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佛系皇后不一般_楚洛墨林子然_ 一直二

2020-05-22 21:02

佛系皇后不一般第二百九十九章 千年之约

谁让晁玠是君,长定侯只是臣。

哪怕孙婉她再不情愿,这已经是事实,更何况,她为了保住万古山庄,为了路沉,也不敢露出丝毫不满。

活生生逼得人崩溃,好似身体里住着的早已经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人。

数月后,敌国来袭。

不知道何时,留言外传,导致周围几个国家以为新帝荒诞跋扈,贪图美色,趁着根基不稳,几个小国联合起来意图瓜分强国版图。

消沉了数月的长定侯主动请战,远离皇城,奔赴了战场。

他需要发泄!

战报频频传来,字里行间透漏着路沉的杀伐果断!晁玠很满意他的战绩,可同时不悦他的优秀。

这是很微妙的感情,这日,晁玠甚至不顾后妃不得干政,拿着战报念给孙婉听。

面上看着她在恭喜晁玠,可实际上,她的心里在滴着血,只有她知道,路沉杀红了眼。

他放不下,他忘不了,他还在傻傻地等。

背过身去,晁玠看不见的地方,孙婉红了眼眶。

这一战,陆陆续续竟然打了将近五年。

路沉以为晁玠终有一日会放她出宫,可等来等去,竟然等到了她身怀有孕的喜事。

皇后娘娘终于有喜,皇上要求普天同庆。

路沉终于撑不住,在一次对战中失血过多不慎坠马,消息传到了宫里。

晁玠说不上满意与否,他有点疑惑,这长定侯也太耐打了,怎么还不死?

正想着要不要找个人暗中将他解决,太监说皇后娘娘求见。

想到自己的奸计,晁玠收起信件,亲自起身出去迎她。

孙婉压着翻江倒海的情绪,没敢抬眼与他对视,“皇上这几日操劳过重,婉婉熬了粥,皇上多少喝一些吧。”

晁玠很受用,喜欢一具身体而爱上一个人这种事,他干了。

这些年他除了皇后,基本上没宠幸过别的女人,因为别人和皇后比起来,太无趣。

最后一口粥入喉,晁玠捕捉到了她眼里的复杂。

他碗都放下了,她还在走神。

“咳!”

故意清了清嗓子出声,晁玠才看到她起身走来,拿着帕子伺候。

抬手握住她葱白指尖,晁玠笑问,“有求于朕?”

否则她不会这样殷勤讨好。

孙婉心碎欲哭,强忍着酸涩道,“皇上,婉婉早已经身心托付,可否容婉婉见他最后一面。”

这么多年了,她都没有再提过路沉,可现在不行了,她假装不下去了。

晁玠稍微一想,便明白了,“又是晁祯家里那个多嘴的。”

万!七!夕!

除了他收到的信件,能了解战地情况的也就那么几个,能颠儿颠儿将消息告诉她的,也只有万七夕。

这事儿连累不到万七夕,孙婉没有否认,“求你了。”

她第一次如此郑重地恳求他,眼含热泪。

晁玠内心不快,可到底没有拒绝她。

言明这是最后一次让她见路沉,晁玠派了人保护她,随着她一同去了战地。

到了目的地,孙婉才知道得到的消息远没有亲眼看到的悲惨壮观。

来不及多做观察,远处的刀剑碰撞声传入耳中,身边人形成保护圈,将孙婉牢牢护住。透过人群,孙婉只见六个彪形大汉在追击一名少年。

少年无暇逃脱,只能边打边退,边退还边骂,“别让小爷搬来救兵!等小爷救兵到位,尔等一个都跑不了!”

瞳孔微震,孙婉直勾勾看向远处少年。

越来眼睛越热,孙婉对周围人道,“去几个人帮忙。”

不多时,单方面遭受碾压的少年反攻,形成了几十人乱斗的画面。以多欺少,是对方开的头,没什么丢人可言。

少年起初还纳闷,哪儿来的神兵天降,救他与水火,待到他被人带过来,看见孙婉,眼圈儿一红,愤恨掉头离去。走着走着,竟然是跑了起来,孙婉能看见他时不时抬起胳膊去抹眼泪。

她弟弟长大了,不声不吭,竟然来了路沉这里。

孙问之跑的快,可孙婉还是找到了路沉。

刚才听孙问之说她来了,路沉还不信,四目相对,路沉朝她一笑。

“临死之前能看到你,挺好。”

孙婉怎么都没有想到,多年未见,他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

“胡说八道什么?你给我好好活着!”

身边人自觉退开守在外面,有敬重长定侯的,亦有同情这对苦命鸳鸯的。

路沉扯着嘴角,傻乎乎看着她笑,如多年前的每一日那般。

孙婉看见桌上放的汤药,凤袍在身,直接屈膝跪在床前要喂他饮下。

路沉抬手推开,没打算喝,视线落在她的肚子上,“你赶紧起来吧,别压着。”

她有了身孕,终于可以做母亲了。

孙婉嗓子眼发堵,酸着鼻子斥责,“就你话多,老实喝药!”

她根本就没有怀孕,这是晁玠故意放出来的假消息。

可……否认有什么用?除了怀孕,她什么都做了。

路沉好贪恋她的说话语气,好痴迷她又气又恼的模样,轻笑出了声。

旁侧孙问之看不下去,扬声喊道,“我姐夫他时日无多啦!”

吼完,少年提剑便跑了出去。

孙婉端着药碗的手抖了下,“他说的是真的?”

路沉笑着点点头,“这些年大伤小伤不少,积攒到了一块儿。”

孙婉低头念他一句‘傻’,一只温热的手掌覆在她脸颊,拇指有意无意揉捏着她唇瓣。

像是在说闲话家常,孙婉仰起头,恢复了冷硬神色,一勺汤药往他嘴边送,“你死后,我要与你同穴而眠。”

既然是逃脱不了的问题,那就去坦然面对。

“你疯了不成?”

路沉难得对她露出不满神情,视线锁住凤袍下的肚皮,“别犯傻,你还有很长的好日子要过。”

孙婉懒得对他解释,黄泉路上有的是时间,只强硬坚决道,“我说到做到!”

不给路沉说话的时间,孙婉汤勺直接塞进了他嘴巴里。

她以为……她以为路沉会好好爱惜自己,会好好活下去,可是他没有。

“来生我还想遇见你!”

“求你,让我遇到你。”

孙婉终于是支撑不住,对着此生亏欠的男人喊了出来。

十六七岁的少年提剑跑回来,残剑上的血滴落在地面,声声入耳。

“姐夫,伤你的人,我全部都杀啦!”

路沉小说一声‘好’,孙问之瞪了眼孙婉。

路沉哭笑不得,“问之,我走后,你要保护她,不准闹脾气。”

孙问之恨得牙痒!

他哪里是跟他姐闹脾气,这是他亲姐,他是恨当朝皇上,恼自己无用!

到底是没能赢过阎王爷,依照着路沉的心愿,孙婉和孙问之在空旷边境给他立了坟,无名碑上什么都没有,他好歹,是答应了她的请求。

经年过后,凄冷孤坟前,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个素衣女子出现。

而她附近,总会有个少年相伴。

当年的少年最后一次来上坟,已经是他三十多岁。

坟里如愿躺着恩爱夫妻,三十多岁的孙问之对天祈愿,下辈子也要跟他们在一起,做子做女都可以,无论如何都要缠着他们,都要看着他们幸福相守。

……

据说她死后,晁玠一夜白头。

晁玠一直在想晁祯的那句话——除非下辈子赶早。

这辈子是他迟到了,她在惦记着别人的时候,他在念着她。

下辈子,他一定要先出现,比路沉先遇到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