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霍青鸾君宇轩小说 霍青鸾君宇轩免费章节阅读

2020-05-22 09:01

重生之娇憨太子妃

推荐指数:10分

霍青鸾君宇轩是作者小主吉祥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重生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她付出一切扶持夫君上位,谁知生产当日却得知妹妹早已同那人无耻苟合,肚子里的孩子还未睁眼便被摔死,烈火焚身中,她发誓若有来生定要报此血仇!一朝重生,她斗继母,踩渣妹,扮猪吃虎,连环设计!正要腾出手来收拾那可恨渣男时,某个神秘男人从天而降,从此,他宠她、护她、爱她。千帆过尽,他在她耳边轻声呢喃:“青鸾,你生生世世注定是我的妻,休要再逃!”

《重生之娇憨太子妃》 第3章 明知是计 免费试读

霍青鸾顺着霍紫鸢的视线看过去,桌子上赫然放着一套崭新的衣服,碧青色的衣衫绣着亭亭袅袅的出水清荷图样,她眼睛眯了眯,危险的光芒一闪而逝。
---------------------
霍紫鸢走后,碧宛关上房门后就赶紧把桌子上的衣服扔到地上啐道:“呸!我们稀罕这新衣吗?二小姐肯定不安好心,小姐咱们不穿她们送的衣裳!”
霍青鸾看着碧宛气愤的样子,眼角有些湿润了,是啊,连碧宛都知道霍紫鸢和阮氏肯定不安好心,这衣服穿不得,可是前世自己怎么就那么蠢,因为霍紫鸢说衣服是阮氏亲手给自己做的,就巴巴儿的穿着去了祖母面前。
上辈子祖母气得拂袖而去的场景似乎还在眼前。
霍青鸾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她拦住碧宛捡起新衣道:“碧宛你可不能胡言乱语,这衣服也是母亲的一片心意,她这样为我费心,我一定不能辜负她一片好意。”
若是前世的自己,可能会再一次惹得祖母厌弃,但阮氏打量错了,她浴火重生而来,再不是前世任她捏扁搓圆的傻丫头了。
说完,她就抖了抖有些发皱的衣服,转身绕道屏风后面换上了阮氏亲手为她做的新衣。
临出门的时候,碧宛气的咬牙跺脚她却置若罔闻,最后,她在碧宛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中缓缓去了正厅。
霍青鸾穿着阮氏给她做的新衣,一步一步缓缓的迈入正厅,她脸上挂着得体的笑意,甚至眼角余光扫到阮氏和霍紫鸢奸计得逞的笑容时,她也没有停下步伐,直到大将军府的老夫人一声怒斥。
“你给我停下!你身上穿的是什么?!你是要气死我这个老东西吗?!”
昔日最疼惜霍青鸾的祖母铁青着一张脸怒瞪着她,她平日慈善的面目此刻看起来竟有了几分狰狞。
霍青鸾原本脸上还带着笑意,看到祖母盛怒时,她突然一扁嘴,眼泪就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簌簌的往下掉。
“你有什么脸面哭!”老夫人气得手发抖。
大将军霍统扶着蒋氏坐下后才怒指着霍青鸾斥道:“你这个孽障,还不给我跪下!”
霍青鸾扑通一下跪到地上后就开始大哭起来,她一双泪眼巴巴的看着气的满面通红的老夫人啜泣道:“祖母,青鸾今日不是故意扎您心窝子的,实在是昨日青鸾睡到半夜,突然就被小姑姑入梦了,小姑姑梦里哭着跟我说,她知道这么多年来祖母都没有放下心中的心结,小姑姑心疼祖母这些年过的清苦,她在下面也不能安心,是以这么多年小姑姑都不能顺利投胎啊!”
霍青鸾说着又抽噎一声:“青鸾知道祖母见不得荷花,可是今日母亲让二妹妹送来这件新衣,青鸾又想起昨夜小姑姑梦中的嘱托,这才大胆穿了这件衣裳,但凡有其他的选择,青鸾都不舍得让祖母这样心痛啊!”
老夫人听完霍青鸾的哭诉,她原本带着怒气的眼神变得软了几分,但是神色间还带着几分游移不定。
霍紫鸢见势不对,赶紧拉了拉阮氏的袖子,阮氏赶紧站出来劝道:“这衣服我可没让紫鸢送过,我的女红老夫人您可是知道的,青鸾身上这件衣裳可不是我做的,不过这也无碍,青鸾年纪小,一时慌了神乱说也无妨,这也就算了,不过那些怪力乱神之事可不能瞎说的。”
阮氏这一招用的可谓高明,她装作贤良大度的样子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还点出来霍青鸾说托梦一事是胡乱编造的。
前世就因为阮氏巧言善辩,她才蒙骗了那么久。
老夫人果然双目灼灼的看着哭的梨花带泪的霍青鸾,脸上惊疑不定。
霍青鸾自然知道没有那么容易就过关,她从地上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到老夫人身旁依偎在她膝下软语道:“不管旁人信不信,昨夜小姑姑还让青鸾给祖母带句话——茵茵好冷……”
老夫人听完霍青鸾最后一句话,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
茵茵是她***的乳名,七岁那年她最疼惜的***坠入荷花池溺死,从此她再见不得荷花,一见就肝胆欲裂,府里好多人不知道缘由,但却都是知道她这辈子最厌恶荷花的。
原本霍青鸾的话她也是半信半疑,以为她为了逃避责难才胡编乱造,但她***茵茵这个乳名,知道的人却没几个,甚至茵茵的死因,也是这府里埋的最深的秘密,霍青鸾这个年纪是绝不可能知道的!
老夫人叹息一声,难道真的是那孩子放不下自己,所以给自己疼爱的小孙女托梦开解自己吗?
看着跟早逝***有几分相似的脸,她摸了摸霍青鸾乌黑的头发道:“好好好……青鸾,祖母知道了,若是你还有机会入梦见到你小姑姑,记得让她也入老身的梦,这些年,老身念她得紧。”
说完,已经是泪流满面。
霍青鸾默然,如果不是想着不破不立,她也不会这样刻意戳到祖母的痛处,但是上辈子,祖母直到死还在念着茵茵的乳名,是以她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个早逝的小姑姑,乳名唤作茵茵。
老夫人摸着霍青鸾的头发,突然从袖中取出一只碧绿通透的发簪插到她头上道:“你是个有出息的孩子,这发簪就当是祖母借花献佛送给你的及笄礼吧。”
霍青鸾乖巧的依偎在老夫人身侧,她跟阮氏对上视线,阮氏眼中的凶光一闪而逝,霍青鸾身子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老夫人察觉到霍青鸾的害怕,她捏着佛珠的手紧了紧。
阮氏犹不自知,一张保养得宜的面孔上写满了不甘。
“托梦便罢了,青鸾你说话可得凭良心,我素日是怎么待你的,今日你竟当着老夫人和老爷的面诬陷我,莫不是被谁蒙蔽了,要设计害我不成?”
说着,她目光看似不经意的瞥到一旁做壁上观的秦姨娘身上。
霍青鸾见阮氏犹不认错,甚至还想诬陷自己同秦姨娘勾结,她冷冷一笑,摸了摸自己衣服的料子,对着老夫人道:“祖母,青鸾这新衣的料子想必祖母不陌生吧?”
老夫人细细看去,伸手摸了摸,认出衣料后,她一拍桌子冲着阮氏道:“还狡辩!这衣料是过年的时候我从私库拿出来赏你的,每个姨娘小姐我都分了两匹布,青鸾身上的料子便是我给你的,你是觉得我老眼昏花,认不出自己送出去的东西么?!”
阮氏一听,心就冷了半截,这料子确实是老夫人送她的不错,她瞧着这料子颜色也不怎么新鲜,便以为是放久了的不值钱的布料,因此才会在陷害霍青鸾的时候,用这料子给她裁了衣裳,谁知竟露了马脚了……
看阮氏这模样,老夫人和霍统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明摆着就是阮氏这个做主母的,在嫡女的及笄礼上使绊子,想要害她!
当家主母这等恶毒,老夫人气的天灵穴突突的发痛。
她颤抖着手指着阮氏道:“你给我滚回房去,传我命令,禁足三月,孩子们的教养若有合适的人选,便都送给别人去养,再被你养下去,全都要废掉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