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独家)天生一对之倾城法医-天生一对之倾城法医

2020-05-22 18:04

《天生一对之倾城法医》精选

大太太没出声,脸上却满是赞同。

“这,这……”苏庆城卡住,憋了半晌自暴自弃地扭头,“老三,你来说。”

被突然点到的苏庆辉沉默,半晌后他微微摇头:“我对这个无话可说,但是你该知道,我们为的不是这件事。”

苏梓清勾起嘴角,她当然知道不是为这件事,不过异曲同工嘛,总归都涉及到了苏家的名声。

眼睛一转,苏梓清看向苏庆城:“二叔,我今早见着你去勾栏了。”

苏庆城一慌:“别胡说,我没去。”

苏梓清没理他,转而又对苏庆辉说:“我见着您杀人了。”

苏庆辉大惊:“你,你别乱说……”

大太太错愕地望着两人:“你们居然!”

接连抛下重锤,苏梓清等了片刻才悠悠然地开口:“我刚刚说的都是假的。”

厅堂里的三人:“……”

半晌后,大太太苦恼地说:“梓清你不能污蔑长辈。”

“可长辈也不能污蔑小辈。”苏梓清掷地有声地说,“万家退婚外人都没说什么,二叔三叔就口口声声地道我毁了苏家名声,还道我勾引萧将军,难道这就对么?”

“可整个盛京都在传你的事。”苏庆城低吼。

苏梓清反问:“那二叔可有听见他们传的什么话?”

借着这件事,她一定要把苏家不安定的点给按下去,危难之际合该同心合力。

苏庆城呐呐说不出话,苏梓清嗤笑一声,唤来樱桃荔枝:“给二位老爷说说外面的传言。”

樱桃荔枝同时应声,两人说着外面的传言,越说厅堂里究竟是寂静,到了最后,苏庆城和苏庆辉全都低下了头。

“苏家小姐可真是痴心,真性情!”

“可惜了苏家小姐的痴心,那万家少爷忒不是人。”

“……”

樱桃荔枝学着话,连表情都做出了几分灵活。

大太太深吸口气,揪着帕子的手用力到手背发白:“她二叔三叔,这件事你们……”

到了这时,就是苏庆辉都拿不出新的话来。

苏梓清抱着胳膊,冷眼望着两人的低头模样,心里越发失望。

不知过了多久,大太太揉了揉眉心:“苏家现在的情况不用我多说,你们要真把我嫂子,就听我一句劝,别把矛头对着苏家的人,苏家经不起动荡了。”

前有苏家倒台,后有苏庆海被诬陷杀人,大太太为难,却偏偏无能为力。

可在苏梓清的事上,她必须强硬起来。

“给梓清道歉。”

苏庆城不满:“我们是长辈。”

苏梓清挑眉:“您这样不分是非的长辈我可不敢要。”

“你……”

“我什么?”

苏梓清稍稍一皱眉,苏庆城立刻没了声音,谁没理谁心虚。

半晌后苏庆辉开口:“梓清呐,这事是我们不对,你别放在心上,就此揭过去,行吗?”

“就此揭过去?”苏梓清撑着两边扶手起身,“揭过去也行啊,但我也有个条件。”

苏庆辉额角微跳,在苏庆城要开口时拽住他:“你说。”

“我要您二位保证,以后不得在苏家内部挑拨,必须同心合力,两位叔叔能做到么?”

一个保证,苏梓清只要一个保证。

话音落下,苏庆辉不假思索地点头:“没问题。”

苏庆城嗤笑:“就苏家这情况还同心合力?连银子都没有,吃饭都成问题了。”

“就因为这个,才更要同心合力。”苏梓清扫了眼苏庆城,“至于银子,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此话一出,连大太太都惊到了。

“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从哪儿弄银子来?”

苏梓清笑了笑:“做生意,吃食生意。”

要问世上什么生意最赚钱?

那自然是和一张嘴有关的生意,对于口舌之欲,不管何年何时,都有一堆舍得花费的。

“不行。”

最先反对的竟不是大太太,而是苏庆辉。

苏梓清皱眉:“为何不行?”

“我苏家可是堂堂儒生大家,怎能去沾那商贾之人?绝对不行!”

苏庆辉反对的极为激烈,苏梓清几次想要开口都被他打断。

受他影响,大太太也跟着否决:“苏家还没到那程度,暂且不提,不提。”

接连两句不提噎的苏梓清恼火,苏庆辉还在说着,她左右看看,索性低头不再言语。

明面不行,难道她就不能暗地里来?

事情最后以大太太的安抚结束,苏庆辉临走还强调着不准苏梓清乱来,那种疯狂的状态极为可怖。

“行了,我会劝她的,她二叔,赶紧把三弟带走。”

“哎哎。”

苏庆城拽着苏庆辉加速离开,远远的还能听见两人的对话。

大太太叹了口气,疲倦地坐回椅子:“梓清……”

苏梓清坐直:“大太太请说。”

“你,算了,先回屋去吧。”

看眼大太太,苏梓清一言不发地出了厅堂,脚步一转去了自家娘亲的房间。

“娘亲。”

三姨娘正捏着针做绣活,见她到来立刻停了手:“今儿个怎么过来了?”

苏梓清心头憋着火,想和三姨娘说之前的事,可话到嘴边又变了,嘟囔着说:“想您了。”

三姨娘身子不好,她不能让三姨娘担心。

话落,苏梓清挤到三姨娘身边坐下。

“呵呵……”三姨娘捂住嘴,笑的眉眼弯弯,“你啊,多大的人了还爱撒娇。”

葱白纤细的指尖点着苏梓清的眉心,轻轻的一下却让苏梓清的心情平复了。

就算外面的事再糟心,她也不想让三姨娘操心。

这么想着,苏梓清坐直了身子,笑着说:“再大也是娘亲的女儿。”

“好好好。”三姨娘笑的欣慰,忽而又多了几分惆怅,“可惜你很快就要出门了,到时……”

温馨的气氛陡转,苏梓清心虚地缩了下脖子,忘了她娘亲还不知道万家退婚的事。

要明说么?

三姨娘不见她答话,忍不住笑了:“害羞了么?”

“哎呀,不是害羞。”苏梓清从耳后顺了一缕头发,咬牙说,“是,是万家退婚了。”

“啪!”

三姨娘手上的东西掉落在地,她白着脸问:“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会退婚?”

“我……”

苏梓清眼睛一转,刷地掏出了萧灼的腰牌。

“是我去退的,因为我有了更喜欢的人,然后万家看不起我就答应了,您看,这是女儿心上人送的定亲信物!”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