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情深不晚_楚洛墨林子然_妖零柒

2020-05-22 15:02

情深不晚第15章 动手,清除内鬼

昨天被秦海峰骂了一通也就算了,今天秦海峰还对她凶,苏牧月当即就觉得委屈。

“自然是花费好大力气找来的,我跟这些人又不是一个阶层,找到他们费了我好多力气,你要不满意当初干嘛不自己找呢。”苏牧月没好气的开口。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你若找不到,我自然会自己去找,现在我不过是问你一句,你就这么凶做什么。”秦海峰恼怒道。

苏牧月心中更委屈了,“什么叫我凶啊?明明是你先凶我!你口口声声说你不爱苏清澜,可你在苏清澜面前哪里对她说过这些重话?秦海峰,你到底爱不爱我?”

深吸一口气,秦海峰才忍住把手机砸出去的冲动。

他现在有些后悔当初怎么就找了苏牧月这样一个猪队友,不仅不能够给他帮忙,反倒处处添乱,完了还理直气壮指责他。

然而无论心里如何恼怒,到了这个地步,他来不及再去找新的合作伙伴,也没办法立即就甩了苏牧月。

毕竟他还要靠着苏牧月给自己帮忙呢。

想到此,秦海峰总算是冷静下来,恢复了平日里的理智。

“抱歉小月,是我最近事情太多冲乱了脑子,我刚刚不该对你发火的,你别生气。”秦海峰温声软语哄道。

苏牧月本来就是被秦海峰的温柔所吸引,加上秦海峰向来擅长哄人,被秦海峰一通哄,心中果然便消了气。

“阿峰你放心,等我们拿到苏氏就好了,到时候你想要什么有什么,还有苏清澜那个女人,想怎么羞辱就怎么羞辱。”

挂了电话,秦海峰久久未动,刚刚他从绑匪口中打听到苏清澜同意用五千万来赎苏正源,而且还主动问了什么时候汇款。

以苏氏现在的情况,苏清澜想要拿出五千万没有那么容易,除非......是那二十亿被追回来了。

眼皮猛跳了两下,秦海峰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情况,但他当初为了不查到自己身上,将自己与皮包公司的关系撇的干干净净。

而且昨天苏清澜就报了警,指不定警方现在还在暗处监视着荣信,他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问,岂不是自投罗网?

秦海峰强硬按下着急,思考片刻后,决定先去公司。

若那二十亿真的被追回来了,公司肯定不会没有一点风声。

按照苏清澜原本的想法,是要直接撤掉苏牧月和秦海峰的职位,毕竟眼不见心不烦。

但今天去了警局一趟,和赵局聊了几句后,苏清澜忽然觉得不用那么着急。

危险这种东西,放在眼皮子底下总比放在暗处要好。

从前秦海峰和苏牧月就是躲在暗处才能够算计得了她,而现在她把这两人给揪到了明处,一旦他们有什么大动作,苏清澜都能够第一时间知道。

再者说,想要打压他们,除了直接开除,还有其他更好的手段,苏清澜不介意将这些手段用在他们身上。

更重要的是,她留着秦海峰和苏牧月并非是手下留情,只是因为没有找到一击致命的证据罢了,等她找到能够一击致命的证据,她定会第一个下手把这二人解决了。

一整个下午,苏清澜都在忙着收拾秦海峰和苏牧月留下的烂摊子。

之前不知道,还当苏氏跟以前一样,顶多是业绩不如爷爷在世时好,结果苏清澜这一仔细调查,才发现早就被秦海峰和苏牧月这两条蛀虫蛀空了大半。

看着资料上不时划出去的一笔笔款项,越看越是叫人触目惊心。

“哈哈,好呀,真是好极了,我倒是不知道,连员工买杯奶茶竟然也要公司来报销。”看到手上的财务报告,苏清澜气得脸色发白。

将文件狠狠往桌子上一摔,被叫道办公室的财务总监吓得缩了缩脖子。

虽然上午就听说苏总变了脾气,不再像之前那样当甩手掌柜,更有传言苏总已经和秦经理分手,秦经理现在除了经理的职位,大部分权利都被收回了。

这会儿亲眼见到苏清澜发火,总监才知道所谓的传言并非是传言那么简单。

“苏、苏总,这个,都是二小姐和秦经理安排的人,秦经理特地打了招呼,我们财务部不报销不好交待啊。”财务总监一张脸皱成了菊花。

从前看秦海峰得势,他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跟秦海峰和苏牧月过不去,反正报销的又不是他的钱。

但现在么,既然秦海峰已经倒台了,那自然是要赶紧把这些事儿撇清楚才是。

“二小姐?什么二小姐?这公司可没有什么二小姐。”苏清澜冷漠道,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再者,这公司究竟姓苏还是姓秦你不知道么?”

财务总监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干笑道:“苏总,咱们只是打工的,这上面有什么吩咐,咱们也不敢违抗啊。”

“哦?是这样吗?”苏清澜将资料放到桌上,“那行,你就好好跟我说说,这几年,到底有哪些吩咐,是你这小员工不敢违抗的。”

听苏清澜这么问,财务总监如获大赦,他以为只要自己老老实实将秦海峰和苏牧月这些年插手的事情交待出来,苏清澜就不会跟自己计较,因此他错过了苏清澜看向他时的那一丝冷意。

说了将近大半小时,才将苏牧月和秦海峰这几年插手的事儿给说清楚。

有些账目乍一看不大,支出的钱也不算多,尤其是在苏氏这种大集团里,放在平时苏清澜都懒得多扫一眼。

但这次她仔细调查下来,发现就是这些不起眼的小支出小项目,在公司里却有上百个,加起来都快近亿。

也就是说,苏牧月和秦海峰二人,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弄出许多莫须有的项目,或是根本不能够报销的单子,从中牟取苏氏资金将近亿元。

“苏总,大概,就是这样了。”总监讨好的笑着,那态度恨不得立马给苏清澜跪下。

苏清澜看了眼正在录音的手机,将录音保存下来,才对那总监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记得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得干净些。”

“好勒苏总,那我就先......”财务总监一口气还没有松完又提了起来。

他像只呆头鹅似的看着苏清澜,结结巴巴道:“苏、苏总,您、您刚刚的意思是?”

苏清澜不耐烦的蹙蹙眉,“你没听错,你被开除了,带上自己的东西滚蛋吧!”说完,苏清澜又皱着眉上下打量他一眼,“我真是怀疑,连这话都听不懂,当初你到底是怎么被招进来的。”

财务总监脸色苍白,这会儿是笑也笑不出,哭也哭不出,他眼巴巴的望着苏清澜,还妄想死缠烂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