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此生不负你_楚洛墨林子然_重口味小七

2020-05-23 09:02

此生不负你第17章

“拿……拿你妹啊,赶紧给我穿衣服走人!”苏绒暴怒,想起她一个月前狠心买下的苹果,一阵痛。

里突然没了声音,就在苏绒自责自己语气太过激,伤了宋二自尊时。

宋二这厮出来了。

竟裹着自己刚刚用过的浴巾!!!

“你……你……”苏绒一口气憋得上不来,手指微微颤颤的指着光着膀子,全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的宋二,气鼓鼓道,“你竟然用我用过的浴巾!”

“没事,小爷不嫌你脏!”宋二拖着拖鞋,在门口处的干毛巾上踩了踩,确定拖鞋干了后,才走了出来,一派闲适的坐在沙发上。

苏绒顿时吐血。

算了,她忍!还是告诉他正事要紧。

“陆青青刚给你打了十来个电话,完了你手机没电,又给我打了!”

“甭理她,把手机挂了就是!”宋小爷坐在沙发上,随手拿了本杂志翻着,一派闲适。

简直就把这当自己家了!

“挂!手机是挂了!”苏绒看他进门前后判若两人的表情,顿时火大!妹的,进门前低眉顺眼可怜兮兮的,进门口后怎么就成大爷了!

“你吃地雷了?火气怎么这么大!”宋二抬头,看苏绒的眼神有些吃惊!

“大……大你妹啊,为了帮你撒谎,我的苹果粉身碎骨了!英勇就义了!”苏绒呲牙,双手叉腰,做泼妇状。

“啊?”宋二不明所以。

“从窗口掉下去了!”苏绒决定还是直白点,这货理解能力太差

了!

“好好的,怎么跑到那打电话!”宋二一脸奇怪。

“还不是因为你那句让我拿浴巾,让陆青青误会了,不然我要跑去那里接听吗?是不是我跟手机一起摔下去,你才高兴!”苏绒怒吼

“嗯,应该装防盗窗!”宋二看着窗口的方向点了点头。

苏绒吐血。

听君一席话,折寿五十年啊!

有木有,有木有!

“你赶紧给我换衣服走人!”苏绒几乎抓狂。

“绒绒,我换洗的衣服刚掉地上湿了,不然我也不会问你要浴巾啊!”宋二说着,指了指的方向,一脸无辜。

苏绒明显不信,起身去看,果然见他拿来的衣服沾了污水,跟脏衣服混一起。

“绒绒让我住一晚吧,我不会打扰你的!”宋二顿时换上了白莲花的表情,神色凄楚。

“不行!”苏绒斩钉截铁!

“绒绒,我睡客厅!卧室你睡!”

“你当然睡客厅,难道你想谁卧室啊!”苏绒才不吃他这套,但说出这句话时,苏绒怎么觉得不对!

“绒绒,那你是答应我晚上住这里了!”宋二大喜!

苏绒惊觉上当!

腹黑啊!

“绒绒,有水果么?”

当苏绒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当下最热门的《甄嬛传》时,宋二的声音自耳旁传来。

“冰箱!自己拿!”苏绒应了一声,一心悬在电视上。

“绒绒,吹风机在哪?”宋二的声音再次传来。“卧室床头柜!”苏绒有些不耐烦,天哪,原来安小鸟竟然是皇后党。

绒绒……”

“你到底闹哪样,没见我正忙嘛!”苏绒大怒,转而看到他裹着浴袍来回走动的包样,吼道,“别穿个浴巾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

“可是人家没衣服!”宋二耷拉着脑袋,一双桃花眼哀怨的望着苏绒,带着几分楚楚可怜。

苏绒只得起身,去衣柜给他找衣服,哎,她就不该那么善良的!让这个大麻烦进屋了!

苏绒打开衣服,翻了件最大的t恤给他,但至于裤子苏绒犯愁了,自己哪有那么大的型号给他穿呀,忽然灵机一动,苏绒勾了勾嘴角翻了条半身裙。

“你让我穿这个?”看着苏绒拿出的百褶裙,宋二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

“要么穿,要么裸奔!”

其实宋二想说,他不介意裸奔的!

但迫于苏绒的威,宋二最终还是接过了裙子。

从卫生间换完衣服出来时,苏绒几乎笑喷了,原本宽大的衣服,被他穿出了紧身衣的感觉,配着白色蓬蓬的百褶裙,简直太喜感了。

“嗯,不错!”苏绒忍住笑意,偷偷拿出之前用的的山寨旧手机给他拍了照片,按下保存键。

而后假装若无其事的继续看电视。

宋二看着苏绒忍俊不禁的表情,又看看电视里女人流产的镜头。

这个画面太诡异了。

“绒绒,别光顾着看电视,陪我说说话嘛!”

“你到底有完没完,闲的蛋疼就去睡觉!”

“绒绒我也想睡觉,可你霸占着我的床啊!”

苏绒才想起

,他晚上睡沙发,咬咬牙,苏绒搬了条折叠椅做到一旁。

宋二这厮舒服的窝在沙发里,一边吃着葡萄,一边翻着杂志。

她怎么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呢。

终于一集播完,到了时间。

苏绒回头,见宋二这厮侧卧着,摆了个的姿势,正含情脉脉的盯着她。

“小主,请问有什么吩咐!”苏绒不冷不热道。

“帮本宫再拿些葡萄来吧!”

苏绒一个眼神甩过去!

“咳咳,小爷跟你开玩笑的!”感受到苏绒杀人的眼神,宋二忙换了副谄媚的表情。“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我不介意这样把你轰出去!”

宋二一听,脸色大变,顿时老实了,幽怨的小眼神愤愤的剜了苏绒一眼

苏绒终于安静看完了第二集,心满意足的回了卧室。

不一会传来敲门声。

“又什么事?”苏绒不耐烦的开门,见一身紧身衣的宋二站在门口。

“绒绒我没有被子!”

苏绒闭了闭眼,从柜子里给他拿了条小被子。

扔给他。

宋二双手枕着头,嘴角勾着一丝笑意,静静的看着苏绒卧室的方向。

苏绒似乎没睡,灯还开着,光线自门缝里透出,带着几丝融融的暖意。

在这样静谧的夜晚,一切安静而美好。

不多时,光线隐去,房内传来几声轻咳声。

宋二忙起身欲敲门,但伸手还是忍住了。

点了根烟,立在窗口静静的抽着。

他知道苏绒现在还是当他只是朋友,即使他内心那么渴望得到她

,也不能莽撞,他知道苏绒需要时间!

苏绒昨晚没睡好,加上感冒了,头晕乎乎的。

清晨,打开房门的时候,厨房传来劈劈啪啪的声音,伴随着食物烧糊的味道。

苏绒顿时清醒不少,忙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但见宋二带着围兜,手拿铲子,正手忙脚乱的煎着荷包蛋。

大概因为火候太大,锅里都冒起了青烟。

似乎是听到了声音,宋二回头,额头渗出了汗丝,却笑着一脸阳光灿烂,“绒绒,,马上就好!”

“你行不行啊!”苏绒嘴角抽了抽,这初秋的天气,应该不热啊,怎么出了一身汗呢!

“别问男人行不行!赶紧去洗漱,回来就能吃了!”宋二少傲娇的嗔了她一眼。

苏绒没再跟他纠结,洗漱完毕,回来时,宋二已经摆好了早餐,

黑乎乎的荷包蛋,烤焦的香肠,只有牛还是纯白的!

“本小爷第一次下厨,作!”宋二一脸得意“来来来,快尝尝!”

“这……不如你先吃?”苏绒看着这个呈色,有点下不了手!

“特意做给你吃的,当然你优先。”宋二笑道,转而突然一脸受伤道,“绒绒,你该不会嫌弃它们吧?”

“呵呵,怎么会呢!”看着宋二受伤的表情,苏绒有些不忍心,人家大少爷亲自下厨,怎

么说也不能打击他的热情,咬咬牙,苏绒拿起筷子夹了黑乎乎的荷包蛋咬了一口。盐还没化均匀,口感苦涩。

“怎么样?”宋二一

脸急切。

“嗯,还行!”看着宋二期待的眼神,苏绒不忍心打击他,忍住想要吐掉的冲动。

宋二大喜,一边欢快的夹起来吃,

原本舒展的顿时眉头紧锁,放下筷子,一脸郁郁寡欢,“算了,咱还是出去吃吧!”

“手艺虽算不上好,但也毒不死人,第一次有这样的成果,不错了!”苏绒安慰他。

“那,你多吃点!”宋二双眼放光,忙将自己碗中的荷包蛋也夹给她。

苏绒呲牙,这厮故意的吧!

有惊无险的吃过早饭,苏绒坐着宋二的车去公司,远远的就见门口处站着陆青青的经纪人。

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送你上去!”宋二将车停好后,也跟着下车。

苏绒点了点头,解铃还须系铃人啊,况且她一个人也应付不了陆青青。

两人刚走到门口处,陆青青的经纪人徐岚就浅笑着迎了上来。

“苏小姐,宋先生,我们青青想请你们喝杯茶!”

因为上次盛大的,苏绒跟她也打过照面,知道此人处事圆滑,颇有些手段,但对陆青青却是真心好。

“绒绒,你去上班,我去见她!”宋二浅笑的看向苏绒,清晨的阳光打在他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配着浓密的眉,的鼻,绝美的唇形,优雅又高贵。

苏绒心中蓦的一动。

“不,一起吧!”苏绒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奇怪,自那晚宴会以后,怎么看宋二越看越好看了。一定是因为感冒了,一定是

!

宋二不愿意苏绒卷进来,但有了昨晚的桥段,苏绒知道此事她也躲不过,还是说清楚些好。

“好!”宋二笑了笑,眼中带着满满的宠溺。

徐岚看着两人的神色,暗自轻叹一声,青青恐怕是没有机会了。

陆青青约了两人在品茗见面。

包厢内陆青青带着硕大的墨镜,遮住了半张脸。

见两人来,伸手摘下墨镜,似乎一夜没睡好,带着浓重的黑眼圈,眼中布满了血丝。

“你们俩昨晚住一起?你们到底什么关系?”陆青青看着宋二那么自然的拉着苏绒的手,瞬间暴怒了,也亏上次她信了苏绒的话,还以为他们真的没什么。

这话听着,怎么颇有原配声讨小三的感觉!

“陆青青我告诉你,无论我们什么关系,都跟你无关!”宋二听着陆青青的语气,顿时火大。

“宋二……”苏绒扯扯他的衣襟,示意他不要太过激。

“绒绒,我们走!”宋二原本还想跟她好好谈一次,但见她这副德行,懒得跟这个神经病理论。

“苏绒,你太不要脸了,前脚刚跟盛璟离婚,后脚竟然就勾搭子彦!”陆青青突然上前去拉苏绒。

“陆青青,你不要含血喷人!”苏绒脾气好,不代表她没脾气。

“昨晚为什么不接电话!心虚了吧!真能演啊!”陆青青双眼猩红,扯住苏绒不松手。

苏绒皮肤透,很快被抓出了两条血痕。

宋二大怒,一把推开陆青青,将苏绒护在身后

“陆青青,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不要找不相干的人麻烦!”宋二刚就察觉了陆青青有些不对,十有八九是嗑药了。

陆青青被推开好几步,后腰撞到了桌角,一阵吃痛,顿时疯了一般,

“不相干?你们都住一起了!”

“我们住不住一起,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质问我们?或者,你以什么身份!”宋二反问。

“青青!”经纪人拉住发疯的陆青青。

宋二忙趁机带着苏绒出门。

“子彦……呜呜……”

“青青,你为了追回这个男人已经放弃了太多,但你要明白,没人会站在原地等你!”徐岚叹息。

“徐姐,你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我时日已经不多了!”陆青青趴在徐岚肩上痛哭。

“上次盛大找‘未来’合作可以看得出盛璟还有意于苏绒,你自己看着办吧!”

出了品茗,宋二忙拉过苏绒的手仔细看了看,红痕周边都已经淤青了,可见刚刚陆青青有多用力。

“陆青青那个疯子!”宋二低咒一声,满眼心疼。

“没事!过两天就好了!”苏绒有些尴尬的抽回手,最近她似乎有些敏感了。

“陆青青是疯了,不行,下次她单独找你怎么办?我给你派个保镖吧!”宋二担心。

苏绒哭笑不得。

“我没那么娇贵,况且陆青青也不敢出现在公共场合!”

“嗯!那倒也是!”宋二点了点头,心想着小区那边定加强保安管理。

又嘱咐了下苏绒

小心些,宋二才开着包跑车走了。

苏绒笑着摇摇头,宋二都快成贴身保姆了。

自己对他似乎也越来越依赖了,宋二似乎正一点一点的入侵自己的生活,若是有天他离开了自己,那会不会也像盛璟离开般难过,苏绒摇摇头,自己明显想多了,宋二又怎么能与盛璟同日而语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