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徐医生你有女朋友吗_楚洛墨林子然_九米瑚

2020-05-22 18:02

徐医生你有女朋友吗第76章 大错特错

徐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起这个,心里就是忍不住想告诉戚焉晗。

如果他这时看向戚焉晗就会发现戚焉晗的眼底闪过一抹惊慌,戚焉晗想克制住,但还是漏了馅儿。

"你……可能看错了吧。"

戚焉晗不安,她是真的慌张了,听徐晟的描述,他肯定是见到顶顶了,戚焉晗告诉自己要镇定。

"毕竟这世上有很多长相相似的人,再说了一个小孩子而已,小时候不都可爱嘛,长大了就会变样。"

徐晟没有接话,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戚焉晗觉得车里闷得慌,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打开车门走下车,车外的寒气让戚焉晗瞬间冷静了下来。

徐晟也跟着下了车,走到戚焉晗身边脱掉了外套披在戚焉晗肩上,他审视着戚焉晗精致的小脸,像在找寻什么。

"以后不要再和穆谨私下来往。"

戚焉晗坦诚的说:"我跟他私下来往本来就少,这段时间一直在工作你也知道,而且……"

戚焉晗抬头看着徐晟,"不都和你在一起吗。"

徐晟微微皱眉,戚焉晗这段时间确实一直和他在一起,但是……

"你的心不在我身上。"

徐晟说的缓慢,但是语气却十分笃定,戚焉晗心里一震,有些不知所措。

看到戚焉晗的反应,徐晟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了。

他后退一步看着戚焉晗,双手插进口袋。

说来也是巧合,徐晟原本是想提前回去的,没想到在电梯间居然看到了戚焉晗和穆谨,这样徐晟忽然意识到。戚焉晗这四年时间是不是已经重新交往了新的男朋友,或许她早已经喜欢上了别人,成为了别人的妻子,变成了孩子妈妈。

徐晟这段时间一直没有问戚焉晗她的现状,并不是不在意不在乎,而是想先把戚焉晗牢牢锁在身边不让她在继续逃跑,只要戚焉晗安心待在他身边,他有的是时间问清楚。

但是现在看来,有些事情他必须要弄清楚才行。

这种飘忽不定的感觉,让徐晟没有一点安全感。

"韩思语,你有事瞒着我。"

徐晟还是习惯叫她韩思语,好像只有这样叫她,才感觉她还属于自己。

戚焉晗怔怔的站在那里,裹紧徐晟的外套,她不想在这里和徐晟一直僵持下去,顶顶还在等她回去。

"徐晟,我确实有很多事没告诉你,毕竟我们分开四年了,物是人非的事太多了,等医院工作结束后我们找个时间好好聊一聊,可以吗。"

戚焉晗语气真诚,但是心里却没有底,因为这仅仅是她的缓兵之计而已。

谁会想到她这次回国就碰到徐晟了呢?徐晟是个意外,是她计划之外的意外,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只能用最笨的法子来拖延时间。

徐晟似乎也在思考戚焉晗话里有几分真情实意,戚焉晗不得不上前,靠在徐晟的胸膛上,搂住他的腰,聆听他强有力的心跳。

"答应我好不好。"

戚焉晗似撒娇。似讨好,更似祈求。

"我也答应你以后不会和穆谨私下来往了,我现在只想把手上的工作做好,毕竟这次翻译工作也不是轻松的活,不容许任何意外。"

戚焉晗抬头看向徐晟,灵动的眼睛里满是渴求。

"徐晟,不要让我分心好不好。"

徐晟知道戚焉晗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肯定是在另打主意,但是看到这样的她,徐晟根本拒绝不了。

他缓缓叹了口气,伸手将戚焉晗拥入怀中,戚焉晗笑了出来,在徐晟的怀里蹭了蹭,她知道徐晟是妥协了。

今天这一关算是安全度过了。

"徐晟,谢谢你。"

徐晟低头在戚焉晗额头轻轻一吻。突然问她。

"你什么时候学的医学翻译。"

戚焉晗微笑,"这几年在国外学的,怎么了。"

徐晟单手捧起戚焉晗的脸,和她对视。

"为什么要学医学翻译。"

戚焉晗微怔,看着徐晟深邃的眼睛没由来的一阵心跳加速。

戚焉晗重新埋首在徐晟颈窝,有些难为情的小声说:"我为什么要学医学翻译,你还不清楚吗……"

一切都是因为你呀。

戚焉晗这次说的是真心话,因为徐晟,她才选择了医学翻译。

徐晟的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起来,原本有些灰暗的心瞬间明朗起来,他紧紧抱住戚焉晗,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思语,不要再离开我了,待在我身边,好不好。"

戚焉晗的笑容一僵,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前方。

她内心涌动,好像有千言万语想要告诉徐晟,但是她忍住了,可是又不想看到徐晟失望的样子,到最后只说出了一个字。

"……好。"

很小很轻,可是徐晟听得真切,他心里一震,扶正戚焉晗的肩膀想确认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可是戚焉晗却踮起脚尖仰起头,堵住了徐晟想要询问的嘴。

这一次的戚焉晗非常主动,徐晟的思绪渐渐溃不成军,化被动为主动,直接抱起戚焉晗回到了后车座。

……

徐晟送戚焉晗回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因为穿着一字肩裙子,脖子上和肩上的吻痕太明显了,戚焉晗不得不穿着徐晟的西服外套返回家里。

之前戚焉晗就打电话给了戚承语让他们先回来,家里,顶顶已经被蒋春梅哄睡了,她正坐在客厅看着电视,而孟叔也去休息了,戚承语在玩游戏,但是让戚焉晗意外的是,穆谨居然也在。

看到戚焉晗回来,穆谨急忙起身走过来。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戚焉晗尴尬的笑了笑,"因为有事情耽误了一下。"

这可不,因为戚焉晗太主动了,差点被徐晟生吞活剥了。

戚焉晗下意识的裹紧衣服,穆谨一看,目光不由得一沉。

戚焉晗只能硬着头皮笑着说:"我先上楼换件衣服,你等我一下。"

戚焉晗噔噔噔的跑上楼,迅速换了套衣服,把脖子裹得严严实实的,这才下了楼。

客厅里,蒋春梅和戚承语都已经回房休息了,就剩穆谨一个人。

穆谨坐在沙发上等着戚焉晗,戚焉晗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尴尬的气氛无声无息的包裹着两人。

戚焉晗一直在思考该怎么跟穆谨说,让他这段时间不要再联系自己了,可是又想到马上就要过年了,穆谨在海城也待不了几天了,也不知是说还是不说。

穆谨扭头看向戚焉晗,率先打破了沉默。

"一直都是他吗。"

"……啊?"

戚焉晗没明白穆谨是什么意思,穆谨忽然一笑。

"所以,你一直有人。"

戚焉晗眨了眨眼睛,这才明白过来穆谨是什么意思。

戚焉晗叹了口气,不打算隐瞒,"我回国这些天,一直和他在一起。"

"你喜欢他?"

戚焉晗迟疑了一下,然后看着穆谨的眼睛说。

"我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喜欢和他接吻,也喜欢和他上床。"

穆谨一震,吃惊的看着戚焉晗,戚焉晗咧嘴一笑。

"穆谨,我其实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我不是圣女,我有自己的七情六欲,所以……"

戚焉晗有些抱歉的看着穆谨,她已经说的这么直白了,希望穆谨能够明白。

穆谨沉默的看着戚焉晗好久。然后他起身站了起来。

"我知道了。"

穆谨整理了一下衣服,再次看向戚焉晗时已经恢复了以往的笑容。

"我回去了,早点休息。"

戚焉晗大大的松了口气,送穆谨来到了玄关。

"焉晗,谢谢你的坦诚。"

穆谨换上了鞋,对戚焉晗微微一笑,戚焉晗有些意外。

"我想,我也应该跟你表明一下我的立场。"

穆谨眼神深邃,戚焉晗点了点头,"嗯,你说。"

但是戚焉晗等了半天也不见穆谨开口,就在她要开口询问时,穆谨突然伸出手一把拉住了戚焉晗的胳膊,将她拽入怀中紧紧抱住,然后低头吻住了戚焉晗的嘴。

"你--"

戚焉晗愣了一下,她没有像上次那样任由穆谨亲吻,而是极力反抗起来,但是穆谨却一个转身将戚焉晗抵在门上,困住她的双手,深深的吻着。

片刻后,穆谨松开戚焉晗,他喘着气目光灼热的看着戚焉晗。

"这就是我的立场,你明白了吗。"

戚焉晗呆滞的看着穆谨,"穆谨,你……你不必这样的。"

穆谨却摇头,"那要怎么样?"

戚焉晗说不上话来,穆谨却再次逼近她,戚焉晗吓得立刻撇开了头,穆谨的吻落在了她的脸上。

"穆谨,你不要冲动,这里是我家,你不要这样。"

穆谨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嘴巴贴着戚焉晗的耳朵,沙哑的说道。

"焉晗,你想要床伴,我也可以的,不会比他差,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喜欢你,喜欢了两年,我甚至连你的回应都没有得到,怎么可能因为一个xing伴侣就轻易放弃。"

戚焉晗浑身一震,目瞪口呆的看向穆谨。

"你……"

戚焉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穆谨深吸一口气,松开手后退一步看着戚焉晗。

"这就是我的立场。"

穆谨沉沉一笑,"晚安,早点睡。"

穆谨走后,戚焉晗坐在客厅里发呆了好一阵子。

她到现在还有点懵圈,原本以为自己坦诚的和穆谨说过后,穆谨会明白她的意思,哪里会想到事情竟然演变成了这个样子?

戚焉晗抓了抓头发,有些崩溃,一个徐晟,一个穆谨,这让她怎么应付啊。

……

年关将近,下个礼拜三就要过年了。

这个周末,戚焉晗带着一大家子人去了市场采购了很多年货,最开心的莫属顶顶了,之前在国外过年,只有唐人街上有浓浓的年味,今年不一样了,走到哪都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红喜字春联小鞭炮,处处都是喜气洋洋的年味,光给顶顶买玩具戚焉晗就花了小两千块钱,得亏她有钱,要不然她连孩子都养不起。

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虽然开心,但是戚焉晗也有烦心事,那就是免不了被一家人催婚。

"晗晗,顶顶都快三岁了,你也快28岁了,是时候找个人稳定下来了。"

蒋春梅一边包饺子一边对戚焉晗说。

"是啊晗晗,你一天不稳定下来啊,你妈就一天不放心你,我看那个穆谨就很不错。跟你挺配的。"

"是啊是啊,我看他也不错,长得帅,工作又好,关键是喜欢你还和顶顶相处的不错,你现在这种情况啊,不能光顾着自己喜欢,也要考虑一下男方和顶顶关系处的怎么样。"

"你妈说的没错,我们俩虽然催你催的紧,但是你也不能随便找到一个男人就结婚,知道不?"

孟叔和蒋春梅一唱一和,戚焉晗苦笑不已,求救似的看向戚承语,戚承语擀着面皮,给了戚焉晗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这个时候,正玩着面团的顶顶说话了。

"外公外婆,什么是结婚呀。"

顶顶奶声奶气,脸上糊着面粉,滑稽又好笑。

"结婚就是你妈妈要给你找一个新爸爸了,顶顶想要一个新爸爸吗?"

蒋春梅耐心地跟顶顶解释,顶顶听后却嘟着嘴,揪着一张小脸摇了摇头,"不要,顶顶不需要新粑粑,顶顶只需要麻麻。"

"为什么呀?你之前不是一直吵着要爸爸吗?"

蒋春梅给顶顶擦脸,顶顶却生气地躲开了。

"不要不要!我不要!"

"这孩子……唉。"

孟叔叹了口气,示意蒋春梅别再说了,蒋春梅也叹了口气,顶顶现在越来越有自己的意见了,已经有些抵抗这个问题了,要是再长大点,戚焉晗想嫁人恐怕就更难了。

两个长辈唉声叹气,戚焉晗却一点也不在意,从她做好怀孕准备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想过以后再嫁人。

但是晚上,戚焉晗哄顶顶睡觉时还是忍不住问了顶顶。

"顶顶,你真的不想要爸爸吗?"

顶顶嘬着奶嘴,有模有样的思考了一下下,"想要粑粑。"

戚焉晗奇怪,"那为什么外公外婆下午问你的时候你说不要呢?"

顶顶喝完奶打了个饱嗝,"因为顶顶不想要新粑粑。"

戚焉晗愣住,顶顶抱着戚焉晗的脸吧唧了一下。

"顶顶有粑粑,为什么还要新粑粑。"

戚焉晗震惊的看着顶顶,"那……你是想要原来的爸爸吗?"

顶顶点头,伸出肥嘟嘟的手指一个一个的数着,"露西有粑粑,特洛伊有粑粑,佩恩有粑粑,顶顶也有粑粑。"

顶顶咯咯一笑,"妈咪,顶顶要去找粑粑~"

戚焉晗怔怔的抱住顶顶,好不容易把他哄睡着,自己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上次见过徐晟之后戚焉晗这两天就再也没见到他了,就连上班的时候都没有碰到。

戚焉晗虽然之前说过会去找徐晟,徐晟也把他家地址给了她,但是戚焉晗并没有去找过他,因为顶顶就够她累的了,天天晚上缠着她,戚焉晗哪还有心思去见徐晟呢。

不知是想徐晟还是因为顶顶的话,戚焉晗此时非常想见徐晟。但是现在已经晚了,戚焉晗决定明天上班去找徐晟。

但是戚焉晗越是想做什么,老天爷偏偏不让她得逞,星期一上班,戚焉晗一整天都坐在办公室里翻译资料,是国外考察团发过来的文件材料,戚焉晗忙到晚上七点多还没有全部翻译出来,太多了,戚焉晗忙的头晕脑胀,实在撑不住了才下班离开。

戚焉晗打车回家,但是半路上却让司机换了方向。

"师傅,我要去柏黎湾。"

徐晟就住在柏黎湾。

半个小时后,戚焉晗来到了柏黎湾,但是她站在徐晟家楼下犹豫了好久都没有上去,徐晟现在肯定在家里。只是戚焉晗不知道自己这么冒失的来找他,是好还是坏。

踌躇了好久,戚焉晗还是决定上楼去找徐晟。

按下电梯,等了一小会儿电梯终于下来了。

戚焉晗走进电梯,刚想关门,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小孩的声音。

"阿姨等一下,不要关门!"

戚焉晗摁下开门键,一个小男孩跑了进来,看样子大概四五岁左右,他对戚焉晗甜甜一笑,礼貌的鞠了一躬,"谢谢阿姨。"

戚焉晗看着小男孩,真是个有教养的好孩子。

"小朋友不客气。"

小男孩嘿嘿一笑,对外面喊了一句,"妈妈快点!"

"来了来了。"

一个女人匆忙跑了进来,抱歉的看着戚焉晗。

"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

戚焉晗看着女人的脸,脑子轰的一响,有一瞬间的失神。

然后戚焉晗就看到女人按下了25楼,戚焉晗僵硬的推了推墨镜,随便按了一个13楼。

"妈妈,爸爸在家吗?"

"当然在家,不在家还在哪儿。"

"那我可以和爸爸玩游戏吗?"

女人轻笑,"当然可以了。"

"那我晚上想和爸爸睡觉。"

"叮--"

十三楼到了,戚焉晗快步走了出去,电梯门缓缓关上,阻隔了那对母子的谈话声。

戚焉晗吐出一口浊气,一把摘掉了墨镜还有口罩,回身看着不断上升的电梯数字,看到它停在二十五楼后心就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一下。隐隐作痛,呼吸困难。

戚焉晗深呼吸好几次,好不容易平静了一下情绪。

天呐,这是老天爷和她开玩笑吗?这次回国意外遇见徐晟徐诚也就罢了,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让她碰见沈蓉蓉?!还有她儿子!

电梯里的母子,正是许久未见的沈蓉蓉和她的儿子,徐恩赐。

戚焉晗出神了好久,庆幸自己戴了口罩和墨镜,没有被沈蓉蓉认出来,但是……二十五楼,不正好是徐晟家的楼层吗。

回想着刚刚沈蓉蓉和她儿子的对话,戚焉晗感觉一阵窒息,她不想在这里多待,顺着楼梯走下去,走出去后一阵冷空气瞬间把戚焉晗冻醒了。

戚焉晗自嘲的笑了笑,拍了拍有些哽咽的胸口,这不是她早就料到的事情吗?沈蓉蓉生下孩子,和徐晟奉子成婚,为什么亲眼见到后还会这么难受。

戚焉晗走出柏黎湾,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了很久,也想了很久。

是了,之前徐诚就跟她说了,徐晟已经结婚,只是戚焉晗选择性忽视了,直到后来徐晟认出自己,两人纠缠在一起,戚焉晗贪恋徐晟,沉迷徐晟,她只是自欺欺人的以为。徐晟还是以前的他,还可以属于自己,直到刚刚碰到沈蓉蓉……

就像梦醒了一样,戚焉晗的心一下子凉了一截。

如果说戚焉晗是自欺欺人的行为,那徐晟是因为什么?他明明已经结婚有了孩子,为什么见到戚焉晗之后还要对她那样?

戚焉晗一下子就惊醒过来了,她和徐晟的行为都错了,大错特错!

戚焉晗急忙赶回家,将徐晟之前用过的东西全部扔掉了,一个人颓废了好久,直到顶顶走过来抱住她。

"妈咪,你不开心吗?"

看着顶顶担心的小脸,戚焉晗郁结的心顿时松了不少。

"没有,妈妈只是太累了。"

"那妈咪快点洗洗睡觉,顶顶哄你睡觉好不好?"

戚焉晗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看着顶顶乖巧的样子心都快化了。

"真是妈妈的乖宝宝。"

戚焉晗紧紧抱住顶顶,突然觉得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了,只要顶顶在她身边,她就能过五关斩六将,无所不能。

"顶顶,妈妈只有你,只有你……"

……

而另一边,柏黎湾。

沈蓉蓉带着儿子徐恩赐来到了徐晟居住的2503号房门口,敲了敲门。

门打开了,门后的徐晟穿着居家服,看到沈蓉蓉和徐恩赐微微有些惊讶,但还是让开了身,让他们母子二人进来了。

"爸爸!"

徐恩赐看到徐晟非常高兴,一把扑到徐晟的腿上,牢牢抱着他的大腿不撒手。

徐晟叹了口气,蹲下身和徐恩赐平视。

"跟你说了很多遍了,不要叫我爸爸,你怎么就是记不住。"

徐恩赐转头看了看沈蓉蓉,然后有些委屈的对徐晟说道:

"可是,你就是我爸爸呀……"

徐晟摸了摸徐恩赐的头,"去儿童房先玩一会儿,我和你妈有事要谈。"

徐恩赐这才笑了出来,"好的爸爸!"

徐恩赐一蹦一跳的走进了儿童房,关上了门,徐晟和沈蓉蓉就坐在客厅里,两人的表情都有些冷漠,沈蓉蓉率先开口说道。

"你上次跟我提的那件事,我认真思考了一下。"

沈蓉蓉从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在茶几上,推给了徐晟,标头的五个大字赫然醒目。

离婚协议书。

"我不同意。"

神蓉蓉双手环胸,一副保守防备的姿态看着徐晟。

徐晟的表情淡定自若,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好像早就猜到沈蓉蓉会是这个回答。

徐晟淡淡说了句,"你没有资格不同意。"

沈蓉蓉嗤的一笑,"是啊,我是没资格,但是,我还是想反抗一下。"

"理由。"徐晟问的非常简短,这让沈蓉蓉十分不愉快。

怎么,现在连和她说话都嫌多余吗。

上次也是,回到宁城徐晟找到沈蓉蓉就说了一句话,"离婚吧。"

然后就给了她一份离婚协议,把事情全部交给了律师后徐晟就返回了海城。

沈蓉蓉深呼吸一口气,"因为恩赐,恩赐他太喜欢你了。"

徐晟微微皱起眉。"所以呢。"

沈蓉蓉低头沉默了片刻,然后重新抬头看向徐晟。

"可不可以,等恩赐再大一些我们在离婚。"

沈蓉蓉的口气有些恳求,徐晟盯着她看了好几秒。

"不可以。"

"为什么?"沈蓉蓉不解,"我们明明相安无事的过了四年,为什么不可以继续这样过下去?恩赐喜欢你,你不也喜欢恩赐吗?"

徐晟平静的看着沈蓉蓉,"我喜不喜欢恩赐,和离婚这件事完全不相干。"

也就是说,就算徐晟和沈蓉蓉离婚了,徐晟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喜欢徐恩赐,但是喜欢徐恩赐的这个点,并不能成为他们不能离婚的理由。

"我希望你能分清楚这两点关系,想清楚后,签署这份协议。"

徐晟将离婚协议书重新推给了沈蓉蓉。

沈蓉蓉靠在沙发上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眼睛。

"徐晟。我能问句为什么吗?怎么这么突然就要和我离婚?之前好几次徐阿姨催着你和我离婚你都没有答应,为什么这次却这么坚定,这么迅速,这么果决?"

这也是沈蓉蓉为什么带着徐恩赐飞往海城的理由,她想不通,她也想不明白,她想亲自找徐晟问个清楚。

但是这个问题徐晟并没有回答沈蓉蓉。

"你不需要知道原因,只要签字就行。"

沈蓉蓉怔怔的看了徐晟好久,两人就这样僵持了着,直到徐恩赐出来。

沈蓉蓉收起离婚协议书,整理了一下表情,微笑的看着徐恩赐。

"怎么了?"

徐恩赐看着徐晟,"爸爸,你不能陪我一起玩。"

徐恩赐眨巴着两只眼睛,渴望地看着徐晟。

徐晟推了推眼镜。对徐恩赐微微一笑,"可以啊。"

徐恩赐高兴的直跳起,然后又小心翼翼的问,"那,我今晚可以和爸爸睡觉嘛?"

徐晟走过去抱起徐恩赐,"当然可以了。"

"哦耶!"

徐恩赐开心的大叫起来,沈蓉蓉站起来,控制了一下情绪。

"那你今晚就和爸爸一起睡吧,妈妈明天过来接你。"

"好!"

……

星期二,年前最后一天班,戚焉晗还是在翻译资料,只不过今天她没有像昨天那样强迫自己,能做多少就多少,大不了过年的时候带回家做。

明天就要过年了,今天的行政楼里显得格外地轻松。

"戚小姐。这是新年礼物。"

周舟过来了,手里拧着好几个大礼盒递给了戚焉晗。

"周主任,这是做什么。"

戚焉晗没有接,周舟哎了一声。

"这是医院的新春礼盒,人人有份的,快接着。"

戚焉晗这才接下,周舟说道:"国外考察团的到访日期已经确定下来了,正月初十,上午九点。"

"那快了,正月几天假眨眼就过去了。"

"是啊,所以就只能辛苦戚小姐放假期间多多用心了,毕竟七天假,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就怕玩得太开心,忘记这茬事了。"

戚焉晗笑了笑,"周主任放心,绝对不会的,我以我的名誉担保。"

周舟哈哈笑了出来,"对了,这个是这次考察团的人员介绍表,你好好看一下,上面的要求是必须记住他们的名字和长相以及所属职位。"

戚焉晗接过厚厚的一堆表格,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晕了晕了,怎么不早点给她呢?

不过戚焉晗只是对周舟笑了笑,"周主任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得,看来今天必须把手里的资料翻译好才行,这堆表格只能靠放假时间来牢记了。

戚焉晗立刻撸起袖子加油干,终于在下午五点前翻译完了所有资料。

戚焉晗累得腰酸背痛,休息片刻后又拿起了人员介绍表翻看起来,看到一半时戚焉晗惊讶了,因为在清一色的白种人中她居然看到了一个亚洲脸孔。

戚焉晗特意抽出这个人的表格仔细看了看。

非常漂亮的履历表,毕业于名校,在医疗研究所工作,关键还是个大帅哥,名字也好听,叫徐正曦。

戚焉晗挑了挑眉,她好像和姓徐的特别有缘分啊。

六点钟,戚焉晗准时下班,拎着一大包的资料还有好几个礼品盒,走起路来都有些费劲。

在保安大叔的帮助下,戚焉晗终于来到了医院门口,她准备打车回去,可是等了几分钟之后,一辆白色凯迪拉克却突然停在了戚焉晗面前。

戚焉晗眼皮一跳,她当然知道这个车子是谁的。

而下一秒钟,徐晟已经走下了车。

"我送你回去。"

戚焉晗怔怔的看着徐晟好久,她并没有拒绝,因为她知道了就算拒绝了也没用。

徐晟将戚焉晗手里的东西全部放入了后座,两人一同上的车。

"怎么都不回我信息。"

徐晟启动车子,戚焉晗坐在副驾驶上,拿出手机点开了微信。

"今天太忙了,一直在翻译资料,头昏脑胀的,太累了。"

戚焉晗这几天虽然都没有和徐晟碰面,但是一直保持着微信联系,但是昨晚见到沈蓉蓉之后戚焉晗就决定,必须要和徐晟彻底划清界限。

她今天确实很累,但是更多的是戚焉晗不想回复徐晟。

徐晟看着戚焉晗疲惫的神情也就没在追问。

"明天过年,我要回深城。"

深城是徐晟的老家,再累再忙,过年还是需要回去看望一下父母的。

戚焉晗哦了一声,没有说话,可是徐晟却突然说。

"我初三回来,直接去你家。"

"……"

什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