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宠文炮灰女配重生后叶暖秦尚-宠文炮灰女配重生后在线阅读

2020-05-22 06:02

叶暖秦尚是蛋黄蛋白精心创作的小说《宠文炮灰女配重生后》中的主角,泰格文学为您提供宠文炮灰女配重生后叶暖秦尚,宠文炮灰女配重生后在线阅读。直到心里默念做完一百个,她才站起身,活动放松了下手脚,然后抬眼看向秦尚,她等了半分钟,见秦尚只是蹙眉看着她。

《宠文炮灰女配重生后》精选章节

秦尚走进房间的时候,叶暖穿着一身运动装,正在做俯卧撑,听到开门声,她只是看了眼进来的人是谁,然后继续目不斜视的做俯卧撑,“...九十九,一百。”

直到心里默念做完一百个,她才站起身,活动放松了下手脚,然后抬眼看向秦尚,她等了半分钟,见秦尚只是蹙眉看着她,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不由翻了个白眼,也不理会秦尚,而是转身躺在瑜伽垫上,准备做仰卧起坐。

这具身体太过孱弱,末世期间的超高体能虽然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这个世界,但是孱弱的身体无法完全发挥她末世时期练就的一身体术,所以,她必须抓紧一切时间锻炼。

秦尚见叶暖自顾自的躺了下去开始做起了仰卧起坐,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抿了抿唇,开口道,“你刚出院,不宜剧烈运动。”

叶暖在做仰卧起坐的间隙,气息都不变的答道,“我心里有数。”

又是一片静默。

老实说,秦尚长这么大还没受到过这种轻视,尤其轻视他的人还是原本满心满眼只有他的叶暖。

不过他也没有生气,或者说他很少将恼怒、气愤等情绪直接表现在脸上,就大多数不怎么了解他的人看来,他表现出来的永远是眉眼含笑,温文尔雅的姿态。

可是,也许叶暖的轻视还是让他多少感受到了一丝不耐,所以他解开衬衫领口的扣子,走到瑜伽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暖,淡淡的说了句,“叶暖,停下。”

然而叶暖频率都没有变的继续做着仰卧起坐,并没有理他。

秦尚,“......”

秦尚也没再说话,他深深地看了叶暖一眼,然后跨过瑜伽垫,在瑜伽垫旁靠近阳台的沙发椅上坐下,伸着大长腿,手放在沙发的扶手上,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叶暖,看着她的腰,很细,运动背心虽然宽松,却很薄,很显腰型,秦尚看了一眼,手指轻轻摩挲了下沙发扶手柔软的皮面。

叶暖目不斜视的做完一百个仰卧起坐,她站起身拿起水壶喝了一口水,脑门上的汗顺着脸颊滑落,滴落在胸口,她拿毛巾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才转身看向秦尚,眼神不带丝毫畏惧,也不见丝毫爱意,她勾着唇角,语调轻佻却满含敌意,“秦总日理万机,好不容易回趟家,就是为了监督我,以防我出院后不注意休养剧烈运动么?”她顿了顿,又轻笑着加了句,“真让我感动。”

这句[真让我感动]不仅没有丝毫诚意,还含着厌恶,听上去就跟[真让我恶心]一样。

秦尚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的波动,他看着叶暖如同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童,“你不要任性。”

叶暖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秦尚今日似乎格外有耐心,他坐在沙发上,眸光如往日一般含着一抹浅笑,看上去特别温和好说话,“冲动跟任性只会带来未知的危险,在那种地方贸然下车的后果你也体会到了不是么?”

叶暖挑眉,“哦?看来陆小六爷去找过你了?”

秦尚没有否认,只是又问了一句,“你今天为什么要在那里下车?”语调温和,听不出喜怒。

叶暖动作利落的从包里拿出手机翻出一个视频点开,然后将手机丢给秦尚,“你先看,看完我们再讨论我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下车这件事。”

秦尚接住手机,垂下视线,手机的光在他脸上投下一片亮色阴影,他清楚的听到、看到陆闪亮是怎样要求叶暖下车,而叶暖又是如何放下身段恳求陆闪亮带她回秦家。

他听到陆闪亮在视频里说出了跟今日在电话中向他汇报时一样的说辞,[暖暖姐因为在视频里看到馨儿跟秦大哥你同框出镜,太过气愤,中途执意要下车,小弟我拦不住]。

他脸上的表情没怎么变化,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平静,唇边噙着的那抹浅笑的弧度也没有丝毫波动,只是眼底的光在一点点的变冷。

叶暖勾了勾嘴角,不论秦尚对她是否在意,秦尚本身是最恨欺骗与背叛,陆小六爷这次真是完美的戳到了秦尚的逆鳞。

她可是给过陆闪亮机会了,可谁知今日这番经历之后,陆闪亮为了撇清关系依然用了那副说辞,那就别怪她了。

她说过,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视频播放完,秦尚抬头看了眼叶暖。

上辈子,叶暖将秦尚放在心尖上,将他的表情习惯都给摸了个透,此时自是看出了秦尚这眼的意思,他对她为何会提前录视频这点感到疑惑。

叶暖耸了耸肩,“我一个弱女子,又没什么依靠,陆小六爷因为胡馨的关系一直不喜欢我这点,我是知道的,所以我自然要提防。”

说来也可笑,胡馨明明与秦尚毫无关系,却因为有秦尚护着,无人敢欺。

而她叶暖虽是秦尚的正牌妻子,世人却都看出了秦尚对她的不在意,所以,任何人都敢欺。

也许是叶暖的那句[没什么依靠]让秦尚感到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他下意识的想摸一摸右手拇指上的银环,却后知后觉的发现手上还拿着手机,然而尚未等他做出什么动作,叶暖已经上前一步一把夺过手机,“别想着这视频如果发出去会影响你们馨儿的名声这样的事,而且就算你删了这个视频,我也还有备份。”

秦尚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动作被叶暖误解成了想要删除视频。

“我去了趟警局,又是被警察送回来的,在林子里被混混袭击的事情早晚会传出去,到时候如果陆少爷为了撇清关系,加把火,说我是自己闹脾气下的车,我只会被人说是作精,活该,我的名声已经够差了,不需要别人继续添砖加瓦,秦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陆少爷跟你家馨儿安分守己,我就不会把这个视频发出去。”

秦尚静静的看着叶暖,眸光中的笑意逐渐变得浅淡。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看自己的眼神变得满含憎恶与警惕?

是馨儿住进秦家以后?

不,不是。

虽然馨儿住进秦家后,叶暖一直颇有不满,但看自己的眼神依然是专注充满喜悦。

叶暖的改变,开始于她昏迷住院后。

他依然记得,半个月前,他踏入病房时,她看向自己那一眼,他从未想过,他会从她眼中,看到那么深的憎恨。

叶暖被秦尚看的太久,背后的汗毛都因为警惕而竖了起来。

要是以前被秦尚这么注视,她会欣喜若狂,但现在,她不但不觉得高兴,甚至想把秦尚揍一顿,毕竟上上辈子,可是他带人把她“请”到了医院,将输血管插在了她的手上,终结了她短暂的一生。

叶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暴躁的心绪,看着秦尚慢悠悠的开口,“秦总今天怎么有时间跟我聊这么久?胡馨呢,没跟你一起回来?”

秦尚见叶暖提到胡馨,眉眼间隐隐有丝不耐,“馨儿还小,只是妹妹,你何必总是跟一个小孩子计较,这次还差点害了自己。”

“是,因为我处处针对胡馨,让胡馨的脑残粉陆小六爷看不惯我,把我丢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是我的错,就算遇到了什么,也是我活该,”叶暖轻笑着,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可我就是讨厌她,看她不顺眼不行么?再说你当人家是妹妹,人家可未必当你是哥哥。”

秦尚扫她一眼,他没有说话,用眼神表达了四个字,[胡言乱语]。

叶暖也不在意,只是笑着继续说道,“秦尚你也知道,我是真的非常非常讨厌胡馨,这次她运气好只是断了只手臂,下回可就不一定了,同一个屋檐下,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你不会。”

叶暖嘻嘻一笑,“你怎么知道我不会,你可是[亲眼]看到我把她甩下楼梯的呢,你看我明明这么柔弱,却能做到把她那么大一个人甩下与她距离三米远的楼梯这种事儿,可见憎恶的力量可真是强大啊。”

“叶暖,你想要什么?”

“别误会,我不是来找你证明我是无辜的,请求你发声帮我澄清洗白的,毕竟在医院时你也说过了,这样对你家馨儿的影响不好,我不强求,而且老实说我还挺喜欢我现在在网上的人设的,特别真实,符合我现在的心境。”

“所以,为了你家馨儿的安全,以及我的身心健康,我们离婚吧。”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