。

“是吗?”

叶天帝自嘲的笑了笑:“我可没那么年轻了。”

“眉眼几乎一模一样,除了......除了您现在这份气度之外,几乎没什么区别。”胡彰回道。

“你的话有些多了。”

叶天帝似乎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打断了他。

胡彰便不再开腔,只是想到刚才看到的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就忍不住想笑。

别墅装修华丽,设备齐全,看得出来胡彰挑选的时候也费了一番心思。

“这几天帮我盯紧中京商界,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时间通知我。”叶天帝转身看向胡彰。

“明白,还有其他吩咐吗?”胡彰又问道。

“再准备一些礼物吧,中京我还有些长辈想要去拜访,少年时,他们对我很好。”叶天帝上楼梯前,临时想到。

“好的,神君。”胡彰低声应道。

另一边,中京商会内。

聂平龙端坐在红木椅上,眼圈微黑,看起来彻夜未眠,电脑的屏幕还开着。

“你确定吗?”他开口问刚进来的李艾。

李艾手里捧着一叠文件,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是的,这个姓叶的,网上查不到半点痕迹。”

“像是被人为的抹去了存在的痕迹一般。”

她继续说道。

聂平龙刚点着烟,听她这么说,手上不自觉的用力,烟头就被他揉成一团,沉声道:“林家那边,有没有提供什么信息?”

“我给林风打过电话,他也没说个什么,就说十年前,这个家伙曾投身入伍,不过之后便再无音讯,要不是这次回来,他还以为叶天帝早就死了。”李艾说道。

“边境战场吗?”聂平龙抬眼看着李艾。

“好像是。”李艾也不敢确定。

她的话说完,聂平龙却猛地暴怒起来,咆哮道:“十年?哼!若是他在那边境战场上能够活过十年,早已是功勋卓著,网上岂会查不到半点信息?这其中只有一个解释!”

“您的意思是......他成了逃兵?”

李艾顺着聂平龙的意思分析下去,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逃兵?你见过哪个逃兵敢持械杀人的?我看林家说的没错,他就是间谍!怕了战场上的残酷,选择了苟活投敌!”

聂平龙狠狠一拳砸在面前的红木桌子上,顿时木屑纷飞,桌子轰然碎开。

“会长,边境那边当真这么恐怖吗?我听说那里很是残酷,能给我讲讲您在那边的经历吗?”李艾抓住这个机会问道。

“我?”聂平龙平息了一下怒意,神情变得肃穆起来,随即自嘲的笑了笑,“我不过是个小卒而已,说实话,我连真正的战场都没见过。”

“您......您在说笑吧,您身上的伤不就是那会......”李艾不敢置信。

“我就知道你不信,我所处的战场已然是四境的边缘战区,那里的战况已经很是激烈了,至于在那更深处的边境中心,其惨烈程度,根本不是人类能够想象出来的。”聂平龙说话颤声。

只要想起那战场上的光景,他的胃部甚至都有些痉挛。

这是从战场上回来以后,留下的后遗症。

作为只参加过边缘战役的他,根本想象不到血战在一线和四境血战的核心地带,该是怎样的骇人。

“可......最近不是听说边境那边安定了不少吗,据说四境都退到了我们国境线两千公里之外,应该算是我们赢了吧?”李艾也不知道消息真假,试探性的问道。

“因为一个人。”聂平龙想到战友发来的照片,尸山血海中屹立的那个背影,如披金甲,当傲苍穹。

“一个人有这么大的能量吗,可以让四境停战。”李艾不解。

“不是停战......是让四境胆寒!”聂平龙调整了自己急促的呼吸。

缓缓说道——

“神君出世,天下长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