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彼岸有女很倾城蓝星沉蓝离洛小说()

2020-05-22 06:01

彼岸有女很倾城

推荐指数:10分

彼岸有女很倾城中主要人物有蓝星沉蓝离洛,是苏熙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穿越架空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前世他是高高在上的仙界帝王,杀伐决断;她是仙界藏书阁里的守护石,痴心守候。桃花寿尽,美人心死,藏书阁前的桃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千年已过,她褪去青涩,美得让人窒息。今生,他是不可一世的帝王,生得一副好皮囊;她是倾国倾城的九公主,千般聪慧也抵不过一个情字。他爱她的风华绝代,聪明绝顶,他给她万千宠爱,笑靥如花,许她一世荣华。而她,舍了他的富甲天下,负了他的天下第一,只愿为他深宫紧锁,许天涯海角,生生世世。

《彼岸有女很倾城》 第七章 宫闱囚笼 情之所起 (下) 免费试读

一觉醒来竟已是日上三竿,阳光照进来,刺眼的紧。

想是近来闲适惯了,竟睡到了这个点。

“丫头们都去了哪里,怎得没人叫醒我呢?”

云青瑶推开门走到桃花林中,昨夜是场梦吗?却为何如此清晰呢?

桃花依旧在,那么那人呢?轻抚着盛开的桃花,望着这一片美景,云青瑶看得入迷了,连有人来到身后都不自知。

忽的觉得肩上有什么东西暖暖的,蓦地转过身,却是一张放大了的面容。一双眼眸深不见底,直教人深深沉迷。

这人很像昨夜梦中的男子,却不是同样温柔的男子,梦里的男子柔肠婉转,忧愁满目,而眼前的男子身上却是不可抗拒的霸气。

“风大。”男子张开嘴,轻声说道。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云青瑶向后一退,“虽然不知公子是何人,只是这后宫不是寻常之地,还请您自重。”

“那你呢,你又是谁?”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我只是看护这桃花林的宫女罢了。”低下头,不敢看对方的眼。

“是吗?怪不得你昨晚宿在此处啊。”貌似不经意说出的话却是一种试探。

“是你!”原本羞赧的双眸瞪得老大,直视帝轩城的双眸。

“怎么样,有没有时间陪我去骑马?”

“我……”云青瑶此时十分挣扎,这人的话不知怎得让自己心痒痒,当年自己还在蓝府的时候倒是常和舅父一起去骑马,只是现在舅父已经不在了,而自己却已身不由己。

看着女子眼神中渐渐漾开的惆怅,帝轩城猛地拉起云青瑶的手向不远处的马儿走去。

一个用力将云青瑶扶托上马,自己也跟着骑上马,马儿开始跑起来,云青瑶再想挣扎也是不能。

两个人贴的极近,马儿奔跑着,上下颠簸着。

她在前,感受着身后那男子宽阔的胸膛和身侧拉着缰绳的双手,心跳不自觉加快。他在后感受着她秀发的香气和不安的身躯,不自觉沦陷。

不知跑了多久,终于在一个宽广的草地上停了下来。小心扶着云青瑶下来,径自向前走去。

这儿竟是一马平川,一望无垠,安静之极。

“你说,这天高地阔,江山瑰丽,是不是人间美事?”兀得,男子说出这么一句。

“桃花换面不移根,流水奔流不停留。这江山再美也不过是触不着的远山,但这桃花开遍,却是触手可及的近景。再美的江山也抵不过盛世桃花。”云青瑶笑着说。

帝轩城怔住了,那个人也曾这么说过,她说:“男儿志在四方,你爱着江山霸业,而我,只愿守着这桃花开遍,静待归人。”

两个人一起并肩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渐渐变黑,渐渐失去光彩。

“想必你也是久居宫中之人,才能知道这么个好地方。”云青瑶笑着问。

“这里平日无人,你若是还想来,尽管来,不会被人知晓。”男子静静地说。

见他不愿回答,云青瑶也不再问。

“你的马,能借我骑一会儿吗?”云青瑶说。

“当然。”

随手将披风拿下,云青瑶蹬上马,径自跑了起来。

迎着风,用力的奔跑着,青丝随风飘扬在空中,感受着风儿的劲爽,云青瑶放肆的笑了,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开心的笑过了,像要将这些日子的笑容都补回来似的。

日落西山,天黑了,笑容却不曾停止,晕染了这一片草场,也陶醉了一颗男儿心。

回到寝宫,洗漱完毕,仰卧在龙床上,耳边满是那银铃般的笑声,脑海里满是那笑靥如花,倾人心神。

“嫣儿,她真的让我心醉,她像你又不像你,有着和你一样的九曲愁肠,却有她的活泼灵动,妩媚动人。我好怕,好怕她有一天真的会走进我的心里,害怕她会变成第二个你。”握着胸口的玉石,帝轩城喃喃道。这玉石是古语嫣一出生便有的,圆润饱满,晶莹剔透,洁白无暇。

星沉阁里。

“公主,您怎么能这么不当心呢,万一那人起了歹心,要害了您可怎么办。”东牙嘟起嘴,使劲抱怨。

云青瑶揉揉额角,这几个丫头哪儿都好,就是话多了些,让人招架不住。

“不要担心了,我自由分寸,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莫要气了。”云青瑶的脸上满是笑容,久久没有退下。

一旁的北辰看在眼里,满是纠结和不甘,却不知此事该怎么办。

“对了公主,三日之后是太后寿辰,您也得出席,到时候咱一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让那些看不起人的丫头们看看什么才叫绝色美人!”东牙说着攥紧了拳头。

“你们看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丫头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呢,气成这般。”云青瑶笑笑说。“是该做好准备才是,否则那日难免会成为众矢之的,怕是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云青瑶日日在桃树下收集刚刚飘落的花瓣,也在等着那个男子,只是,已经三天了,那人却没再出现。

看那人却不是普通人,必定是皇族显贵,若是被人抓着这把柄,怕是难逃一劫。

“公主,该梳妆打扮了,咱们这儿离正殿远得很,得早些准备。”南湘轻轻说。

“好,你去挑些带来的补品好生包装起来。”

进到房里,东牙早已拿了几件衣裳等着了,一一看过,云青瑶摇摇头,“去将那一件白底粉花裙取来。”

“公主,那件会不会太素雅了?”东牙惊讶的说道。

“我何故要盛装打扮,好让人对我有所忌惮,然后除之而后快?”一顿,接着说道:“我什么都不求,这皇恩浩荡,天子盛宠都不过是一把穿心利刃,我只要这般平静的活着就是。”

“公主,今日这寿宴非同小可,各国君王和这天下豪杰都会来。”西琉担忧的说道。

“是吗,那么他也会来了。”云青瑶低下头若有所思,自觉不妙。

“他?谁啊?”西琉脱口而出,却没看见云青瑶眼中的悲伤。

摇摇头,这还真是难办啊。

推荐阅读: